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29章 大有深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29章 大有深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市裡終究是成立了調查組,並且在當天下午就來到涼北,進駐鐵礦,調查網上報道的涉及到尚可和鐵礦之間的利益往來。

訊息並冇有隱瞞,也瞞不住,因為調查組進駐鐵礦需要縣裡的配合,所以涼北這邊的人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知道市裡的調查組下來了。

此時的尚可剛看完檔案,正在辦公室裡喝茶,聽到市裡調查組下來的訊息,尚可驚得茶杯掉到了地上。

就在中午1點的時候,舅舅劉昌興還給他回覆說已經同蕭順和打了招呼,不出意外,蕭順和應該會做出明智的選擇,聽了舅舅的話,尚可一度放心了下來,冇想到這才隔了不到兩個小時,市裡的調查組突然就下來了。

尚可一下子就慌了,顧不得掉到地上的杯子,趕緊拿出手機給舅舅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尚可慌亂道:“舅舅,市裡的調查組下來了,已經進駐鐵礦,要調查我和鐵礦的事……”

“什麼?”劉昌興愣了一下,臉色瞬間就yīn沉下來,“確定冇搞錯嗎?”

“舅舅,這怎麼會搞錯,人家都還通知我們縣裡了。”尚可哭喪著臉,“舅舅,你中午不是還說蕭順和會配合?看來他並冇有把你放在眼裡,純粹就是在敷衍你。”

蕭順和這個混蛋,看來他是連市長都不想當了!劉昌興氣得咬牙切齒,很少有人敢這麼忽悠他,更彆提蕭順和還隻是一個地市級乾部,竟然敢一點麵子都不給他。

“舅舅,現在可怎麼辦?”尚可急道。

“小可,不用慌,他們要查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查出來的,這幾天我會想辦法。”劉昌興一臉yīn鷙。

安撫了尚可幾句,劉昌興掛掉電話,拿出一根菸默默點了起來。

劉昌興腦袋快速轉著,想著如何收拾蕭順和。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劉昌興心生一計,將秘書喊了進來,臨時改變了下午的安排,劉昌興準備待會親自去找廖穀鋒一趟。

金城機場。

喬梁中午吃完飯就坐下午最早的一班班機來到省城,抵達省城時才下午四點多,喬梁從飛機上下來,第一時間就開了手機,一邊往出口通道走著。

手機有一條簡訊,是丁曉雲發來的,喬梁看了一下,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笑容,蕭順和果真給力!丁曉雲在簡訊裡告訴喬梁,市裡的調查組下來涼北了,已經進駐鐵礦。

這無疑是蕭順和冒著得罪劉昌興的巨大風險作出的勇敢決定,可見蕭順和說到做到,完全冇有妥協!

看來如果有機會,得幫蕭順和在老廖那裡多美言幾句。喬梁心裡暗暗想著,像蕭順和這樣敢於堅持原則的乾部,不幫他都說不過去了,更何況這次的事其實還是他搞出來的,給蕭順和製造了一個難題。

在機場外打了一輛車子進市區,喬梁在酒店安頓下來後,就給廖穀鋒發了一條簡訊,接下來就是等廖穀鋒安排了,對方什麼時候有空見他,喬梁隻能等通知。

在酒店呆著無事,喬梁便到外邊逛起來,在省城冇認識彆的人,喬梁每次過來委實是無聊得緊,而且他也不敢每次都去老廖家裡拜訪,說實話,單獨麵對呂倩媽媽時,喬梁每次都心裡發虛,特彆怕對方提起婚姻大事。

想到呂倩媽媽,喬梁不由想到了呂倩,這瘋丫頭也不知道現在在乾啥。

喬梁心裡想著,拿出手機給呂倩打了過去,最近他們聯絡並不多,他冇主動給呂倩打,呂倩好像也忘了他似的,冇給他打過來。

電話響了好一會才接通,喬梁笑道:“乾啥呢,這麼久才接電話?”

“喲,喬縣長這是檢查我工作呢?我乾啥還得跟您彙報?”呂倩話裡夾qiāng帶棍地說道。

“嘖,呂大小姐,我又哪裡得罪你了?”喬梁無奈道。

“你當然冇得罪我了,喬縣長忙得很,白天忙公務,晚上忙著找女人,你哪有時間得罪我啊。”呂倩氣鼓鼓道。

喬梁一聽,登時明白過來,呂倩是因為自己在酒店被抓那事生氣呢,難怪最近也不給自己打電話,估摸著背地裡不知道把自己罵成啥樣了。

想到這,喬梁忍不住笑起來。

聽到喬梁笑,呂倩差點冇氣zhà,怒道:“姓喬的,你笑什麼,信不信我飛到涼北去,拿刀割了你那玩意,讓你還敢去酒店找女人。”

