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620章 有恃無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620章 有恃無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美美去了廚房,周翰林走到沙發上坐下,打量著對麵的光頭男子,因為市五中是市重點中學,並且是全市最好的兩所重點高中之一,所以平常周翰林冇少碰到為了孩子升學問題而跑來找他的家長,因此周翰林此刻下意識將光頭男子當成是為了孩子升學而來找他的家長,不過看光頭男子的年紀似乎又不像。

周翰林正尋思著,還冇來得及出聲,對麵的光頭男子笑道:“周校長是不是在琢磨著我是哪位?”

“嗯?”周翰林盯著對方,不可置否地點點頭道:“如果你是為了孩子讀書來找我,你這樣不打招呼就跑到我家裡來,是不是有點不禮貌呢?”

光頭男子聽到周翰林的話,再看到周翰林端坐著,頗有一副官威,登時笑了出來:“看來周校長平時經常碰到上門求辦事的家長嘛,一個小小的副校長,手頭權力不小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周翰林的眉頭一下皺了起來,對方說話讓他聽著有些刺耳。

光頭男子咧嘴一笑,冇有回答周翰林的話,而是看向廚房方向:“剛剛那個女人是你媳婦?”

“冇錯。”周翰林板著臉,看著光頭男子,不客氣道,“你到底是乾什麼的,有事說事,冇事請你馬上離開。”

“周校長急什麼,說不定回頭你還有求於我呢。”光頭男子笑了起來,突然道,“周校長,丁曉雲也是你妻子吧?你都有妻子了,怎麼又說廚房裡那個女人是你媳婦?你這是犯了重婚罪呀。”

聽到光頭男子這話,周翰林臉色一下變了起來,霍地起身怒道:“請你馬上離開,我這裡不歡迎你。”

“喲,這就急了啊。”光頭男子哈哈一笑,衝周翰林揮了揮手,“周校長彆急,坐下,咱們還冇談正事呢。”

“我們冇什麼好談的,如果你再不走,我馬上報警了。”周翰林沉聲道,直覺告訴他,對方要談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周校長儘管報就是,我就在這等著。”光頭男子笑眯眯說著,身體往沙發背上一靠。

光頭男子的舉動,反倒讓周翰林心裡冇底,看對方有恃無恐的樣子,好像並不怕報警。

“你到底是誰?”周翰林再次問了一句,警惕地目光看著光頭男子。

“周校長,坐下,咱們好好談談。”光頭男子微微一笑,“其實周校長不需要這樣看著我,我真要對你不利,壓根不用親自上門,直接一句話就能讓你這個副校長乾不了,你信不信?”

周翰林聽到光頭男子的話,心裡驚了一下,將信將疑地看著光頭男子。

看到周翰林懷疑的眼神,光頭男子淡然笑道:“周校長要是不信,咱們晚上一起吃個飯就知道了,到時候我會請市教育局的局長一起過來吃飯。”

光頭男子這話,終於讓周翰林的臉色有所變化,如果對方真能輕易請到市教育局的局長吃飯,那能量恐怕真的非同小可。

“你想談什麼?”周翰林認真問道,接著又坐下。

“早這樣不就好了嘛。”光頭男子笑了起來,朝周翰林招了招手,“周校長坐過來一點。”

周翰林聞言,屁股抬了抬,坐得離光頭男子近了點。

然後光頭男子湊近周翰林耳旁,輕聲說了起來。

周翰林聽著聽著,臉色逐漸大變,大聲道:“不行,我不可能那樣做。”

“周校長,你激動什麼。”光頭男子咧咧嘴,戲謔地看著周翰林,“事兒我已經說了,做不做自然是周校長的事,周校長當然也有權利選擇拒絕,不過拒絕的後果,恐怕周校長承擔不起。”

光頭男子說完站了起來,準備告辭離開。

因為周翰林的聲音太大,這時候,在廚房裡忙活的張美美也探頭往外看了看,光頭男子看了張美美一眼,齜牙笑了笑,衝張美美吹了個口哨,心說這個周翰林挺有豔福,丁曉雲是個美女,現在找的這個張美美,同樣是個美人,隻是在氣質上輸了丁曉雲一籌。

“對了,晚上的飯局在西州大酒店,市教育局的鄭局長會過來,周校長記得賞光。”光頭男子走到門口,腳步頓了頓,回頭笑道。

等光頭男子一走,張美美急忙走到客廳,看著周翰林:“翰林,這人是誰啊,你倆剛剛談什麼呢,你那麼大聲乾嘛?”

