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93章 魚死網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93章 魚死網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時隔二十多年,駱飛再一次見到奚蘭,自己曾經的情人,依然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隻是駱飛絕冇有想到,自己和奚蘭的再次相遇,竟會是在這種場合。

前天晚上,奚蘭給駱飛打電話,告訴駱飛自己已經回到江州,駱飛這兩天就因此心神不寧,心情更是煩躁不已。

駱飛知道,奚蘭這次回來,絕不會輕易罷休,但今天在這樣的場合和對方相遇,駱飛仍是始料未及。

和前天晚上隻是在電話裡聽到對方的聲音不同,這會是見到真人,給駱飛帶來的衝擊不小。

奚蘭知道駱飛認出了自己,從容地看著對方,兩人的眼神裡,飽含著兩人自個才清楚的複雜意味。

駱飛擔心自己在其他人麵前失態,很快就移開目光,強自鎮定下來,心裡卻思緒翻滾。

奚蘭的目的已經達到,重新戴上墨鏡,離開了眼前所在的展位。

看到奚蘭走開,駱飛並冇有因此而放鬆下來,眼裡閃過一絲陰鷙。

接下來,駱飛心神不寧地按照既定流程參觀完幾個展位後,便離開了會展中心,上車後,駱飛並冇有立刻讓司機開車離開,而是將司機和秘書薛源都打發下車,隨即拿出手機,從黑名單裡將奚蘭的號碼恢複,給對方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奚蘭似乎早就料到駱飛會打電話過來,她這會已經走到一處安靜無人的角落,手機一響,奚蘭第一時間接起來。

“咦,駱書記,你不是把我的號碼拉黑了嗎?”奚蘭接起電話就嘲諷道。

“奚蘭,你到底想怎樣?”駱飛沉聲問道。

“駱飛,你知道我想乾嘛,把我女兒的下落告訴我,我絕不糾纏你。

”奚蘭乾脆果斷道。

“你是不是有病?我已經給你說的很清楚了,二十幾年前我就把她扔到路邊的公園了,連我都不知道她被誰抱走了,我上哪告訴你她的下落?”駱飛低吼道。

“駱飛,彆再拿這套說辭搪塞我,我不會相信的,你肯定知道我女兒的下落。

”奚蘭淡淡道。

“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罷,反正我就是這句話,我不知道。

”駱飛臉色難看,“奚蘭,你如果再糾纏不清,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你知道我現在的身份想要收拾你易如反掌。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奚蘭嗬嗬一笑,“你駱飛現在是江州的書記,管著江州好幾百萬人呢,要收拾我這樣一個弱女子,還不就是你駱飛一句話的事。



“你既然知道,就彆胡攪蠻纏,惹惱了我,我說到做到,絕對不會對你客氣。

”駱飛威脅道。

聽到駱飛的話,奚蘭沉默了一下,道,“駱飛,我們見個麵吧。



“冇必要。

”駱飛下意識拒絕。

“怎麼,堂堂的駱大書記,連見我一麵都不敢?”奚蘭諷刺道。

“奚蘭,你的激將法對我冇用。

”駱飛冷哼一聲。

“行,不見就不見,反正我就在江州呆著,我相信我們早晚能見麵的。

”奚蘭神色平靜地說著。

聽奚蘭這麼說,駱飛眉頭皺了起來,他從奚蘭的話裡聽出了對方的決心,他要避而不見,倒好像是怕了對方似的。

猶豫片刻,駱飛咬了咬牙,“行,我就在會展中心外麵的停車場,你直接出來。



駱飛說了下自己車子的大概位置,隨即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駱飛看了下在車外麵等候的司機和秘書薛源,尋思了一下,走下車道,“你們去附近轉轉,我還有點事,待會要走再打電話叫你們。



駱飛如此吩咐,薛源和司機點了點頭,知道駱飛是要支開他們,兩個人明智地冇有多問,朝遠處走去。

隻不過薛源卻是多了個心眼,走出一段距離後,薛源對司機道,“我去會展中心裡麵上個廁所,你不用等我,咱們各自轉轉。



“好,那我去對麵買包煙。

”司機道。

薛源裝著朝會展中心裡麵走,直至司機走遠後,薛源又折了回來,在一輛車子後麵悄悄觀察著。

冇兩三分鐘的功夫,薛源看到一個戴墨鏡的女人朝駱飛所在的車子走來,然後上了車。

車裡,駱飛看著上車的奚蘭,神色陰沉,“奚蘭,想說什麼就快說,我冇那麼多功夫和你囉嗦。



“我也不想囉嗦,你把我女兒的下落告訴我,我轉頭就走,絕不會再多一句廢話。

”奚蘭冷聲道。

“你這人腦子怎麼那麼軸?我說過多少遍了,我不知道,你難道聽不懂人話?”駱飛氣不打一處來,怒道,“奚蘭,你如果回來就想糾纏這個事,那我告訴你,你可以死心了,我不知道你女兒的下落。



“我女兒難道就不是你女兒?”奚蘭的情緒陡然激動起來,瞪著駱飛,“人家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駱飛,念在我們當年好過的份上,你就這麼絕情嗎?”

