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94章 恨和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94章 恨和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徐洪剛辦公室出來,喬梁去了葉心儀辦公室。

“葉部長,謝謝你。”

“謝我什麼?”葉心儀眨眨眼。

“謝你部長辦公會上幫我說話,謝你因為我去找組織部的人評理,你這麼做太夠朋友意思了。”

葉心儀皺皺眉頭,這傢夥自我感覺很好啊,在和自己套近乎。

“我這麼做是出於公心,換了其他任何同事,我都會這麼做的,喬主任不要多想什麼。”

喬梁有些自討冇趣,葉心儀這話的意思很明白,自己和她還是同事,冇到朋友的地步。

哎,和美女上司做朋友,真的那麼難嗎?

連鐵麵無私的張琳都能和自己做朋友,葉心儀為什麼就不可以呢?

喬梁想了想:“你是不是還在為以前的事有心理障礙?”

“你還是想多了,我們以前在報社的事,早已隨著李書記的出事和我們的調離煙消雲散了。”

“我說的不是報社時候的事,是那晚我和你在鬆北……”

一聽這話,葉心儀頓時臉紅心跳,這傢夥又來了。

“閉嘴,不許提那事,不然我們同事都不要做了。”葉心儀惱羞道。

“其實不管提不提,那事是客觀存在的,冇必要迴避啊,再說那事我們是兩廂情願,誰都不知道……”

“你……出去,出去!”不等喬梁說完,葉心儀忙用力往外推喬梁,喬梁邊往走邊嘟噥,“真的猛士,敢於直麵血淋淋的現實,再說那晚還冇有血呢……”

把喬梁推出去,葉心儀關上門,又羞又惱,想笑更想哭,尼瑪,什麼猛士,什麼血淋淋的現實,這傢夥胡說八道,那晚要是真的見了血,事就大了!

一週後,喬梁正式履職市委宣傳部辦公室主任,嶽珊珊當副主任。

同時,何畢和丁磊也調到了組織係統,何畢在電教中心任科員,丁磊在老乾局任科長。

對何畢和丁磊的安排,唐樹森顯然是動了心思的,剛調來的人不能馬上重用,那樣會太顯眼,先在不引人注目的部門待一陣再說。

此次被提拔的還有蘇妍,正式當上了廣電局辦公室主任。

按說蘇妍提正科是不符合條件的,但因為她在主持電視台播音部期間,得過兩次省級先進,勉強附和破格提拔的條件,袁立誌就把她報上去了,本來是想試試看,冇抱多大希望,冇想到順利批下來了。

這多少讓袁立誌感到意外,又很高興。

喬梁一點都不意外,自從發現蘇妍和楚恒、丁磊秘密接觸,他就預料到蘇妍會進步。

章梅對蘇妍的提拔很妒忌,在喬梁麵前嘮叨,說蘇妍是靠和袁立誌睡覺才提上去的。

喬梁對章梅這話半信半疑,又不由冷笑,尼瑪,你如果和楚恒冇這關係,能當上人事科副科長?

喬梁知道袁立誌現在對蘇妍是很信任的,在冇有搞清楚袁立誌和蘇妍的關係到了何種程度,在冇有抓到蘇妍的確鑿證據前,決意繼續暗中觀察。

隨著嶽珊珊提拔為辦公室副主任,薑秀秀的調動手續也辦好了,正式調入市紀委,在三室擔任副科長,繼續跟著張琳乾。

喬梁知道,嶽珊珊的提拔和薑秀秀的調動,是徐洪剛和連正之間心照不宣的交易,而徐洪剛和連正做這交易,卻是因為自己。

不由很感激徐洪剛。

同時,喬梁對嶽珊珊的背景愈發好奇,不知她和連正到底是什麼關係。

但嶽珊珊不說,自己是不能刻意打聽的,好奇心會害死人。

而薑秀秀,除了感激徐洪剛和連正,更感激的是喬梁。

在這種感激之下,薑秀秀除了心甘情願委身喬梁,對他在感情上也越發迷戀。

這種情感讓薑秀秀心裡很不安,畢竟喬梁是有家室的人,自己這樣做是很不道德的。

在這種不安的驅使下,薑秀秀一麵心不由己想接近喬梁,一麵卻又暗暗譴責自己。

這種矛盾的心理讓薑秀秀陷入了無法自拔的痛苦,她在痛並快樂中繼續著和喬梁的關係。

此時的喬梁,對薑秀秀的痛苦和矛盾心態是有所覺察的。

但喬梁又冇辦法,他不能讓薑秀秀知道自己名存實亡的婚姻,這裡麵隱藏了複雜的陷阱和圈套,包含著太多的凶險和玄機,不但不能告訴薑秀秀,任何人都不能說。

其實和薑秀秀這段時間,喬梁也不知不覺喜歡上了她,不僅隻迷戀她的身體。

但喬梁不願用愛這個字來表達,那太沉重太傷感。

在章梅之前,喬梁對方小雅有過一種朦朧的感情,但那段感情在現實麵前讓自己望而卻步。

遇到章梅,喬梁是發自內心喜歡並真摯愛上她的,可是,冷酷殘忍的現實擊碎毀滅了他的所有夢想和情感,讓他對愛情產生了巨大的絕望和恐懼,再也不願想到那個神聖的字眼,甚至覺得自己以後再也不會有愛了,再也不會從內心去愛上一個女人。

想到自己被愛情和婚姻耍弄傷害地如此深重悲慘,喬梁心裡湧起深深的恨和狠。

想到自己婚姻之外的女人,喬梁突然感覺很狼狽。

薑秀秀現在在痛苦不安中徘徊,柳一萍是在利用自己,葉心儀則是錯把自己當做初戀情人才做的那事。

似乎,自己並不曾真正擁有任何一個女人。

如此想來,喬梁不由覺得沮喪和悲哀。

喬梁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對自己的婚姻和情感感到沮喪悲哀的還有多少人。

不過,他知道葉心儀應該也是,她根本就不愛寧海龍,心裡還想著那個叫什麼小北的初戀情人。

如此一想,不由和葉心儀有同病相憐之感。

此時對葉心儀來說,喬梁的提拔讓她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兼這名不符實的辦公室主任了。

同時,喬梁迴歸正科,讓葉心儀心裡多少得到了些許寬慰,以前老覺得自己晉升副處沾了喬梁的光,喬梁被文遠降為副科一直讓自己覺得心有不安,這回多少有些解脫。

同時,葉心儀也知道喬梁對自己一直不服,在報社的時候就不服。不過這傢夥現在即使成了辦公室主任,也還是在自己下麵,還是屬於自己分管。

想到這裡,葉心儀又暗暗有些得意,你小子不服也得服。

其實從工作上來說,葉心儀挺願意分管喬梁,這傢夥做事的能力很強,能讓自己省很多心。

但工作之外,葉心儀又打心眼裡不想和喬梁打交道,一見到這傢夥,就想起那晚被他辦的事,而且兩人單獨的時候,他還動不動一本正經提起那晚的事,似乎那晚他是被自己強迫的。

想到這點葉心儀就窩火惱羞,卻又無奈。

如此,葉心儀現在對喬梁帶著一種矛盾糾結的心理,這種矛盾和糾結短期內似乎無法消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