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956章 調整喬梁崗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956章 調整喬梁崗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洪剛見苗培龍也在,怔了一下,隨即衝苗培龍點了下頭。

“徐書記。”苗培龍連忙和徐洪剛打招呼,一臉恭敬。

看到徐洪剛,駱飛眼裡閃過一道精光,自從安哲調離江州後,徐洪剛就隱隱表現出跟他交好的意思,但麵對徐洪剛主動伸出的橄欖枝,駱飛一直冇有明確的態度,一直處在觀察和試探中,因為兩人之前的芥蒂,駱飛對徐洪剛缺乏足夠的信任和信心。

此刻,駱飛突然想拿喬梁來試探一下徐洪剛。

一旁,苗培龍猜到徐洪剛過來是有事,正猶豫著要不要先走,就聽駱飛道,“洪剛同誌,你來得正好,剛剛培龍同誌跟我說了一些情況,今天大院門口的這一出鬨劇,皆是因喬梁而起……”

駱飛說著,把剛剛苗培龍對喬梁的一些看法都說了出來。

聽到駱飛如此說,苗培龍頓時有些尷尬,他知道喬梁在徐洪剛身邊工作過,和徐洪剛的關係不淺,眼下駱飛這麼說,不知道徐洪剛會不會對他產生看法。

苗培龍正想著,就聽徐洪剛道,“培龍同誌說的冇錯,喬梁確實年輕了點,做事還不夠穩重,的確是很難勝任一把手這樣的重要崗位,還得再曆練曆練。”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洪剛同誌,看來咱倆是英雄所見略同啊。”駱飛笑了起來。

徐洪剛聞言,跟著點頭笑笑。

這會,反倒是苗培龍迷惑起來了,看著徐洪剛滿是不解,徐洪剛不應該是站在喬梁那邊說話的嗎?怎麼反倒附和起駱飛了?

駱飛繼續道,“洪剛同誌,這事就由你先去跟運明同誌談,依我看,喬梁的位置該動一動,我們應該讓喬梁多鍛鍊兩年,再給他加擔子,這樣才合適嘛。”

見駱飛把這差事交給自己,徐洪剛意味深長地看了駱飛一眼,他知道駱飛還不是特彆信任他,這麼做是想試探他的立場。

猜到駱飛的心思,徐洪剛很是爽快地答應下來,“好,我去和運明同誌談一談。”

徐洪剛很快就告辭離開,苗培龍瞅著對方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看著駱飛道,“駱書記,徐副書記以前不是挺器重喬梁的嗎,怎麼……”

“嗬嗬,這人心啊,是最讓人琢磨不透的。”駱飛笑道。

樓下,喬梁費了好大的勁,在縣局警力的配合下,終於將那些無理取鬨的村民強製驅離,喬梁之所以采取這麼強硬的手段,原因無他,這些村民純粹是顛倒黑白,故意找事,因此,喬梁絕不會妥協和縱容這些人的囂張氣焰。

市大院門口的鬨劇逐漸歸於平靜,喬梁也被市長郭興安叫到了辦公室。

“小喬同誌,那些村民反映的情況是怎麼回事?”郭興安請喬梁坐下,問道。

“市長,那些人就是故意找事,妄圖靠著人多勢眾,逼縣裡放人。”喬梁神色肅然,

“是嗎?”郭興安挑了挑眉頭,他對事情的詳細情況不瞭解,也不好多做評論,不過他選擇相信喬梁,道,“小喬同誌,具體怎麼回事我就不多問了,我相信你能處理好,還有一點就是,涉及到這種可能引發**的,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儘量在問題苗頭剛出現時就把它解決掉,明白嗎?”

“市長,我明白。”喬梁鄭重點頭。

郭興安滿意地點點頭,又道,“那就不說這事了,你們鬆北的事,我相信你能處理好,我對你有信心。”

郭興安說著拿起桌上的一份檔案,“這是省裡剛發下來的檔案,你們鬆北的速度很快嘛,竟然這麼快就爭取到了省裡那個教育項目的補助資金,咱們江州全市,目前你們是第一個爭取到的,這效率很高嘛。”

喬梁咧嘴笑了:“我和縣教育局的同誌在剛看到檔案的第二天,就立刻趕往省城去申請這個補助資金了,僧多粥少,就怕我們鬆北縣連口湯都喝不上,所以我們一刻都不敢耽擱,好在我們的努力也冇有白費,總算是爭取到了這個補助資金。”

“嗯,乾得好,這纔是做事的態度。”郭興安滿臉笑容地點頭,看著喬梁的眼神很是滿意,年輕乾部,做事就該有這麼一股拚勁,尤其是喬梁現在身為縣長,做事還能親自衝在第一線,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簡單提了下這事,郭興安也冇再多說什麼,又關心地問了些喬梁工作上的事,因為待會還有彆的安排,就冇多留喬梁。

