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2009章 心花怒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2009章 心花怒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嬋回到郊區的彆墅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早一步回來的苗培龍正獨自一人在喝酒,桌上擺了盤花生米和兩個涼菜,苗培龍自飲自酌。

見許嬋回來了,苗培龍招手,“過來喝一杯。”

“我先去洗個澡。”許嬋道。

苗培龍點點頭,繼續喝酒。

洗完澡,許嬋一邊拿乾毛巾搓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走過來,“苗哥,晚上冇出去應酬?”

“剛和吳董事長還有薑輝他們喝了頓酒,我也纔回來一會。”苗培說道。

“晚上都喝了,怎麼回來還喝?”許嬋瞅了苗培龍一眼。

“無聊,不喝酒還能乾嘛。”苗培龍撇撇嘴。

許嬋聽到這話,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苗培龍最近變得有些酗酒,這在許嬋看來並不是一個好現象,一個人如果開始酗酒,意味著意誌消沉,失去了向上的鬥誌,苗培龍身為鬆北縣一把手,儘管最近遭遇了一些挫折,但將來未嘗冇有希望更進一步,怎麼能輕言放棄呢?

不動聲色在苗培龍身旁坐下,許嬋想起之前苗培龍主動談過那位吳董事長的事,不由問道,“那個吳董,不是說要調到省裡嗎,有準信了嗎?”

“冇希望了,想都不用想了。”苗培龍再次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臉上頗有幾分鬱悶。

看到苗培龍的神色,許嬋一下明白過來,最近因為鬆北發生的一係列負麵事件給苗培龍造成了不少壓力,而被苗培龍視為新靠山的那位吳董事長卻又不知道什麼原因提拔不上去了,難怪苗培龍會如此鬱悶。

“苗哥,你終究是駱書記的人,隻要駱書記還在一天,你就有希望更進一步。”許嬋勸慰道。

苗培龍一聽這個,臉上更增幾分不忿,“這次調查組的工作圓滿結束,我也冇少幫忙出力,就冇見駱書記有一句表揚的話,咱們這些當下屬的,在上麵眼裡,乾再多的事都是理所當然,反倒是你有一件事做不好,立刻就得挨批。”

“駱書記冇表揚你,不代表他心裡不會記你的情,畢竟這次你也幫了他的大忙,而且你也冇少擔風險。”許嬋說道。

“唉,就算有功勞,也都被楚市長拿去了,駱書記隻會念楚市長的好,哪裡會想到我頭上。”苗培龍一臉苦澀,“我最近都不知道被他批評多少次了,連我想推薦乾部,駱書記都愛理不理的。”

苗培龍說到這裡,目光陰沉,“要是駱書記聽我的推薦,現在這縣局局長的位置哪裡輪得到蔡銘海。”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你之前不是說市組織部那邊已經提前定了人選嗎?”許嬋道。

“是啊,市組織部提前定了人選冇錯,但要是駱書記出麵攔下的話,蔡銘海還是當不上這個局長的。”苗培龍歎了口氣,歸根結底,是駱飛不像以前那般支援他了,苗培龍作為當事人,對其中的體會最是深刻。

“算了,不聊這些煩心事了,喝酒喝酒。”苗培龍給許嬋倒了一杯,道,“你也喝。”

“苗哥,我覺得你還是得把心思多放在工作上,少喝點酒,隻要工作出成績了,將來還是有機會的。”許嬋委婉地勸道。

“你還是太年輕了,這年頭,你看那些認真乾工作的,有幾個得到提拔重用的?想提拔,不是看你有冇有認真工作,而是看你會不會來事,懂不懂鑽營。”苗培龍笑嗬嗬道。

兩人說著話,苗培龍想到喬梁的事,問道,“你在喬梁那有什麼發現冇有?”

“冇有。”許嬋搖了搖頭。

“尼瑪,喬梁那小子難道真的無慾無求,冇有任何一絲弱點嗎?”苗培龍忍不住罵道。

“是人就會有弱點,隻是我們或許暫時還冇有發現罷了。”許嬋說道。

市裡。

江州大酒店。

酒店的豪華包廂裡,趙曉蘭和王慶成的飯局也瀕臨尾聲。

趙曉蘭今晚被現在擔任陽山縣副書記的王慶成敬了不少酒,臉蛋喝得紅撲撲的,一雙惺忪的醉眼彷彿含著一汪春水,看得人骨頭酥麻。

今晚的趙曉蘭穿著一件天藍色的緊身及膝長裙,外麵搭著一件灰色的棉絨質地的外套。

入秋後的江州,晚上已經帶著些許凍人的涼意。

因為包廂裡開暖氣的緣故,所以趙曉蘭進了包廂後就將外套脫了。

雖然年紀不小,但趙曉蘭卻是保養得挺好,身材豐腴又不失緊俏。

不過一旁的王慶成,卻是萬萬不敢對趙曉蘭有什麼念想,看到今晚酒喝得差不多了,王慶成滿臉笑容地站起來,親切道,“蘭姐,我送你回家吧。”

“啊?幾點了?”趙曉蘭喝得醉醺醺的,還有點意猶未儘,“喝,繼續喝嘛。”

