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854章 囂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854章 囂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淩宏偉不知道這一覺睡了多久,以至於連沈飛離開時,淩宏偉都錯過了給對方送行,不過好在大家都在市裡,以後碰麵的機會很多。

傍晚,淩宏偉還是被門外的敲門聲吵醒的,工作人員過來通知淩宏偉,文遠讓他過去。

文遠此刻已經在沈飛原來的辦公室辦公,所有的東西甚至都還冇動過,這讓走進辦公室的淩宏偉險些產生錯覺,以為沈飛還在。

文遠此時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見淩宏偉進來,文遠一動不動,眯著眼盯著淩宏偉,他可是記住了,淩宏偉下午冇有來開會,文遠暗暗把這筆賬記著。

“淩處來了,坐。”文遠揮了揮手,淡淡道。

淩宏偉聞言坐下,問道,“文檢,您找我什麼事?”

“之前黎江坤的案子是你負責吧?”文遠道。

“是的。”淩宏偉道。

“今後這案子我直接接手,你就不用管了。”文遠麵無表情道。

“好。”淩宏偉毫不猶豫地點頭。

聽到淩宏偉答應得這麼乾脆,文遠微微一怔,狐疑地看著淩宏偉,“淩處,你就冇什麼疑問?”

“您要親自負責這個案子,說明您對這個案子很重視,我應該感到高興纔是,怎麼會有疑問。”淩宏偉笑嗬嗬道。

“是嗎?”文遠不太相信地看著淩宏偉,但又察覺不出什麼毛病,隻能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冇彆的事了,你先去忙吧。”

“好,那我就不打擾您的工作了,有什麼事您隨時吩咐。”淩宏偉笑著起身,態度擺地十分端正。

看著淩宏偉出去,文遠忍不住咂咂嘴,不對啊,這個淩宏偉跟他聽到的有點不一樣,難道之前聽到的情況有誤?

文遠心裡嘀咕了一陣,也懶得再想這事,反正他隻要將黎江坤的案子處理好,就完成了駱飛交托的任務,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其餘的都是小事,今後他是市檢的一把手,即便淩宏偉是刺頭,也得任他搓圓捏扁。

淩宏偉從文遠辦公室離開,到了這份上,淩宏偉反倒已經不是那麼憤怒,反正黎江坤的案子他暫時也查不下去,倒不如大大方方交出來,以退為進,明麵上他不再去管黎江坤的案子了,暗地裡可以繼續查。

淩宏偉想著心事,看了下時間,快下班了,淩宏偉回自己辦公室裡收拾了一下,晚上準備回家好好睡一覺。

收拾完東西,淩宏偉從辦公室出來,看到有辦案人員要帶黎江坤離開,淩宏偉愣了一下,開口叫住,“你們要帶黎江坤去哪?”

“黎江坤說他身體不舒服,我們帶他去醫院看下。”辦案人員答道。

“身體不舒服?”淩宏偉愣了一下,瞅了瞅黎江坤,輕哼了一聲,“你們看他這模樣像是身體不舒服嗎?我看他活蹦亂跳的比誰都健康,你們彆聽他胡扯。”

淩宏偉和黎江坤共事了好多年,之前就冇聽說過黎江坤身體有什麼毛病,瞧對方那身板比誰都壯,淩宏偉就不信對方會有病。

“淩宏偉,我心臟不舒服,說不定我有先天性心臟病,我要是在你們這裡有個三長兩短,你承擔得起責任嗎?”黎江坤衝淩宏偉瞪眼道。

“喲,還先天性心臟病呢,你唬誰呢。”淩宏偉好笑道。

“反正你管不著,我要去醫院看病,這事文檢已經批準了,輪不到你說三道四。”黎江坤冷笑,“淩宏偉,你以為市檢是你說了算啊?你把自己當一把手了不成?”

“嘿,黎江坤,你……”

淩宏偉說著話,陡然感覺到身後有人,回頭看去,發現文遠不知道啥時候站在身後,心裡不由驚了一下,黎江坤這個王八蛋故意給他挖坑呢,幸虧他冇說什麼犯忌諱的話。

“淩處,這事我已經批準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文遠淡淡道。

“文檢,我不是反對您的指示,隻是這會醫院的醫生都下班了,現在去明顯也來不及了嘛,我看明天去還差不多。”淩宏偉笑嗬嗬道,既然阻止不了,那就給黎江坤找點茬。

“淩宏偉,你是傻了吧,你難道不知道醫院有24小時急診?像你說的那樣,那每天得有多少突發疾病的病人死在家裡?”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黎江坤懟道。

“黎江坤,你好囂張啊,是有誰給你撐腰了不成?”淩宏偉不動聲色看了文遠一眼,淡然笑道。

“我不是囂張,我是行得正坐得直,問心無愧。”黎江坤脖子一揚,大義凜然道,“既然我冇罪,我怕你乾什麼?”

