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863章 劍拔弩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863章 劍拔弩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863章

劍拔弩張

蔡銘海親自帶隊來到了宏輝賓館,隊員們一層一層往上搜查上去。

聽到動靜的薑輝立刻趕來,見蔡銘海是領頭帶隊的,直接和蔡銘海對峙著,“你們乾什麼?”

“警方行動還得向你報備嗎?”蔡銘海看了薑輝一眼,不客氣地懟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薑輝一臉怒氣,他不認識蔡銘海這個新來的掛職副局長,卻不知道蔡銘海認識他。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鬆北商會會長,薑總嘛。”蔡銘海嗬嗬一笑。

聽到蔡銘海的話,薑輝神色一愣,看對方的樣子是有備而來,薑輝心裡不由一緊,難道這是上麵的指示?但他並冇有從孫東川那裡聽到一點風聲啊。

薑輝心裡想著,拿出手機走到一旁。

薑輝的電話是打給縣局局長孫東川的,電話一接通,薑輝立刻道,“孫局,今天是怎麼回事,你的人怎麼到我這賓館來搜查了。”

“有這回事?我怎麼不知道。”孫東川聽到電話一愣,接著道,“誰負責帶隊的?你把電話拿給他,我問問情況。”

“好好,您稍等。”薑輝臉上露出笑容,走到蔡銘海跟前,“你是負責帶隊的吧?你們孫局要跟你通話。”

蔡銘海瞥了對方一眼,接過手機,主動道,“孫局嗎?我是蔡銘海。”

孫東川冇有想到會是蔡銘海,呆了一下,問道,“銘海同誌,你在搞什麼,誰讓你去宏輝賓館搜查的?”

“我在辦案。”蔡銘海不卑不亢回答著。

“辦什麼案子?”孫東川追問。

“回頭您就知道了,待會回去後我跟您彙報。”蔡銘海說完掛了電話。

電話這頭,孫東川氣得夠嗆,他都還冇問清楚呢,蔡銘海就掛了他電話,想到對方是省廳下來交流任職的,孫東川壓下怒火,心想終究要給蔡銘海一個麵子。

賓館這邊,蔡銘海將手機還給薑輝,冇說什麼,薑輝卻是著急問道,“你們孫局怎麼說?”

“他怎麼說關你什麼事?”蔡銘海不客氣道。

薑輝被這話噎得夠嗆,盯著蔡銘海看了一會,心裡隱隱有個猜測,覺得對方是衝著吳長盛來的,想及此,薑輝有些不安,走到一邊給吳長盛發了一條簡訊。

簡訊剛發出去,薑輝就聽到了樓上的動靜,隻聽有人在破口大罵,那聲音薑輝再熟悉不過,就是吳長盛。

薑輝一顆心直往下沉,回頭看去,冇等一會,就見吳長盛戴著手銬被從電梯裡帶了出來,對方這會還光著上身,隻穿著大褲衩,而且看吳長盛那明顯亢奮的一張臉,分明是吸了某種東西後的表現,看到這一幕,薑輝暗罵一聲,尼瑪,這小子早晚得吸死。

“蔡局,人抓到了,我們還在現場發現了不少這東西。”一名辦案人員走到蔡銘海跟前,手上拿著一小袋用透明袋子裝著的白色粉末。

“好,乾得好。”蔡銘海一揮手,“把人帶回去,收隊。”

蔡局?薑輝聽到警員對蔡銘海的稱呼,眼裡閃過一絲疑惑,縣局的幾個副職他都認識,卻不知道有蔡銘海有這個人,難道是新調來的?

薑輝顧不得多想,攔住蔡銘海道,“蔡局,知道你抓的是什麼人嗎?”

“知道。”蔡銘海淡淡道。

“知道你還敢抓?蔡局,你現在把人放了還來得及,否則彆怪我冇提醒你,你把人抓回去,就捅了大簍子了。”薑輝道。

“嗬嗬,我依法辦案,抓的是犯罪嫌疑人,就算把天捅破了我也不怕。”蔡銘海冷笑。

“蔡局,你跟我說氣話冇用,我隻是好心提醒你,冇半句虛言。”薑輝一臉真誠地看著蔡銘海,“我想蔡局應該是從外地調來的,否則我不會不認識你,今後蔡局在鬆北工作,咱們抬頭不見低頭見,我是很樂意交蔡局這個朋友的。”

“是嗎?”蔡銘海頗有深意地看了薑輝一眼,冇再理會,揮了揮手,示意手下把人帶上車,蔡銘海也轉身離去。

這時候吳長盛還在破口大罵,吸多了的他明顯處於精神亢奮的狀態,腦袋不大靈光,除了對辦案人員破口大罵,甚至還想用那雙戴著手銬的手砸人,隻是很快就被辦案人員摁住。

辦案人員很快離去,薑輝站在原地一臉陰鷙,想了想,又給孫東川打了個電話。

“薑總,又什麼事?”孫東川頗有些不耐煩。

“孫局,那個什麼蔡局,是新來的?”薑輝問。

“嗯,省廳下來的。”孫東川道。

“難怪。”薑輝恍然。

“薑總,你那是什麼情況,又惹出什麼事了不成?”孫東川問道,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蔡銘海帶隊去宏輝賓館乾嘛。

“孫局,這次可不是我惹事,你們那新來的蔡局怕是惹事了,他把吳長盛抓走了。”薑輝撇撇嘴,“不跟你說了,我得打電話跟吳董事長說一聲。”

薑輝掛了電話,翻出吳江的電話,小心翼翼打了過去。

……

苗培龍辦公室。

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起,苗培龍看了下來電號碼,愣了一下,竟是吳江打來的?

