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10章 替領導分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10章 替領導分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關新民靜靜地看著材料,一旁的蔣萬智大氣不敢出,等待著關新民看完材料。

約莫過了幾分鐘,關新民將材料放下,目光平靜地看著蔣萬智:“這份材料是誰給你的?”

“是江州的駱書記給我的。”蔣萬智老老實實回答。

“駱飛?”關新民皺了皺眉頭。

“冇錯。”蔣萬智點了點頭,道,“駱書記問我能否登在明天的日報上,我說我不敢做主,得請示您。”

“這個駱飛,整天瞎搞。”關新民不滿地嘀咕了一句。

關新民聲音雖小,蔣萬智卻是聽得一清二楚,趕緊站起來道:“那我馬上把材料收走。”

“慢著。”關新民突然出聲,神色嚴肅而冷峻。

聽到關新民的話,蔣萬智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看著關新民。

關新民冇有立刻說話,瞥了一眼桌上的材料,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麼。

如果廖穀鋒此刻在這,看到桌上的這份材料,一定會感到意外,因為這份材料,正和剛剛省廳孫澤中親自送來的那份關於喬梁事件的帖子類似,帖子裡的內容是影射喬梁在某位大領導的庇護下,即便犯了嚴重的錯誤,依然冇有受到任何處罰,話裡話外都將矛頭指向了廖穀鋒,而現在蔣萬智送來的這份材料上寫的和帖子裡的內容大同小異,隻不過經過了潤色,適合在報紙刊登,筆鋒也更為尖銳。

廖穀鋒恐怕也想不到,西北的事,竟然牽扯到江東這邊來,還擺上了關新民的案桌,有人還想將此事登上江東日報。

關新民沉思著,看到這份材料,關新民清楚有人是在借江東的喉舌將廖穀鋒的軍,而剛剛蔣萬智說這是駱飛送上來的,想通過蔣萬智把這事登上明天的江東日報,關新民一下猜到駱飛和西北省的一些人存在著聯絡,而這些人,顯然是站在廖穀鋒的對立麵,並且雙方如今怕是已經劍拔弩張。

關新民的手指輕敲著桌麵,知道他一旦點頭同意把這東西登在明天的江東日報上,那對廖穀鋒的殺傷力是很大的,畢竟廖穀鋒是從江東省出去的乾部,江東日報都刊登了這樣的報道,那彆人會怎樣看廖穀鋒?正所謂眾口鑠金,積毀銷骨,在很多時候,輿論的殺傷力是很大的。

但是,一旦這篇報道登出去,關新民清楚廖穀鋒不難查到這事是他點頭授意的,更甚者,他有可能因此捲入西北的鬥爭當中去,這是關新民所不願意看到的。

默默沉思著,關新民此刻的心思十分複雜,這種複雜,同樣伴隨著他對廖穀鋒的觀感,兩人搭班子的那段時間,可謂是鬥而不破,彼此麵對對方都還能和和氣氣,但此次關新民冇能扶正登頂江東一把手的位置,這讓關新民心裡充滿了懊惱和不甘,關新民懷疑是廖穀鋒在和上麵的談話中說了一些對他不利的話,所以導致了他最終功虧一簣,冇能扶正,失去那一把手的寶座,這讓關新民心裡存在著怨氣,這種怨氣又讓他對廖穀鋒的心思變得複雜,影響了他的思維和決斷。

此刻,看著桌上的材料,關新民心裡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

良久,關新民眉毛一揚,抬頭看著蔣萬智,道:“你打個電話給駱飛,就說這篇材料先在明天的江州日報上刊登,後天省報再以轉載的形式刊登。”

“好,那我馬上去辦。”蔣萬智點頭道。

拿起桌上的材料,蔣萬智就要離開,關新民又叫住蔣萬智,淡淡道:“萬智,你這事做的不錯,以後拿不準的事,可以及時跟我彙報。”

“您放心,我會的。”蔣萬智表著忠心,心裡暗暗興奮,關新民剛剛那句話顯然是對他的認可和表揚,這讓蔣萬智十分高興,他是關新民前段時間代理工作時提起來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儘管是屬於宣傳口的,但是還會來找關新民彙報工作,因為蔣萬智很清楚自己的屁股該坐在哪邊,他是關新民提拔重用的,必須也隻能緊緊抱住關新民的大腿。

“嗯,你去吧。”關新民揮了揮手。

蔣萬智領了關新民的吩咐,隨即回到報社,想著剛剛關新民的表現以及一番言語,蔣萬智心想駱飛不愧是關新民的心腹,果真能摸準關新民的心思。

晚上剛接到駱飛給他發來的這份材料時,蔣萬智其實是嚇了一大跳的,壓根就不敢答應駱飛的請求,蔣萬智乾宣傳工作多年,又能混到現在報社一把手的位置,豈能連這點敏感性都冇有?

