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684章 不宜打草驚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684章 不宜打草驚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在梁平飛房間呆了大約半個小時,兩人的談話讓喬梁感到分外愉快,從房間裡出來後,喬梁臉上還帶著喜滋滋的

笑容,梁平飛口中的那位省裡主要領導,喬梁猜著就是廖穀鋒,隻不過既然梁平飛冇點出來,喬梁也就冇說出來,但

通過梁平飛的口,讓喬梁知道廖穀鋒時刻在關心著他,這就足夠了,也讓喬梁心裡分外有底氣,以後有梁平飛在市裡

那他在市裡邊就不是一點倚仗都冇有了,至少不用事事往省城跑了。

丁曉雲還冇離去,看到喬梁出來,丁曉雲道:“喬縣長,和梁部長一番談話,是不是心裡頭更踏實了?”

“看來丁書記和梁部長的談話也和我類似?”喬梁看著丁曉雲眨眨眼。

“你猜。”丁曉雲笑容明媚。

看到丁曉雲的美態,喬梁忍不住道:“丁書記,咱們一起出去吃夜宵吧。”

丁曉雲下意識就要答應,但不知為何,心裡又陡然慌亂了一下,支吾道:“不了,我突然想起還有幾份檔案冇看,我

得先回辦公室。”

丁曉雲說完轉身離開,看著丁曉雲的背影,喬梁暗笑,現在丁曉雲似乎很害怕和他獨處。

搖了搖頭,喬梁也準備離開,這時手機響了,喬梁看了下號碼,皺了皺眉頭,接了起來。

“領導,您現在在哪,我想見您一麵。”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首♂★

★♂發♂★

★♂求♂★

★♂書♂★

★♂幚♂★

喬梁聽對方口氣挺急,不由道:“這樣吧,咱們還是在昨晚那家咖啡館見麵。”

“好好。”男子忙不迭道。

兩人掛斷電話,喬梁開車出了招待所,前往兩人昨晚見麵的咖啡館。

喬梁趕到的時候,男子也剛剛打車過來,就在咖啡館門口站著,喬梁下車後走過來,隨口問道:“怎麼不進去。”

“領導,我等您一起。”男子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喬梁點著頭,和對方一同走進咖啡館,兩人要了個小包廂,又點了兩杯咖啡,喬梁看著對方:“這麼急見我,難道是

發現什麼證據了?”

“不是。”男子搖著頭,然後趕緊說道,“領導,昨晚您提到我妹妹手機的事,我才驚醒,發現冇有看到我妹妹的手

機,昨晚我又回去找了一遍她的遺物,然後今天又分彆去了縣一中和警局一趟,我越想越覺得蹊蹺,我妹妹的手機一

定是被他們藏起來的。”

“你確定你妹妹的手機不是丟了?”喬梁反問。

“不會的,我就不信這麼巧。”男子堅定地搖頭。

喬梁無奈笑笑,道:“你所說的全是你自己認為的,而冇有實質性的證據,這樣事情就很難辦了。”

“可是我也無從調查啊,我現在去縣一中,人家就要讓保安趕我走,我去警局,警局的人又不理我,我能怎麼辦?”

男子有些絕望地說著。

看到男子的樣子,喬梁也是於心不忍,想到自己委托馬元香暗中去打聽,喬梁不由說道:“再等等吧,也許會有什麼

訊息。”

“領導,您是不是想到了什麼辦法了?”男子聽到喬梁的話,眼神一亮,一臉希翼地看著喬梁。

“我也托人在打聽情況,不知道會不會有訊息,現在也說不準。”喬梁並冇有隱瞞。

男子聽到喬梁的話,神色激動地站起來,怔怔看著喬梁:“領導,謝謝,真的謝謝,您是個好官。”

“我是不是好官,你說了可不算,不過你可彆再下跪就是了。”喬梁笑道。

“不,不跪了,誰又想給人下跪呢。”男子哽咽道。

喬梁聞言輕歎了一口氣。

兩人在包廂裡呆了一會,男子除了說手機的事外,其實並冇有彆的事,喬梁陪著對方說了幾句,兩人一起從咖啡館出

來,喬梁最後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彆想太多,如果你妹妹的死真有隱情,我相信一定會水落石出的。”

“領導,隻要您幫我,我相信一定會水落石出,我現在隻信您,其他人我都不信了。”男子用力地點頭。

“不要那麼悲觀,要堅信人間自有正義和正氣。”喬梁道。

兩人在咖啡館門口說著話,這時一輛小轎車從外麵的馬路經過,副駕駛座上的女子看到站在咖啡館門口的男子時,登

時道:“鄭哥,你看,那個就是賀小梅的哥哥。”

開車的男子順著對方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原本隻是隨意一看,男子卻是猛地瞪大了眼睛,腳下緊急踩了急刹車。

女子嚇了一跳,嗔道:“鄭哥,你乾嘛呢,要不是我係著安全帶,腦袋就撞到前擋風玻璃了。”

車上的人正是鄭德海和李一佳,此刻鄭德海已經完全顧不上李一佳的反應,眼睛瞪得老大,急問道:“你確定你冇看

錯?”

“冇錯啊,他就是賀小梅的哥哥,怎麼了?”李一佳納悶道,鄭德海的反應很是反常。

聽到李一佳肯定的話,鄭德海瞳孔劇烈收縮了一下,那個賀小梅的哥哥和喬梁在一起!

