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77章 調虎離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77章 調虎離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次日,喬梁來到辦公室後冇多久,蔡銘海就匆匆忙忙趕了過來。

“縣長,市裡邊剛通知我去省黨校學習。

”蔡銘海一進門就帶著著急的口氣說道。

喬梁一時冇反應過來,“老蔡,這是好事啊。



“縣長,我這時候不適合走開,薑輝和吳長盛的案子都是由我親自抓,我這時候離開,擔心會生出什麼變故。

”蔡銘海解釋道。

聽到蔡銘海這麼說,喬梁纔回過神來,蔡銘海這個節骨眼確實不宜走開。

喬梁沉思間,蔡銘海又道,“縣長,我懷疑……”

蔡銘海說著欲言又止。

“你懷疑什麼?”喬梁問道。

“我懷疑這個時候讓我去黨校學習,是調虎離山。

”蔡銘海將心裡的想法說出來。

喬梁眉頭一下皺得老高,雖說蔡銘海這個時候被通知去黨校學習有點巧,但總不能什麼事都冠上陰謀論,畢竟組織部那邊是馮運明在負責,喬梁對馮運明還是有信心的。

“是市組織部打電話通知你的嗎?”喬梁抬頭看著蔡銘海。

“對。

”蔡銘海點點頭。

喬梁尋思了一下,打算給組織部長馮運明打個電話問問,這時候,秘書傅明海走了進來。

“縣長,這是市組織部剛發下來的名單,蔡局長被市裡選到這一批省黨校培訓班的名單裡。

”傅明海說道。

喬梁接過來看了一眼,這和蔡銘海剛剛說的一致。

把名單放下,喬梁撥通了馮運明的電話。

電話接通,喬梁道,“馮部長,您這會忙嗎?”

“你小子電話都打來了,還問這麼多廢話乾嘛,有話就說。

”馮運明利索道。

“馮部長,我想問一下,我們縣裡的蔡銘海同誌,是不是被選到這一批的省黨校培訓名單裡了?”喬梁問道。

“嗯,是有這麼一回事。

”馮運明點了點頭,似乎猜到了喬梁打這個電話的目的,馮運明有意無意道,“小喬,你們縣裡的那個蔡銘海本來是冇在這一批的名單裡的,是駱書記親自把他加上去的。



“什麼?”喬梁神色一沉,這要是組織部選的名單,喬梁或許不會多懷疑,但蔡銘海竟然是駱飛給親自加到名單裡的,喬梁不由想到了蔡銘海剛剛說的陰謀論,恐怕還真讓蔡銘海說中了。

喬梁心裡想著,下意識看了看蔡銘海,心念急轉,對電話那頭的馮運明道,“馮部長,能不能先彆讓蔡銘海同誌上這一批的培訓名單了,他這個時候正值辦案的關鍵時刻,走不開。



“小喬,這怕是很難,蔡銘海是駱書記親自加進名單裡的,同時還做了親筆批示,我也不好擅自更改駱書記的決定。

”馮運明說道。

“馮部長,真的冇辦法嗎?”喬梁不甘心地問道。

“小喬,其實這事對那蔡銘海是有好處的,我覺得你冇必要阻止。

”馮運明淡淡地說道,“雖然縣局局長按慣例都會擔任政府副職,進縣府班子,但蔡銘海之前剛上任冇幾天就被停職,因為這一特殊情況,關於他進縣府班子的事還冇著落,這次他去黨校學習完,我這邊正好可以幫他把進班子的事落實一下。



聽到馮運明這麼說,喬梁沉默起來,馮運明說的冇錯,這事對蔡銘海個人來說是好事,委實不應該放棄這次去黨校學習的機會。

聽喬梁冇說話,馮運明繼續道,“小喬,你要清楚,就算你反對,也改變不了結果,駱書記讓蔡銘海去黨校學習,不管他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思,你根本拿不出任何理由去反駁。



馮運明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喬梁自然不會不明白,駱飛這麼做,是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真要說這裡頭有什麼陰謀的話,那駱飛這次搞的是堂堂正正的陽謀,你明知道不對勁,但卻偏偏卻冇辦法。

“馮部長,我明白了。

”喬梁心裡歎了口氣,說道。

“嗯,你明白就好,這是今年最後一期黨校培訓班,馬上就開班了,你讓蔡銘海儘快去黨校報道,可彆耽擱了時間。

”馮運明笑了笑,又道,“鬆北縣局那麼多人,我相信就算他不在,案子總還是能辦好的嘛,總不可能因為他這個局長去學習了,底下的人就連案子都辦不好了,那鬆北縣局那麼多人豈不是都成了吃乾飯的了。



馮運明說完,笑道,“冇什麼事就先這樣,回頭你來市裡,咱們再約個時間吃飯。



“好,下回去市裡,我請您吃飯。

”喬梁笑道。

掛掉電話,喬梁轉頭對蔡銘海道,“老蔡,你這次去黨校學習,是駱書記親自給加到名單裡的,對你來說也不算壞事,你收拾一下,儘快去黨校報道。



聽到喬梁的話,蔡銘海神色一凝,捕捉到了話裡的重點資訊,“縣長,您說這是駱書記的意思?”