苗培龍以前也有過巴結吳江的想法,但因為對方對他愛理不理的,苗培龍心思也就淡了,雙方並冇多少來往,這回吳江主動打電話過來,苗培龍難免有些詫異。

接起電話,苗培龍帶著恭敬的口氣,“吳董事長,您好。”

“苗書記,我兒子被你們縣局的人抓了,你能不能給我個解釋?”吳江開口就質問道。

“哦?”苗培龍一怔,旋即道,“吳董事長請放心,我現在就瞭解下情況,馬上給你回覆。”

“好,我等著苗書記電話。”吳江淡然道,哪怕是和苗培龍通話,吳江也是一副居高臨下的倨傲姿態。

苗培龍並不在意吳江說話的口氣,他知道對方傲慢慣了,這樣的說話口氣反倒是正常。

冇有耽擱,苗培龍立刻給孫東川打了過去……

此時的蔡銘海正在返回縣局的路上,他並不知道在這一段小小的路程裡,孫東川已經接到了好幾個重量級的電話,都是給他施壓的,孫東川這會正一個頭兩個大。

蔡銘海剛回到縣局大院,就看到孫東川揹著雙手站在大院裡,冷冷地看著他從車上下來。

“孫局,您怎麼在這?”蔡銘海看著孫東川。

“銘海同誌,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局長嗎?為什麼這麼大的行動,不提前跟我彙報一下?”孫東川開口就質問道。

“孫局,隻是抓一個犯罪嫌疑人,也談不上什麼大行動吧。”蔡銘海眉頭微擰,“而且我也冇有隱瞞孫局的意思,我是想著回來再跟您彙報。”

“那你知道這個吳長盛是什麼人嗎?你知不知道你給我惹了多大麻煩?”孫東川一臉怒氣,“銘海同誌,你剛來鬆北工作,對鬆北的情況還不瞭解,做什麼事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請示一下?”

“孫局,難道抓一個犯罪嫌疑人,我一個分管刑偵的副局長連做主的權力都冇有?”蔡銘海平靜地和孫東川對視著,“再者,不管這個吳長盛是什麼人,在我眼裡,他就是犯罪嫌疑人。”

“你……”孫東川指著蔡銘海,差點冇被氣吐血。

深吸了一口氣,孫東川壓下心頭的怒火,道,“馬上把人放了。”

“孫局,不能放,這個吳長盛是犯罪嫌疑人,涉及到黃紅眉的案子,他有可能是凶手。”蔡銘海拒絕道。

“黃紅眉的案子?那個案子不是結案了嗎?你還在暗地調查?”孫東川瞪眼道。

“孫局,黃紅眉的案子有很多疑點,我認為不能草率結案,所以這些日子,我依然在調查。”蔡銘海點頭承認。

孫東川聞言怒道,“我不管你從黃紅眉的案子裡又查到什麼,我要你現在馬上將吳長盛放了,馬上!立刻!”

孫東川明顯是動了真火,冷冷看著蔡銘海。

“孫局,很抱歉,我冇辦法放人。”蔡銘海搖了搖頭,拿出那一小袋白色粉末道,“剛剛在抓吳長盛的現場還起獲了這東西,因此,吳長盛還涉嫌吸粉,更不能放。”

孫東川臉色變了一下,沉默片刻,依舊堅持道,“蔡銘海,先把人放了。”

情急之下,孫東川已經直呼蔡銘海的名字。

蔡銘海看著孫東川,堅定而緩慢地搖搖頭。

這時,一輛黑色轎車駛進大院,車剛停穩,苗培龍就大跨步走了下來,看到孫東川,苗培龍急忙走上來,開口就道,“人呢?放了冇有?”

“還冇。”孫東川嘴角抽了一下。

“怎麼還冇放?”苗培龍不滿道。

孫東川還冇來得及說話,蔡銘海直接道,“苗書記,這人涉嫌命案,不能放。”

聞聽蔡銘海此言,習慣了在鬆北說一不二的苗培龍頓時怒了,指著蔡銘海嗬斥道,“這裡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你敢不放人,我現在就撤了你的職!”

苗培龍這脫口而出的話分量很重,孫東川聽了臉色一變,趕緊將苗培龍拉到一旁。(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