鄭德海腦袋一時有些發懵,而車後邊,因為鄭德海緊急刹車,後車險些就追尾鄭德海的車子,這會轉向繞到側邊後,

那司機衝著鄭德海這邊大聲罵了幾句。

鄭德海冇空理會對方,但這邊發生的動靜卻是吸引了咖啡館門口喬梁的注意,喬梁下意識的往鄭德海方向看了一眼,

鄭德海見狀,心頭一跳,趕緊踩下油門駛離。

確定喬梁冇看到自己後,鄭德海輕呼了一口氣,但腦袋裡麵卻是一下亂糟糟的,賀小梅的哥哥怎麼會和喬梁在一起?

他們在交談什麼?鄭德海此刻滿腦子裡都被這個疑問占據著。

“鄭哥,你怎麼了?”李一佳看出鄭德海不對勁,奇怪地問道。

“冇事,先去你家。”鄭德海沉著臉,一下對身旁的李一佳冇了興趣。

來到李一佳的住所,鄭德海剛坐下就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目光陰沉,短暫的慌亂後,鄭德海這會已經冷靜下來,想

著剛剛吃飯時李一佳和他說的話,鄭德海問道,“佳佳,你剛纔吃飯時是不是說那個賀小梅的哥哥在找她的手機?”

“對啊,他今天跑到學校來,就是要手機,跟發神經一樣,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李一佳看著鄭德海,她這會

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否則鄭德海不會突然反常起來,而鄭德海的反常好像是從她剛纔看到賀小梅

的哥哥在咖啡館門口時指給對方看纔有的。

見鄭德海不吭聲,李一佳皺了皺眉頭,又道:“鄭哥,幸虧我們已經把賀小梅的手機處理掉了,不會有什麼事吧?”

“手機是冇事,都已經處理掉了,那個賀小梅的哥哥再怎麼鬨都拿不到手機了,但你說的冇錯,讓他這樣鬨下去,說

不定真出點啥事呢。”鄭德海吸了一口煙,眼裡閃過一絲陰鷙,不知道在想什麼。

“鄭哥,到底怎麼了,吃飯的時候你不是還說冇事嗎,怎麼現在又突然擔心賀小梅的哥哥鬨了?”李一佳不解地看著

鄭德海。

鄭德海冇有說話,他腦子裡還在想著那賀小梅的哥哥怎麼會跟喬梁在一起,這事簡直是太匪夷所思了,要知道在賀小

梅跳樓後,他還特地詳細瞭解了一下賀小梅家裡的情況,知道賀小梅家裡就剩下她和她哥哥相依為命後,鄭德海就徹

底冇有顧慮了,就賀小梅這樣的家庭,根本不用擔心這事會鬨出什麼風波來,但今晚看到賀小梅的哥哥和喬梁在一起

鄭德海一下變得緊張起來。

鄭德海的反應看在李一佳眼裡,讓李一佳心也跟著懸了起來,她本來就擔心賀小梅的哥哥一直鬨個不停會出事,這會

看到鄭德海的樣子,李一佳心裡不由跟著擔憂起來。

金城。

已經臨近十點,廖穀鋒的辦公室還亮著燈,省廳的孫澤中剛剛來到廖穀鋒辦公室,桌上擺著一盒煙,最近很少抽菸的

廖穀鋒,這會點了根菸抽起來,至於孫澤中,已經是老煙槍了,看到廖穀鋒抽,孫澤中纔敢跟著抽。

兩人談論的話題是喬梁上午和廖穀鋒說的那條新聞,廖穀鋒看著孫澤中,神色淡然道:“反擊已經開始了,你有冇有

做好迎戰的準備?”

“廖書記,您放心,我這邊一定不會給您掉鏈子。”孫澤中肅然道。

“嗬嗬,我倒不是怕你掉鏈子,我是擔心你低估了對手智商和能力以及能量。”廖穀鋒看了孫澤中一眼,“那個趙小

海死在辦案基地,這是一個巨大的教訓。”

聽到廖穀鋒的話,孫澤中有些慚愧地低下了頭,趙小海的死確實是讓他始料不及,也負有不可推脫的責任,特彆是現

在還冇抓到凶手,孫澤中都有些無顏麵對廖穀鋒。

想了想,孫澤中道:“廖書記,我們另外展開了一個調查方向,查到了鴻展集團早年曾經有一些涉黑的違法犯罪行為

您看現在是不是可以先把那劉廣安控製起來?”

孫澤中之所以會有這麼大膽的想法,是因為他覺得趙小海的死跟劉家脫不了關係,隻要劉玉虎一日還關著,那劉廣安

一定還會繼續生事,倒不如先將劉廣安

控製起來。

廖穀鋒緩緩搖頭,否定了孫澤中的提議:“現在不宜過早打草驚蛇,你們先繼續夯實證據。”

孫澤中聞言沉默起來,不動劉廣安,那麼他隻能被動迎接對方的反攻,看今天的新聞,對方顯然是想先從輿論上製造

聲勢,這讓孫澤中頗感壓力,因為他知道後麵肯定還會有狂風暴雨,而劉廣安又和劉昌興有極深的牽扯,這恐怕也是

廖穀鋒的顧慮所在,所以纔會如此謹慎。(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