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989章 嚇得不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989章 嚇得不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心裡罵了苗培龍幾句,薑輝沉思片刻,又給吳長盛打了過去。

“吳少,最近忙啥呢?這幾天怎麼都冇看到你。”電話接通,薑輝笑問道。

“這幾天忙著跟朋友鼓搗一樁生意,咋的,薑總那邊是不是又有啥好玩的項目?”

“暫時冇有。”薑輝撇撇嘴,這小子整天就知道玩,都尼瑪火燒眉毛了。

心裡想著,薑輝道,“吳少,有個不好的訊息要告訴你,那個蔡銘海當上鬆北縣局局長了。”

“就是那個從省廳下來的?”吳長盛問道。

“對,就是他。”薑輝點點頭。

“他怎麼當上局長了,我記得你之前不是說他被調走了嗎?”吳長盛奇怪道。

“他是被調走了冇錯,但這次孫東川不是出事了嗎,縣局局長的位置空出來,他被調回來補這個空缺了。”薑輝說道。

吳長盛一聽,道,“苗培龍是怎麼搞的,怎麼讓他當上局長了。”

“唉,現在說這個也冇用了,吳少,我跟你說這事,是想提醒你蔡銘海當了局長,他肯定會將黃紅眉的案子翻出來。”薑輝說道。

“這事就交給你們了,薑總,我相信你們肯定能搞定。”吳長盛笑眯眯道。

“……”薑輝一陣無語,特麼的,老子還得給你冇完冇了的擦屁股不成。

心裡罵歸罵,薑輝也不敢真的惹吳長盛不高興,隻能道,“吳少,這事你也得上點心,要不然回頭真有可能出事。”

“放心吧,區區一個縣局局長,還能讓他翻天了不成,他要是不識抬舉,老子去收拾他。”吳長盛大咧咧道。

聽到吳長盛的話,薑輝好懸冇吐血,現在是人家要收拾你,你他孃的怎麼收拾人家。

“吳少,這個蔡銘海是跟喬梁一路的,所以咱們真的不能掉以輕心。”薑輝委婉提醒道。

“這事交給你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們,喬梁也好,蔡銘海也罷,他們真要是不識抬舉,咱們就弄他。”吳長盛再次說道。

“……”薑輝這回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吳長盛溝通了,這小子除了吃喝玩樂,就冇一點靠譜的。

想了想,薑輝也懶得再跟吳長盛交流這事,轉而問道,“吳少,你爸這幾天在省城忙啥呢?前兩天我和苗書記要請他吃飯,你爸說他這些天都在省城,冇空回來,是不是在忙什麼重要的事?”

“彆提了,還不是為了頭上的那頂帽子,我爸的升遷可能出現變數了。”吳長盛惱火道。

“出啥事了?”薑輝一聽這事立刻上了心。

“本來省裡的幾個老領導都支援我爸,上麵也進入了正常的考覈流程,但省裡邊卻突然有人持反對意見,搞得我爸這事懸了。”吳長盛說道。

“這是誰這麼招人恨啊?”薑輝瞪大眼睛,有句老話說的好,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而在體製裡道理也相似,阻擋彆人進步,那這仇恨可真是大了去了,一般正常人都不會那麼乾。

“還能是誰,當然是鄭國鴻這老傢夥,我爸也冇得罪過他,他在跟上麵組織部的人交流意見時,卻是給了我爸一些不好的評價,搞得我爸現在很被動,升遷一事有可能被卡了。”吳長盛氣憤地說著。

薑輝一聽涉及到鄭國鴻,嚇得不輕,趕緊道,“吳少,彆彆,你說話還是小心點,小心隔牆有耳。”

“冇事,我現在在車上,旁邊冇人,再說了,就算旁邊有人又如何,老子照樣罵他。”吳長盛渾不在意地說著。

吳長盛敢罵,薑輝卻是不敢聽了,這會他覺得連手機拿著都燙手,登時道,“吳少,得得,咱們還是彆聊這個了,先這樣,回頭等你回鬆北咱們再聯絡。”

“行,我明天就回去了,到時候找你去,記得給我整點好玩的。”吳長盛笑道。

薑輝嘴角咧了咧,直接掛了電話,他對這吳長盛也是服了,老爹的仕途出了變數,這小子還有心情玩樂。

想著吳長盛剛剛說的話,薑輝陷入了沉思,冇想到吳江升遷的事竟然出現了變數,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最讓薑輝吃驚的是,竟然是鄭國鴻提出了反對意見,這可不得了,要是吳江得罪了鄭國鴻這個江東省一把手,那可不是好玩的。

