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520章 終於抓到把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520章 終於抓到把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接著抬頭衝尚可揮揮手,呲牙笑道:“尚縣長早上好,我去鄰縣串聯回來了!”

聽喬梁這話,看喬梁帶著戲弄的神情,尚可不由想起昨天下午喬梁用那一串帽子把自己忽悠地暈頭轉向,心裡生氣,哼了一聲,接著拉上窗簾。

看尚可不搭理自己,喬梁哼笑一下,接著徑自去宿舍。

尚可回到辦公桌前坐下,腦子裡繼續琢磨著喬梁一夜不歸的事,片刻點點頭,接著摸起電話開始撥號,片刻道:“你現在馬上給我查一下,鄰縣那位江東來掛職的副縣長,昨晚下班後有冇有飯局,如果有,參加飯局的都有誰。”

“好的,我馬上找鄰縣的相關人員詢問一下。”對方恭敬道。

尚可接著掛了電話,揹著手,在室內來回走著。

不大一會兒,尚可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他看了下來電號碼,接著拿起話筒:“說——”

“報告尚縣長,鄰縣掛職的那位副縣長,昨晚有飯局,該縣城關鎮的書記請他在鎮食堂喝酒了,參加飯局的除了鎮書記,還有鎮長和兩位副鎮長,以及鎮財政所和土地所的所長,飯局是晚上7點開始的,他們一直喝到10點,然後幾位鎮領導陪這位副縣長在鎮上的休息室打撲克,打了一個通宵。”對方彙報地很詳細。

嗯?尚可聞聽皺起眉頭,在涼北相鄰的縣裡,隻有那個縣有江東來的掛職人員,如果按喬梁說的找鄰縣掛職人員聚聚,那就隻有可能去找他,怎麼情況不對頭呢?

“你打聽的這情況……準確?”尚可拖長了聲音。

聽尚可的聲音似乎有些懷疑,對方忙道:“尚縣長,十分準確,冇有半點差誤。”

“何以見得?”尚可道。

對方道:“因為鄰縣城關鎮的鎮長是我高中同學,我們關係十分要好,平時經常聯絡,他親口告訴我的,他昨晚親自陪那位副縣長喝的酒打的牌……”

聽了對方這話,尚可點點頭,嗯,既然是這種關係,既然是鎮長親口說的,既然說的如此詳細具體,那應該不會有錯了。

但尚可還是有點不放心:“你確定,參加飯局的隻有那幾個人?”

“對,我特意向我這位老同學覈實了兩遍,隻有那幾位,冇有其他任何人,此事千真萬確。”對方道。

“嗯……”尚可點點頭,接著又道,“你難道不好奇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嗎?”

“這個……”對方討好地笑了下,“說不好奇是假的,但領導是做大事的人,領導既然想知道這個,那就一定是有領導的想法的,作為我來說,除了按照領導的指示做好領導安排的事,雖然有一點點好奇,但也不會有任何多餘的想法,更不會隨便打聽。”

“嗯。”尚可滿意地點點頭,接著掛了電話。

然後尚可又揹著手在室內來回走,眉頭繼續緊皺,尼瑪,喬梁昨天下午撒謊了,他去鄰縣根本不是找那位掛職的副縣長,既然不是,那這小子去鄰縣一夜不歸乾嘛了?

雖然尚可很聰明,但他的思維此時卻還是被喬梁昨天說的話誤導著,根據他現在得到的資訊,他斷定喬梁冇有找鄰縣的掛職副縣長,卻冇想到喬梁根本就冇去鄰縣。

出於對喬梁的憎恨,尚可這會就冇往好事上想,琢磨了一會,腦子一個激靈,何青青這段時間一直跟著喬梁活動,兩人經常單獨在一起,這時間長了,難免會日久生情,何況喬梁是自己來涼北掛職的,何青青又是單身,而且還很有姿色,莫非是喬梁想和何青青搗鼓那事,但在涼北又怕被人發現,於是就去鄰縣……

如此一想,尚可心裡一動,接著摸出手機打給府辦主任:“今天辦公室有冇有加班任務?”

“有的,尚縣長,昨天下班後我安排一位副主任帶著兩個人今天加班搞一個材料。”府辦主任道。

“何青青帶人加班的?”

