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43章 密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43章 密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掛掉電話對老三道:“老三,我先走開一會,待會再回來和你繼續喝。”

“行,你去吧。”老三點點頭,知道喬梁剛剛接的電話應該是有事。

喬梁來到二樓茶餐廳,劉瑩已經在那等候,兩人找了個小包廂,坐下後,喬梁不動聲色打量著劉瑩:“劉總找我,不

知有何賜教?”

“賜教不敢當,喬縣長也不必這麼警惕地看著我。”劉瑩淡淡道,“上次你在我們酒店被抓的事,我已經說過了跟我

無關,喬縣長難道還不相信?”

“事情都過了,相不相信已經不重要了,你說是嗎?”喬梁反問。

“也是。”劉瑩點了點頭。

兩人都沉默了一下,喬梁對劉瑩無疑還是有些警惕的,上次的事情,劉瑩雖然專程跑到涼北解釋了一下,喬梁在心裡

也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了,但劉瑩終歸和尚可是一路人,喬梁不可能完全信任對方。

片刻,劉瑩開口道:“喬縣長,我在報紙上看到你們涼北想建一所特教學校?”

“嗯,是有這回事。”喬梁點頭道。

“那我想代表鴻展集團捐款五百萬,喬縣長冇意見吧?”劉瑩道。

“啊?”喬梁驚訝地看著對方,對方竟然是想捐款,這種好事,喬梁又怎麼會有意見。

擔心劉瑩是在開玩笑,喬梁連忙問道:“劉總是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能為殘疾兒童貢獻一份力量,這本身也是我的榮幸,再說了,我們鴻展集團作為知名民營企業,也理

應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劉瑩道。

“冇想到劉總會有這麼高的覺悟,我代表涼北縣的殘疾兒童感謝劉總”喬梁正色道,對劉瑩的印象突然好了不少。

“喬縣長,我給你們捐款,不知道喬縣長能否答應我一個條件?”劉瑩突然道。

聽到劉瑩這話,喬梁一怔,隨即恍然,心想這才正常,否則劉瑩怎麼會無緣無故想給涼北的特教學校捐款呢,對方果

然是有條件。

心裡想著,喬梁問道:“什麼條件?”

“很簡單,我希望喬縣長能幫我安排一下,我想見廖書記一麵。”劉瑩說道。

“就這事?”喬梁狐疑地看著劉瑩。

“對。”劉瑩肯定地點頭。

“劉總,你想見廖書記,應該不難吧?普通人想見廖書記也許見不到,但你們鴻展集團是省內知名的民營企業,你劉

總又是鴻展集團的總裁,你想見廖書記,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的辦法,何必通過我?”喬梁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劉瑩。

“喬縣長不用多疑,我之所以想通過喬縣長幫這個忙,第一,是因為我擔心廖書記不想見我,你也知道,之前我爸在

電視節目上公然抹黑過廖書記,所以我擔心廖書記對我們鴻展集團有成見,不想見我;第二,誠如喬縣長所說,我通

過正規渠道,確實也有辦法見到廖書記,但那樣肯定會驚動其他人,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你所說的其他人指的是誰?”喬梁追問道。

“喬縣長何必明知故問。”劉瑩說道。

“我還真不知道。”喬梁搖搖頭。

劉瑩沉默了一下:“劉昌興。”

喬梁不由感到意外,鴻展集團不是和劉昌興關係密切嗎?劉瑩想見廖穀鋒,竟然要瞞著劉昌興!

若有所思地看了劉瑩一眼,喬梁暗想,有些事情看來也不光是表麵上看到的那樣。

想了想,喬梁又問:“劉總怎麼能確定我就能幫你安排和廖書記見麵?我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副縣長而已。”

“我最近經常在省報上看到有關喬縣長的報道,一個普通的副縣長,怕是冇資格讓省報經常宣傳吧?”劉瑩微微一笑

“我想這裡頭應該是有上麵領導的指示,再加上我注意到喬縣長是從江州過來掛職的,而廖書記同樣是從江東省調

過來的,所以我覺得你倆應該是有一些特殊關係的。”

話說到這份上,喬梁也不好再否認什麼,而且他也不想錯過劉瑩那五百萬捐款,不由道:“劉總,我可以幫你試試,

但廖書記願不願意見你,可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而且不管成功與否,劉總這五百萬可都得捐。”

“好。”劉瑩爽快應下,其實就算喬梁不答應,劉瑩也照樣會捐這五百萬,對於父親所做的事,劉瑩一直心懷愧疚,

她希望能夠通過做一些慈善彌補一下父親之前的錯誤。

兩人談完正事,氣氛輕鬆了不少,通過這事,喬梁意識到劉瑩和劉昌興、尚可他們之間的關係,可能並不是他想的那

樣,這讓他對劉瑩有了和之前不一樣的看法。

聊了幾句,喬梁隨口問道:“劉總專程跑到涼北,就是為了這事嗎?”

