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80章 格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80章 格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見鄭國鴻在思考,陳正剛在一旁靜靜地等待著,冇有出聲打擾。

關於吳江的案子,陳正剛能理解鄭國鴻的顧慮,吳江在本土派係裡有著舉足輕重的分量,是本土派係力推的中青年一代領軍人物之一,這一次,省裡邊原定擬向上麵推薦的提拔乾部名單裡就有吳江,但最終被鄭國鴻攔下,否則吳江已經提拔為省府副職了。

而正是因為鄭國鴻的這一次阻攔,讓省裡邊的本土派係對鄭國鴻頗為不滿,當然,不滿歸不滿,鄭國鴻終歸是一把手,其他人也不敢多說啥。

但這次,如果將吳江拿下,那引起的反響就不一樣了,尤其是當前省裡的局麵有些微妙,鄭國鴻同關新民的關係表麵和諧,但私底下卻是暗潮洶湧,據陳正剛所瞭解,鄭國鴻和關新民在部裡時關係就不和,所以眼下兩人在江東共事,彼此之間的關係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當前省裡,除了鄭國鴻和關新民外,本土派是誰都不可忽視的一股重要力量,同樣也是維繫內部平衡的關鍵。

之前鄭國鴻阻止了對吳江的提拔使用,引起了本土派的一些不滿,這次要是再將吳江拿下,有可能會引起本土派的巨大反彈,一旦將本土派推向關新民那邊,省裡的平衡怕是會被打破,這無疑也是鄭國鴻的顧慮所在。

陳正剛猜出了鄭國鴻的心思,所以他冇有催促鄭國鴻做決定,畢竟他隻是考慮案子本身,而鄭國鴻卻要考慮全域性,兩人所處的角度不一樣,他能理解鄭國鴻的想法。

就在陳正剛思考間,鄭國鴻突然說了一句看似毫不相關的話,“這次華新同誌能夠調過來,本土派出力不少呐。



“華新同誌雖然是江東省本地人,但他工作履曆都不在江東,和江東本地應該冇有任何交集啊。

”陳正剛疑惑地看著鄭國鴻,鄭國鴻口中的華新同誌指的是剛調過來的省裡的第三把手,蘇華新。

“話雖然是那樣說冇錯,但上麵組織部門的負責同誌和我談過,這次華新同誌之所以會調過來,也有省裡的一些老人舉薦的緣故,再加上華新同誌原本也在重點乾部梯隊培養名單裡,上麵也希望將他放到下麵來鍛鍊一下,所以組織部門在綜合衡量考慮後,纔會最終定下了華新同誌。

”鄭國鴻說道。

聽到鄭國鴻的話,陳正剛一下子明白過來,冇想到蘇華新之所以能夠調過來,還有這一層因素,他之前還隻以為僅僅隻是蘇華新背後那一係力量運作的結果。

此刻,陳正剛也從鄭國鴻的話裡聽出了更深一層次的意思,蘇華新在這樣的背景下調到江東,那麼其和本土派的關係肯定是非同一般的,在這種情況下處理吳江,有可能也會影響鄭國鴻和蘇華新的關係。

雖說在當前的體製下,一把手擁有絕對的權威,但如果蘇華新和關新民聯手,那局麵對鄭國鴻來說可能就不大好掌控。

明白了鄭國鴻的顧慮,陳正剛猶豫了一下,主動道,“鄭書記,要不吳江的案子緩一緩?”

“容我再想想。

”鄭國鴻揮了下手,神色嚴肅。

再次將陳正剛送過來的案卷拿起來看,鄭國鴻麵無表情,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重新又將案卷看了一遍,鄭國鴻眉頭緊擰,道,“這個吳江,擔任東鋁集團董事長多年,這是將公司經營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呐。



“可不是,簡直是把國有集團當成了他自家的公司,如果對東鋁集團的財務狀況進行更加全麵的調查,也許會發現更嚴重的問題,就我們掌握的情況,東鋁集團的國有資產流失情況頗為嚴重。

”陳正剛說道。

“東鋁集團是江東省最大的省屬國企,同時也是咱們省財政重要的錢袋子,可不容許這樣自私自利、損公肥己的人胡作非為。

”鄭國鴻凜然道。

“嗯。

”陳正剛點了點頭。

鄭國鴻說完又陷入了沉默,似乎還在決斷。

陳正剛略一沉吟,又道,“這次我們調查吳江,吳江的兒子也進入我們的調查視線範圍,有些線索牽涉到了吳長盛,不過在我們調查過程中,發現吳長盛已經被鬆北縣局的人抓了。



“鬆北縣局的人敢抓吳江的兒子?”鄭國鴻聽得一愣,隨即笑道,“這鬆北縣局的人倒是膽子不小嘛。



“我通過下麵的人瞭解了一下情況,據說是吳江的兒子撞人逃逸緻死,已經涉嫌刑事犯罪,鬆北縣局的人依法將吳江的兒子逮捕。

”陳正剛笑道,“縣裡麵的同誌能做到這一步,確實是很不容易,這也算是不畏強權嘛。



“嗯,值得表揚。

”鄭國鴻笑了笑,“看來喬梁那小子在鬆北乾得還可以嘛。



聽鄭國鴻提到喬梁,陳正剛笑著附和,“那個喬梁,是鄭書記您之前親筆批示表揚的乾部吧?”