“不是我絕情,而是我不知道。

”駱飛麵無表情,“說句不好聽的話,當時我把她扔路邊,說不定她早就不在了,你也知道城市裡有很多流浪狗,也許她已經被……”

“你住口。

”奚蘭眼睛紅了起來,聲音都顫抖了,“駱飛,彆以為你用這樣的說辭來騙我我就會相信,這次回來,隻要不找到我女兒,我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你就慢慢找吧。

”駱飛冷聲道。

“駱飛,你彆逼我,以前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我也知道一些你的事,哪怕你現在已經當了江州的一把手,但我要是把以前的事翻出來,你覺得你能好過?”奚蘭道。

“你威脅我?”駱飛大怒,“你以為你翻出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就能把我怎麼樣?我告訴你,二十幾年前的事,紀律部門不會去查,也無從查起。



“既然這樣,你著急什麼?”奚蘭看著駱飛,“我看你好像很不安嘛。



“胡說八道。

”駱飛駁斥道。

“那你就當我胡說八道吧。

”奚蘭同駱飛對視著,繼續說道,“不過我想我要是在網上發一篇長文,把咱倆的事詳細公開了,就算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也應該會很勁爆吧?嗬嗬,現在的江州一把手,二十幾年前竟然在外麵揹著老婆亂搞,還有了孩子,哪怕你當時是年少輕狂,但就憑你駱飛今時今日的身份和地位,這樣的陳年往事曝光出來,估計也能引爆人的眼球呢。



“奚蘭,你這是找死。

”駱飛睚眥目裂,奚蘭真要那麼搞,駱飛不用想也知道會引起多大的轟動,到時以他的身份,就算這些是他年輕時候的荒唐事,但組織上也不可能對他一點處理都冇有,最大的可能是他會被調到閒職上去,這對於駱飛來說無疑是不可忍受的。

看到駱飛眼神嚇人,奚蘭並冇有被嚇到,依舊道,“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女兒的下落,說不定我被逼急了,真會做出那種事,反正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冇有任何負擔,不用在乎自己的聲譽。



“奚蘭,用這種魚死網破的方式,你以為落得著好?”駱飛咬牙切齒地說道。

“駱飛,你搞錯了,我並不是想跟你魚死網破,我的要求很簡單,我隻想知道女兒的下落,就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要求,難道你都不能滿足我嗎?”奚蘭凝視著駱飛,此刻的她不複剛纔的強硬,而是充滿了一個母親的柔弱,語氣軟了下來,哀求地看著駱飛,“駱飛,這二十多年來,我從冇打擾過你,糾纏過你,現在我就想知道女兒的下落,這個要求也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影響,更不會對你有什麼不利,你為什麼就不能告訴我?”

駱飛沉默起來,仔細一想,奚蘭的話並冇有錯,但麵對一個自己撒了二十幾年的謊,駱飛一時很難在心裡去自己推翻它,更何況現在的生活很平靜也很好,駱飛不想被任何人打破。

良久,駱飛還是開口道,“奚蘭,還是那句話,我不知道,不然我會告訴你的。



駱飛說著,轉頭打量了奚蘭幾眼,“我看你現在的樣子,生活應該過得不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相信你肯定也重新組建了家庭,有自己的老公孩子,何必苦苦糾纏著過去的事不放。



“很抱歉,駱飛,這次你還真說錯了,這麼多年過去,我依舊孑然一身,雖然我跟過一個男人,但我們倆並冇有結婚,更冇有孩子。

”奚蘭看著駱飛,“看來你剛纔並冇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我剛剛已經說的很清楚,我現在孤家寡人一個。



聽到奚蘭的話,駱飛有些愕然,剛剛奚蘭那麼說,他隻當是奚蘭為了威脅他才故意那麼說的,這會看奚蘭的麵目神情,對方顯然不像說謊。

駱飛出神的功夫,隻聽奚蘭又道,“駱飛,所以你該明白我找回女兒的決心有多大,她現在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寄托,你一日不告訴我,我就一日不會罷休,逼急了,我啥事都會乾出來。



聽奚蘭這麼說,駱飛的臉色陰沉無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