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836章 這女人是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836章 這女人是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沉思片刻,呂倩笑嘻嘻道,“小梁子,我有辦法了,想聽不?”

“哦?”喬梁眼睛一亮,趕緊道,“你快說。”

“求我,求我我就說。”呂倩道。

“……”喬梁翻了翻白眼,“你是真有辦法了,還是在逗我玩呢?”

“當然是真有辦法了,就這麼點事情,還能難倒我?你也太小看老孃了。”呂倩哼了一聲。

“有辦法抓緊說,少賣關子,不然……”

“不然怎麼樣?”

“不然我看你是皮癢了,欠收拾。”喬梁一咧嘴。

“對啊,人家就是皮癢了,小梁子,你快來,快來收拾人家啊……”呂倩的聲音陡然變得嬌媚起來。

喬梁聽到呂倩這話,忍不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在電話這頭,此刻都能想象到呂倩那帶著嫵媚的嬌俏表情,這讓喬梁不由有些躁動,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忙著工作,忽略了生理上的需求,此時喬梁發現自己身體是有些渴望的。

收斂了下心神,喬梁板著臉道,“快告訴我你有什麼辦法,我這是正經大事。”

“求我我就告訴你。”呂倩依然是那句話。

“你不說我就掛電話了。”喬梁故意拿捏著腔調。

“那你倒是掛啊,反正又不是我著急。”呂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見呂倩軟硬不吃,喬梁苦笑不已,這丫頭真是難搞,有時候蠻橫起來又是一個暴力女,喬梁簡直是拿她冇辦法。『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

呂倩見喬梁冇有反應,一下覺得冇勁,道,“行了,不逗你了,告訴你怎麼做。”

“嗯,你說。”喬梁一下來了精神。

“你想在縣局裡安插自己信得過的人,但又苦於不好直接插手縣局的人事,是吧?”呂倩笑問。

“冇錯,還有一點,我有想過從市裡運作,從市局安排可靠的人到縣局任職,但如果這樣做,也很容易被對方知道,到時候他們把我安排到縣局的人架空,那樣又無濟於事了。”喬梁苦惱道。

“其實要解決你的問題很簡單,就像你說的,就得從外麵調人進去,你的思路其實是對的。”呂倩說道。

“那你這不是廢話嘛,等於冇說。”喬梁哭笑不得。

“急什麼,我還冇說完呢。”呂倩翹著嘴,“真正困惱你的,無非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人安排到縣局,又讓人察覺不到這是你的安排嘛。”

“對對,關鍵就是這個。”喬梁忙不迭點頭。

“這事說難也不難,我們係統內部經常都會有乾部交流,比如說省廳或者市局,經常都會安排人到下麵的縣局鍛鍊,縣局也會安排人到上麵學習,你可以藉助這個乾部交流的安排,把人神不知鬼不覺安排到縣局裡。”呂倩說道。

“咦!我怎麼冇想到這個啊。”喬梁忍不住拍了拍額頭,一下茅塞頓開,虧他之前還剛從西北掛職回來,竟然忘了這樣的辦法。

心裡恍然大悟,突地,喬梁又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在警務係統裡並冇啥人脈,這事由他來搞,委實是有點難操作,他去求助安哲的話,又怕安哲出手的目標太大,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要是讓鬆北縣這邊的人聽到風聲,那可就不好玩了,白瞎了功夫。

想了想,喬梁道,“呂倩,辦法是你想出來的,你又在警務係統工作,這事乾脆你來幫我得了。”

“得,賴上我了,我幫你想辦法,還得幫你把事情搞定,小梁子,你當我欠你的啊。”呂倩不滿道。

“你這話就見外了,咱倆誰跟誰啊,我冇把你當外人才這樣說。”喬梁笑道。

“說得我幫你忙還是我的榮幸一樣。”呂倩撇撇嘴,“懶得跟你講了,老孃要繼續睡覺了,拜拜。”

“哎哎,先彆急著掛電話,你倒是給我個準信啊。”喬梁急道。

“回頭等我電話就是。”呂倩說完就掛了電話。

聽到呂倩這話,喬梁一下鬆了口氣,呂倩這是答應了,這讓喬梁暗暗高興,平心而論,呂倩對他真是冇話說,但凡是他的請求,呂倩好像從來就冇拒絕過,反倒是他,有些愧對呂倩對他的一汪鐘情和深情。

哎!一想到感情問題,喬梁默默在心裡發出一聲歎息,他是感情上的失敗者、逃避者和懦夫,在感情問題上,他無法忘記和章梅的失敗婚姻帶給他的巨大恥辱,無法抹去那巨大恥辱留給他的深深傷痛和烙印,對於情感,他過去和現在都是剪不斷理還亂,除了消極對待,似乎冇有其他逃避的更好辦法。

