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20章 先抑後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20章 先抑後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縣裡的班子擴大會議很快開完,因為有之前接待過一次廖穀鋒的經驗,這一次丁曉雲駕輕就熟,把工作井井有條佈置下去後,就宣佈散會。

喬梁開完班子擴大會議後,就到扶貧辦開會,因為明天廖穀鋒下來,重點就是要考察涼北縣的扶貧工作,現在何青青昏迷住院,喬梁得親自抓扶貧辦的工作。

在扶貧辦的會議上,喬梁做了動員講話,讓大家務必從思想上和行動上都重視起來,把涼北縣扶貧工作的新麵貌展現出來。

一天的時間在忙碌中過去,第二天下午,廖穀鋒來到涼北視察,市裡的主要領導悉數陪同。

一行人冇有在縣裡多呆,而是直奔鄉下牧區,在涼北考察的第一站,廖穀鋒來到了江東商業集團幫扶的ròu製品加工廠項目,對ròu製品加工廠項目的快速立項和建設,廖穀鋒給予了高度肯定,稱讚江東商業集團以高度負責的使命感和無私的兄弟情誼,紮實推進了對口幫扶涼北工作。

一旁的記者快速記錄著廖穀鋒的講話,因為廖穀鋒的講話明天是要上西北日報頭條的。

此刻,廖穀鋒的講話似乎帶著某種深意,從他今天在涼北首站考察挑選了江東商業集團幫扶的項目,多少也能看出一點端倪。

喬梁作為涼北縣分管扶貧的領導,陪同在廖穀鋒身側,給廖穀鋒講解涼北縣的扶貧工作情況,在彆人眼裡,喬梁今天是走了大運了,能夠獲得在廖穀鋒麵前露臉的機會,卻冇人知道喬梁壓根不稀罕,他連廖穀鋒的家裡都能去,還差這點露臉的機會?

廖穀鋒身後的蕭順和一直在暗暗觀察著喬梁,隱隱看出了一點什麼,他發覺廖穀鋒對喬梁的神態很親切,而喬梁在廖穀鋒麵前也一點不怯場,壓根不像一個小小的副處級乾部麵對廖穀鋒這樣的大領導該有的姿態,不僅冇有半點拘謹和緊張,反而很是輕鬆隨意。

在廖穀鋒稱讚完江東商業集團的幫扶項目後,喬梁適時chā話道:“廖書記,我們涼北縣的扶貧工作,並不僅僅是靠商業集團的幫扶項目,我們縣裡也總結經驗,因地製宜,結合了地方特色和實際,另外摸索了脫貧的路子。”

“哦?你倒是說說,你們還摸索出了什麼路子。”廖穀鋒饒有興趣地問道。

“廖書記,結合我們涼北縣日照時間長的特點,我們縣裡目前正在大力推進老百姓安裝太陽能光伏發電板,老百姓除了自用的電力外,多餘的電力會併入縣電力網絡,由縣電力公司統一運營調度,每年給老百姓結算收入……”喬梁詳細給廖穀鋒介紹著,“這是第一條脫貧的路子,第二條,則是充分挖掘利用涼北縣的戈壁沙灘湖泊共存的特色旅遊資源,大力發展旅遊業,帶動沿線民宿餐飲業的發展,幫助老百姓脫貧,目前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果……”

喬梁侃侃而談,因為這些工作他都親自參與並推動落實,所以喬梁事前也都不用提前準備,早就成竹在xiōng,張口就娓娓道來。

聽著喬梁的介紹,廖穀鋒讚賞地點頭:“工作思路清晰,切入點很好,抓住了牛鼻子,不錯,照這個形勢乾下去,我看涼北縣的扶貧工作大有可為。”

“廖書記,大話我不敢說,但我敢保證,隻要腳踏實地乾下去,兩年後,涼北縣有望實現全縣脫貧。”喬梁拍著xiōng脯道。

“這可不能說大話,萬一到時候實現不了,我可要摘了你的烏紗帽。”廖穀鋒指著喬梁道。

“可以。”喬梁肅然道,心裡卻是暗暗笑了起來,到時候他都掛職結束回去了,廖穀鋒想撤他的職也撤不了,不過喬梁也知道廖穀鋒剛剛那話是開玩笑。

廖穀鋒笑了笑,冇再說這個,一行人接著前往下一站,到牧民家中去走訪,這完全是廖穀鋒隨機抽訪,廖穀鋒接連走訪了好幾戶家庭,得到的反饋評價都很好,牧民們對扶貧辦的工作都紛紛豎起大拇指,稱讚扶貧辦的人實實在在為貧困百姓在做事。

廖穀鋒在走訪完牧民家庭後,臉上不禁露出了滿意的神色,轉頭對著身邊一圈陪同下來考察的省市領導說道:“涼北的這個扶貧工作,搞得還是可以的嘛,雖然有江東商業集團的幫扶,但涼北縣自身的工作也切實是做到了實處,真心實意的把貧困百姓放在了第一位,千方百計為老百姓謀福利,幫助老百姓脫貧致富,這個工作是值得肯定的……”

大家邊聽邊不住點頭。

廖穀鋒說著,突然道:“我記得去年的扶貧工作,涼北縣是倒數第一,還被點名批評了,是不是?”

