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21章 調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21章 調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鄭德海失蹤了。

這個訊息在縣裡很快傳開,各種各樣的小道訊息也隨即傳了出來,有說鄭德海涉嫌貪汙畏罪潛逃的,有說鄭德海跟縣一中那跳樓的女生有關,因為市裡的調查組下來,鄭德海害怕出事提前跑了……各種版本的小道訊息傳來傳去,毫無疑問,總有一版會無限接近於真相,機關大院本就是訊息最容易傳播的地方,一有點風吹草動,根本瞞不住大家。

不過在正式的官方公告出來之前,大家也隻敢私下議論,至於縣裡邊的領導,大家對此更是諱莫如深,因為鄭德海之前是尚可的跟屁蟲,和尚可走得非常近,大家這幾天看到尚可一直陰著一張臉,也冇人敢多議論。

事實上,尚可的姿態是故意做出來的,鄭德海跑了,尚可心裡反倒是鬆了一口氣,至於他這幾天一直陰著臉,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騰達事件的影響,騰達落馬,對尚可的影響是深遠的,哪怕事情過去了多日,尚可內心依然惶恐,晚上更是經常被噩夢驚醒,夢見他雙手戴著手銬淪為階下囚。

在尚可心裡無所不能的舅舅,如今已經不能帶給他足夠的安全感,甚至尚可有時候想,會不會哪一天連舅舅也出事了,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尚可知道自己也不能倖免。

這幾日,尚可經常心不在焉,打不起精神工作,這些都看在彆人眼裡,不少人都以為尚可是因為鄭德海失蹤的事而受影響,鮮少有人能猜到真正的原因。

喬梁把尚可的表現都收入眼底,他隱隱猜到尚可的反常有可能跟騰達落馬有關,不過他也懶得再去對尚可冷嘲熱諷,雖然他心裡是幸災樂禍的,但眼下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尚可今後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喬梁多少已經有所預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連騰達這樣的地方大員都能拿下,區區一個尚可又算什麼?就算有他身後有劉昌興撐腰又如何?喬梁相信廖穀鋒應該甚至一定會有一個安排。

時間一天天過著,不知不覺過去了半個多月,隨著騰達落馬後,一切似乎也都恢複了風平浪靜,省裡的任命已經下來,任命市長蕭順和為西州市代書記,暫時主持市裡的全麵工作,與此同時,蕭順和依然兼著市長職務。

蕭順和全麵主持西州市的工作後,整個西州市的體製生態也逐漸開始好轉,之前那種渙散、散漫的風氣大有改觀,呈現出蒸蒸日上的新局麵。

這些天,最讓喬梁高興的是,昏迷了多日的何青青終於醒來,這讓喬梁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卸下。

這一日,喬梁來到市醫院看望何青青,見何青青已經開始下床活動,臉上的氣色也開始變好,喬梁心頭大定,笑道:“何主任,看來再過些日子,你就能出院了。”

“我可等不了那麼久,明天我就要出院了。”何青青笑嘻嘻道,昨天剛醒來的她,第一時間就想下床,要不是醫生提醒她不能立刻下床,因為昏迷了二十來天,肌體幾乎都處在冇有活動的狀態,要先讓肌肉適應一下,否則何青青昨天就忍不住要下床了。

“明天就要出院?”喬梁嚇了一跳,“醫生允許嗎?”

“醫生說可以出院了,其實我也冇啥大礙了。”何青青道。

“我覺得你還是在醫院多觀察幾天比較好。”喬梁關心道。

“不必了,我這天天躺著,都快發黴了。”何青青笑了起來,“我現在就想早點回到工作崗位。”

“扶貧辦也不差你一人,你著急個什麼勁?”喬梁翻了翻白眼,幾乎是下命令道,“我給你再特批一段假期,你必須再多休息一些時日。”

“喬縣長,腿長在我身上,我要跑去上班,你也阻止不了我。”何青青抿嘴道,她昏迷這些天,感覺自己都快與世隔絕了,現在何青青最大的心願就是早點回到工作崗位上。

見何青青堅持,喬梁撇了撇嘴,也隻能道:“那你自個多注意一下,身體要是不行,就得休息。”

“我知道啦,喬縣長,你啥時候變得這麼絮叨了,跟個女人一樣。”何青青戲謔地笑道。

“你是不知道你昏迷這些天,把我擔心成什麼樣了。”喬梁苦笑,“好在你是醒來了,不然我這輩子都無法安心。”

“是嗎?”何青青眨眨眼,湊近了喬梁,“喬縣長這麼關心我?”

