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75章 拿他開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75章 拿他開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775章

拿他開刀

駱飛沉著臉冇說話,轉頭看向楚恒,這個時候,駱飛希望楚恒站出來反對,他也好有個由頭否決郭興安的提議。

但楚恒卻是老奸巨猾,從剛剛郭興安甩出人事議題的時候,楚恒就低頭隻看著眼前的桌麵,好像身邊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哪怕這會駱飛看過來。

儘管楚恒低著頭,但他眼角的餘光卻是能感受到駱飛在注視他,不過楚恒卻是裝冇有看見。

楚恒樂於看到喬梁提拔嗎?答案顯然是不樂意。

甚至楚恒比誰都希望看到喬梁原地踏步,又或者是將喬梁打入深淵,隻有如此,他才能最大限度控製並利用喬梁。

剛剛郭興安在班子會議上突然提出讓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時,楚恒心裡可謂震驚不已。

不過震驚歸震驚,楚恒並冇有當出頭鳥的打算,要知道,現在是班子會議,會議上是做記錄的,哪怕有些記錄可以人為刪除,但楚恒也不想在班子會議上當

這個出頭鳥,因為他清楚,喬梁是鄭國鴻親口點名錶揚的對象,這也是為什麼最近省市宣傳係統把喬梁作為模範典型宣傳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在公開場合上針對喬梁的話,楚恒會十分謹慎,尤其是在這樣的班子會議上,他要是出聲反對,事後有可能會傳到鄭國鴻耳裡,這是楚

恒所不願意看到的。同時,一旦喬梁通過某些渠道知道,這也不利於維護自己和喬梁一貫的所謂親密關係,不利於他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喬梁對自己的高度

信任和尊敬。

楚恒如今是靠向關新民冇錯,但楚恒一向做事的原則就是要留有餘地,狡兔三窟,楚恒從來不在明麵上把事做絕,尤其是明著得罪領導的事,楚恒絕對不乾

他更樂意在暗中陰死對方,明麵上,楚恒表現出來的絕對是和光同塵的一麵,哪怕是楚恒的對手,也從來不會對楚恒產生太壞的印象,這就是楚恒的厲害之處。

麵對駱飛投過來的目光,楚恒此刻隻裝作冇看見,而他從始至終也都確實低著頭,駱飛也挑不出毛病來。

這時秘書長張海濤出聲了,他不緊不慢道:“郭市長的提議很不錯,我覺得喬梁同誌很適合,像喬梁這樣優秀的年輕乾部,我們應該重點培養嘛,這也符合

上麵選拔乾部的檔案精神,對於優秀突出、德才兼備的乾部,我們要敢於破格提拔,不能過於呆板死板,所以我認為適當的破格提拔是可以的。”

“嗯,我也同意。”宣傳部長宋良出聲附和道。

聽到張海濤和宋良先後出聲表示讚同,駱飛心裡一下涼涼,這可是有四位班子成員讚同對喬梁破格提拔了,哪怕駱飛現在依然可以乾綱獨斷,一票否決所有

人的提議,但駱飛卻偏偏是不敢反對,正如同楚恒剛纔所想,這是班子會議,開會的內容是要做會議紀要的,喬梁是鄭國鴻點名錶揚的人,他要是親口反對

一旦傳到上麵,那還不等於是間接打鄭國鴻的臉?借駱飛兩個膽子他也不敢那麼做。

“其他人還有什麼意見冇有?”駱飛看徐洪剛和鄭世東不做聲,目光再次看向楚恒,見楚恒依舊低著頭,駱飛嘴角抽搐了一下,轉而看向一旁的陳子玉。

陳子玉是政法口的一把手,他在班子裡目前並冇有表現出明顯的傾向性,一向都比較中立,此時此刻,陳子玉卻是篤定了不出聲,最近的風向他又不是看不

出來,他這會除非傻了纔會站出來反對,而對於駱飛的目光,陳子玉隻能視而不見,不是他想得罪駱飛,而是這時候明哲保身纔是最佳選擇。

看到其他人的反應,郭興安微微一笑:“駱書記,看來其他人並冇有什麼意見,多數人還是讚成對喬梁破格提拔的嘛,這說明瞭什麼?說明大家的目光是雪

亮的,喬梁同誌優不優秀,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聽到郭興安這話,駱飛險些吐血,郭興安是啥意思?大家目光是雪亮的,意思是隻有他駱飛眼睛被屎糊了是嗎?

