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547章 這-事-做-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547章 這-事-做-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早上上班,喬梁來到辦公室。

上午九點多,何青青敲門走進來。

喬梁看到何青青,朝對方點了點頭,示意對方坐。

“何主任,什麼事?”喬梁隨口問著。

“喬縣長,我剛剛從醫院那邊聽說有人去醫院看望那個受傷的小販,而且還幫對方把醫yao費都付了,還留了兩萬塊錢。”何青青道。

“是嘛?”喬梁眼珠轉了轉,大致猜到了是誰做的,暗暗好笑,這個楊金山,擔心被自己捏住把柄,急著把隱患處理了。

“喬縣長好像知道是誰做的?”何青青看著喬梁。

“你猜?”喬梁笑道。

“莫非……是楊書記那邊找人做的?”何青青試探道。

“你很聰明。”喬梁點點頭,和聰明的女人講話,總是省時省力。

“喬縣長,您彆誇我,我很容易驕傲的。”何青青柔柔一笑。

喬梁跟著笑笑,繼續看手頭的檔案。

“對了,喬縣長,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和你說一下。”何青青想起一事,突然道。

“什麼事?”喬梁抬了抬眼皮。

“我一個同學在省報工作,我昨晚和她聊天,無意中聽到了一個訊息,省報派了一個三人的采訪小組,悄悄到咱們涼北縣來暗訪了。”何青青道。

“哦?”喬梁動作一頓,對何青青這話上了心,“主要是暗訪哪方麵的內容?”

“和扶貧有關,因為這次咱們涼北縣扶貧工作在全省倒數第一,所以省報派人下來暗訪,想實地瞭解咱們涼北縣扶貧工作到底是怎麼做的,據說這可能還是上頭某位領導批示的。”

聽到何青青這話,喬梁把手頭檔案放下,也顧不得看了,尼瑪,扶貧辦現在是他分管的,上頭下來暗訪,這似乎不大妙啊。

不對!自己現在隻是剛接手扶貧這一攤,而縣裡的扶貧工作倒數第一名是之前的事,真要是問責,這責任也落不到自己頭上來。

喬梁想通這點,心情放鬆下來。

隨即喬梁心裡一動,尼瑪,這事可不可以拿來做做文章呢?

喬梁略一琢磨,嘴角不由露出一絲隱笑,接著對何青青道:“何主任,我有個任務要jiao給你。”

“什麼任務?”何青青來了精神。

“你去查清省報暗訪組哪一天下來,住在哪裡,把這事給我弄清楚,第一時間向我彙報。”喬梁說道。

“好,我馬上去打聽。”何青青點頭。

“何主任,這事要保密。”喬梁衝何青青擠擠眼。

“喬縣長,我明白。”何青青會心點點頭,然後出去了……

此時,楊金山的辦公室裡,楊金山看著吊兒郎當坐在沙發上玩手機遊戲的兒子,一臉的頭疼。/

抽著煙,楊金山對兒子楊齊道,“小齊,你今兒個就給我回市裡去,回學校好好讀書,彆呆在縣裡給我惹麻煩。”

“爸,不就撞了個小販嗎,多大點事,你也太大驚小怪了,再說了,剛剛我也去給醫yao費了,事兒不都解決了嘛。”楊齊不耐煩道。

“多大點事?你個混小子,要不是你老子我是副書記,就衝你昨晚那事,都夠把你刑拘了,酒駕,還在街上飆車把人撞了,每一樣都夠拘你。”楊金山氣得罵道。

“爸,你自個都說了嘛,你是副書記,所以警方不敢拘留我。”楊齊嬉皮笑臉的說著,渾然冇把父親的話放在心上。

楊金山氣得心肝疼,偏偏又拿這個寶貝兒子冇辦法,隻能道:“你也來涼北玩了一兩個月了,學校老師都給我來電話了,讓你回去上課,你說哪有學生像你這樣曠課的,你再這樣下去,連畢業證都拿不到。”

“大不了不要嘛,一個破師範學院的畢業證有啥稀罕的,不過你不是認識我們校領導嘛,到時候你打聲招呼,拿個畢業證還不簡單。”楊齊笑嘻嘻道。

楊金山頭疼地撫了撫額頭,兒子這個樣子真是讓他頭疼yu裂,偏偏現在兒子大了,想管教也有心無力,從高中時候起就經常逃課打架,學習成績在班上常年‘霸占’倒數第一名,要不是他認識市師範學院的一個副院長,愣是將兒子給塞進去,就憑兒子那高考成績,連讀個大專都夠嗆,而市師範學院卻是一所二本院校。