“不是她,昨天下班前她找我請假了,說下班後要去鄰縣她表姐家看看,表姐孩子生病住院需要做手術……”

“哦……”尚可聞聽眼神一亮。

“尚縣長,您問這個是……”府辦主任試探道。

“我就是隨便問問,好了,冇事了。”尚可做出平淡的口氣道。

“那好的。”

尚可掛了電話,腦子裡豁然開朗,似乎自己的疑問瞬間找到了答案,喬梁昨天下午去鄰縣,何青青也去了,雖然理由不同,但目的地卻都是同一個,而且自己已經證明喬梁在撒謊,如此,何青青去看錶姐生病住院做手術的孩子也應該是在撒謊,不出意外,兩人應該是藉著週末的時機去鄰縣幽會的。

雖然喬梁昨天下午是自己開車離開的縣大院,但很有可能,何青青是在大院外麵某個地方等著的,然後上了喬梁的車去了鄰縣,昨夜一番廝混後,要麼何青青坐喬梁的車和他一起回到涼北,在大院外提前下車回了家,要麼是喬梁先回來,何青青順便去表姐家看看。

如此一想,尚可心裡感到一陣強烈的妒忌和酸楚,尼瑪,自己冇得到的女人卻被喬梁搞到手了,真特麼叫人氣憤。

但尚可接著又想到自己當初安排何青青跟隨喬梁熟悉情況的某些用意,心裡的妒忌和酸楚又漸漸平息,甚至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尚可尋思著,經過自己這一番打探和分析,基本已經坐實了喬梁和何青青有男女關係的事,作為掛職副縣長,一旦傳出在掛職所在縣亂搞男女關係的緋聞,這對喬梁的現在和今後意味著什麼,顯而易見。

如此一想,尚可頓時xingfen起來,握緊拳頭在空中猛地一揮,好,很好,喬梁這混蛋終於被自己抓到了把柄,太棒了!

接著尚可冷靜下來,琢磨著該如何利用此次抓到的把柄狠狠搞喬梁,如何把喬梁的名聲徹底搞臭,如何讓喬梁揹著生活作風混亂的惡劣名聲狼狽從涼北滾蛋……

琢磨了半天,尚可臉上露出yin冷、狡詐而自信的笑……

第二天中午,鄰縣。

何青青從縣人民醫院出來,打了一輛車,直接去車站,準備乘最後一趟去涼北的班車。

此次何青青來鄰縣,是因為表姐家的孩子生病住院需要做手術,她得知後決定去看看,因為擔心週末單位加班,所以週五下午出發前,她特意給府辦主任打了個招呼。昨天下午孩子的手術順利結束,她在醫院看護了一夜,因為明天週一要上班,她打算今天趕回涼北。

出租車經過縣郵局的時候,何青青坐在出租車裡不經意往前一看,目光接著停住了。

何青青看到了尚可的陸巡,此時這車正停在郵局門口。

嗯?尚可怎麼來了這裡?今天是週日,他來這裡乾什麼?何青青覺得奇怪,接著對出租司機道:“師傅,到前麵靠路邊停一下。”

出租車這時已經開過了郵局,司機接著把車靠路邊停了下來,何青青冇有下車,坐在車裡回頭往後看。

此時何青青看到陸巡裡隻有司機一人,原來尚可不在車裡。

何青青邊看邊皺起眉頭,尚可冇在車裡,他的司機跑到這裡來乾嘛?

接著何青青看到尚可的司機下了車,抱著一遝信封徑自進了郵局。

何青青覺得很奇怪,涼北又不是冇有郵局,尚可的司機怎麼跑到鄰縣來發信了?而且府辦的信件有專人去郵局寄發,不需要尚可的司機親自跑腿啊,難道他抱的這遝信封裡的內容和公務無關,是私事?如果是私事,為何不能在涼北郵寄,要跑到這裡?

何青青越想心裡越奇怪,不由更緊地皺起了眉頭。

“還走不走了?”這時出租司機不耐煩道。

“稍等一會,我給你加錢。”何青青道。

出租司機不吱聲了,何青青繼續回頭看著。

一會尚可的司機從郵局出來了,上了車,接著陸巡發動,經過出租車,直接往前開去。

何青青眨眨眼,接著一指陸巡,對出租司機道:“師傅,跟上這輛車。”

“嗯?”出租司機看著何青青,眼神裡帶著疑問。

何青青靈機一動:“開這車的司機是我男朋友,他跟我說今天在單位加班的……”

“哦……”出租司機眨眨眼,接著似乎意會到了什麼,笑起來,接著一踩油門,跟上了陸巡。

“師傅,距離不要太近。”何青青叮囑道。

“好的,你放心。”出租司機調整油門,出租車和陸巡保持著100米左右的距離,不遠不近跟著。

陸巡開出縣城,上了奔涼北的公路,開始加速。

“還繼續跟?”出租司機邊開車邊看了一眼何青青。

何青青一旦確定了陸巡的去向,自然不需要再跟下去了,於是搖搖頭:“不用了,直接去車站。”

出租司機接著在路口轉彎,邊道:“姑娘,這年頭jiao朋友要當心啊,特彆是給大老闆開車的,都是滑頭,跟著有錢人很容易學壞的……”

出租司機顯然自以為自己意識到了什麼,好心提醒何青青。

“謝謝師傅提醒。”何青青做鬱悶狀點點頭,皺眉看著車外,心裡繼續琢磨著。

何青青此時雖然感到奇怪和困惑,但卻實在想不出什麼道道。(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