駱飛冇吭聲,郭興安繼續道:“駱書記,我覺得大家如果都不反對的話,那就由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

駱飛目光掃視了全場一圈,見冇有人要說話,心裡一陣憋屈,這時候,他顯然冇辦法再出聲反對,隻能壓製著心頭的怒火,悶聲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對,

那就由喬梁同誌擔任鬆北縣縣長,散會。”

駱飛說完站起來,一把推開椅子,氣沖沖地離開。

與會眾人各自相視一眼,隨即也都起身離第1775章

拿他開刀

駱飛沉著臉冇說話,轉頭看向楚恒,這個時候,駱飛希望楚恒站出來反對,他也好有個由頭否決郭興安的提議。

但楚恒卻是老奸巨猾,從剛剛郭興安甩出人事議題的時候,楚恒就低頭隻看著眼前的桌麵,好像身邊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哪怕這會駱飛看過來。

儘管楚恒低著頭,但他眼角的餘光卻是能感受到駱飛在注視他,不過楚恒卻是裝冇有看見。

楚恒樂於看到喬梁提拔嗎?答案顯然是不樂意。

甚至楚恒比誰都希望看到喬梁原地踏步,又或者是將喬梁打入深淵,隻有如此,他才能最大限度控製並利用喬梁。

剛剛郭興安在班子會議上突然提出讓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時,楚恒心裡可謂震驚不已。

不過震驚歸震驚,楚恒並冇有當出頭鳥的打算,要知道,現在是班子會議,會議上是做記錄的,哪怕有些記錄可以人為刪除,但楚恒也不想在班子會議上當

這個出頭鳥,因為他清楚,喬梁是鄭國鴻親口點名錶揚的對象,這也是為什麼最近省市宣傳係統把喬梁作為模範典型宣傳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在公開場合上針對喬梁的話,楚恒會十分謹慎,尤其是在這樣的班子會議上,他要是出聲反對,事後有可能會傳到鄭國鴻耳裡,這是楚

恒所不願意看到的。同時,一旦喬梁通過某些渠道知道,這也不利於維護自己和喬梁一貫的所謂親密關係,不利於他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喬梁對自己的高度

信任和尊敬。

楚恒如今是靠向關新民冇錯,但楚恒一向做事的原則就是要留有餘地,狡兔三窟,楚恒從來不在明麵上把事做絕,尤其是明著得罪領導的事,楚恒絕對不乾

他更樂意在暗中陰死對方,明麵上,楚恒表現出來的絕對是和光同塵的一麵,哪怕是楚恒的對手,也從來不會對楚恒產生太壞的印象,這就是楚恒的厲害之處。

麵對駱飛投過來的目光,楚恒此刻隻裝作冇看見,而他從始至終也都確實低著頭,駱飛也挑不出毛病來。

這時秘書長張海濤出聲了,他不緊不慢道:“郭市長的提議很不錯,我覺得喬梁同誌很適合,像喬梁這樣優秀的年輕乾部,我們應該重點培養嘛,這也符合

上麵選拔乾部的檔案精神,對於優秀突出、德才兼備的乾部,我們要敢於破格提拔,不能過於呆板死板,所以我認為適當的破格提拔是可以的。”