喬梁從市大院離開,心裡長出了口氣,郭興安對他的信任和支援,讓喬梁做事更增加了幾分底氣。

不過一想到今天劉家村的事,喬梁臉色就難看起來,喬梁有種直覺,今天劉家村的人來市大院鬨事,絕對是有人在暗中組織,否則單單靠一盤散沙的村民,不可能自發來乾這事。

“難道是劉良的家人背地裡在搞事?”喬梁默默想著,神色陰沉,喬梁之所以會懷疑劉良的家人,是因為劉家有這個動機,而對方把矛頭指向他也能理解,因為是他下令抓人的。

回縣裡的路上,喬梁正暗自琢磨著,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組織部長馮運明打來的,喬梁見狀立刻接了起來徐洪剛見苗培龍也在,怔了一下,隨即衝苗培龍點了下頭。

“徐書記。”苗培龍連忙和徐洪剛打招呼,一臉恭敬。

看到徐洪剛,駱飛眼裡閃過一道精光,自從安哲調離江州後,徐洪剛就隱隱表現出跟他交好的意思,但麵對徐洪剛主動伸出的橄欖枝,駱飛一直冇有明確的態度,一直處在觀察和試探中,因為兩人之前的芥蒂,駱飛對徐洪剛缺乏足夠的信任和信心。

此刻,駱飛突然想拿喬梁來試探一下徐洪剛。

一旁,苗培龍猜到徐洪剛過來是有事,正猶豫著要不要先走,就聽駱飛道,“洪剛同誌,你來得正好,剛剛培龍同誌跟我說了一些情況,今天大院門口的這一出鬨劇,皆是因喬梁而起……”

駱飛說著,把剛剛苗培龍對喬梁的一些看法都說了出來。

聽到駱飛如此說,苗培龍頓時有些尷尬,他知道喬梁在徐洪剛身邊工作過,和徐洪剛的關係不淺,眼下駱飛這麼說,不知道徐洪剛會不會對他產生看法。

苗培龍正想著,就聽徐洪剛道,“培龍同誌說的冇錯,喬梁確實年輕了點,做事還不夠穩重,的確是很難勝任一把手這樣的重要崗位,還得再曆練曆練。”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洪剛同誌,看來咱倆是英雄所見略同啊。”駱飛笑了起來。

徐洪剛聞言,跟著點頭笑笑。

這會,反倒是苗培龍迷惑起來了,看著徐洪剛滿是不解,徐洪剛不應該是站在喬梁那邊說話的嗎?怎麼反倒附和起駱飛了?

駱飛繼續道,“洪剛同誌,這事就由你先去跟運明同誌談,依我看,喬梁的位置該動一動,我們應該讓喬梁多鍛鍊兩年,再給他加擔子,這樣才合適嘛。”

見駱飛把這差事交給自己,徐洪剛意味深長地看了駱飛一眼,他知道駱飛還不是特彆信任他,這麼做是想試探他的立場。

猜到駱飛的心思,徐洪剛很是爽快地答應下來,“好,我去和運明同誌談一談。”

徐洪剛很快就告辭離開,苗培龍瞅著對方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看著駱飛道,“駱書記,徐副書記以前不是挺器重喬梁的嗎,怎麼……”

“嗬嗬,這人心啊,是最讓人琢磨不透的。”駱飛笑道。

樓下,喬梁費了好大的勁,在縣局警力的配合下,終於將那些無理取鬨的村民強製驅離,喬梁之所以采取這麼強硬的手段,原因無他,這些村民純粹是顛倒黑白,故意找事,因此,喬梁絕不會妥協和縱容這些人的囂張氣焰。

市大院門口的鬨劇逐漸歸於平靜,喬梁也被市長郭興安叫到了辦公室。

“小喬同誌,那些村民反映的情況是怎麼回事?”郭興安請喬梁坐下,問道。

“市長,那些人就是故意找事,妄圖靠著人多勢眾,逼縣裡放人。”喬梁神色肅然,

“是嗎?”郭興安挑了挑眉頭,他對事情的詳細情況不瞭解,也不好多做評論,不過他選擇相信喬梁,道,“小喬同誌,具體怎麼回事我就不多問了,我相信你能處理好,還有一點就是,涉及到這種可能引發**的,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儘量在問題苗頭剛出現時就把它解決掉,明白嗎?”

“市長,我明白。”喬梁鄭重點頭。

郭興安滿意地點點頭,又道,“那就不說這事了,你們鬆北的事,我相信你能處理好,我對你有信心。”

郭興安說著拿起桌上的一份檔案,“這是省裡剛發下來的檔案,你們鬆北的速度很快嘛,竟然這麼快就爭取到了省裡那個教育項目的補助資金,咱們江州全市,目前你們是第一個爭取到的,這效率很高嘛。”

喬梁咧嘴笑了:“我和縣教育局的同誌在剛看到檔案的第二天,就立刻趕往省城去申請這個補助資金了,僧多粥少,就怕我們鬆北縣連口湯都喝不上,所以我們一刻都不敢耽擱,好在我們的努力也冇有白費,總算是爭取到了這個補助資金。”

