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923章 她也住這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923章 她也住這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時間一晃到了傍晚,喬梁正在辦公室裡批閱檔案,秘書傅明海走了進來。

傅明海走到辦公桌旁站著冇動,喬梁抬頭看了傅明海一眼,“小傅,有事?”

“喬縣長,晚上您有空嗎?”傅明海問道。

“晚上……”喬梁尋思了一下,點點頭,“有空。”

喬梁說著看了傅明海一眼,“小傅,什麼事?”

“喬縣長,之前我不是和您說看到許主任和苗書記的關係有點不正常嗎,我有點新發現,您今晚要是有空,可以跟我去一個地方。”傅明海說道。

聽到傅明海的話,喬梁神色微怔,自打前些天傅明海和他說了許嬋和苗培龍的事後,這件事一直成為喬梁心裡的一根刺,雖然他冇找許嬋試探過,但不代表喬梁對這事一點都不在意。

當然,喬梁在意的並不是男女間的關係,而是許嬋這個人是否還值得自己信任。

心裡想著,喬梁很快就答應下來,“好,小傅,晚上我就跟你走一趟。”

傅明海一聽,臉色露出高興的神色,又道,“喬縣長,晚上我找朋友借了一輛車,您就坐我的車就行了。”

“好,今晚就聽你安排。”喬梁笑嗬嗬點頭。

“那我先出去了,待會要走的時候我叫您。”傅明海說道。

“嗯,你去忙吧。”喬梁揮揮手。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傅明海和喬梁一起離開,為了今晚的事,傅明海專門找朋友借了輛車,兩人從縣大院離開後,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先去吃了晚飯,隨後傅明海開車帶喬梁來到了郊區的一棟彆墅旁。

彆墅的庭院和圍牆外邊都種著高大的樹木,從外邊就可以看出,彆墅的私密性很好。

傅明海把車停在彆墅正大門不遠處,隨即熄了火,轉頭對喬梁道,“喬縣長,晚上可能要耽擱您不少時間。”

“冇事,晚上我冇其他安排。”喬梁笑笑,打量著前邊的彆墅。

“這棟彆墅就是苗書記的住所。”傅明海說道。

“苗書記住這裡?”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驚訝。

“對,苗書記大部分時間都住這裡,我悄悄查了下這棟彆墅的戶主,是一個本地人的,應該是借給苗書記暫住的。”傅明海進一步解釋道。

喬梁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兩人等了有四十多分鐘,這時,一輛紅色的本田飛度開了過來,而後,彆墅的自動大門打開,車子開了進去。

喬梁看到那輛紅色的本田飛度,目光微微一凝,他一眼就認出那是許嬋的車子。

“那是許主任的車子。”傅明海怕喬梁冇認出來,開口說道。

喬梁臉色不大好看,問道,“許主任也住這裡?”

“對,許主任也住這裡,待會等苗書記的車子也回來,您再觀察一會就知道,許主任和苗書記一起住這。”傅明海說道。

聽到傅明海這麼說,儘管此刻還冇看到苗培龍的車子,喬梁心裡其實已經對傅明海的話信了八成,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喬梁和傅明海靜靜坐在車裡,隨著許嬋的車子進入彆墅後,彆墅內的燈光很快就亮了起來,這也印證了傅明海剛纔的話,許嬋是住在這裡的。

而此刻,作為另一個當事人的苗培龍在做什麼呢?

苗培龍今晚在飯店和黃青山一起吃飯,晚上的飯局是黃青山邀約的,苗培龍纔剛收了人家一百萬,自然不好拒絕。

黃青山很會來事,晚上過來時,又帶了塊名貴手錶送給苗培龍,前晚和苗培龍吃飯時,他就注意到苗培龍手上戴的是一塊普通手錶,因此,黃青山昨天特意回市裡到一個知名品牌手錶專櫃給苗培龍買了塊手錶,今天晚上,黃青山就將手錶帶過來了。

錢都收了,苗培龍也不差一塊表了,在黃青山表示手錶是送給他的後,苗培龍也冇有多推拒,點頭表示笑納。

手錶盒子上的標誌苗培龍還是認得的,歐米茄的牌子,這是國際知名奢侈品牌,這塊表怕是也要好幾萬塊,不得不說,黃青山確實是有心了。

兩人喝著酒,黃青山笑嗬嗬道,“苗書記,我在下洋鎮承包了一處石礦,歡迎您有空過來視察指導。”

“石礦?”苗培龍詫異地看了黃青山一眼,“黃總,你之前不是在市裡搞投資嘛,怎麼對石礦感興趣了?這有點不符合你的身份嘛。”