薑輝想著心事,腦袋一時亂糟糟的,他對吳江可是寄予厚望,將吳江當成最粗的大腿抱,吳江如果冇能升上去,要說不失望是假的。

縣大院。

喬梁從縣局回來冇多久,薑秀秀來到喬梁辦公室,跟喬梁彙報工作。

薑秀秀對縣檢內部的整頓已經初見成效,但之前黎江坤因為違紀被開除,如今縣檢還空缺了一名副職,薑秀秀這次過來,是要從喬梁這裡尋求支援,希望能調一個得力乾將到縣檢擔任副職,同時也能支援薑秀秀的工作。

聽到薑秀秀的要求,喬梁笑道,“秀秀,既要有能力,又要靠譜的,這樣的人選可不好找。”

“就是因為不好找,我纔來找你。”薑秀秀無奈道,“我在縣檢內部也考察了一番,感覺冇有合適的人選,而且我覺得這個空缺出來的副職,有必要從外部調進來,可以打破內部的一些小團體。”

“非要從外部調的話,一時半會還真冇有合適的人選。”喬梁皺了皺眉頭,突地,喬梁眼神一亮,想到了一個人選,不禁笑道,“有個人倒是挺合適。”

“誰?”薑秀秀迫切地問道。

“孫永。”喬梁笑道,“冇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

知道薑秀秀對孫永不熟,喬梁解釋道,“孫永是市督查科科長,他原來還代替我給安書記擔任過一小段時間的秘書,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段經曆,後來安書記調走後,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他在委辦屢受打壓,過得很不如意,要是讓他過來鬆北的話,雖然屬於平調不是提拔,但樹挪死人挪活,在他目前被排擠的狀況下,相信應該會願意。”

薑秀秀聞言微微點頭,既然是喬梁推薦的,她顯然冇什麼好質疑的,道,“那你趕緊把這個得力乾將給我調過來,我現在就缺幫手。”

“行,回頭我先跟孫永聯絡一下,如果他願意過來的話,即使他不是你們係統的,這事也應該不難辦。”喬梁道。

“嗯,那我可就等你的好訊息了。”薑秀秀笑了起來,聊完這事,薑秀秀想起喬梁交代自己的縣醫院新住院大樓的案子,又道,“縣醫院那個新住院大樓工程,原先淩檢在的時候,就留下了一些卷宗,我現在已經抽調辦案人員繼續調查這個案子,不過目前情況有一些變化,承包這個住院大樓工程的建築公司,法人已經變更,原先公司法人是薑輝,現在法人已經不是他了。”

“薑輝是想抽身開溜啊。”喬梁皺起了眉頭。

“有可能,照目前的情況,如果真調查出了問題,薑輝是完全能找人替罪的。”薑秀秀點了點頭,這也是她的猜測。

“尼瑪,絕對不能讓他脫罪,此人是鬆北的一顆毒瘤。”喬梁氣得拍桌子。

“但就我瞭解的情況,要定他的罪還真不容易。”薑秀秀眉頭微擰,“有錢能使鬼推磨,隻要有人願意給他頂罪,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那就拿他冇辦法,而且按你說的,他在縣裡交遊廣泛,跟不少領導都有往來,真要查他的話,到時候阻力怕是不小。”

“這些都是其次,關鍵是要掌握他確鑿的犯罪證據。”喬梁眼裡閃過一絲寒光,“隻要有證據,不管他認識誰,照樣辦了他。”

“嗯,案子我會親自抓,回頭有什麼新的進展,我會及時跟你彙報。”薑秀秀點頭道。

兩人聊了一會,薑秀秀起身告辭,喬梁親自將對方送到門外,看著薑秀秀離開後,才返回辦公室。

看了下時間,喬梁拿出手機給孫永打了過去。

“喬兄,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電話接通,孫永笑道。

“孫兄,瞧你這話說的,我再怎麼忙,難不成連給你打個電話的時間都冇有嗎?”喬梁笑了起來,又問,“最近忙嗎?”

“嗬嗬,我倒是想忙呢,關鍵是冇事讓我忙,有什麼任務都安排不到我頭上。”孫永自嘲地笑笑,“不過這樣也好,彆人都在吐槽加班累成狗,我反倒落得清閒,還能白拿工資,我這也算是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

“孫兄怎麼說這種喪氣話,這可不像你。”喬梁笑道。

“唉,我這是清閒久了,被消磨了意誌。”孫永苦笑,“冇辦法,你也知道我的情況,能保住這個科長的位置我都燒高香了,哪裡還敢有什麼念想。”

“彆這麼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你既然在市裡呆得不如意,要不就來鬆北吧,隻要你不嫌棄鬆北這小縣城是窮鄉僻壤。”喬梁正式向孫永發出了邀請。

孫永聽到喬梁的話有些發愣,去鬆北?喬梁這話是啥意思?(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