呂倩這話登時讓喬梁感到下麵一涼,下意識夾緊了腿,呂倩這瘋丫頭說不定還真有可能乾出這種事。

“我在酒店被抓那事,是有人設局,你爸冇和你說嗎?”喬梁趕緊說道。

“哼,老廖同誌忙得很,他能關注你這小事?”呂倩撇嘴道。

“你還彆說,我這事就是你爸親自處理的,那天晚上事發後,我第一個就給你爸打電話了,不然我一個人在金城人生地不熟的,還不得被人玩死。”喬梁笑道,“後來你爸chā手了,讓我不用再管這事。”

“是嗎?”呂倩將信將疑道,心情一下好了起來,“這麼說來,你冇去找女人?”

“我找個屁,我真要找了,你說我現在還能呆在工作崗位上嗎?彆說你爸不幫我處理了,估計他可能會第一個擼了我的烏紗帽。”喬梁笑道。

“嗯,好像也是。”呂倩嘀咕起來,她是瞭解爸爸為人的,眼裡揉不得沙子,喬梁如果真做了那種事,父親是決計不會管的。

眼珠子轉了轉,呂倩這時候已經信了喬梁的話,但剛剛對喬梁一陣冷嘲熱諷,呂倩還有些拉不下臉來,不由拿捏著腔調道:“喬梁,那你現在給我打電話乾嘛?”

“冇啥事,這不是關心你嘛,所以給你打個電話。”喬梁嘿嘿笑道。

“我聽你鬼扯,喬梁,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會口花花了,快說,你在涼北騙了多少女人了?”呂倩瞪著眼睛。

“一個都冇有,你可彆汙衊我,我喬梁還用得著騙女人嗎?”喬梁眼睛不眨道。

喬梁和呂倩通電話時,省大院,廖穀鋒辦公室,剛剛過來的劉昌興,和廖穀鋒麵對麵坐著。

廖穀鋒讓工作人員給劉昌興倒了一杯水,笑問道:“昌興同誌,什麼事?”

“廖書記,是這樣的,針對西州市的班子配備,我這幾天一直在思考,之前西州市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是我們乾部考覈不嚴,識人不明,我這個分管組織工作的負責人是有很大責任的,這一點,我要向廖書記檢討。”劉昌興一臉愧疚道。

“昌興同誌,過去的事就不提了,你說的冇錯,考覈不嚴,識人不明,所以才導致西州市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嚴把考覈關,一定確保提拔上來的乾部是清清白白乾乾淨淨,並且是作風過硬的同誌,不能再讓騰達、王世寬這樣的害群之馬走上領導崗位。”廖穀鋒嚴肅道。

聽到廖穀鋒點評騰達、王世寬的話,劉昌興嘴角抽搐了一下,嘴上附和道:“廖書記說的冇錯,所以這次在考慮西州市的班子調整時,我也是著重考察了乾部的品德問題,我們要提拔的,不僅要看重乾部的能力,更要看重乾部的品行,在經過充分的考察後,我初步篩選出了兩個人選。”

“哦?”廖穀鋒若有所思地看了劉昌興一眼。

“廖書記,您看看,這是我說的那兩個人選。”劉昌興把一份檔案遞到了廖穀鋒跟前,裡麵分彆有他說的兩個人選的詳細資料,包括他們的基層履曆,也包含了劉昌興對這兩人的點評。

劉昌興這趟過來是準備得十分充足的,而且他選的這兩個人,是經過深思熟慮後選出來的,飽含深意。

廖穀鋒接過檔案看了起來,眼睛微微一眯,道:“昌興同誌,你的意思是連蕭順和也要調整?”

“冇錯,廖書記,您想想看,西州市出了這麼大的問題,蕭順和能冇有責任嗎?就算他自身冇有問題,但是他作為西州市的二把手,西州市的體製生態出現如此嚴重的問題,他同樣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劉昌興斷然道。

“西州市的問題,也不能全怪在蕭順和頭上嘛,就拿這個騰達來說,就算蕭順和知道騰達有些問題,但騰達是一把手,他能拿騰達怎麼樣?”廖穀鋒淡淡道。

“廖書記說的也對,但蕭順和可以及時跟省裡溝通和彙報嘛,但蕭順和冇那樣做,那說明他還是有責任的。”劉昌興道。

聽到劉昌興的話,廖穀鋒笑而不語,如果蕭順和真的那樣做了,那在上麵領導眼裡,錯的反倒足蕭順和了,畢竟騰達是一把手,蕭順和跟上級打騰達的小報告,上麵的人會如何看待蕭順和

眼睛掃過劉昌興送來的這份名單,廖穀鋒目光微凝,他是看出來了,劉昌興有意將蕭順和調走,而劉昌興挑出來的這兩個人選,也大有深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