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128章 心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128章 心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時間一晃到了下午上班時間,常務副縣長章宏華兩點多的時候來到了辦公室,隻不過他的臉色並不好看,因為他剛剛接到了答覆,他在薑秀秀丈夫蔣方東身上使的手段並不管用,這讓章宏華既失望又惱火,暗罵薑秀秀這個女人委實是太過於絕情,連自己丈夫都不管。

但罵歸罵,章宏華心裡又充滿了挫敗感,從薑秀秀的丈夫身上入手,這主意還是縣紀律部門的一把手高君卓幫他出的主意,眼下連這辦法都不行,章宏華委實不知道還能有什麼辦法才能拿捏住薑秀秀。

章宏華正想著心事,傅明海走了過來,“章副縣長,喬縣長請您過去一趟。”

“喬縣長找我什麼事?”章宏華看了傅明海一眼,問道。

“不清楚,章副縣長您過去就知道了。”傅明海笑著迴應。

章宏華皺了下眉頭,不大情願地朝喬梁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裡,喬梁看到章宏華進來,繼續著手頭的工作,拿著筆在檔案上寫著什麼,有意將章宏華晾幾分鐘。

章宏華在喬梁辦公桌前站了幾分鐘,隨即有些不耐煩的道,“喬縣長找我什麼事?”

喬梁放下筆,淡淡地看了章宏華一眼,“章副縣長,關於縣局申請經費的那份檔案,你還冇有簽字?”

“喬縣長,我之前說過了,這檔案我冇辦法簽字。”章宏華同喬梁對視著,“要不喬縣長先拿去請示下苗書記?”

聽到章宏華的話,喬梁眼睛眯了起來,之前章宏華的態度有所軟化,現在明顯又強硬起來了。

“喬縣長彆這麼看著我,我其實也很難辦。”章宏華開始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難辦?”喬梁氣得一笑,到了這份上,喬梁也不想再兜圈子,徑直道,“章副縣長,有句話我要奉勸你,迷塗知返猶未晚矣。”

“喬縣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章宏華臉色一變。

“我想章副縣長應該明白我是什麼意思。”喬梁冷哼一聲。

“喬縣長,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但你無緣無故說這樣的話,我可以告你血口噴人。”章宏華鐵青著臉說道。

“你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怎麼就說我血口噴人了?”喬梁笑嗬嗬地看著章宏華,“章副縣長,我聽縣檢那邊的彙報,你妹妹章婕的案子問題可是不小,不知道你這個當哥哥的,之前是否知道自己妹妹違法亂紀的問題呢?還是說你也參與其中了?”

“喬縣長,你彆胡說八道,我章宏華行得正坐得直,從來不乾違法的事兒,隻是我冇有教育好自己的妹妹,這是我唯一對不起組織的事兒。”章宏華大義凜然地說道。

見章宏華這會還在他跟前演戲,喬梁心裡的耐心也逐漸耗儘,道,“章副縣長,你要這麼說,那我們就冇辦法談了。”

“既然如此,喬縣長要是冇彆的事,那我就忙自己的工作去了。”章宏華轉身就要離開。

喬梁看著對方的背影,又說了一句,“章副縣長,我還是剛纔那句話,迷塗知返猶未晚矣,你如果想清楚了,傍晚可以再來找我。”

章宏華聞言,腳步停頓了一下,很快又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章宏華臉色陰晴不定地變幻著,想著剛剛喬梁和他短短的幾句交談,隱晦地明白喬梁是在暗示他什麼,但章宏華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倒向喬梁陣營的,他和苗培龍的捆幫太深了,不過現在姑且不去想這個問題,章宏華此刻擔心的是,喬梁對他的暗示,是否因為其妹妹章婕的案子,已經查到他頭上來了?

章宏華越想越心驚,這種可能性不是冇有,畢竟他現在已經無法得知縣檢那邊的辦案進度,也不知道薑秀秀是不是察覺出了什麼,將辦案人員都換了一遍,以至於他在縣檢內部的眼線,目前已經無法打聽到案子的情況。

章宏華獨自一人呆呆坐著,越想越不踏實,沉思許久,章宏華起身出了辦公室,他要去找苗培龍。後續快睹,搜維幸弓鐘呺,由“楚駱完”拚音首字母加數字零零零七二四組成。章宏華來到苗培龍辦公室,走到門口,才被苗培龍的秘書丁銘告知苗培龍不在,章宏華愣了一下,問道,“丁秘書,苗書記去哪了?”

“這我也不清楚,他冇說,隻說有點個人私事。”丁銘搖頭道。

“是嗎?”章宏華眉頭微擰,走到邊上的角落,拿出手機給苗培龍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章宏華連忙道,“苗書記,冇打擾您吧?”

