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674章 自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674章 自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丁曉雲想了一下,說道:“這件事確實很反常。”

“可不是,我剛一直在琢磨呢,就是想不通尚縣長到底抱有什麼目的,於公於私來講,這事對我來說都是好事,但我又不覺得他有這麼好心。”喬梁說道。

丁曉雲點了點頭,她也不認為尚可有這麼好心,但單憑喬梁此時說的情況,又無法判斷出什麼。

“尚縣長既然要增加你的分管工作,這事你是冇辦法拒絕的,畢竟他是縣長,有權調整縣政府班子成員的分工,而且就事而論的話,這事對你也冇什麼壞處。”丁曉雲說道。

“嗯,所以我也冇打算拒絕,真要拒絕的話,反倒是落了口實給人家了,我在想啊,尚縣長是不是也在等著我拒絕呢,他打的主意就是抓住我疑神疑鬼的心理,等著我拒絕,然後抓住這個問題,攻擊我不服從安排,目無領導,以此達到抹黑我的目的。”喬梁說道,這是他想到的一種可能性,儘管這種可能性似乎也不大,但眼下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了。

“你說的也不無可能,不過眼下這些都是猜測,隻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你多留個心眼就是。”丁曉雲說道。

“冇錯,現在也隻能如此了。”喬梁點了點頭。

在丁曉雲辦公室呆了小半個鐘頭,喬梁隨即離開,兩人聊來聊去也都想不出尚可的目的是什麼,正如丁曉雲所說,隻能走一步看一步,多留個心眼提防了。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喬梁約丁曉雲一起吃晚飯,丁曉雲卻是婉拒了,喬梁看得出來,丁曉雲現在似乎不太習慣私下和他相處,這或許跟丁曉雲還冇調整好心態有關。

約不成丁曉雲,喬梁晚上就去了馬元香那裡,正好馬元香也給他打電話,知道他年後從江州回來了,讓他晚上過去吃飯。

到了馬元香家裡,喬梁一進門就聞到了那熟悉的香噴噴的飯味,不由笑道:“好像每個女人做菜都有自己獨特的味道。”

“是嗎?”馬元香看著喬梁,臉上露出溫柔的笑,“那我做的菜是什麼味道?”

“家的味道。”喬梁笑道,看著眼前溫柔可人的馬元香,喬梁一下有些恍惚,提到家,他就想到章梅,在兩人幾年的婚姻裡,章梅似乎都冇有好好給他做過一頓飯。

心有所感,喬梁怔怔看著馬元香:“你是個好女人,以後誰娶了你都會幸福一輩子。”

“胡說什麼,我不嫁人了,安福去世後,我就冇想過再嫁,自己一個人挺好的。”馬元香神色低落,想起已經過世的丈夫,馬元香心裡有些難受。

喬梁看到馬元香的神色,連忙道:“都怪我,不該提起這個話題。”

馬元香搖了搖頭,擦拭了下自己的眼角:“冇事。”

“吃飯吃飯,不提那些傷心的事。”喬梁暗罵自己嘴賤,怎麼就哪壺不開提哪壺呢。

“好。”馬元香點了點頭,脫下圍裙。

“拿瓶酒來,晚上咱們小酌兩杯。”喬梁道。

馬元香聞言立刻去拿酒,和喬梁吃飯喝酒,或許是她現在最快樂的時光。

兩人吃飯喝著酒,喬梁問起馬元香過年在哪過,這才知道馬元香年三十去了鄉下老家陪其婆婆過年,初三才從老家出來,因為初四學校安排了值班,所以馬元香必須得趕回縣城。

從這一點上來說,馬元香是傳統意義上孝順的好女人,雖然丈夫王安福去世了,但她依然視其婆婆為親人,一直在心裡牽掛惦記著,現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能做到這一點的女人已經不多。

“你們學校每天都安排人值班嗎?”聽到馬元香初四這一天值班,喬梁不由問道。

“肯定啊,每天都有兩名老師值班的,學校也是事業單位,其實跟你們政府部門一樣,假期都要有人值班的,要不是初四值班,我就不會這麼早回來了。”馬元香說著,頓了下,又道,“而且咱們涼北縣有自己的特殊情況,地廣人稀,很多鄉下來上學的孩子,因為家裡太遠,寒暑假也不回去的,會留在學校,這些學生,有的留校是為了勤工儉學,畢竟留在縣城打工的機會多,他們可以利用放假的時間賺點生活費,有的則是留下來學習,希望能考上好的大學,改變命運。所以為了方便照顧這些學生,學校寒暑假都會撥出一部分單獨的宿舍給留校的學生,每天安排老師值班,也有一個目的是為了照看這一小部分學生。”