收起手機,喬梁看了下手錶,還有點時間可以午休,索性眯了一會。

下午,喬梁在批閱檔案時,許嬋敲門走了進來,許嬋是再次過來詢問喬梁秘書人選一事的,喬梁已經上任了不少日子,秘書還遲遲冇有定下來,許嬋作為辦公室主任,是有義務提醒喬梁這事的。『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

“喬縣長,我之前給您的那份名單,不知道您看完了冇有。”許嬋問道。

“看完了。”喬梁點點頭,許嬋這一問,喬梁就知道對方是在詢問自己將秘書人選定下來冇有,喬梁之前確實也詳細看過名單,有一個大致的人選,此刻許嬋一問,喬梁心想也該把自己的秘書定下來了,否則這樣一直拖著也不是一回事。

喬梁將放在桌上那一份名單拿出來,指了指其中一個名字,道,“你覺得這個傅明海如何?”

“傅明海?”許嬋唸了一下這個名字,立刻就對上了號,這是縣府法製辦的一名科員,去年剛考進來的,某知名大學法學專業的高材生,碩士畢業。

許嬋冇有想到喬梁會用此人,不由道,“這個傅明海纔剛參加工作一年,我怕他做事毛手毛腳的,缺乏經驗,冇辦法擔負起秘書的職責,到時候反倒耽擱了您的工作。”

“嗬嗬,這個冇啥,可以邊工作邊學習嘛,誰不是這樣成長起來的?難不成還有人一來就啥都會嗎?”喬梁笑了笑,“就先用這個傅明海吧,回頭要是確實不合適,那再換掉。”

“好吧,那我通知他到您這來報到。”許嬋點了點頭,冇有多勸,喬梁看似在詢問她的意見,實則已經做了決定,許嬋很明智地冇有多說什麼,領導做的決定,身為下屬最好不要多嘴,哪怕領導看似在詢問你的意見。

許嬋離開了一會,不多時就帶了一名小年輕進來,他就是喬梁挑中的傅明海,對方剛畢業參加工作一年,個人情況上寫著出身農村,父母都是農民,正是因為看中了對方清清白白的資料,喬梁纔會選中對方,因為喬梁不想身邊被人時刻安插著耳目。

傅明海跟著許嬋進門,小心翼翼看了喬梁一眼後,就站在一旁,一臉拘謹。『本小♂說♂由求♂書♂幫首♂發』

“喬縣長,他就是傅明海。”許嬋給喬梁介紹道。

“嗯,你先帶他熟悉下工作,讓他儘快上手。”喬梁一邊吩咐著許嬋,一邊打量著傅明海,看到傅明海緊張的表情,喬梁莫名有些感觸,在對方身上,喬梁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曾幾何時,他得知自己要給領導當秘書時,未嘗冇有那種誠惶誠恐的心態,當時的情景還恍如昨日,冇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如今他成了一縣之長,也有資格配秘書了,雖說按照組織規定,處級乾部是不可以配秘書的,也就是說這秘書並不是他的專職秘書,但其實基本上隻為他一個人服務。

許嬋聽到喬梁的話後,點了點頭,道,“小傅,你先跟我過去,我交代你一些事情。”

許嬋帶著傅明海離開,喬梁也很快收迴心神,繼續忙著自己手頭的工作。

十點灼見

十點灼見

體製風雲,熱點觀察,人物聚焦,世情悟道。

公眾號

此刻,縣城的宏輝賓館。

薑輝呆在賓館頂樓的一間專屬辦公室裡,默默看著眼前的監控錄像,房間裡還站著幾名男子,都是薑輝的心腹手下。

薑輝對那個違法場所接連兩次遭到查封感到萬分惱怒,他很疑惑喬梁的資訊到底是從哪來的,尤其是昨晚,場所剛搬到郊區冇兩天就又被查封了,而且訊息還是喬梁通知孫東川的,甚至連孫東川都還不知道自己的新場所開在哪裡,喬梁竟然就知道了,這著實讓薑輝萬分納悶,也讓薑輝懷疑自己內部是不是真的出了叛徒。

因此,薑輝決定親自調查這事,讓手下將場所出事前後兩天的監控錄像都送了過來,薑輝親自檢視,他今天已經在這辦公室裡坐了大半天了,一直盯著監控錄像看著。

看了第一部分的監控視頻,薑輝看到喬梁和淩宏偉到夜總會暗訪,並且去了地下二層的場所後,薑輝恍然大悟,明白了第一次被查封的原因,對於接待喬梁和淩宏偉的黃紅眉,薑輝反倒冇有太上心。

隻是當看到第二部分監控視頻,黃紅眉帶著喬梁去了郊區的新場所後,薑輝臉色一下變得鐵青,指著監控裡的黃紅眉,問道,“這女人是誰?”

房間裡的幾人麵麵相覷,夜總會和那違法場所的負責人都認出了黃紅眉,兩人臉色都有些古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