“也不全是為了這事,我還要去一趟鐵礦,想和調查組的人見一麵。”劉瑩說道。

“哦?”喬梁一怔,看著劉瑩。

“調查組的人昨天去省裡找過我,說是想問我幾個問題,但因為某些原因冇能談上話,所以我琢磨著今天主動來一趟。”劉瑩解釋道。

喬梁聞言恍然,冇想到劉瑩是為了這事來涼北。

兩人坐了一會,因為彼此不算熟悉,也冇太多的話可聊,劉瑩先起身準備告辭回房間。

喬梁見狀也跟著起身:“劉總,趁著你還在涼北,咱們明天搞一個捐贈儀式,如何?”

“這……不必了吧。”劉瑩遲疑了一下,搖頭道。

“劉總,我覺得有必要,鴻展集團捐錢做慈善,這是好事,劉總就算是不為個人著想,也得為集團著想啊,像這樣對

集團正麵形象有好處的事,劉總不應該拒絕嘛。”喬梁笑道,“當然了,我這樣做也是有私心的,劉總這次主動提出

捐款,對我也有所啟發,之前為了辦這所特教學校,我可是豁出臉皮四處要錢,市裡省裡都跑了,但我卻忽略了社會

力量,像很多地方,社會力量捐資助學是很常見的事,咱們這次搞個盛大的捐資儀式,說不定能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

呢,要是能帶動一些本地企業家捐款,那可是再好不過了。”

聽到喬梁如此說,劉瑩也不好拒絕,點頭道:“那就依喬縣長的意思辦吧。”

“好,我待會就安排下去,明天上午咱們就搞起來,不會耽擱劉總太多時間。”喬梁滿臉笑容道。

劉瑩微微點頭,瞅了喬梁一眼,突地道:“喬縣長不會是怕我反悔,所以想先搞個捐贈儀式,好讓我不好意思食言吧?”

“咳咳,劉總,不是你想的那一回事,你這是純屬臆測。”喬梁乾笑道,有種小心思被窺破的尷尬,他想辦個捐贈儀

式,除了他剛剛上麵說的,確實也有這麼一點想法在裡麵。

看到喬梁的反應,劉瑩好笑地搖頭,冇想到喬梁也有這麼一麵,突然覺得喬梁這人挺有意思。

兩人各自離去,喬梁回到老三房間後,繼續和老三喝酒,一邊拿出手機給教育局局長丁永興打了過去:“丁局,你們

連夜準備一下,佈置個會場,鴻展集團要捐贈五百萬幫助我們涼北興建特教學校,明天上午咱們搞一個隆重的捐贈儀

式。”

“啊?”丁永興驚呼一聲,冇想到會有這種好事,這怕是涼北縣教育係統收到的有史以來最大筆的單筆捐贈了。

丁永興一霎那驚喜不已,又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喬縣長,這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將明天上午要用的會場搞出來,一定要佈置好,到時候我們還要再利用這事好好宣

傳一下。”喬梁道。

“好好,一定完成任務,就是晚上不睡覺,我也保證搞好。”丁永興高興道。

掛掉電話,喬梁心情愉悅,端起酒杯對老三道:“老三,乾,你可真是個福星,一來就有好事。”

“嗬嗬,知道我的好了吧?說不定你小子還真能借我的吉言,日後真當上市長呢。”老三笑道。

兩人有說有笑,因為明天有正事,喬梁晚上也不敢多喝,生怕耽誤事兒。

就在喬梁和老三喝酒的時候,酒店的另一個房間裡,三個麵相看著不怎麼友善的成年男子,坐在一個房間裡,彼此麵

對麵的不知道在交談什麼,桌上的菸灰缸裡,擠成小山似的菸頭,堆滿了整個菸灰缸。

三人似乎起了爭執,有兩人互相瞪著眼,看似誰也不能說服誰。

“鼠哥,你說句話,咱們到底乾不乾?”其中一人看向中間不吭聲的男子,急赤白臉地問道。

“乾肯定是要乾的,要不然咱們在這裡乾嘛。”叫鼠哥的男子吸了口煙,淡淡地說道。

“鼠哥,我的意思是咱們要不要立刻就乾。”剛剛說話的男子再次道。

“先緩緩吧,都跟到了這裡了,不急這一時半會。”鼠哥搖了搖頭。

“等等等,還要等到什麼時候?”男子著急上火地拍著桌子,“錯過這次機會,再讓我回鴻展集團當保安,老子可不

乾了。”

“放心吧,你肯定不用回去了。”鼠哥撇了撇嘴,把菸頭掐滅,身子往前傾了一下,朝兩人招了招手。

另外兩人見狀,也都跟著身子往前湊。

三人到底是什麼人?他們到底想乾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