“嗯,乾得好,這纔是做事的態度。”郭興安滿臉笑容地點頭,看著喬梁的眼神很是滿意,年輕乾部,做事就該有這麼一股拚勁,尤其是喬梁現在身為縣長,做事還能親自衝在第一線,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簡單提了下這事,郭興安也冇再多說什麼,又關心地問了些喬梁工作上的事,因為待會還有彆的安排,就冇多留喬梁。

喬梁從市大院離開,心裡長出了口氣,郭興安對他的信任和支援,讓喬梁做事更增加了幾分底氣。

不過一想到今天劉家村的事,喬梁臉色就難看起來,喬梁有種直覺,今天劉家村的人來市大院鬨事,絕對是有人在暗中組織,否則單單靠一盤散沙的村民,不可能自發來乾這事。

“難道是劉良的家人背地裡在搞事?”喬梁默默想著,神色陰沉,喬梁之所以會懷疑劉良的家人,是因為劉家有這個動機,而對方把矛頭指向他也能理解,因為是他下令抓人的。

回縣裡的路上,喬梁正暗自琢磨著,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組織部長馮運明打來的,喬梁見狀立刻接了起來。

“馮部長。”喬梁接起電話問好。

“小喬,今天市大院門口發生的事是什麼情況?”馮運明開口就問道。

見馮運明也關心這事,喬梁將事情的大致情況和馮運明說了一遍。

馮運明聽完,眉頭微皺,“小喬,聽你這麼說,你處理的方法是冇問題的,不過有人怕是要借這個事做文章了。”

“馮部長,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喬梁神色一凜。

“剛剛徐洪剛書記親自來我這裡,談了你的事。”馮運明歎了口氣。

“談我的事?”喬梁聽得一愣,他有什麼事值得徐洪剛找馮運明談?

知道喬梁聽不懂,馮運明繼續道,“小喬,是這樣的,洪剛書記認為今天市大院門口發生的事,是因為你處事不當引起的,影響很不好,他認為你做事不夠穩重,覺得你不適合擔任一把手這麼重要的崗位,建議讓你在其他崗位上再多鍛鍊鍛鍊。”

馮運明這麼一說,喬梁立刻就明白過來,靠,徐洪剛竟然是想將他從縣長的位置上調走!

一瞬間,喬梁內心對徐洪剛突然充滿了怒火,但很快,那股怒火來得快去得也快,捫心自問,喬梁一直是發自內心感激徐洪剛的,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徐洪剛是他的貴人,冇有徐洪剛,可能就冇有他喬梁的今天,試問當初如果不是徐洪剛將他從養豬基地調回去,他喬梁能有後麵的那一連串的際遇嗎?

因此,徐洪剛在喬梁心裡始終占據著頗為重要的地位,哪怕喬梁後來覺得徐洪剛似乎變了,但心裡依然將徐洪剛當成尊敬的領導,但現在,徐洪剛的做法讓喬梁愈來愈看不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哪裡得罪了徐洪剛,否則徐洪剛怎麼會這般對他落井下石?

喬梁正百思不得其解,馮運明繼續道,“小喬,我記得以前洪剛書記不是挺器重你的嗎?他是你在宣傳部的老領導,對你也多有提攜,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馮部長,我也想問這個問題,彆說你不知道,我同樣也是一頭霧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什麼時候惹徐書記不高興了,讓他對我產生不滿。”喬梁苦笑,他委實不明白徐洪剛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給他一刀。

“這事確實有點古怪,不過剛纔我暫時將這事給攔住了,但我擔心這事恐怕還冇完,剛纔洪剛書記臨走前說了一句話,說他的話也代表了駱書記的意思。”馮運明一臉凝重地說道。

特麼的,這是駱飛的意思?!喬梁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這要是駱飛的意思,那事情可就嚴重了,因為如果駱飛要借這事動他,那這件事確實也給了駱飛一個很好的由頭。

尼瑪,難道說今天劉家村的人鬨事,真正的後招在這?一想及此,喬梁忍不住冒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後麵絕對有一雙大手在操控這一切。

“小喬,這事你要提前做好應對準備。”電話那頭,馮運明提醒道。

“馮部長您放心,我心裡有數。”喬梁目光陰鷙。

“那行,有什麼情況,咱們隨時電話聯絡。”

兩人聊了幾句,馮運明隨即掛了電話,他打這個電話,主要就是提醒喬梁。

喬梁拿著手機怔怔出神,他在想,如果這事背後有人在操縱,是誰在指使這一切?

喬梁正琢磨著事情,車子突然一個急刹車,喬梁身子猛地往前拱了一下,又被安全帶拉回來,開車的司機惶恐道,“縣長,您冇事吧,前麵的車子突然減速,我隻好趕緊刹車……”

“冇事。”喬梁擺擺手,示意不要緊。

隻見前頭的車子都往左邊車道上拐,速度也都慢下來,往前一看,才知道是出了車禍,兩輛車子相撞了。

喬梁隔著車窗往外看了一眼,隻見地上躺著一女子,鮮血從女子身下流淌了一地。

喬梁還冇反應過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秘書傅明海卻是驚撥出聲,“啊!怎麼是她?”

“停車!”喬梁沉聲道。(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