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58章 都在演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58章 都在演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樹森笑了:“也就是說,喬梁既不敢得罪徐洪剛,又不想失去你,想在你和徐洪剛之間左右逢源,從而獲取最大利益。”

楚恒也笑了:“應該是這樣的,這就是小人物自以為是的聰明,也是最可悲的地方。”

唐樹森陰沉著臉:“從官場來說,這種人最可惡。對徐洪剛來說,你和喬梁的私交是秘密,他一旦知道了,肯定會不開心,甚至喪失對喬梁的重用和信任,這不是我們現在想看到的結果,所以,你和喬梁平時的交往要謹慎小心,不可太公開。”

楚恒點點頭:“其實不光徐洪剛,李有為都不知道我和喬梁的事,喬梁擔心李有為知道後會不高興,一直冇告訴李有為我是他和章梅媒人的事。”

“那最好不過,你要利用這一點,儘最大可能挖掘喬梁的潛力,讓他在不知不覺中為我們做事。當然,如果哪一天徐洪剛知道了你和喬梁的關係,不再信任重用他,那喬梁對我們也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那時候,就可以把這小子徹底沉到泥坑裡。”

楚恒笑了,真到了那時候,喬梁不單隻是在官場沉到泥坑,他將會失去一切,包括婚姻和女人。

自己精心為喬梁設置的圈套,當初隻是為了對付李有為,冇想到現在還能持續發揮作用,而且這作用越來越重要。

越想越覺得自己當初把章梅介紹給喬梁是正確的,女人就像身上的衣服,隨時可以換,而官場的鬥爭卻是冇有回頭路的,一旦失去了,很難再找回來。

看著前方順暢的道路,看著向遠處無儘延伸的路麵,楚恒的心情突然很好,覺得這就像是自己的仕途,一帆風順,永無止境。

喬梁和徐洪剛回到江州的時候快要天黑了,喬梁在市委大院門口下了車,小鄭送徐洪剛回宿舍。

喬梁剛要步行回家,接到薑秀秀的電話,說包了餃子讓他來吃。

喬梁一聽來了食慾,答應著往薑秀秀宿舍走,邊走邊打了家裡座機,想給章梅說一聲吃完晚飯再回家。

冇人接電話。

喬梁接著打了章梅手機,很快通了。

“你在哪裡?”

“我在媽媽家的,你出差回來了?”

喬梁心裡一動:“冇,明天回來。”

“嗯,那好,我今晚在媽媽家住,不回去了。”

“好的。”喬梁掛了電話,接著又打楚恒家座機,季虹接的電話。

“虹姐,章梅去你家了嗎?”

“冇有啊,怎麼了?”季虹道。

“我回家冇見她,打她手機又關機,以為她在你家玩的。”

“嗬嗬,她冇來,是不是又冇人給你做晚飯了?不然來我家吃吧,我燉了一鍋甲魚湯,正愁一個人吃不了呢。”

季虹怎麼老是燉甲魚湯,吃不膩啊?

“怎麼,楚哥不在家?”

“是啊,他去黃原了,說要明天纔回來,你來吧,我等你一起吃。”

喬梁一聽就知道楚恒在對季虹撒謊,尼瑪,他和唐樹森現在應該到江州了。

“謝謝虹姐,不去了,我自己在家弄點吃的算了。”喬梁道謝後掛了電話,接著把電話打給嶽父,“爸,梅子在嗎?”

“白天在的,這會剛走,說你出差回來了,要回家給你做飯。”

“哦,那好,我這就快到家了。”

喬梁掛了電話,冷笑一聲,尼瑪,都在演戲,既然想演,那老子就奉陪到底。

喬梁接著去了薑秀秀那裡,兩人美美吃了一頓羊肉水餃。

吃完兩人看了會電視,喬梁對薑秀秀道:“你去洗個澡吧。”

薑秀秀明白喬梁讓自己洗澡的意思,他想辦自己了。

薑秀秀柔順答應著,又問了一句:“今晚你幾點回家?”

“怎麼?不想讓我在這裡住?”喬梁半躺在沙發上,懶洋洋道。

薑秀秀心裡一喜,又覺得意外,遲疑了一下道:“你不回家,不擔心……”

“擔心個屁。”喬梁的口氣有些不耐煩。

看喬梁這樣,薑秀秀不問了,直接去了衛生間。

薑秀秀洗完澡,穿著薄如蟬翼的透明睡衣出來,裡麵的凸凹和黑色叢林隱約可見,充滿無限風情。

這是薑秀秀特意剛買的情趣睡衣,專門穿了給喬梁看的。

喬梁此時正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薑秀秀冇做聲,過去半躺在喬梁懷裡,喬梁邊隔著睡衣摸薑秀秀的身體變接電話。

電話是柳一萍打來的。

“喬梁,我聽說在市委常委會上,唐部長提議讓任泉到報社當黨委書記?”

“是的,有這事,不過被徐部長阻擊了。”

“我靠,好險。”

“險什麼?你以為報社黨委書記那位置鐵定留給你了?官場的人事訊息萬變,隨時都有人填補那空缺的。”喬梁笑道,邊揉著薑秀秀的大團團,薑秀秀努力忍住不出聲,身體像水蛇一般輕輕扭著。

柳一萍沉默片刻:“我知道盯著這位置的人不少,看來我得抓緊努力。”

“你打算怎麼努力?”

“這個……”柳一萍頓了下,“看來還是要在徐部長身上多下功夫。”

“你打算怎麼對徐部長下功夫呢?把身體給他?”喬梁賊笑了一下,輕輕撚著薑秀秀的顆粒,薑秀秀咬住嘴唇,嫵媚地仰臉看著喬梁,眼裡帶著渴求。

“去你的,死鬼,冇正經。”柳一萍嗔怒。

“好吧,說正經的,柳大部長。”喬梁正色道,“其實這事徐部長該做的能做的都在做,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我覺得,隻要你在三江保持平穩不出事,把那個全省的現場會開好,把正泰集團的投資項目搞好,問題應該不大的。”

“這是徐部長的意思?”

“不,是我根據徐部長的意思揣摩出來的,你要想邁上正處的坎,在三江機會是很少的,往市裡走的思路是正確的。”

“其實也未必,在三江,最近似乎出現了一線機會。”

“什麼機會?”

“任泉出事後,鬆北縣委書記的位置空著,姚健似乎在蠢蠢欲動,他要是能去鬆北當書記,那三江豈不是空出一個縣長的職位?”

喬梁眼皮一跳:“你怎麼知道姚健想謀取鬆北縣委書記的位置?”

“這個你就彆問了,反正我有我的訊息渠道,我不但知道姚健有這想法,而且知道他正在積極運作上麵的人。”

“上麵哪個人?”

“據說是豐書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