楊齊這會打完一把遊戲,嘴裡嘟噥著罵了一句豬隊友,站了起來:“爸,冇啥事我先走了。”

“你今天就給我回市裡去。”楊金山喊了一聲。

“不回。”楊齊頭也不回道。

楊齊打死也不回去,他現在在涼北縣玩得正爽呢,父親是涼北縣的三把手,他在這裡簡直是如魚得水,在這裡夜場結jiao的那幫朋友,人家一聽說他父親的身份,個個都捧著他,爭相巴結他,楊齊覺得這種日子簡直不要太爽,他要是回去了纔是真傻,學校裡無聊死了。

楊齊拍拍pi

gu走了,楊金山看著兒子的背影卻是愁眉苦臉,這臭小子,千萬彆再給自己闖禍。/

下午,何青青風風火火進了喬梁辦公室。

“喬縣長,我打聽到了。”何青青臉上帶著xingfen的神色。

“嗯,快說。”喬梁急切道。

“喬縣長,省報派下來的三人采訪小組今天就已經從省城下來了,下午剛到咱們縣裡,而且我通過警方那邊的朋友還查到了他們入住的酒店和房間號,分彆是606、607和608……”何青青道。

“好,很好,非常好。”喬梁用力拍了下手,接著道,“你警方的朋友?找的石磊?”

“不是,他在下麵派出所,查這個不方便,我找的在局裡上班的一個閨蜜。”何青青道。

“你那閨蜜可靠嗎?”喬梁又問。

“可靠,我們倆關係特好。”何青青點點頭,接著又補充道,“而且我也冇跟她說那三位省報記者的身份,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嗯,這就好。”喬梁滿意地點點頭。

看喬梁這會心情不錯,何青青忍不住試探道:“喬縣長,你打聽這個暗訪小組,是想做什麼?”

“何主任,不該你問的彆問。”喬梁微微一笑,拍了拍何青青肩膀,“回頭你自然就知道了。”

“好吧,那我不問。”何青青很是識趣。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喬梁吃過晚飯後,等到八點多,開車來到豐泉酒店,坐電梯上樓,無聲走到606、607和608房間門口,隻見房門緊閉,喬梁不確定裡頭現在有冇有人,這會也顧不上多想,將事先準備好的三張紙,從三個房間的門底下一一塞了進去。

剛做完這一切,就聽到電梯口傳來說話聲,喬梁迅速離開,往另一側的樓梯口走去。

走到拐角,喬梁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從電梯走來的三個人正好停在了606到608房間門口。/

喬梁愣了一下,這麼巧?

兩男一女,這是省報下來的三位記者。

喬梁站在拐角多看了幾眼,看清三個記者的長相後,從樓梯下了樓。

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從酒店出來,喬梁心情大好。

喬梁到了停車場,準備開車離開,車pi

gu後邊靠馬路的石頭上,幾個染著五顏六色頭髮的年輕人蹲在那裡竊竊私語,喬梁起先冇怎麼留意,坐進車裡準備啟動車子時,隱隱約約落進耳朵裡的一句話讓喬梁停住了手,捏住車鑰匙的手悄然放開,豎起了耳朵。

“早上我跟他一起去醫院的,他隨隨便便就給了那受傷的小販兩萬塊。”

“冇錯,那臭小子的爸爸是縣裡的大官,肯定很有錢,你看他和我們在夜場玩的時候揮金如土,花錢都不眨眼的,還他媽天天住酒店,媽的,錢跟不是錢似的。”

“嗯,這小子是隻大肥羊,我看這事做得。”

“那萬一事發了,咱們豈不是完蛋了?人家父親是大官,隨隨便便都能弄死咱們。”

“你特麼傻啊,弄到錢了,咱們就趕緊跑路啊,還留在縣裡乾屁,我有個兄弟在緬甸那邊搞賭場發財呢,這要是弄到錢了,老子就跑那邊去跟他一起混……”

幾人竊竊私語著,其中一人手機響了起來,接了電話後,那人站了起來:“行了,都彆嘀咕了,那小子出來了,晚上要乾就利索點。”

話音一落,幾人呼啦啦站起來,朝酒店門口揮著手:“楊少,我們在這呢。”

幾人一邊說一邊往酒店門口走去,喬梁往酒店門口方向一看,我靠,從酒店門口走出來的正是楊金山的兒子,原來這小子也住在這酒店。

想到剛纔聽到的那幾個年輕人的議論,喬梁皺皺眉頭,這幾個小子膽子不會那麼大吧?

但隨即喬梁搖搖頭,覺得還真有可能,這年頭,剛出來混的年輕人最不知天高地厚,什麼事都敢乾。

冇多猶豫,喬梁從車上下來,暗暗跟了上去……(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