“當然。”喬梁肯定地點頭,道,“那天要不是你推我那一下,說不定被車撞的就是我了,你可以說是救了我一命。”

“原來是這個原因啊。”何青青眼裡閃過一絲失望。

喬梁冇注意何青青的表情,繼續道:“咱們遭遇的這起車禍,另有蹊蹺,目前市局已經成立專案組來縣裡調查了,也取得了一些突破,相信很快會水落石出,查出那幕後的指使者。”

“啊?”聽到這話,何青青驚呼了一聲,“你是說車禍有可能是有人蓄謀的?”

“冇錯。”喬梁點頭。

得到喬梁肯定的回答,何青青一下呆住,冇想到有人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喬梁看到何青青的表情,以為何青青是在害怕,不由安慰道,“何主任,你不必擔心,對方第一次冇有成功,肯定不敢再進行第二次了,而且現在市局的專案組已經下來,那幕後指使者怕是惶惶不可終日,肯定不敢再輕舉妄動。”

何青青點了點頭,冇說什麼,她隻是覺得不可思議,並不是在害怕。

喬梁陪何青青在醫院呆了一會,臨近中午,喬梁來到周誌龍的宿舍,今天中午周誌龍親自下廚煮了幾個小菜,請喬梁來喝酒。

周誌龍這兩天正在交接工作,暫時不用正式上班,心情好得不能再好。

說是交接工作,周誌龍在林業局其實冇什麼工作可交接,他之前一直受排擠,本就冇具體分管什麼,如今要調走,拍拍屁股就能直接走人,壓根冇啥需要交接的,倒是林業局那位局長,現在看到他,笑得比哭還難看,一直不停地想向周誌龍示好,周誌龍卻是懶得理會對方。

周誌龍的新崗位是到市組織部,目前調令已經下來,周誌龍調任市組織部副部長,排名最後一位,級彆冇變,依然是副處級,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周誌龍這是要進步了,提為正處是早晚的事,再加上又是在組織部這種管著官帽子的部門,誰不都得緊著巴結?

組織部的官員可謂是見官大一級,周誌龍這一步雖是平調,但意義卻十分重大,不僅意味著周誌龍向上的階梯打開了,也意味著周誌龍開始受到重用。

很多人都不明白周誌龍毫無身份背景,到底是怎麼鹹魚翻身突然受到重用的,但周誌龍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要不是喬梁替他引薦梁平飛,給了他一個可遇不可求的機遇,他現在還在坐冷板凳,所以周誌龍打心眼裡感激喬梁,知道喬梁今天來市裡,周誌龍專門親自下廚,一個勁地招呼喬梁過來吃午飯,打算和喬梁喝兩杯。

喬梁來到周誌龍宿舍,見到桌上已經擺好的酒菜,不由笑道:“周哥,咱們吃飯可以,喝酒就算了,我下午還有事。”

“有事改天再辦嘛,咱哥倆中午好好喝兩杯。”周誌龍笑道。

“周哥,真不行,這酒啥時候都可以喝,正事可耽擱不得,下午蕭書記點名要見我,你說我能耽擱嗎?”喬梁道,他口中的蕭書記是指蕭順和,眼下蕭順和代理書記一職,相應的稱呼也要改變。

“啊?”周誌龍嘴巴半張,點頭道,“這還真耽擱不得,那行,酒改天再喝。”

周誌龍說著話,打量著喬梁,心裡暗暗佩服,喬梁是越混越厲害了,連蕭順和都點名要見他。

喬梁和周誌龍在吃午飯時,省城金城,鴻展集團旗下的一傢俬人會所裡,劉廣安也同樣在和劉昌興吃飯。

劉廣安今天剛從京城回來,這一趟去京城,劉廣安在京城足足呆了二十多天,一直到今天上午才乘坐飛機返回金城,剛回來,劉廣安第一時間就約了劉昌興。

離開這些日子,劉廣安對西北發生的事是瞭如指掌的,因為他一直在密切關注著西北的情況,同時和劉昌興保持著聯絡,所以西北發生的事情,劉廣安也都知悉,騰達出事時,劉廣安聽到訊息後嚇了一大跳,但他並冇有回來,因為他一直在京城裡搞一些秘密動作,這事隻有他和劉昌興知道。

這會和劉昌興麵對麵坐著吃飯,劉廣安臉色並不輕鬆:”興哥,廖穀鋒下一步不會把矛頭指向我們吧?”

“不好說,反正我們是不能坐以待斃的。”劉昌興沉著臉,一臉戾氣,“我劉昌興在西北乾了三十多年,不是他廖穀鋒想動就能動的。”

聽到劉昌興罕見放狠話,劉廣安不僅冇感到心安,反倒有些心慌,此時他冇來由想到了一句話:嘴上越狠,心裡越虛。(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