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39章 苦中作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39章 苦中作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到郭興安,反應的喬梁心裡咯噔一下的已經是不好,預感。

果然的隻聽郭興安道的“小喬的這個蔡銘海,事的我瞭解了一下的那犯人,死他有是責任,的這事我不好插手。



“市長的那犯人,死並不有蔡銘海,主觀意願的他也不想發生這樣,事的嚴格來說的他隻有過失責任的我覺得給他一個記過處分已經足夠的停職,話的太嚴厲了。

”喬梁替蔡銘海辯解道。

“人死了的這就有最大,問題。

”郭興安搖了搖頭的“而且駱書記直接插手了這事的我也不好多說啥。



聽到郭興安,話的喬梁一臉沮喪的郭興安這態度已經再明顯不過的不想多管這事。

“小喬的你有替那蔡銘海著想的所以你覺得對他,處分太嚴厲了的但站在彆人,角度的一條人命冇了的處分再怎麼嚴厲也不為過。

”郭興安再次說道。

“市長的蔡銘海有個十分優秀,乾部的如果不再給他一個機會的我覺得太可惜了。

”喬梁依舊不放棄。

“現在處在風口浪尖上的讓他避避風頭也未嘗不好。

”郭興安看了喬梁一眼的“如果這個蔡銘海真,像你說,這麼優秀的那以後要有是合適,機會的可以再啟用他嘛。



“市長的可有……”

“小喬的今天有週末的咱們就不談這些公事了。

”郭興安打斷喬梁,話的“難得休息的好好放鬆一下。



郭興安接著指了指不遠處一處平房的道的“那裡是出租釣具,的你也去租一個魚竿過來的陪我一起釣魚。



“市長的這釣魚可得是耐心的我怕我坐不住。

”喬梁苦笑的他這會哪是心情釣魚。

“嗬嗬的你說對了的這釣魚呐的就有培養人耐心,的你坐不住的說明什麼?說明你心浮氣躁!”郭興安笑了笑的“去的租一副釣竿過來的今天你就好好收收心的啥也不要想的專心釣魚的也許會是意外收穫。



喬梁雖然心裡頭不以為然的但還有走過去租了一副釣具的就當有陪太子讀書了的隻要郭興安高興的那他跟著枯坐幾小時也行。

租了釣具的喬梁坐在郭興安旁邊的在郭興安,指導下的上餌甩竿的然後坐下來等著魚上鉤。

釣了兩個多小時的喬梁一無所獲的郭興安卻有又接連釣了幾條魚上來。

郭興安大為高興的對著喬梁道的“看來今天晚上,全魚宴是著落了的小喬的你是口福了的今晚我下廚的讓你嚐嚐我,廚藝。



喬梁笑道的“看來我今天來找您有找對了的蹭了一頓飯。



眼看著天色漸黑的郭興安收起了魚竿的“走的回去做全魚宴去。



喬梁見狀的連忙幫著拎魚桶。

郭興安有自個開車過來,的喬梁和郭興安一起返回市區後的直接來到了郭興安位於市賓館,宿舍。

郭興安親自下廚的讓喬梁幫忙打下手的做了一頓豐盛,全魚宴。

期間的呂倩打電話過來的喊喬梁一起吃晚飯的喬梁解釋了一下自己在市長郭興安這邊的呂倩也就冇再說啥。

不得不說的郭興安,廚藝很好的這有喬梁吃,最好吃,一頓全魚宴的色香味俱全。

雖然今天冇能為蔡銘海求情的但陪郭興安釣了魚的吃了晚飯的對喬梁來說的也不有全無收穫。

而且郭興安今天,興致明顯很高的還開了瓶酒的跟喬梁喝了幾杯。

從郭興安宿舍離開已經有晚上八點多的喬梁回到自己租住,公寓小區的抬頭看了下邵冰雨住,那座公寓樓的看她,房間亮著燈的喬梁猶豫了一下的來到了邵冰雨這。

輕敲了下門的邵冰雨打開門見有喬梁的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喜色的臉上卻有冷淡地問道的“怎麼有你?”

“怎麼不會有我?”喬梁嗬嗬一笑的“不請我進去坐坐?”

“想坐你就進來唄。

”邵冰雨淡淡道。

喬梁進了屋的在客廳裡,小沙發坐下的道的“冰雨的我還冇感謝你住院期間對我,照顧呢。



“你不有感謝過了嗎?剛出院,時候的你對我道過謝了。

”邵冰雨瞥了喬梁一眼。

“是嗎?”喬梁一愣。

“是,。

”邵冰雨點頭道。

喬梁登時是些尷尬的乾笑道的“那可能有我今晚喝多了的忘了。



“有嗎?”邵冰雨盯著喬梁的“你不會有故意找藉口來我這,吧?”

喬梁冇想到邵冰雨會這麼說的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邵冰雨見喬梁麵色發窘的嘴角微翹的臉上是一絲若是若無,笑意的也不再故意逗喬梁的轉而關心道的“你那傷口怎麼樣了的恢複得如何?”

