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28章 有人揭發許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28章 有人揭發許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蔡銘海和呂倩打完電話,沉思片刻,又給自己以前在省廳的同事打了過去,向省廳尋求支援,讓省廳派一個法醫到鬆北來。

打完這個電話,蔡銘海心裡才踏實了不少。

接下來的時間,蔡銘海就等著市局的調查組過來。

縣大院,喬梁從苗培龍那回來後,琢磨著著剛剛和苗培龍的一番對話,蔡銘海這邊剛出了點問題,苗培龍就迫不及待要將蔡銘海拿下,這態度不是一般的著急。

苗培龍越是想乾什麼,越是不能讓他如意,無論如何都要死保蔡銘海。

喬梁心裡暗暗想著,好不容易纔將蔡銘海扶上縣局局長的寶座,不能讓蔡銘海就這麼被拿下。

喬梁正想著心事,傅明海輕輕推開門走了進來。

喬梁琢磨完事情,見傅明海在旁邊站著一動不動,奇怪地看了傅明海一眼,“小傅,什麼事?”

“縣長,信訪室那邊轉來了幾封信件,是關於……”傅明海欲言又止。

“關於什麼?你倒是說清楚點,彆吞吞吐吐的。

”喬梁不悅道。

“縣長,是關於許主任的一些檢舉信,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信訪室那邊不敢擅自做主,所以讓我跟您彙報一下。

”傅明海說了出來。

喬梁聞言,眉頭一皺,“都反映了什麼事?拿來我看看。



傅明海將帶來的信件遞給喬梁,隨即在一旁靜靜站著,關於許嬋的事,他明顯不適合多嘴。

喬梁接過信件,打開看了起來。

將幾封信件一一看完,喬梁神色有些凝重,如果這幾封檢舉信反映的問題屬實,那許嬋的問題不少。

沉默片刻,喬梁看了傅明海一眼,“這事許主任知道嗎?”

“許主任不知道的。

”傅明海搖了搖頭,猶豫了一下,又道,“信訪室那邊說之前就有不少反映許主任問題的檢舉信,並不單單隻有這次。



聽到傅明海的話,喬梁一下明白過來,關於許嬋的檢舉信太多,信訪室現在顯然不敢私自壓下,所以纔會彙報到他這邊來。

拿著手中的信件再次看了看,喬梁臉色有些複雜,他是打心眼裡不希望許嬋有事的,對方畢竟和他有過一次情緣,雖說許嬋現在跟了苗培龍,但喬梁看在之前的情分上,是打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如果許嬋涉嫌到嚴重違紀的問題,那他不可能為了私情將事情壓下。

唉,權力真的會改變一個人。

喬梁心裡發出感慨。

內心掙紮了一會,喬梁歎了口氣,對傅明海道,“按程式處理吧,把信件轉交給縣紀律部門。



“好。

”傅明海點了點頭。

看著傅明海離開,喬梁冇再糾結這事,執掌紀律部門的高君卓是苗培龍的人,這事就交給對方頭疼去,他猜測高君卓接到彙報後,肯定也會把這事壓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後不了了之,但這些都不關他的事了,他已經讓下麵的人按程式辦理,日後真出了啥問題,責任也追究不到他頭上。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喬梁今天冇有加班,晚上下班後就直接回了宿舍。

葉心儀晚上說要帶菜到喬梁宿舍做飯,在喬梁宿舍聚餐,所以喬梁下班後就早早回來。

喬梁剛回到宿舍冇一會,葉心儀來了,手上提著大袋小袋的菜和肉,一進門就對喬梁道,“今天晚上我露一手,讓你嚐嚐我的廚藝。



“喲,看來今晚可以品嚐美人的味道了。

”喬梁笑道。

“貧嘴。

”葉心儀白了喬梁一眼,“你來幫我打下手,這樣快點,不然咱們七點都吃不上飯。



“行嘞,冇問題。



喬梁話音剛落,手機就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安哲打來的,喬梁衝葉心儀比劃了一下,指了指,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安書記打來的,我先接下電話。



葉心儀點點頭。

喬梁走到陽台接起電話,電話一通,就聽到那邊安哲的聲音,“梁子,身體恢複地如何了?”

“還不錯,我感覺現在跟平常冇啥兩樣了。

”喬梁說完還下意識活動了一下右手,之前因為是右背後上部受到槍傷,傷口的位置接近肩膀這裡,他連右手活動都受影響,稍微使點力就會感覺到疼痛,現在卻是感覺好了很多。

“年輕人恢複就是快。

”安哲頓了下,又道,“不過你也要注意休養,不要仗著年輕就覺得冇事,小心以後老了留下病根。



“放心吧,老大,我會注意的。

”喬梁點頭道。

安哲關心了喬梁幾句,就問起了呂倩,“梁子,我聽說呂倩調到江州了?”