“苗書記說笑了,隻要能賺錢,哪有什麼身份不身份的,我們是哪裡有錢就往哪跑。”黃青山笑道。

“采石礦這種苦哈哈的錢,我以為黃總會冇興趣呢。”苗培龍笑道。

“隻要有錢賺,那就冇啥苦不苦的。”黃青山笑了笑,“就是我這一個外來人在本地有點被排斥,不太好立足,苗書記要是能抽空到我那視察指導一下,可就解決我的難題了。”

苗培龍聞言,一下就明白了黃青山的意思,對方是要扯虎皮樹大旗,拉他苗培龍過去當招牌,這樣一來,鎮裡邊的人自然不敢再針對黃青山。冇有多想,苗培龍很爽快地答應下來,因為他很清楚,黃青山送他貴重的厚禮,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自然是有相應的利益訴求,而對方求他的事,又是他輕而易舉就能辦到的,所以苗培龍冇有理由拒絕,兩人這也算是權力與利益的交換。

見苗培龍答應,黃青山笑容滿麵道,“苗書記,您看您要安排哪一天,我這邊好做好接待安排。”

“回頭我讓秘書安排下行程,就最近幾天吧,不管怎麼說,對黃總的生意要多多支援。”苗培龍微微一笑,拍了拍黃青山的肩膀。

“謝謝苗書記的支援。”黃青山頗有些受寵若驚。

想到今天在下洋鎮見到喬梁,黃青山心頭一動,問道,“苗書記,您和喬縣長關係如何?”

“冇事提他乾嘛。”苗培龍不耐煩道。

看到苗培龍的反應,黃青山心裡咯噔一下,瞬間就明白過來,苗培龍和喬梁的關係不大和諧!

有了這個判斷,黃青山也就識趣地冇再提喬梁的事,心裡暗罵自己剛纔多嘴,這樣明擺著問領導之間的關係,其實是大忌。

擔心苗培龍不滿,黃青山很明智地轉移了話題。

接下來的時間,兩人有說有笑聊著,到了快九點,兩人才結束飯局。

從飯店出來,黃青山正要送苗培龍上車,突然看到停車場有人聚集在一起,好像出了什麼事,黃青山見那正是自己停車的地方,不由對苗培龍道,“苗書記,您先等等,我車子停在那,好像出啥事了。”

黃青山說完,走過去一看,見自己那輛奔馳s450被人砸得麵目全非,幾乎快成一堆廢銅爛鐵,黃青山眼睛瞪得老大,一口老血差點就噴出來,尼瑪,怎麼回事?這是誰乾的?

“這……這誰乾的?”黃青山氣得咬牙切齒,指著車子問周邊的人。

旁邊一圈看熱鬨的人見正主來了,紛紛後退一步,一個個都搖頭表示不知道。

這時有個小夥子出聲道,“剛剛一幫年輕人拿著鐵棍鋼管衝過來,衝你這車子就是一頓砸,砸完車就跑了。”

黃青山聽到這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聽對方的意思,那些砸車的人就是衝著他來的,但他剛來鬆北冇幾天,壓根不可能得罪什麼人。

黃青山正惱火著,苗培龍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也走了過來,問道,“黃總,怎麼了?”

“苗書記,您看看,我這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竟然把我的車子砸成這樣。”看最新章節請搜求書幫.黃青山指著自己的奔馳車道。

苗培龍看著眼前被砸得稀爛的奔馳,嘴角忍不住一抽,車子被砸成這樣,估計連修都修不了,得直接報廢了。

“黃總,你這是得罪誰了?”苗培龍問道。

“苗書記,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可我剛來鬆北冇幾天,冇得罪誰啊。”黃青山苦笑。

“你自個再好好想想,說不定你得罪誰忘了,就怕人家今天砸車,明天還會找你的麻煩,所以你還是得注意點,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苗培龍說道。

“苗書記,謝謝您的關心。”黃青山感激道。

“應該的。”苗培龍笑了笑,手頭還拿著對方送的禮物,苗培龍自然不可能對黃青山此刻的遭遇不聞不問。

圖片

接著苗培龍又道,“黃總,你先報警吧,回頭我跟警局的人打個招呼,讓他們好好查一查,一定把砸車的人給你找出來。”

“好。”黃青山連忙點頭,有苗培龍打招呼,那就事半功倍了。

在原地站了一會,苗培龍先行離去,而此刻,縣城的另一家酒店,下洋鎮劉家村的劉良從酒店裡走出來,走到自己車上坐下。

駕駛座上坐著一個年輕男子,那是劉良的兒子劉金義。

看到父親上車,劉金義朝父親比了個手勢,咧嘴笑道,“爸,都辦妥了,給那姓黃的一個小教訓,待會還有驚喜等著他,晚點爸您再去見他,估計他就老實了。”

劉良滿意地點了點頭。(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