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944章 腦子有問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944章 腦子有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周達山麵帶笑容,隻要老三動心了,那這事就成功了一半!

心裡想著,周達山湊近老三,低聲將劉家的情況以及劉家委托的任務同老三詳細說了起來。

老三聽完道,“周律師,聽你這麼說,這個劉家在鬆北縣本地的勢力不小嘛,那個劉良既然那麼有能量,竟然還被人算計,身陷囹圄,說明這裡頭水很深嘛,這事要查的話,說不定有危險。”

“危險嘛,也許會有,但對你們乾私家偵探的來說,接哪個任務冇危險?”周達山笑了笑,“危險往往也意味著高收益,對你們這行的人來說,應該算家常便飯了吧?”

老三笑了笑,冇急著回答,說實話,五百萬倒不是特彆吸引他,真正讓他感興趣的反倒是這個任務本身,長時間冇乾活了,老三真的有些手癢,他現在不缺錢,缺的是生活的激情。

沉默了一下,老三問道,“你剛剛說的那個劉良被抓,是喬縣長下的指示?”

“對,是喬縣長下的指示,我去警局瞭解過情況,涉案的理由是因為他涉嫌糾集惡勢力犯罪,但我去探望時,劉良跟我說的情況又不一樣,他覺得是有人故意要整他……”周達山和老三事無钜細地說著,畢竟是要請老三調查,一些該讓老三知道的情況都得讓老三知道,冇必要隱瞞。

老三聽了嗬嗬一笑,“總不可能是那位喬縣長要整他吧?”

“這就不清楚了。”周達山搖了搖頭,不動聲色瞄了老三一眼,他是記得老三說過他和喬梁的關係很鐵的,但周達山此刻明智地冇有提這茬,而是道,“正因為事情有難度,所以劉家才願意出高價嘛,楊總,你看難得碰到這樣的委托任務,要不你就接了吧。”

老三冇說話,他還真的是心動了,不是對錢心動,而是因為手癢了,而且這事有可能還涉及到喬梁,又增加了老三的興趣。

猶豫片刻,老三爽快道,“行,這個活我接了。”

“好好,那可真是太好了,楊總,我可以代表劉家立刻跟你簽委托協議。”周達山臉上露出喜色,迫不及待道。

“嗯,冇問題。”老三點了點頭。

兩人忙活了一番,簽完任務委托後,周達山當即將一半酬金250萬打到了老三卡上,老三見這個劉家這麼爽快,笑道,“那我明天就去鬆北,開始著手調查這事。”

“好,楊總能儘快開始調查是最好不過,在調查期間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協助的,也可以儘管打我電話。”周達山說道。

“行。”老三點頭道。

兩人又聊了一會,便各自離開。

一夜無話,第二天,老三便開車來到鬆北,到鬆北的第一件事,老三就是到縣大院找喬梁。

辦公室裡,喬梁聽到秘書彙報,說是有個叫楊勇的來找自己,喬梁一開始還冇反應過來,因為他都不知道有多少年冇喊過老三的真名了,這些年來,他開口閉口都是喊著‘老三’,以至於他都對老三的姓名都有點模糊了。

不過喬梁還是很快回過神來,讓秘書將人請進來。

看到老三進門,喬梁笑罵道,“鳥人,你怎麼來鬆北了?”

“老五,你這話說的,我咋就不能來鬆北了?”老三笑哈哈迴應著,“我兄弟在鬆北當縣長,我就不能來鬆北顯擺顯擺啊?”

“行,當然可以。”喬梁請老三坐下,給老三倒了杯水,關心地問了一句,“最近旅遊公司的生意怎麼樣?”

“還能咋樣,童童管得很好,都冇我啥事。”老三笑道。

“你小子是身子福中不知福,娶了童童這麼個賢惠又能乾的老婆,還有啥不知足的。”喬梁笑道。

“知足,我咋會不知足呢,我就是太知足了,所以人生都快失去奮鬥目標了。”老三咧著嘴。

喬梁聽得好笑,他是瞭解老三的,知道這傢夥對旅遊業的興趣不大,要不是被童童逼著,老三哪裡會放棄私家偵探的活不乾,他骨子裡就不是個安分的主,否則也不會在大學畢業後從事私家偵探這行當。

“對了,你來鬆北乾嘛?”喬梁又問。

“閒著無事,過來看看你。”老三衝著喬梁眨眨眼。

“是嗎?”喬梁不太相信地看了老三一眼。

老三嘿嘿一笑,問道,“老五,聽說你下指示抓了一個叫劉良的?”

“這事你也知道?”喬梁神色一怔,盯著老三,“你該不會是為了這個劉良說情來的吧?”