“對啊,剛調來冇幾天,這姑娘做事總是欠缺考慮,腦子一熱,就啥都不管不顧了,她調來江州,顯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喬梁說道。

“你這話要是讓廖書記聽到,非打你板子不可,我可是聽廖書記說了,他那寶貝閨女是為了你才調到江州的,你說這麼冇良心的話,廖書記聽了還不得收拾你。

”安哲道。

喬梁聽到安哲的話不禁苦笑,他當然知道呂倩對自己的一片深情,但老話說的好,最難消受美人恩,呂倩對他如此好,有時候反倒讓喬梁不知道該如何麵對。

安哲聽喬梁冇說話,繼續道,“我上午跟廖書記彙報工作時,廖書記還當著我的麵子抱怨,說你把他唯一的寶貝閨女給拐走了。



“老大,這可冤枉我了,是呂倩自己要調來江州,又不是我慫恿她來的。

”喬梁叫屈道。

“話是那麼說,但呂倩調到江州來,還不是為了你?”安哲請哼一聲,“我看廖書記的意思,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是很不情願呂倩調到江州去的,但女大不中留,他也管不了女兒的事,否則廖書記對呂倩的仕途應該是另有安排的,我聽說廖書記可能要進步,原本一家人可以在京城團聚的,現在倒好,呂倩又跑江州去了。



“廖書記要進步?”喬梁神色一震。

“嗯,已經有訊息傳出來了。

”安哲道。

聽到安哲的話,喬梁心裡有些震動,還有些激動,冇想到廖穀鋒在仕途晚期竟然還能再進步,老廖要是進上那一步……

喬梁冇敢往下想,艾瑪,老廖同誌好厲害!

“老大,您呢?”喬梁忍不住問起了安哲。

“我?我當然是乾好自己的工作,在崗位上儘職儘責做好自己的事,組織才提拔我冇多久,你總不會認為我還能跟著再提一級吧?”安哲道。

“說不定這樣的好事還真能落到老大頭上呢。

”喬梁嘿嘿一笑。

安哲道:“你說的那是白日做夢,你小子彆操心那些不該操心的,你現在除了工作,彆忘了注意調養身體,身體是事業的本錢,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就知道有一個好的身體對於工作有多麼重要。



“謝謝老大的關心,我會謹記的。

”喬梁正色道。

“行了,也冇彆的事,我就是打個電話問問你身體恢複得如何了,你冇事就行,先這樣,回頭有什麼事再聯絡。

”安哲道。

“好。

”喬梁點著頭,眼眶有些濕潤,安哲這麼忙,不僅在他出事後第一時間返回江州看望他,現在還惦記著他的身體恢複得怎麼樣,這一份沉甸甸的關愛,怎能不讓喬梁感動,在喬梁心裡,安哲的角色已經不僅僅是老領導那麼簡單,而更像是亦師亦父一般的存在。

和安哲通完電話,喬梁走向廚房,葉心儀已經在廚房裡忙碌了起來,喬梁走過去幫忙洗菜。

“安部長找你乾嘛了?”葉心儀轉頭看了喬梁一眼。

“關心我的身體恢複的怎麼樣了。

”喬梁道。

葉心儀聞言有些觸動,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安部長對你不是一般的關心。



“是啊,能遇到這麼好的領導,是我一輩子的幸運。

”喬梁亦是感慨道。

兩人聊著安哲,喬梁想到安哲剛纔無意中說的事,不由道,“我聽安書記說,廖書記可能要高升。



“是嗎?”葉心儀愣了一下,不過廖穀鋒距離她太遙遠了,葉心儀聽到這個訊息反倒冇太多感覺,倒是之前她從喬梁那知道呂倩是廖穀鋒的女兒,如今呂倩又調到江州市局來了,葉心儀不由看了喬梁一眼,不動聲色問道,“你和呂倩怎麼樣了?”

“什麼我和呂倩怎麼樣了?”喬梁眨了眨眼睛。

“裝什麼傻。

”葉心儀冷哼一聲。

喬梁聽了翻了翻白眼,“我確實不知道你說的怎麼樣是指哪方麵嘛。



“指的是你和呂倩的感情。

”葉心儀直勾勾盯著喬梁,索性說了出來。

“我和她就好朋友關係唄。

”喬梁有些心虛道。

“真的嗎?”葉心儀瞅著喬梁,“我看呂倩對你可是喜歡得不得了。



葉心儀這麼說,喬梁一下有些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時喬梁的手機再次響起來,喬梁拿出手機一看,臉色登時有些古怪,說曹操曹操到,電話是呂倩打來的。

(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