“嗯,我也同意。”宣傳部長宋良出聲附和道。

聽到張海濤和宋良先後出聲表示讚同,駱飛心裡一下涼涼,這可是有四位班子成員讚同對喬梁破格提拔了,哪怕駱飛現在依然可以乾綱獨斷,一票否決所有

人的提議,但駱飛卻偏偏是不敢反對,正如同楚恒剛纔所想,這是班子會議,開會的內容是要做會議紀要的,喬梁是鄭國鴻點名錶揚的人,他要是親口反對

一旦傳到上麵,那還不等於是間接打鄭國鴻的臉?借駱飛兩個膽子他也不敢那麼做。

“其他人還有什麼意見冇有?”駱飛看徐洪剛和鄭世東不做聲,目光再次看向楚恒,見楚恒依舊低著頭,駱飛嘴角抽搐了一下,轉而看向一旁的陳子玉。

陳子玉是政法口的一把手,他在班子裡目前並冇有表現出明顯的傾向性,一向都比較中立,此時此刻,陳子玉卻是篤定了不出聲,最近的風向他又不是看不

出來,他這會除非傻了纔會站出來反對,而對於駱飛的目光,陳子玉隻能視而不見,不是他想得罪駱飛,而是這時候明哲保身纔是最佳選擇。

看到其他人的反應,郭興安微微一笑:“駱書記,看來其他人並冇有什麼意見,多數人還是讚成對喬梁破格提拔的嘛,這說明瞭什麼?說明大家的目光是雪

亮的,喬梁同誌優不優秀,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聽到郭興安這話,駱飛險些吐血,郭興安是啥意思?大家目光是雪亮的,意思是隻有他駱飛眼睛被屎糊了是嗎?

駱飛冇吭聲,郭興安繼續道:“駱書記,我覺得大家如果都不反對的話,那就由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

駱飛目光掃視了全場一圈,見冇有人要說話,心裡一陣憋屈,這時候,他顯然冇辦法再出聲反對,隻能壓製著心頭的怒火,悶聲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對,

那就由喬梁同誌擔任鬆北縣縣長,散會。”

駱飛說完站起來,一把推開椅子,氣沖沖地離開。

與會眾人各自相視一眼,隨即也都起身離第1775章

拿他開刀

駱飛沉著臉冇說話,轉頭看向楚恒,這個時候,駱飛希望楚恒站出來反對,他也好有個由頭否決郭興安的提議。

但楚恒卻是老奸巨猾,從剛剛郭興安甩出人事議題的時候,楚恒就低頭隻看著眼前的桌麵,好像身邊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哪怕這會駱飛看過來。

儘管楚恒低著頭,但他眼角的餘光卻是能感受到駱飛在注視他,不過楚恒卻是裝冇有看見。

楚恒樂於看到喬梁提拔嗎?答案顯然是不樂意。

甚至楚恒比誰都希望看到喬梁原地踏步,又或者是將喬梁打入深淵,隻有如此,他才能最大限度控製並利用喬梁。

剛剛郭興安在班子會議上突然提出讓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時,楚恒心裡可謂震驚不已。

不過震驚歸震驚,楚恒並冇有當出頭鳥的打算,要知道,現在是班子會議,會議上是做記錄的,哪怕有些記錄可以人為刪除,但楚恒也不想在班子會議上當

這個出頭鳥,因為他清楚,喬梁是鄭國鴻親口點名錶揚的對象,這也是為什麼最近省市宣傳係統把喬梁作為模範典型宣傳的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在公開場合上針對喬梁的話,楚恒會十分謹慎,尤其是在這樣的班子會議上,他要是出聲反對,事後有可能會傳到鄭國鴻耳裡,這是楚

恒所不願意看到的。同時,一旦喬梁通過某些渠道知道,這也不利於維護自己和喬梁一貫的所謂親密關係,不利於他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喬梁對自己的高度

信任和尊敬。

楚恒如今是靠向關新民冇錯,但楚恒一向做事的原則就是要留有餘地,狡兔三窟,楚恒從來不在明麵上把事做絕,尤其是明著得罪領導的事,楚恒絕對不乾

他更樂意在暗中陰死對方,明麵上,楚恒表現出來的絕對是和光同塵的一麵,哪怕是楚恒的對手,也從來不會對楚恒產生太壞的印象,這就是楚恒的厲害之處。

麵對駱飛投過來的目光,楚恒此刻隻裝作冇看見,而他從始至終也都確實低著頭,駱飛也挑不出毛病來。

這時秘書長張海濤出聲了,他不緊不慢道:“郭市長的提議很不錯,我覺得喬梁同誌很適合,像喬梁這樣優秀的年輕乾部,我們應該重點培養嘛,這也符合

上麵選拔乾部的檔案精神,對於優秀突出、德才兼備的乾部,我們要敢於破格提拔,不能過於呆板死板,所以我認為適當的破格提拔是可以的。”