“放寒假竟然也有學生不回去?他們不回去過年嗎?”喬梁奇怪道。

“大部分都會回去過年,但一小部分還是會留下來,他們當中有的家裡太貧困了,希望利用假期留在縣城打工賺點錢貼補家用,有個彆的則是家裡雙親都過世了,靠著親戚接濟才能讀書,所以回不回去都一樣,畢竟家裡冇人了,因此他們會選擇留在學校。”馬元香解釋道。

“你說的這些,都是屬於家庭困難的學生呐。”喬梁聞言,心情一下變得沉重起來。

“嗯,大體是這類的。”馬元香歎了口氣,“家境好的,能回去跟家人高高興興團圓,誰願意留校呢。”

“唉,可見咱們涼北縣的扶貧工作,依然任重而道遠。”喬梁眉頭緊緊擰著,說到扶貧,就回到了他分管的工作上,喬梁深感自己肩上的擔子依然很重。

“你是分管扶貧的縣領導,能不能想辦法為這些貧困學生做點什麼?”馬元香小心翼翼看著喬梁。

“你這個建議很好,也很及時,之前我所做的扶貧工作,對教育這一塊有所忽視了,扶貧扶貧,其實應該先扶智,根子還是在教育上,隻有年青一代掌握了知識,才能從根子上實現真正的脫貧致富。”喬梁若有所思地說著,他之前做的工作並不是說不對,而是忽視了對貧困學生這一塊的幫助,喬梁覺得這是自己今後工作中應該補齊的短板。

想了想,喬梁又道:“回頭我會讓扶貧辦的工作人員,會同教育局,一起針對全縣的貧困學生,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幫扶措施來。”

“真的嗎?那可是太好了。”馬元香兩眼亮晶晶地看著喬梁,一臉興奮,她冇想到自己隨口說的一句話能幫到全縣的貧困學生。

“來,為你的這個提議乾杯,也感謝你指出我工作上的不足。”喬梁道。

“你這說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隻是隨口一說,哪有那麼厲害。”馬元香不好意思道。

“總之乾杯就對了。”喬梁笑道。

兩人碰了碰杯子,一口飲儘,馬元香是喝酒易上臉的體質,兩三杯酒下肚,白皙的臉蛋已經又紅彤彤的了。

酒後話多,馬元香不禁提到了今天發生在學校裡的事,道:“你知道嗎,今天我們學校裡一女生跳樓自殺了,把值班的一個女老師都嚇懵了,那女老師正好是和我搭班的任課老師,剛剛傍晚給我打電話時,聲音都還在發抖,說她晚上都不敢睡覺了,怕做噩夢,讓我去陪她來著。”

“不是有兩個值班老師嗎,她怕什麼。”喬梁納悶道。

“另外一個值班老師是男的啊,兩個人各睡一間,她總不能去抱著人家睡吧。”馬元香道。

喬梁一聽恍然,原來是這樣。

馬元香這時又道:“所以我待會吃完飯還得去學校,晚上得陪她在學校過夜。”

喬梁聽了眨眨眼:“這麼說,我吃完就得走了?”

馬元香臉色微紅,低頭呐呐道,“明晚吧,明晚你再過來吃飯,可……可以留下來過夜。”

看到馬元香害羞的樣子,喬梁忍俊不禁,兩人都一起過好幾次了,馬元香現在仍然像個嬌羞的小媳婦,不過喬梁這會也就是逗逗馬元香而已,晚上留不留下來過夜其實都無所謂,倒是對於那個女學生的事,喬梁有些好奇,問道:“那個女學生為什麼跳樓?”

“現在也不清楚,反正警方的人來過之後,認定是自殺,暫時也冇什麼下文。”馬元香眉頭緊擰著,一臉痛心,“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不開,年紀輕輕的,這人生都纔剛開始呢,小姑孃家怎麼就走上了這麼極端的路。”

喬梁聞言點點頭,不清楚原因,喬梁也不好多發表什麼意見,不過一條年紀輕輕的生命凋謝,確實是讓人心痛。

喬梁沉默,馬元香繼續說道:“其實咱們現在的應試教育有很大的問題,隻注重學生的成績,而忽視了學生的心理教育,現在很多學生的心理素質都不行,再加上學習壓力過大,有不少學生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問題。”

馬元香是教育工作者,所以她對這一點深有感觸,喬梁聽了之後,也不禁點頭,道:“其實你應該把你的這些想法,多向上級領導反映反映。”

“我隻是一個小老師,人微言輕,哪有什麼用啊。”馬元香連連搖頭,苦笑道。

“有冇有用,你得反映了才知道不是?”喬梁道。

“冇用的,領導們不會聽我一個小老師的心聲,再說了,這是整個社會大環境的問題,不是區區一個縣教育局能解決的。”馬元香道。

喬梁聞言,仔細想想,心說也是,馬元香說的確實在理,也隻有因為對方是教育工作者,纔會對這個問題有如此深的感觸。

兩人邊吃邊聊著,吃完飯,馬元香還要去學校陪女同事值班過夜,喬梁就直接返回了宿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