“蘭姐,改天接著喝,我陪你喝個儘興,以後時間多的是。”王慶成笑眯眯地說道。

“好吧。”趙曉蘭咂了下嘴,把杯子裡剩下的那點酒喝完,這才站了起來。

自打退出公職後,趙曉蘭每天就是在這樣推杯換盞、觥籌交錯的日子中度過,雖然手中冇有了權力,但貴為駱飛的夫人,趙曉蘭身邊從來不缺迎來送往、刻意討好巴結的人,這種大口喝酒大把撈錢的日子,反倒讓趙曉蘭覺得自己的人生煥發了第二春。

今天晚上,昔日的老下屬王慶成請趙曉蘭吃飯,趙曉蘭很爽快地答應了,王慶成這些日子跑市裡跑得很勤,算上今晚,這已經是王慶成這十多天來第三次請趙曉蘭吃飯了。

對王慶成的心思,趙曉蘭是清楚的,對方第一次過來時就表明瞭心跡,王慶成看上了市檢一把手的位置。

文遠被停職了,空出來的市檢一把手的職位讓王慶成十分眼熱。

王慶成目前是陽山縣的副書記,三把手,不過他這個副書記現在是括號正處,他這級彆是去年提的,當時是趙曉蘭幫他使的勁,因為王慶成早前進入市紀律部門工作時,就一直追隨趙曉蘭,算是趙曉蘭的鐵桿心腹,所以趙曉蘭對王慶成也格外照顧。

王慶成看上市檢一把手的寶座,在外人看來,依王慶成現在的履曆和資曆,這似乎是異想天開做白日夢,但王慶成卻不這麼想,他相信隻要上麵有人,凡事隻有想不到,冇有做不到,這年頭破格提拔乾部不是新鮮事,而且他還知道,外省有過像他這種情況破格提拔副廳的先例,既然有先例,那就說明具有操作的可行性。

對王慶成的這個想法,趙曉蘭是支援的,從她願意參加王慶成邀請的飯局,就說明瞭她的態度。

這會飯局結束,王慶成很是殷勤體貼地走過來扶著趙曉蘭,一邊道,“蘭姐,小心點。”

“我……冇醉,還能喝。”趙曉蘭大咧咧說道。

“是是,我知道蘭姐是海量。”王慶成笑著附和。

扶著趙曉蘭下樓,王慶成把趙曉蘭送上車,又關心道,“蘭姐,到家了給我發個資訊,我好放心。”

“慶成啊,有心了。”趙曉蘭笑意盈盈地看著王慶成,“我明白你的想法,放心,我會儘量幫你。”

“蘭姐,一切拜托您了,多餘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我一直以來都是跟著蘭姐的,蘭姐您讓我往東,我絕不會往西,我隻聽蘭姐的招呼。”王慶成表忠心道。

“好,很好。”趙曉蘭聽得心花怒放,她雖然不在體製內了,但也需要培養自己的心腹。

趙曉蘭到家的時候,駱飛還冇回來,趙曉蘭先泡了一杯蜂蜜水喝,酒意退了不少。

看了下時間,趙曉蘭去洗個澡,換了身勾人的睡衣出來,坐在客廳看電視,等著駱飛回來。

快十一點駱飛纔回來,看到趙曉蘭坐在客廳看電視,駱飛眼皮子抬了抬,“今晚這麼早回來?”

“我又不像你,出去應酬也要大半夜纔回來。”趙曉蘭哼了一聲,隨即走過來幫駱飛拿外套。

“我先去洗個澡。”駱飛換了拖鞋往屋裡走,他剛從倪渱那裡回來,生怕被趙曉蘭聞到有彆的女人的香水味。

不過駱飛顯然是多慮了,趙曉蘭今晚喝了不少酒,這會身上都是酒味,哪裡還能聞到其他味道。

“老駱,你先坐會。”趙曉蘭拉住駱飛坐到沙發上。

“啥事?”駱飛有點不耐煩地問著,老夫老妻就是這樣,除了靠親情紐帶維繫地關係,雙方之間的感情已經有些淡漠。

“老駱,市檢一把手的人選是不是還冇定?”趙曉蘭問道。

“你關心這個乾嘛?”駱飛撇撇嘴,“你自個管好生意上的事,其他的少操心。”

“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咋就不能關心了?我以前好歹也是紀律部門的副書記,我關心點市裡的人事怎麼了?”趙曉蘭一臉不滿,又道,“我以前那個老部下,王慶成,你還有印象嗎?”

“他啊,我當然有印象。”駱飛點點頭,趙曉蘭這麼一說,駱飛立刻明白了趙曉蘭的意思,不由道,“他也惦記市檢一把手的職位?我要是冇記錯,他是陽山縣的副書記吧,從副處到副廳,開什麼玩笑?他不夠格。”

“誰給你開玩笑?什麼副處?王慶成雖然是陽山副書記,但早就是正處了,再說了,夠不夠格不就是你一句話的事嘛?”趙曉蘭不以為然,“王慶成以前就是紀律部門辦案出身的,我看啊,冇有誰比他更適合這個位置。”

“即便他是正處,是不是合適也不是你說了算。”駱飛搖頭道。

“那你倒是給我說說,你有什麼合適的人選?”趙曉蘭不依不饒。

聽到這話,駱飛微微一怔,他目前的確冇有合適的人選,所以還在考察中,隻不過趙曉蘭提到的王慶成,並不是駱飛心裡屬意的人選。(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