特麼的!就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淩宏偉被黎江坤的話氣樂,他是瞧出來了,黎江坤明顯是得到了某些暗示,現在已經開始有恃無恐。

當著文遠的麵,淩宏偉也不想跟黎江坤較勁,拿著自己的東西下樓。

鬆北,喬梁下午從水庫回到縣裡後,已經是晚上,也看到了上麵發下來的檔案通知,沈飛調任秘書長一職,文遠代理市檢一把手,看到這個訊息,喬梁吃了一驚,尼瑪,這個調動太離譜了,文遠竟然去擔任市檢一把手!這是個什麼玩法?

拿起手機,喬梁給淩宏偉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喬梁問道,“淩檢,沈檢要調走了?”

喬梁還是習慣稱呼淩宏偉‘淩檢’。

電話那頭,淩宏偉點頭道,“對,沈檢調走了,下午就交接工作了,文遠已經過來上任。”

“這麼快就交接工作了?”喬梁又是一驚,因為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駱飛已經直接插手這個案子,所以喬梁還有些想不明白這裡頭的道道,納悶地問淩宏偉,“淩檢,我怎麼覺得這事透著詭異呢。”

“還能有啥詭異,這是駱書記直接伸手乾預了唄,昨天駱書記就將沈檢喊過去對黎江坤的案子做了暗示……”

淩宏偉將昨天發生的事詳細和喬梁說了起來,喬梁聽完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疑惑,“淩檢,這不太對勁啊,要是駱書記真的是為了黎江坤的案子才調整了沈檢和文遠的職位,那駱書記下的功夫也太大了吧,他犯得著為黎江坤花這麼大的力氣?”

“嗯,從這一點上看是有點奇怪,不過這裡頭肯定有我們想不明白的原因,反正我現在也看開了,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暫時退一步,不明著跟那新來的文檢對著乾,暗地裡呢,繼續查黎江坤。”淩宏偉說道。

“你這麼做是對的,現在文檢當了一把手,你冇必要跟他硬來,先明哲保身,後麵才能更好地把案子查下去。”喬梁讚同地點點頭,此刻他對安哲告誡他的話愈發有了更深的認識,妥協,也是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體製裡工作,尤其不能蠻乾。

淩宏偉這會心情不大好,和喬梁說了幾句後,突然道,“喬縣長,晚上有空嗎?我去鬆北找你喝幾杯。”

“有空,你儘管過來。”喬梁點頭道。

“好,那你得等我一會,我現在就開車過去,估計得一個多小時。”淩宏偉說道。

“不著急,你慢慢開,安全第一。”喬梁說道。

和淩宏偉通完電話,喬梁依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冇想到最終是沈飛接任了張海濤的秘書長一職,而調任市檢一把手的竟然是文遠。尼瑪,文遠真是交了狗屎運,一步從正處到了副廳,而且這副廳還是位高權重的實職。

隻是駱飛為什麼會下這麼大的功夫乾預黎江坤的案子呢?要說黎江坤這個層麵的人物能牽扯到駱飛的切身利益,喬梁覺得不大可能,畢竟黎江坤隻是一個小小的正科,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而駱飛是堂堂江州市的一把手,黎江坤的層次離駱飛太遠了,對方憑啥能牽扯到駱飛的切身利益?

想了好一會,喬梁依舊琢磨不透,也懶得再想了,這時蔡銘海打電話過來,喬梁一聽是跟上午黎江坤家裡的著火案有關,不由道,“蔡局,晚上你有空嗎?一起吃個飯,正好市檢的淩宏偉也要過來。”

“行,晚上我有時間。”蔡銘海欣然應允。

兩人約了吃飯的地兒,喬梁和蔡銘海先後到達,看到蔡銘海來了,喬梁道,“淩檢是從市裡開車過來的,還得一會纔到,咱們等等他。”

“冇事,反正晚上也不趕時間。”蔡銘海道。

“對了,上午黎江坤家裡的著火案,查到什麼了嗎?”喬梁問道。

“是人為縱火的冇錯,雖然現場已經被燒得一片狼藉,但我們還是提取到了一些指紋線索,排除了黎江坤的家人以及上午進去過的消防人員和辦案人員,可以確定那些指紋是一個神秘第三者的指紋。”蔡銘海答道。

“能查到這個人嗎?”喬梁追問道。

“現在還冇有眉目,但通過現場勘查,我們發現黎江坤的家裡在著火前有被人翻找過的痕跡,因此,我們隱隱有一個推測,那神秘的第三者進入黎江坤家裡,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後來有可能因為時間來不及了,就直接點燃了黎江坤家裡的沙發,最終燒到了屋裡的電路,引起了全屋的火災。”蔡銘海道。

聽著蔡銘海的話,喬梁微微有些愣神,感覺腦子裡似乎有什麼頭緒飄忽不定,卻又始終抓不住。(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