聽到廖穀鋒提起這個,不論是涼北縣還是西州市的領導乾部,都麵露尷尬之色,這畢竟是很不光彩的事,特彆是還被廖穀鋒當場點了出來,這時,隻有喬梁出聲道:“廖書記,您說的確實是實情,但我們涼北縣已經迎頭趕上,我相信今年的扶貧工作評比,我們一定能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

“嗬嗬,看來小喬同誌很有信心嘛。”廖穀鋒笑了起來,話鋒一轉,道,“今天實地下來走訪,我對涼北縣的扶貧工作是滿意的,你們的思路也很好,因地製宜,結合實際,這是對的,我們常常講,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就是要懂得充分利用挖掘自身的資源優勢,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路子,我看你們涼北縣這一點做得很好。”

廖穀鋒說著對一邊的工作人員道:“涼北縣的這些扶貧工作舉措,我看可以作為範例好好宣傳一下,省內各地也可以結合實際推廣嘛。”

工作人員聽到廖穀鋒的話,忙記錄了起來,廖穀鋒的意思已經很明白,要讓宣傳係統好好宣傳一下涼北縣的扶貧工作,並且有意把涼北縣的扶貧工作樹成一個典範。

這會大家也都看出來了,廖穀鋒這是先抑後揚,剛剛點出去年涼北縣的扶貧工作倒數第一,實則是為了後麵的表揚呢。

得到廖穀鋒的肯定,喬梁暗暗欣喜,這個扶貧工作是他實打實做出來的成績,省裡麵要進行大力宣傳和推廣,這是能給他加分的,在他的掛職履曆上,這無疑會是濃重的一筆,對他掛職結束回去後提拔重用是有幫助的。

下午的考察一直持續到晚上,廖穀鋒晚上直接在牧區住下,到了第二天中午,廖穀鋒才結束在涼北的考察,啟程返回金城。

送走廖穀鋒一行,喬梁輕鬆下來,來到丁曉雲辦公室:“丁書記,省裡市裡的領導都走了,咱們晚上是不是該慶祝一下,這次省裡對咱們涼北縣的扶貧工作可是高度稱讚。”

“這不都還是喬縣長的功勞。”丁曉雲笑了起來,“喬縣長你這次可是在廖書記麵前大大露臉了。”

“其實我不需要在廖書記麵前露臉的機會。”喬梁笑眯眯道。

“為啥?”丁曉雲疑惑地看著喬梁,“彆人可都是巴不得在大領導麵前能多一些表現的機會呢。”

“秘密。”喬梁咧嘴一笑,“丁書記晚上請我吃飯,我就告訴你。”

丁曉雲白了喬梁一眼,隻當喬梁是在開玩笑,想起一事,丁曉雲道:“對了,市裡的調查組明天就會下來,包括你遭遇的那起車禍,蕭市長也已經做出安排,市局成立了專案組。”

“嗯,蕭市長還是很靠譜的嘛,做事效率很高。”喬梁笑著點頭,說起這個,喬梁突然意識到這兩天都冇看到鄭德海的影子,不由有些奇怪,“這兩天是不是都冇看到過鄭縣長?”

“咦,你這麼說,好像還真是。”丁曉雲眨了眨眼睛,這兩天忙著準備和接待廖穀鋒下來考察,丁曉雲也都冇注意這事,此刻喬梁一說,丁曉雲才猛然發覺鄭德海似乎消失了兩天了。

丁曉雲心裡想著,拿出手機道:“我給鄭縣長打個電話。”

丁曉雲撥了鄭德海的號碼,電話裡很快就傳來係統提示音: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我記得咱們前天開班子擴大會議時,工作人員打鄭縣長的電話通知,好像也說是關機了。”喬梁皺了下眉頭,心裡想到一種可能,忍不住靠了一聲,鄭德海不會是跑了吧?

此刻,同樣發覺鄭德海不見了的還有尚可,甚至尚可在昨天就發現鄭德海已經開始聯絡不上,隻不過昨天尚可也跟著廖穀鋒一行到了鄉下牧區,冇有回來,今天一回到縣裡,尚可再次打了鄭德海電話冇人接後,就立刻讓府辦主任趙洪進親自去了趟鄭德海家裡,最後得到的結果是連鄭德海的妻子也聯絡不上對方,不知道鄭德海去了哪裡。

聽到趙洪進的彙報,尚可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呢喃著:“這鄭德海不會是跑了吧?”

“跑了?鄭縣長為什麼要跑啊?”趙洪進一頭霧水,他連賀小梅的事都不清楚,壓根不明白尚可是什麼意思。

尚可冇說話,心裡忍不住罵鄭德海,這王八蛋真要是跑了的話,也真是夠操蛋的,竟然冇提前跟他招呼一聲,但仔細一想,尚可又有些如釋重負,鄭德海跑了,對他好像不是壞事。(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