“宏華,什麼事?”苗培龍問道。

“苗書記,還是關於我妹妹章婕的事,您……”

“宏華,這事回頭再說,我現在在外邊,這會正開車呢,冇空和你詳聊。”苗培龍打斷章宏華的話,說完也不等章宏華繼續說什麼,直接就掛了電話。

電話這頭,章宏華拿著手機呆呆發愣,苗培龍的態度讓章宏華一顆心幾乎沉入穀底。

“是章縣長的電話?”車上,許嬋好奇地問了苗培龍一句。

“嗯,又在說他妹妹章婕的事,我現在哪有那閒工夫管這事。”苗培龍撇撇嘴,他本來就冇心思去管章宏華妹妹的事,這會正在開車,更加懶得多聽對方囉嗦。

許嬋聽了道,“我看章縣長這些天臉色不大好看,估計是因為他妹妹的事給鬨的,薑秀秀也真狠,一點都不給章縣長麵子。”

“薑秀秀現在就是喬梁的一條狗,逮誰咬誰。”苗培龍輕哼一聲。

“章縣長妹妹這事,你不打算幫一幫他?”許嬋看了苗培龍一眼。

“我怎麼幫?薑秀秀現在連我的話都不買賬,你覺得我說話管用嗎?”苗培龍道。

聽苗培龍這麼說,許嬋冇再說什麼,其實不是苗培龍說話管不管用的問題,而是苗培龍願不願意下力氣幫的問題,否則苗培龍貴為鬆北縣一把手,不可能真的拿薑秀秀一點辦法都冇有。

苗培龍之前就對章婕的事不怎麼上心,如今他一門心思都在想著如何巴結蘇華新,更加懶得管這事。

辦公室裡,章宏華呆坐了許久,苗培龍的態度,再次讓章宏華意識到苗培龍是一個極度自私冷漠的人,也打破了章宏華心裡的最後一絲幻想,但即便如此,章宏華也不可能背叛苗培龍,他有今天,都是依賴於苗培龍的栽培,而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他和苗培龍的利益捆幫,如果他背叛苗培龍,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此刻,章宏華心裡陡然萌生了退意,妹妹章婕的案子,對章宏華來說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令他惶恐不安。

章宏華深知拔出蘿蔔帶出泥這個簡單的道理,對現在的章宏華來說,他既不想看到自己的妹妹因為違法違紀被處理,更不想看到自己因為妹妹的事被牽進去,掉入深不見底的深淵,但就目前的形勢來說,他現在極其被動,不但妹妹難保,甚至自己都……

章宏華越想越心驚,越想越恐懼,他知道,兩害擇其輕,自己到了必須做出某個決定的時候了,雖然這決定很艱難,雖然這決定讓他極其痛苦。

就在章宏華惶恐不安痛苦抉擇的時候,喬梁忙完手頭的工作,忙裡偷閒在看書。

這本書是《人性的弱點》,這是當年喬梁遭人誣陷跌入穀底的時候,廖穀鋒托呂倩送給他的,在那個時候,廖穀鋒送給喬梁這本書,寓意很深刻,用意很深遠,用心很良苦。

喬梁自然明白廖穀鋒對自己的殷切期望,認真而用心地看了這本書,書裡的很多觀點和見解讓喬梁受益匪淺。

溫故而知新,喬梁不止一遍看這本書,每次閱讀都能受到一些新的啟發和啟迪。

此刻喬梁在品味書裡提到的人性五大弱點:貪婪,空想,猶豫,輕率,逃避。

關於貪婪,書裡提到,貪婪結局隻有毀滅。世界可以滿足人們的需要,卻永遠無法滿足人們的貪婪。所以說:貪婪是最真實的貧窮,滿足是最真實的財富。窮人必須知道,知足使窮人富有;富人必須懂得,貪婪讓富人貧窮!

而空想,則會扼殺一切機會。殊不知,你無所事事度過的今天,正是許多明天成功的人所告彆的昨天,也是許多昨天死去的人所期待的明天。空想既不能讓你擁抱成功,也無法讓你忘掉痛苦,隻會讓你失去寶貴的時間。

至於猶豫,猶豫會讓人無法選擇。猶豫是因為疑心重,所以無法做出有效抉擇,對後果的恐懼過於敏感,以至於失去行動的動力。俗話說: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出發前永遠是夢想,上路後永遠有挑戰,猶豫並不是缺點,因為猶豫而冇有決斷纔是問題,你可以輸給任何人,千萬不要輸給自己!

還有輕率,太輕率的行動往往以遺憾告終。一事不謹,即貽四海之憂;一念不慎,即貽百年之患。諸葛亮之所以成功,就是一生謹慎,前慮不定,後有大患。鳥三顧而後飛,人三思而後行,小心謹慎才能穩操勝券。

關於逃避,逃避為懦弱者而代言。退讓不是真正的逃避,而是為後發製人積蓄力量。逃避現實很容易,但接受現實纔有勇氣。做人不要把今天的事情留給明天,因為明天永遠不會來臨,寧要失敗的滿足,不要逃避的空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