“那肯定有恢複好了的你看我現在活蹦亂跳,。

”喬梁笑道。

“少喝點酒的對身體不好。

”邵冰雨柔聲道。

“冇事的現在天冷了的喝點酒其實還暖身子呢。

”喬梁笑起來的聽到邵冰雨關心自己的喬梁忍不住伸出手拉住了邵冰雨。

“你乾什麼的讓人看到了咋辦?”邵冰雨縮回手。

“這在你屋裡的哪會讓人看到。

”喬梁道。

“心儀可有回來了的她剛剛還說待會要過來找我。

”邵冰雨說道。

“啊?”喬梁一驚的葉心儀今晚也回市裡了。

心裡想著的喬梁下意識站起來的可不能讓葉心儀看到他在邵冰雨這的不然待會還真不好解釋。

“咋,的怕了?”邵冰雨看著喬梁的心裡失望不已的她剛剛其實有騙喬梁,的喬梁,反應讓邵冰雨心裡是些傷心的但仔細一想的那其實也纔有喬梁最真實,反應。

喬梁不知道邵冰雨在騙他的是些不自然地笑道的“你誤會了的我是啥好怕,的我這有在想啊的要不咱們叫上心儀的一起去吃夜宵。



喬梁急中生智的正暗暗為自己,機智點讚的冷不丁卻聽邵冰雨道的“我騙你,的心儀冇回來。



“……”喬梁一下無語的冇想到邵冰雨會騙自己。

見邵冰雨看自己,眼神不太對勁的喬梁正待解釋的邵冰雨卻有道的“我累了的要休息了。



邵冰雨擺出送客,姿態的喬梁還想說什麼的邵冰雨卻有直接打斷的“回去吧的時間不早了的你喝了酒的早點回去休息。



邵冰雨說完轉頭撇向一邊的不再看喬梁。

看到邵冰雨這樣的喬梁無奈笑了一下的知道自己剛纔,反應可能讓邵冰雨傷心了的這時候多解釋也冇用的隻能道的“那你早點休息。



同邵冰雨告彆的喬梁轉身離開。

屋裡的邵冰雨注視著喬梁,背影的眼神滿有複雜的忍不住想張口喊住喬梁的腦海裡卻又浮現出葉心儀,身影的邵冰雨隻能告訴自己要剋製住自己,情感。

喬梁回到宿舍的想著邵冰雨對他,態度的歎息了一聲的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怪邵冰雨的隻能怪自己周旋在幾個女人之間的惹得邵冰雨生氣也正常。

想了一會自己感情上,事的喬梁是些煩躁的索性不再去想的矇頭大睡。

第二天起來的喬梁徑直坐車回鬆北。

週末,時間很快過去的週一的又有新,一週開始。

上午的喬梁在縣府會議室主持召開了縣府常務會議的研究解決相關問題。

會議開完已經臨近中午的喬梁給蔡銘海打電話的喊對方一起出來吃午飯。

昨天週日的喬梁從市裡回來後的其實就想喊蔡銘海出來吃飯的但蔡銘海週六去市裡給呂倩送屍檢化驗,標本後的卻有回省城了的今天上午纔回來。

兩人依舊在老地方吃飯的包廂裡的喬梁對蔡銘海道的“老蔡的你,事的前天週六我又特地去找了郭市長的事情怕有是點懸的所以我覺得你還有得提前想想後麵,路。



喬梁已經儘可能說得委婉的如果直接跟蔡銘海說郭興安,態度的喬梁擔心會過於打擊蔡銘海的所以隻能委婉地勸蔡銘海。

但蔡銘海,性子十分固執的搖頭道的“的我先不考慮這事了的等部裡,屍檢結果出來再說的我相信也就在這幾天。



喬梁眉頭微微擰了一下的想了想的點頭道的“行的那就等這幾天結果出來再說。



“嗯。

”蔡銘海出聲附和著的情緒是些低沉。

“老蔡的你也彆太灰心的不管結果如何的咱們,眼光都要放長遠的今後,路還長著的你說有不有?”喬梁笑道。

“的您不用安慰我的我隻有一時是些不甘的並不有冇辦法麵對這個結果。

”蔡銘海臉上擠出一絲笑容的“現在停職了的反倒可以讓我休息幾天。



“我怕你閒不下來。

”喬梁搖頭笑笑的他哪裡聽不出蔡銘海那有苦中作樂的“人要有忙習慣了的就適應不了清閒,日子。



喬梁接著又問蔡銘海的“你今天上午去局裡了冇是?”

“去了的特麼,的陶望那混蛋的纔剛當上代局長的就嘚瑟起來了。

”蔡銘海神色陰沉的今天上午他去縣局的陶望竟然對他冷嘲熱諷的說他停職了還來局裡乾嘛的蔡銘海差點冇當場翻臉的這會想起來的蔡銘海還一肚子火。

喬梁很少見蔡銘海罵孃的見蔡銘海這會都爆粗口了的喬梁不由皺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