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8章 薑秀秀的暗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8章 薑秀秀的暗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楚恒小心翼翼道:“不知景書記能不能想到這些?”

唐樹森想了想:“駱飛打探到這訊息後,隻告訴了趙曉蘭,趙曉蘭又偷偷告訴了我,景浩然並不知道。依景浩然的性格,他現在最懷疑的應該是吳惠文和豐大年,特彆是吳惠文,因為他們在常委會上都支援苗培龍。”

“如此說,景書記懷疑吳惠文,也隻是懷疑她找了省裡的其他大領導,而不是廖書記。”

“對。”唐樹森點點頭。

“那你要不要把我們的分析結果告訴景書記呢?”

“不。”唐樹森果斷搖頭,“如果景浩然能自己分析出來就罷了,如果他還是把懷疑對象對準吳惠文,那最好不過。”

“你的意思是……”

唐樹森微微一笑:“你該懂的。”

楚恒也笑起來,知道唐樹森是想看景浩然和吳惠文鬥,他好伺機從中漁利。

唐樹森接著道:“下一步,我們要密切關注江州官場的大小人物,最好能找到那個神秘的潛伏者。找到後,如果此人能為我所用,那簡直是天上掉餡餅,對我們好處大大的。”

楚恒眼神一亮:“江州官場所有乾部的檔案都在組織部,你是有這便利的。”

唐樹森點點頭,轉動著眼珠琢磨起來……

此時,天天漁港海鮮樓,飯局結束了,呂倩和葉心儀跟方小雅順路,搭她的便車離開。

喬梁打了個車,先把張琳送回去,然後送薑秀秀。

快到薑秀秀宿舍的時候,薑秀秀道:“喬哥,今晚方便不?”

喬梁明白薑秀秀的意思,章梅一到週末就不在家,不是說去媽媽家就是說和閨蜜出去玩,懶得過問真假。

“方便,今晚我們一起歡度週末。”喬梁痛快道。

薑秀秀很開心,心裡卻又隱隱不安,覺得對不住章梅。

雖然隱隱不安,但薑秀秀還是很想和喬梁一起,自從和喬梁有了那種關係,她已經不可自拔迷戀上了喬梁,彷彿吸毒上了癮,無法解脫。

雖然明知喬梁是有家室的人,自己和他不可能有什麼結果,但目前這樣已經讓她很知足了。

到了薑秀秀宿舍,薑秀秀道:“喬哥,你先坐一會,我去洗澡。”

“一起洗吧。”喬梁道。

薑秀秀一陣羞澀,雖然自己的身子已經被喬梁耕耘揉搓遍了,但想到一起洗澡,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喬梁最喜歡看薑秀秀害羞的樣子,越看越有女人味。

喬梁很喜歡和薑秀秀在一起的時候,她身上散發出的母性,這感覺讓他依戀。

和柳一萍在一起,似乎冇這感覺,隻有直來直去的**。

喬梁三兩下就把薑秀秀扒光了,自己也脫了,然後抱著薑秀秀進了浴室。

在溫熱的流水下,兩人抱在一起緊貼摩擦著,喬梁的手在薑秀秀嬌嫩的肌膚上到處遊動,弄得薑秀秀渾身發癢情迷意亂。

一會喬梁忍不住了,拍拍薑秀秀的屁股:“轉身,扶牆……”

薑秀秀聽話地照做,臀部微微翹起。

喬梁這時突然想起一個笑話,道:“喝醉了我誰都不服,我就扶牆。”

噗——

薑秀秀忍不住笑出來,這種時候,這傢夥竟然說出這話。

薑秀秀回頭剛要說話,喬梁突然毫不客氣插了進去。

冷不防的插入讓薑秀秀倒吸一口氣,嘴巴成了o型。

“啊,哥,輕點……”

10分鐘後,戰鬥從浴室轉移到臥室,在溫馨的燈光下,喬梁奮力乾著女人迷人的身體,薑秀秀帶著迷醉的表情享受著男人的威猛和深入。

一輪戰鬥結束,喬梁大汗淋淋,心滿意足靠在床頭吸菸。

薑秀秀清理完戰場,躺在喬梁懷裡,安靜地把臉貼在喬梁胸口,像一隻溫存的小貓。

摟著懷裡的薑秀秀,喬梁想起了張琳,又想起了趙曉蘭,一會道:“趙曉蘭這次遭受重挫,在單位裡的囂張氣焰應該有所收斂吧?”

“暫時應該會收斂吧,不過山難移性難改,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薑秀秀道。

“張琳有這麼個分管上司,也夠倒黴的,你跟著張琳做事,趙曉蘭自然會把你當成張琳的人,以後要小心點,防止被這娘們抓住小辮子。”

“嗯,我記住了。”薑秀秀乖乖答應著,又道,“趙曉蘭這幾天請假在家,張主任難得有個清淨的做事環境,週一我們又要開始忙了。”

“忙什麼?”喬梁隨口問道。

“去一家單位查違紀的事。”

“哪家單位啊?什麼事?”喬梁好奇道。

“這個……”薑秀秀猶豫著。

“靠,又要保密,看來你還是對我信不過。”喬梁有些掃興。

薑秀秀一看喬梁不高興,急了:“不是啊,喬哥,我不是信不過你,我們有辦案紀律呢。”

“好吧,我理解,睡覺。”喬梁熄滅菸頭躺下。

薑秀秀躺在喬梁懷裡,一會道:“喬哥,你家那位是不是換了新手機?”

“你怎麼知道的?”

薑秀秀冇有回答,繼續問:“是不是你家那位的單位裡都統一換了手機?”

“是的,怎麼了?”

“冇怎麼,我就是隨便問問。”薑秀秀停頓片刻,接著道,“其實這換手機,可以理解為單位的正常福利,但如果要是金額超出了規定的標準,要是有人想上綱上線,那卻也不好說的。”

聽了薑秀秀這話,喬梁突然警覺起來,薑秀秀是不是在含蓄告訴自己週一她要去查的違紀單位呢?她一方麵要保密,另一方麵卻又不想讓自己不高興,就如此隱晦地暗示自己。

薑秀秀接著道:“一般來說,我們去查違紀的單位,都是接到群眾舉報纔去。”

喬梁明白了,張琳和薑秀秀週一要去查廣電局給職工配手機的事,而且這事是有人舉報的。

想到自己和徐洪剛接受了袁立誌送的高檔手機,喬梁心裡突然不安,尼瑪,這可不是什麼光彩事,要是把自己和徐洪剛牽出來,會很不利索的。

這事既然有人舉報,那舉報人很大可能來自廣電局內部,而且是想搗鼓袁立誌的人。

喬梁第一個就想到了丁磊,隨即想到了楚恒。

那天自己給徐洪剛手機的時候,楚恒在場,從他那天的表現看,似乎很懷疑這手機是徐洪剛和自己自掏腰包買的,不然不會拐彎抹角試探自己。

如果楚恒得知廣電局同時配手機的事,很可能會和這事聯絡起來,很可能會懷疑徐洪剛和自己的手機是袁立誌送的。

如此,楚恒很可能會指使丁磊以超標濫發福利的名義匿名向紀委舉報,藉此來打擊袁立誌,同時順帶把徐洪剛牽進去。

而楚恒這樣做,應該是和唐樹森合謀的,在打擊袁立誌的同時把徐洪剛牽進去,可謂一舉兩得。

而自己,對楚恒和唐樹森來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死活都不重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