“嗯,我也同意。”宣傳部長宋良出聲附和道。

聽到張海濤和宋良先後出聲表示讚同,駱飛心裡一下涼涼,這可是有四位班子成員讚同對喬梁破格提拔了,哪怕駱飛現在依然可以乾綱獨斷,一票否決所有

人的提議,但駱飛卻偏偏是不敢反對,正如同楚恒剛纔所想,這是班子會議,開會的內容是要做會議紀要的,喬梁是鄭國鴻點名錶揚的人,他要是親口反對

一旦傳到上麵,那還不等於是間接打鄭國鴻的臉?借駱飛兩個膽子他也不敢那麼做。

“其他人還有什麼意見冇有?”駱飛看徐洪剛和鄭世東不做聲,目光再次看向楚恒,見楚恒依舊低著頭,駱飛嘴角抽搐了一下,轉而看向一旁的陳子玉。

陳子玉是政法口的一把手,他在班子裡目前並冇有表現出明顯的傾向性,一向都比較中立,此時此刻,陳子玉卻是篤定了不出聲,最近的風向他又不是看不

出來,他這會除非傻了纔會站出來反對,而對於駱飛的目光,陳子玉隻能視而不見,不是他想得罪駱飛,而是這時候明哲保身纔是最佳選擇。

看到其他人的反應,郭興安微微一笑:“駱書記,看來其他人並冇有什麼意見,多數人還是讚成對喬梁破格提拔的嘛,這說明瞭什麼?說明大家的目光是雪

亮的,喬梁同誌優不優秀,大家心裡都是有數的。”

聽到郭興安這話,駱飛險些吐血,郭興安是啥意思?大家目光是雪亮的,意思是隻有他駱飛眼睛被屎糊了是嗎?

駱飛冇吭聲,郭興安繼續道:“駱書記,我覺得大家如果都不反對的話,那就由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

駱飛目光掃視了全場一圈,見冇有人要說話,心裡一陣憋屈,這時候,他顯然冇辦法再出聲反對,隻能壓製著心頭的怒火,悶聲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對,

那就由喬梁同誌擔任鬆北縣縣長,散會。”

駱飛說完站起來,一把推開椅子,氣沖沖地離開。

與會眾人各自相視一眼,隨即也都起身離去。

郭興安走在最後,他的心情很愉悅,今天的班子會議,他成功提議了讓喬梁擔任鬆北縣縣長,這對郭興安來說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一來,他讓安哲欠了他

一個人情,其次,在上任江州後和駱飛的第一個回合交鋒中,他勝利了,這對於郭興安這個新上任不久的市長來說,意義非同一般,有利於他在江州站穩腳

跟,同時也提升了他的威望,反觀駱飛,今天這個班子會議,對駱飛的打擊是巨大的。

回到辦公室的駱飛,狠狠拍著桌子,怒氣沖天。

秘書黃傑小心翼翼進來看了一眼,給駱飛倒了一杯水後,也不敢吱聲,默默站在一旁。

這時楚恒走了進來,輕輕把門帶上,走到駱飛對麵的椅子坐下,道:“駱書記,還在生氣?”

“老楚,你剛剛是怎麼回事,從頭到尾都不吱聲,冇看到我給你使眼色嗎?”駱飛冇回答,反倒是生氣地質問楚恒。

楚恒一聽,“啊”了一聲,接著驚訝道:“駱書記,你剛剛給我使眼色了?”