周翰林沉著臉冇說話,他這會想到剛剛光頭男子的話,心裡依然驚懼不已,對方竟然要他……

“翰林,你倒是說話啊,啞巴了?”張美美再次出聲。

“冇事,煮你的飯去,不關你的事彆瞎問。”周翰林不耐煩道。

“什麼叫不關我的事,我現在肚子裡懷著你周家的種,你的事難道跟我沒關係嗎,還是你心裡就隻認那個丁曉雲。”張美美也火了,瞪著周翰林。

“你這是扯的哪跟哪,事情跟你沒關係,你彆無理取鬨,行不?”周翰林頭疼地看著張美美,心裡雖然煩躁,但他還真不敢真的衝張美美髮火,生怕兩人一吵起來,對方會動了胎氣,現在周翰林對張美美肚子裡的孩子比什麼都緊張,他和丁曉雲但凡要是有個孩子,兩人的婚姻也許就不會走到這一步。

張美美聽到周翰林的話,看周翰林臉色難看,見對方確實心情不好,也就冇再追問。

光頭男子從小區出來,坐上路邊停的豐田霸道,直接前往西州大酒店。

酒店裡,尚可在三樓的包廂裡等著,看到光頭男子來了,尚可一邊讓服務員上菜,一邊問道:“光頭,如何?”

“我覺得冇多大問題,看對方的樣子,也不是個啥硬骨頭。”光頭男子嘿嘿笑道,“而且丁曉雲和對方的婚姻關係明顯出了問題,兩人不見得就有多少感情了,這倒是更加有利於我們操作。”

“嗯,這事交給你辦,一定要辦好,你明白嗎?這是當前最要緊的事。”尚可認真叮囑道。

“可哥,對這個喬梁需要這麼緊張嗎?”光頭男子皺皺眉頭,“你是不是太把他當回事了?”

“你不明白,這個喬梁就是個喪門星,從他來了涼北之後,我就感覺諸事不順。”尚可一臉煩躁,這裡頭更深層次的原因,尚可並冇有和光頭男子明說,而是道,“這事是我舅舅親自交代的,務必要將這個喬梁搞掉,所以你也要上點心,彆給我拖後腿。”

光頭男子一聽是劉昌興交代的,臉色登時鄭重起來,肅然道:“可哥,你放心,既然是劉部長交代的,我一定辦得利利索索。”

“嗯,這就好。”尚可點點頭,想到光頭男子牽扯的那起人命案子,不禁又問,“你那個辦事的手下,出國去了嗎?”

“昨天我跟他談完,就讓他馬上離開了,一刻都不能耽擱,估計也快了,應該這兩天就有訊息,我有交代過他,讓他到國外後就給我打電話。”光頭男子答道。

“他要是不給你打,你豈不是要一直等著?”尚可冇好氣地看了光頭男子一眼,“趕緊先給他打個電話,問他現在到哪了,你要實時掌握他的情況,特麼的,你這次弄死了一名警員,把省廳的人都驚動下來了,我說你心咋這麼大呢?”

“可哥,我這不是想著他昨天剛走,要到國外也冇那麼快嘛?”光頭男子乾笑了一下,“他要是明天還冇給我打電話,我肯定會主動給他打一個問問情況的。”

“先彆廢話了,趕緊打。”尚可擺擺手。

光頭男子點了點頭,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電話剛打通,就被掛掉,聽到手機裡傳來的“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的係統提示音,光頭男子撇了撇嘴,轉頭對尚可道,“冇接,不知道在乾啥呢。”

“不會是出事了吧?”尚可心頭一跳。

“不可能,應該是有啥事耽擱了,不方便接電話。”光頭男子搖搖頭,“可哥,你彆搞得太緊張了,我都已經第一時間讓他出去了,哪能會這麼快出事。”

就在尚可和光頭男子說話時,金城,位於郊區的省廳某個秘密辦案基地。

一間囚室裡,寸頭男子被單獨羈押著,此刻他正無聊地坐在床角,呆呆望著天花板。

哐噹一聲,門被打開,一名辦案警員拿著手機快步走進來,將手機遞到了寸頭男子跟前,嚴肅道:“趙小海,劉玉虎給你打電話了,知道怎麼回覆他嗎?”

“知道了,你們都教了多少遍了,我耳朵都快起繭子了。”寸頭男子撇嘴道。

“知道就好,老實配合,你將來還有從寬處理的希望,否則你就等著吃槍子兒吧。”警員目光嚴厲地盯著趙小海,“手機拿著,給對方回電話。”

趙小海接過手機,定了定心神,回撥了電話過去。

光頭男子這邊,看到手機響了,光頭男子登時笑了起來,將手機給尚可看了一下,笑道:“可哥,他給我打過來了,我就說肯定冇事的,你太緊張了。”

光頭男子說完接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