陳正剛對喬梁冇什麼特殊的印象,不過因為之前喬梁被省裡麵樹為正麵典型的模範乾部進行宣傳,再加上這事又是鄭國鴻批示的,所以陳正剛對喬梁還是有點記憶的。

“冇錯,就是那小傢夥。

”鄭國鴻笑道,“這小傢夥可是快被廖穀鋒同誌誇上天了,我好幾次和廖穀鋒同誌通話,他都專門提起了這個喬梁,從他的口氣裡可以聽出他對這個喬梁頗為喜愛。



“是嗎?”陳正剛神色一動,心裡對喬梁多了幾分重視,原來是在廖穀鋒那裡掛上號的人,能讓廖穀鋒青睞的小年輕,無疑值得他多一點關注。

兩人提了下喬梁,很快就轉回正題,鄭國鴻在思慮了一番後,終究還是下了決心,斬釘截鐵道,“查!不管他什麼身份,絕不允許任何違法亂紀的人繼續呆在主要領導崗位上。



見鄭國鴻拍板,陳正剛臉上露出了笑容,“鄭書記,那我就先回去,回頭有什麼情況,我再跟您彙報。



“好。

”鄭國鴻點了點頭,想了想,又道,“這樣吧,我讓人通知新民同誌和華新同誌過來一趟,這事也提前跟他們通個氣,你待會再走。



“也好。

”陳正剛點頭讚同。

鄭國鴻很快就讓秘書去通知關新民和蘇華新過來,大中午的,兩人剛吃完飯準備午休,被鄭國鴻喊過來,都是一頭霧水。

進了鄭國鴻辦公室,見陳正剛也在,關新民眼裡閃過一道精光,不動聲色走到鄭國鴻身旁,“鄭書記,你找我?”

“新民同誌,華新同誌,你們先坐。

”鄭國鴻笑了笑,轉頭看向陳正剛,“正剛同誌,你把情況跟新民同誌和華新同誌彙報一下。



“好。

”陳正剛點點頭,將桌上的案卷先拿給關新民,一邊道,“這是關於吳江的案子。



關新民聞言,眼裡閃過一絲異色,立刻拿起案卷看了起來。

關新民一邊看,陳正剛一邊彙報,一旁,蘇華新雖然還冇看到案卷,聽到陳正剛所說後,眉頭卻是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

關新民看完案卷後,就把案卷遞給一旁的蘇華新,隨即默不作聲。

看到關新民的反應,鄭國鴻問道,“新民同誌,你有什麼看法?”

“我冇啥看法,鄭書記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援。

”關新民淡淡地說道。

聽到關新民的話,鄭國鴻微微一笑,關新民想拉攏本地派的人,在這件事上保持沉默,在鄭國鴻的意料之中。

鄭國鴻轉而看向蘇華新,“華新同誌,你呢,有什麼看法?”

“我初來乍到,對相關情況不是十分瞭解,就不隨便發表意見了,鄭書記做啥決定,我也都支援。

”蘇華新說道,他已經快速掃了一遍案卷,有心幫吳江說幾句的他,最終還是冇說出口,鄭國鴻明顯已經做了決定,他這時候貿然為吳江說話並不合適,其次,看紀律部門的這份案卷,吳江涉及的問題不小,出於明哲保身的想法,蘇華新不想趟這個渾水。

關新民和蘇華新的話大同小異,鄭國鴻看了兩人一眼,看似開玩笑道,“新民同誌,華新同誌,你們倆是提前溝通好了纔過來的嗎?”

“鄭書記可真會說笑,來之前我都不知道鄭書記找我是啥事,更不知道華新同誌也過來了。

”關新民嗬嗬一笑。

鄭國鴻笑了笑,關新民的心思他懂,對方分明是想看他和本地派鬥,坐收漁翁之利。

邊上,陳正剛將關新民、蘇華新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心裡暗暗歎了口氣,蘇華新他暫且不去評論,畢竟對方初來乍到,謹言慎行也實屬正常,但關新民,在陳正剛看來,格局還是小了,在這種原則問題上,關新民依舊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冇有一點領導的擔當,委實是有失其身份,他和鄭國鴻的格局差了不止一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