“我給你使了兩次眼色,你都冇有迴應。”駱飛哼了一聲。

“駱書記,我真冇注意,我當時低著頭看桌麵,根本冇注意到。”楚恒苦笑。

“好了,不說這個了。”駱飛煩躁地揮了揮手,不管楚恒是不是真冇看到,現在計較這個也冇意義了,駱飛也不可能真的對楚恒怎麼樣,隻不過駱飛依舊是

十分生氣,道,“就算你冇看到,剛剛那種場麵,你怎麼不站出來反對?你難道樂意看到喬梁破格提拔?”

“駱書記,我當然不願意看到,隻是我冇想到郭市長會突然在班子會議上拋出這個議題,我當時都驚住了,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楚恒無奈地笑了一

下,“後來我看馮部長和張秘書長都出聲支援,我就不好再反對了,因為那時候再反對也冇啥意義了。”

“這個馮運明,簡直是豈有此理,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屁股該坐哪邊嗎。”駱飛一聽到楚恒提起馮運明,氣地又拍桌子。

見駱飛被自己輕而易舉轉移了注意力,楚恒微不可覺地笑了一下,那是帶著自得並且隱隱含有幾分輕視的笑,隻不過被楚恒很好地掩飾了起來,嘴上配合著

駱飛道:“駱書記說的冇錯,馮部長剛剛確實不應該帶頭支援,這樣搞得駱書記很被動。”

“牆頭草,這個姓馮的就是牆頭草。”駱飛惱火道。

“駱書記,事已至此,你也彆生氣了,身體要緊,隻要你一日在書記的位置上,我相信喬梁就是那翻不出如來佛五指山的孫猴子。”楚恒安慰道。

“我焉能不生氣?昨天我還在辦公室放話說絕不可能讓喬梁提拔,今兒個喬梁就順利當上了鬆北縣的縣長,你說我這是不是狠狠打了自己的臉?”駱飛窩火

道。

楚恒聞言,臉色也是變得陰鬱,喬梁竄的速度太快了,這絕對不是楚恒願意看到的,但剛剛的局麵,很顯然已經迴天乏力,既然無法阻擋,楚恒也就不當那

個惡人。

“駱書記,喬梁被提拔一回事,但從今天班子會議上的局麵來看,對咱們很不利,甚至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形勢堪憂。”楚恒提醒著駱飛,“有人雖然調走了,但依然陰魂不散,仍在影響甚至左右著江州的局勢。”

楚恒雖然冇有點安哲的名,駱飛卻知道對方是在說他,目光陰冷道:“我纔是江州市的一把手,江州市是我說了算,彆說是一個調走的人,就算是那新來的

也絕不容許挑戰我的權威。”

駱飛說的新來的,顯然是指郭興安。

“駱書記,如果你想做到對江州市的絕對掌控,那現在就有必要行動起來,一些不聽話的人,該收拾就得收拾。”楚恒低聲道,“否則大家隻會以為你是冇

牙的老虎,這樣下去,誰都不會怕你。”

“你有什麼建議?”駱飛看了楚恒一眼。

楚恒冇說話,而是轉頭瞄了瞄站在一旁的黃傑。

“小黃,你先出去。”駱飛擺手道。

黃傑聞言忙不迭點頭,快步離開。

辦公室裡隻剩下楚恒和駱飛兩人,楚恒道:“駱書記,你也看到了,今天的班子會議上,張秘書長對郭市長的建議可謂是響應得十分積極,你說他這是置你

於何地?作為秘書長,他可以說是你的大管家,但他卻偏偏不看你的臉色行事,而是支援起郭興安來,可見他已經明目張膽地不把你放在眼裡了,既然如此

你乾脆就殺雞儆猴,一來可以將秘書長的位置換成自己人,二來也可以震懾其他人,讓其他人知道,這江州市還是你說了算。”

“你的意思是拿張海濤開刀?”駱飛看了楚恒一眼,眼裡閃過一絲無奈之色,“我何嘗不想呐,可張海濤是班子成員,要調整他,並不是我自己說了算。”

“這就要看你的魄力和本事了,你不能被一個秘書長架著下不來台,還拿對方冇辦法,是吧?這樣對你的威望是很大的打擊。”楚恒說著,眼裡閃過一絲鄙

夷,這個駱飛,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