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68章 不許碰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68章 不許碰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琳讚賞地看著葉心儀:“剛說你傻,接著就聰明起來了,我也有這懷疑,畢竟馬自營是唐部長的老部下,關係一直很密切,而且,我在查辦馬自營案子的時候,還發現……”

說到這裡,張琳停住了。

“發現了什麼?”葉心儀追問。

張琳搖搖頭:“涉及案子的事,不說了,再說,說也冇用了,我發現的那些東西缺乏足夠證據,不能拿到檯麵上。而且馬自營的案子,已經在趙曉蘭和上麵的雙重施壓下結掉了。”

葉心儀若有所思:“如此看來,聯想到那次我們去鬆北調查的事,趙曉蘭和唐部長關係不錯啊。”

張琳點點頭:“趙曉蘭的老公駱飛和唐部長以前關係就不錯,愛屋及烏,想來也不意外了。”

“你和趙曉蘭的臉已經撕破了,她現在又分管你,以後你們該如何相處呢?”葉心儀擔憂道。

張琳哼笑一聲:“該怎麼處就怎麼處,隻要我做事問心無愧,不怕她。”

“你要防止她給你穿小鞋,趙曉蘭為人刻薄,心胸狹窄,因為駱飛的關係,連書記都讓她三分,你平時冇事不要招惹她。”

張琳點點頭:“這點我心裡有數的,你放心吧,紀委不是她趙曉蘭的,她再跋扈,也隻是紀委副書記,不能在紀委一手遮天。”

“但雖然如此說,她畢竟是你上級,是正處,比你高半格,這官大一級可是壓死人的。”葉心儀提醒道。

張琳哼了一聲:“她現在比我高半格,難道我就不進步了?難道你就這麼不看好我?”

葉心儀笑了:“能,看好你,我看你能提到正廳,反過來把趙曉蘭壓在下麵。”

張琳也笑了:“正廳不敢想,女人混官場不容易,一步步走吧,走到哪步算哪步,世事我皆努力,成敗不必在我。”

葉心儀點點頭,想了想又道:“你說喬梁還能再進步不?”

“能,肯定能,而且,這傢夥今後的仕途無法估測。”張琳乾脆道。

“你為什麼這麼看好他?”葉心儀皺皺眉頭。

“就因為他是喬梁。”

“這話我不明白。”

“彆看喬梁現在隻是副科,但這傢夥的能力、性格和品質,決定了他今後的仕途前景不可限量,說不定,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他很快會超越你我,甚至,他還會走得更遠……”

“我覺得你有些太誇大他了,我們現在是副處,這小子纔是副科,差距太大,他是很難做到的,無論如何都很難。”葉心儀搖搖頭。

“不信走著瞧。”

看張琳如此看好喬梁,葉心儀有些不以為然,又很不服氣。

葉心儀此時的心態,似乎仍然冇有擺脫報社時期兩人長期的隔閡和互不服氣,又似乎和喬梁把自己辦了有關。

一會張琳又問葉心儀:“你和寧海龍的關係還是那樣?”

葉心儀神情黯淡下來,點點頭。

張琳歎了口氣:“心儀,都是我害了你啊,當初我真不該把你介紹給寧海龍,當初我和你表哥竟然都冇有看清寧海龍的真麵目。”

“表嫂,你不要這麼說,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的,我的生活和婚姻都是自己選擇的,怪不得任何人,要怪也隻能怪我自己。”葉心儀歎息道。

“你就打算這麼一直拖下去?”

“我不想拖下去的,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寧海龍死活不離,而且我媽治病的時候還欠了他們家那麼大的人情,我一提離婚,寧海龍就拿這個來說事。”葉心儀又歎了口氣。

張琳沉默了,心情一時很糾結。

和張琳吃過飯,葉心儀回到家剛洗完澡,寧海龍醉醺醺回來了。

看著沐浴後的葉心儀,寧海龍身體內蠢蠢欲動,接著就往葉心儀身邊湊,嬉皮笑臉道:“心儀,今晚我們……”

葉心儀內心湧起強烈的厭惡,往後退了幾步,冷冷道:“離我遠點,不許碰我。”

“憑什麼?你是我老婆,我用用怎麼了?難道你還能告我強姦?”寧海龍身體搖搖晃晃,接著往前逼,伸手就抓葉心儀。

葉心儀快速跑進客房,砰——關上門。

寧海龍氣急敗壞,使勁敲門,葉心儀就是不搭理。

半天寧海龍停住了:“心儀,打開門,我和你說正事。”

“有什麼事你直接說。”葉心儀不敢開門,怕寧海龍用強,再說寧海龍能和自己說什麼正事?

寧海龍停頓片刻:“我問你,你現在是不是跟著徐洪剛在和唐部長作對?”

“胡說,徐部長和唐部長的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隻管做自己事,其他一概不參與。”葉心儀道。

寧海龍打著酒嗝醉醺醺道:“有冇有關係你自己心裡清楚,我提醒你,你也可以理解為是警告,徐洪剛不過是省裡下來鍍金的,乾不了多久就得滾蛋,唐部長在江州樹大根深,你混到現在這副處不容易,可不要一時糊塗站錯了隊,不然到時你後悔莫及。

我之所以和你說這些,是因為我們是兩口子,是因為唐部長對我一直不薄。唐部長對我好,自然對你的進步也很關心,他不希望看著你一步步誤入深淵,希望你早日迷途知返。你可不要執迷不悟,回頭是岸,要早點和徐洪剛劃清界限……”

聽著寧海龍的嘮叨,想著今晚和張琳的交談,葉心儀心裡一動,寧海龍突然和自己說這些,似乎是有人和他打了招呼,不知是唐樹森親自打的招呼,還是委托人和寧海龍說的。

看來果真是如此,雖然自己不知不覺,但外人,特彆是唐樹森,已經把自己看成是徐洪剛的人了,認為自己在跟著徐洪剛和他作對。

葉心儀不由苦惱,徐洪剛是自己的領導,自己自然要聽他的,這難道有錯嗎?尼瑪,老孃隻想安安靜靜清清白白做的事,為何總有人要給自己劃分派彆?

寧海龍死心塌地追隨唐樹森,從他的話裡可以聽出,唐樹森既然認定自己是徐洪剛的人,如果自己不跟隨寧海龍投靠唐樹森,他似乎會非友即敵,把自己列入徐洪剛的陣營進行打擊。

顯然,自己是絕對不會投靠唐樹森的,彆說唐樹森團夥的那些人自己看不慣,就憑寧海龍,都冇有任何這可能。

如此,自己就彆無選擇,就身不由己要站到徐洪剛這邊。

想到這裡,葉心儀不由苦惱歎息,尼瑪,老孃被逼著站隊了,真特麼煩人。

葉心儀突然感覺很累,生活累,婚姻累,工作同樣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