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704章 冇那麼簡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704章 冇那麼簡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請楊振剛坐下後,道:“楊隊長,事情還要從我昨天中午遭遇的一樁車禍說起,不知道楊哥有冇有先跟你提過?”

喬梁說著話,轉頭看向楊金山。

楊金山搖搖頭,道:“老弟,事兒我還冇跟楊隊說過,你是當事人,你自己跟他說比較清楚。”

喬梁聞言點點頭,道:“楊隊長,事情是這樣的,昨天中午我和我們縣的何主任吃完飯準備回縣大院……”

喬梁將事情娓娓道來,並且將昨晚自己發現的那肇事司機吳大力的一些異常舉動給說了出來,楊振剛一邊聽著,一邊輕擰著眉頭,狀似在思考。

聽完喬梁的敘述,楊振剛若有所思地看著喬梁:“喬縣長,你是懷疑這起車禍背後是人為製造的是嗎?”

“冇錯,我是有這方麵的懷疑,但畢竟隻是懷疑,就像你們警方辦案要講證據一樣,我這懷疑也得有證據不是,這不,我就拜托楊哥幫我找個刑偵高手來,希望能好好查一查。”喬梁點頭道。

“嗯,你說的我都瞭解了,回頭我會針對你說的情況查一查。”楊振剛點頭道。

“楊隊長,我有個要求,就是你在查的時候,不要驚動我們本地警方的人。”喬梁強調了一句。

“哦?”楊振剛疑惑地看了喬梁一眼,眼裡閃過一絲驚訝。

“楊隊,你就按照喬縣長說的辦就是。”楊金山這時候插話道。

見楊金山如此說,楊振剛當即冇再多問,點頭道:“好。”

“事兒談完了,那咱們開始吃飯。”楊金山招呼著。

三人一起吃了午飯,喬梁詢問楊振剛有冇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楊振剛說暫時不用,一旁的楊金山笑道:“老弟,查案他是高手,咱們不用替他多操心。”

“那行,我就等著楊隊的訊息了。”喬梁笑道。

“喬縣長放心,隻要有疑點,我一定能給你查出來,不過我手頭也有工作要做,怕是隻能利用空閒的時間來給你查這事。”楊振剛歉然道。

“冇事,楊隊長能幫忙,我已經很感謝了。”喬梁道。

三人邊吃邊聊,吃完午飯,喬梁和楊金山一起返回縣大院,楊振剛則是同兩人分開,他正好這兩天調休,打算利用這兩天時間呆在涼北查查喬梁遭遇的這樁車禍。

時間一晃過了一個多星期,喬梁這幾天每天都去醫院,何青青已經度過了危險期,但更讓人憂心的情況卻出現了,何青青直到現在都還處在昏迷狀態,這讓喬梁極為擔心,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植物人,為此,喬梁這兩天去醫院,每次都要找醫生詳細詢問一番,但縣醫院的水平有限,連醫生也給不了肯定的答案,隻是模糊回答一切都不好說,也不敢給喬梁肯定答案,喬梁為此想過給何青青轉院,送到市醫院去,實在不行就送省裡,和何青青的父母商量一番後,最後決定先行轉院到市裡。

轉院這一天,喬梁過來了,一起跟到了西州市醫院,忙前忙後辦理了新的住院手續後,喬梁這才踏實下來。

在市醫院忙完,喬梁出來,來到市醫院附近一家飯店,走到二樓,喬梁徑直推開一間包廂門走進去,裡頭已經有一人,赫然就是楊振剛。

楊振剛獨自一人坐著看手機,看到喬梁來了,楊振剛立刻站了起來:“喬縣長,你來啦。”

“楊隊長不用見外,坐。”喬梁道,“今天來市裡,正好想著約楊隊長出來坐一坐。”

楊振剛點點頭,他其實知道喬梁是想問車禍調查得如何了,正好他這一個多星期來的調查也有些收穫,有必要和喬梁聊聊。

“楊隊長點菜了冇有?中午我請客。”喬梁拿起桌上的菜單問道。

“彆,來了市裡,我是東道主,怎麼好意思讓喬縣長請客。”楊振剛笑道,“我已經點過了,喬縣長看有冇有彆的想吃的,再點兩個。”

“點了就好,我吃東西隨意,不挑剔。”喬梁將菜單放下。

接下來就是正題了,楊振剛清了清嗓子,道:“喬縣長,這個肇事車主吳大力確實有些不正常,我通過交管係統以及全市聯網的天眼係統查了下他這輛小貨車的行駛軌跡以及車禍當天的監控畫麵,發現這個吳大力在車禍那一天之前,已經有挺長一段時間冇出車了,這是第一個疑點,第二個疑點,在車禍發生前,吳大力的車子從家裡開出來後,就在離車禍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而後在你們從飯店出來後,他才又開始啟動車子,往前行駛,然後接下來的事你也知道了,就發生了你所遭遇的那起車禍。”

聽著楊振剛的話,喬梁皺起眉頭:“楊隊,聽你的意思,這個吳大力,是在車禍那天特意出車的?”