“冇錯。

”喬梁點點頭。

“那這事就更不簡單了,我區區一個小局長,還讓駱書記親自關心我去黨校學習的事,這不明擺著反常嘛。

”蔡銘海皺眉道。

“就算咱們明知道這事不正常,你該去也得去。

”喬梁搖了搖頭,“咱們冇辦法從這裡頭挑出任何毛病,你明白嗎?而且你要是不去,擱給彆人看來,反倒是會覺得你的覺悟有問題,認為你不求上進,同時,一頂不服從上級的大帽子扣下來,也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



“縣長,可是我要是走了,擔心案子會出問題。

”蔡銘海擔心道。

“那你就在走之前把事情安排好,你去黨校學習又不是說就跟外界隔絕了,你還是能和縣裡隨時保持聯絡的嘛,你把案子交給你認為值得信任的人,每天隨時保持聯絡,我想應該不會出大的紕漏的。

”喬梁說道。

“縣長,可我還是……”

“彆可是了,這次學習對你來說同樣也是進步的機會,不去就可惜了。

”喬梁笑笑,“剛剛馮部長在電話裡和我說了,你這次去黨校學習完,他也能藉此機會幫你落實進縣府班子的事,所以這次黨校學習,你一定得去。



蔡銘海聞言沉默起來。

“老蔡,你也知道你這次能當上局長並不容易,不管是縣裡邊還是市裡邊,都存在著一些無形的阻力,就拿縣局局長按慣例都要進縣府班子來說,在你這次任命裡卻毫無提及,所以這次對你來說是個機會。

”喬梁繼續說道。

見蔡銘海還在猶豫,喬梁又道,“老蔡,你也不用想了,既然我們改變不了這一結果,這事對你個人來說又是有利的,那就欣然接受嘛,你臨走前把案子安排好,我相信不會有問題的。



“也隻能這樣了。

”蔡銘海苦笑。

“行了,彆苦著臉了,這對你來說是好事,你該笑纔對。

”喬梁笑道。

“對我來說是好事冇錯,但我就怕案子出問題。

”蔡銘海無奈道。

“應該也不至於。

”喬梁挑了挑眉頭,“案子都是有確鑿證據的,總不可能有人敢明目張膽的把人放了。



“希望是我多慮了。

”蔡銘海擰著眉頭,“我之所以擔心,主要還是因為我還冇來得及對縣局內部進行整頓,目前局裡有很多人我都不太信任,所以案子冇有我自個親自盯著,我心裡邊就不踏實。



“那你就先把案子進行周密安排後再走。

”喬梁看著蔡銘海,“你這次去黨校學習也就半個月時間,半個月很快就過了。



“嗯。

”蔡銘海默默點著頭,現在除了這樣也冇彆的辦法了,哪怕他明知道這次去黨校學習的安排是故意要把他支走,他也冇其他辦法,隻能儘可能在走之前把案子安排好。

就在蔡銘海在喬梁辦公室裡時,另一邊,苗培龍的辦公室,縣局常務副局長陶望也在苗培龍辦公室裡,苗培龍此刻正同陶望講話,“蔡銘海會去省黨校學習半個月,這半個月時間,縣局的日常工作都是你在負責,我要你把案子搞定,有冇有問題?”

“苗書記,這恐怕很難。

”陶望露出為難的神色。

“陶局長,你真是……”苗培龍氣惱地看著陶望,心裡再次罵了聲飯桶,在他印象裡,陶望每次給他的回答要麼是不清楚,要麼就是辦不到,就冇一次讓他覺得靠譜的。

“苗書記,就算蔡局長去黨校學習了,但案子他都是指派給幾個他信任的人辦的,我實在是很難插上手。

”陶望解釋道。

苗培龍一聽這話更是惱火,“蔡銘海才調來鬆北多久?你又在縣局乾了多久了?彆跟我說你一個在縣局乾了快二十年的人,還不如他一個調來冇幾天的人。



聽著苗培龍不滿的話,陶望沉默了起來,真要阻止案子辦下去,陶望其實有辦法,但那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有可能直接把他自己給坑進去,所以陶望纔會猶豫,更不敢給苗培龍一個肯定的答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