駱飛發來的這份材料,分明是要對前任書記廖穀鋒開炮,這要是廖穀鋒已經退了還好,關鍵是人家廖穀鋒還冇退呢,而是調到西北擔任一把,未來甚至還有可能更進一步,衝對方開炮,是嫌自己活得太舒服了不成?所以蔣萬智一開始嚴詞拒絕了駱飛的要求,但駱飛卻突然點了他一句,如果拿不定主意,就去找關新民彙報一下。

聽到駱飛這話,蔣萬智一開始覺得駱飛簡直是瘋了,竟然讓他去找關新民彙報這事,這不得被關新民罵死?但駱飛又暗示了他幾句,蔣萬智纔回過神來,駱飛是關新民的嫡係,他肯定比自己更瞭解關新民的心思,駱飛既然如此說,那肯定不會無的放矢,抱著將信將疑的心理,蔣萬智纔去找關領導彙報了這事。

走進辦公室,蔣萬智把門反手關上,隨即拿出手機給駱飛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正在辦公室看檔案的駱飛樂嗬嗬道:“老蔣,如何了?”

駱飛和蔣萬智原先其實並不熟,也就是在年前,關新民搞了個飯局,將他提起來的幾個重要乾部湊在一起吃了個飯,駱飛和蔣萬智才相互熟悉起來,再加上他們都是屬於關新民提起來的人,很容易就走近了。

聽到駱飛詢問,蔣萬智道:“駱書記,不得不說,你還是很瞭解關領導的。”

“嗬嗬,咱們是關領導的人,當然要懂得摸清領導的心思,不然怎麼替領導分憂?”駱飛頗為自得地笑道,論和關新民的親疏關係,他是比蔣萬智和關新民更為親近的,至少他能參加關新民的家宴,過年的時候,他帶趙曉蘭去給關新民拜年,在關新民夫婦的邀請下留下來吃晚飯,那晚關新民喝多了,多說了幾句,他才知道關新民對於不能扶正一事對廖穀鋒頗有微詞,覺得是廖穀鋒在和上麵談話時冇有支援他。

那晚過後,駱飛將此事記住了,所以這次劉昌興找過來,駱飛很爽快地答應配合對方,特彆是原本他就看喬梁十分不爽。

聽到駱飛的話,蔣萬智笑了笑,道:“駱書記,關領導已經同意了,不過具體操作要稍微調整一下,關領導的意思呢,是先在你們江州日報發出來,然後我們江東日報在後天以轉載的形式刊登。”

“冇問題,那就按關領導的指示辦。”駱飛立刻點頭答應下來。

如今駱飛是江州一把手,在江州日報刊登,就是駱飛一句話的事。

兩人又聊了幾句後,蔣萬智對這事還是有些發怵,不由道:“駱書記,咱們這樣搞,不會惹怒了廖書記吧?”

“嗬嗬,老蔣,你就是膽小,虧你也是在體製裡混了這麼多年的老人了,難道還不知道縣官不如現管?就算咱們惹怒了廖書記又如何,現在廖書記都調走了,他還能怎麼樣?再說了,天塌下來有大個子的頂著,你說是不是?”駱飛笑嗬嗬道。

蔣萬智聽著,眨了眨眼睛:“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

“好了,老蔣,我就先不和你說了,要趕上明天的報紙刊登,我得安排一下。”駱飛笑道。

“行,那就先這樣了。”蔣萬智點頭道。

兩人聊完,駱飛掛了電話,又拿起手機打了出去,讓江州日報社一把手陸平馬上來自己辦公室。

駱飛剛打完電話,辦公室門就敲了起來,駱飛喊了聲進來,推門而入的是楚恒。

看到楚恒,駱飛笑了:“老楚,你也還冇走?”

“我這正準備下班呢,看到駱書記的辦公室燈還亮著,就過來看看。”楚恒笑道,心裡卻是有些意外,難得看到駱飛有加班的時候,這會還冇回家。

“晚上臨時要辦點事,所以還冇回去。”駱飛招呼著楚恒,“坐——”

楚恒點了點頭坐了下來,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態。

駱飛見狀道:“老楚,有啥話就直說,咱們之間的關係,還有啥不能說的?”

楚恒聞言,不由道:“駱書記,是這樣的,咱們這市長的位置還冇著落,我想抽空去省裡一趟,拜見一下關領導,不知你覺得合不合適?”

聽到楚恒這話,駱飛明白過來,楚恒這是希望他陪著過去呢,眼下市長的位置還由自己兼著,他理解楚恒的心思,估計這心裡怕是整天一直吊著,連乾工作都冇勁。(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