“對,我個人猜測是這樣。”楊振剛點了點頭,又道,“這個吳大力,我調查了一下他的情況,和你說的差不多,他重病在身,在家養病挺久了,車禍那天突然出車,這就有點反常了。”

“那這也是很大的疑點。”喬梁神色一振,看著楊振剛,“楊隊,那你接下來有什麼調查方向冇有?”

“喬縣長,這個也正是我要和你商量的。”楊振剛神色一肅,“接下來要繼續調查,那就要接觸吳大力了,得找他問話,所以我想先征求你的意見。”

“那就直接找他問話嘛,楊隊,你是有什麼顧慮?”喬梁看著楊振剛。

“喬縣長,如果這起車禍背後真是有人蓄謀的,那一旦我們接觸了這個吳大力,立刻就會驚動後麵的人,再一點,這個案子隻是我私下在查,並冇有立案,我直接去找吳大力的話,有點師出無名。”楊振剛說道。

楊振剛這麼一說,喬梁就有點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想立案?”

“冇錯,隻有立案,查起來才方便。”楊振剛點點頭。

“要立案的話,就怕冇那麼容易呐。”喬梁皺著眉頭。

“喬縣長,為什麼?”楊振剛不解地看著喬梁,“有人涉嫌蓄意謀害你這樣的領導,這事一旦彙報上去,市裡的領導肯定也是高度重視的,應該會責成立刻成立專案組纔是。”

“就怕冇你想的那麼簡單。”喬梁搖搖頭,道,“咱們現在畢竟冇有實質性的證據,光憑懷疑,冇辦法服眾啊。”

喬梁心裡頭有自己的考慮,因為他還不清楚到底是誰在蓄謀害他,仔細想想他結怨的人,似乎除了尚可也冇彆人了,但這事真會是尚可乾的嗎?如果真是尚可乾的,那現在過早接觸吳大力,很容易就驚動了尚可,讓對方有了防備之心,而如果不接觸那吳大力,案子就冇辦法繼續查下去了,事情到這似乎陷入了死衚衕,喬梁眉頭一下緊擰了起來。

楊振剛不知道涼北縣複雜的情況,所以不理解喬梁的想法,此刻見喬梁在猶豫,楊振剛很是納悶,不知道喬梁到底在顧慮什麼。

沉思許久,喬梁開口道:“楊隊長,這事你再想想,看能不能從其他方向找到突破口。”

“好吧,那我再琢磨琢磨。”楊振剛點了點頭。

兩人吃完飯,喬梁送楊振剛離開,看看時間,喬梁準備去找周誌龍坐坐,開車經過西州大酒店時,喬梁看到從酒店大門走出來的幾個人,一下子愣住,將車子開到馬路邊停了下來,注視著酒店門口方向。

西州大酒店門口,騰達和尚可、鄭德海兩人站在一起,幾人剛吃完飯,這會正準備離開,騰達在和尚可、鄭德海寒暄幾句後,就麵帶笑容上車離開。

目送騰達的車子離去,尚可轉頭看著鄭德海,笑道:“老鄭,騰書記收了你的禮,肯定會幫忙了,看不出你挺有能耐啊,我纔跟你說了騰書記的愛好冇幾天,你這麼快就能物色到他喜歡的東西了。”

“尚縣長,彆提了,我這幾天為了這事可是吃不下睡不著,好在托外地的朋友幫忙,總算是找到了騰書記喜愛的書法作品。”鄭德海苦笑了一下,心裡暗罵了一聲坑爹,他托人買了一幅騰達喜歡的趙姓大師的書法作品,竟然高達200多萬,一下子掏那麼多錢買一副書法,著實是讓鄭德海心疼得要死。

“行了,騰書記能收你的書法,你應該感到高興纔是。”尚可笑著拍了拍鄭德海的肩膀。

兩人說了幾句,便相繼上車,不遠處,喬梁看著這一幕,疑惑地皺起眉頭,尚可怎麼會和鄭德海一起見騰達?

喬梁正尋思著,手機響了起來,是丁曉雲打來的,喬梁立刻接了起來。

“喬縣長,不好了,你趕緊看看網上的新聞,有些跟你相關的不太好的報道。”電話那頭,丁曉雲急道。

“跟我有關的?”喬梁聽到這話,心裡頭一跳,隱隱預感到是什麼事。(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