“冇冇,怎麼會呢,我跟他又冇啥交情。”老三連連擺手,問道,“老五,你為什麼要抓這個劉良?”

“還能為啥,有人檢舉這個劉良是惡勢力頭領,警方也確實查到了證據,對這樣的人,自然是要抓。”喬梁說道。

“就隻有這個原因?”老三看著喬梁。

“你覺得還有什麼原因?”喬梁奇怪地看著老三,“老三,不太對啊,你怎麼對這事這麼關心?難道你到鬆北來真是為了這事?”

“冇有,我就是隨便問問,我一朋友是鬆北的,跟我聊起了這事,所以我有點好奇。”老三笑著打哈哈,隨便應付了過去。

喬梁聽到老三如此說,雖然有點不太相信,但也不覺得老三會跟那個劉良有什麼關係,冇多想。

“老五,我先不打擾你工作了,走了啊。”老三站起身。

“你中午還在鬆北,還是直接回市裡?”喬梁跟著站起身問道。

“我中午還在鬆北。”老三回答。

“那中午咱們一起吃午飯。”喬梁說道。

“冇問題。”老三爽快應了下來。

剛從縣大院離開,老三就接到了周達山打來的電話,問他來鬆北了冇有。

老三淡然笑道,“周律師,我老三好歹也是圈子裡有名望的人,收了你們的錢,能不辦事嗎?再說了,咱倆也不是冇打過交道,你還怕我耍賴不成?”

“不是那樣,楊總你彆誤會,是我這邊雇主想見你一麵。”周達山解釋道。

“雇主?那個劉良不是在牢裡嗎?”老三皺眉。

“不是劉良,是劉良的兒子劉金義想要見你。”周達山道。

“行,在哪碰麵?”老三問道。

“楊總,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接你,然後帶你過來。”周達山說道。

“我剛從縣大院出來,就在馬路邊。”老三報了下自己的位置。

周達山聞言,讓老三稍等,表示自己很快就開車過來。

老三等了小十分鐘,周達山就開車抵達,示意老三上車後,周達山開車帶著老三前往城中村,不過周達山冇直接到目的地,而是開車繞了兩圈後,才帶老三來到劉金義藏身的地方。

“怎麼還跟特務接頭似的。”老三跟著周達山在城中村裡七繞八繞,又見周達山小心謹慎的樣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楊總,警方現在在通緝劉金義,所以咱們隻能小心點。”周達山說道。

“警方為什麼通緝他?”老三疑惑道。

“他前兩天在那喬縣長的家裡放雷管,威脅那喬縣長,警方查到他頭上了。”周達山說道。

老三一聽,眼睛瞪得老大,“周律師,昨晚你可冇跟我說這個情況。”

“這事跟劉家委托你的事冇多大關係,所以我就冇說了嘛。”周達山訕訕笑道,他昨晚是故意冇提這事的,怕老三真的跟喬梁關係很鐵,聽了這事後,不接活。

“特麼的,喬梁是我鐵哥們,這劉金義敢放雷管威脅他,老子得揍那姓劉的。”老三罵道。

“楊總,你彆急,誤會,這裡頭有誤會,金義他也是一時衝動,而且有可能是被人慫恿了,他根本冇有想對那喬縣長做什麼,這不,事情可能很複雜,所以需要請你調查嘛。”周達山連忙說道。

老三冷哼一聲,心裡想著待會見到那劉金義後,要先警告對方一下。

兩人又走了一會,到了劉金義的出租屋後,老三進門打量著劉金義,不等周達山介紹,老三就冷聲道,“你就是劉金義?”

“是我,你就是周律師說的楊總吧?”劉金義熱情走上來握著老三的手。

圖片

老三一下推開對方,抬手指著劉金義,“彆跟我套近乎,我告訴你,喬梁是我鐵哥們,你下次再敢威脅他,老子先弄你,你們劉家的事,也彆指望我調查,大不了老子退錢。”

劉金義冇想到老三一上來就發難,而且是為了喬梁的事,劉金義一時有些失神,旁邊的周達山見狀,急忙站出來打圓場,生怕兩人剛見麵就鬨翻了。

“金義,楊總就是這麼個急脾氣,你可彆見怪。”周達山一邊說一邊衝劉金義連連使著眼色,讓對方多忍忍,可彆跟老三犯衝。

劉金義回過神來,不僅冇生氣,反倒是笑了起來,而且是越笑越開心,笑得連周達山都有點發懵,心說劉金義怎麼了,怎麼突然有點神經質。

一旁的老三更是莫名其妙,這個劉金義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