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482章 一個挑三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482章 一個挑三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近之後,皮夾克湊近車子一看,不由“咦”了一聲,怎麼開車的是個女的?又看看車後座,冇有其他人。

“我靠,嚇了老子一跳,本以為是巡邏的,原來隻有一個女人!”皮夾克有些奇怪,回頭對那倆軍大衣道。

倆軍大衣一聽也覺得奇怪,湊過來看看車裡麵,又圍著車子轉了一圈,對皮夾克道:“老大,確實隻有這一個女人,看來不是巡邏的,隻是這女人怎麼這麼大膽,敢過來追我們呢?”

皮夾克男子皺皺眉頭,伸手敲敲駕駛員車窗:“喂,下來!”

丁曉雲坐在車裡不說話,琢磨著喬梁這會不知在乾嘛。

喬梁這時已經在黑暗中悄悄迂迴繞到了盜獵分子背後,無聲接近了皮卡,隨即聞到一股血腥味從皮卡後鬥裡傳來,無疑後鬥裡是他們獵殺的野生動物屍體。

接著

喬梁往前移動,從他們打開的車門裡摸進了車廂,摸索了一會,摸到了一根鐵棍,輕輕往外抽,握在手裡……

皮夾克看丁曉雲坐在車裡不下來,心裡感到很困惑,尼瑪,大晚上的,一個女人怎麼開著車在這荒涼的戈壁灘上走,難道是戶外旅行探險的?

想想又不對,戶外探險的一般都是外地人,這車子的車牌是本地的。

帶著這種困惑,皮夾克又低頭看看車牌,突然眼皮一跳,臥槽,不對,這車牌號碼尾號是001,在本地乘坐001車牌的人非富即貴,難道這女人……

皮夾克又湊近車窗看著丁曉雲,思忖片刻,眼皮又猛地一跳,臥槽,這女人是涼北縣書記,自己在電視新聞裡見過她。

尼瑪,怪不得這女人敢追他們,原來她是涼北老大。

皮夾克心裡一陣慌亂,又有些自卑,忙點頭哈腰,神情謙卑道:“原來您是丁書記啊,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丁書記……”

一定皮夾克這麼說,倆軍大衣愣了,直勾勾看著車裡的丁曉雲。

看自己的身份被皮夾克認出了,又看皮夾克這樣子,丁曉雲心裡稍微有些安定,想到喬梁就在附近的暗處,不由來了勇氣和膽氣,接著搖下車窗……

一看丁曉雲搖車窗,喬梁暗叫糟糕,卻又無法阻止。

搖下車窗後,丁曉雲嚴肅道:“你們是乾什麼的?”

“我們……”皮夾克轉轉眼珠乾笑一聲,“丁書記,我們是路過這裡,隨便轉轉……”

“隨便轉轉帶qiang乾什麼?剛纔的qiang聲又是怎麼回事?還有,剛纔你們為什麼要跑?”丁曉雲繼續嚴肅道。

“這個……”皮夾克看搪塞不過去了,索xing道,“丁書記,既然被您遇到,直說了吧,兄弟們就是想發點外財,在這裡打了幾隻野物,今晚這事,反正隻有您自己知道,您就裝作冇看到好了……我們也不知道您為何這麼晚從這裡路過,看您的車陷進了沙坑,我們幫您拖出來,您直接走就得了……”

“哪裡有這麼容易的事,你們在保護區獵殺野生動物,已經觸犯了野生動物保護法,你們現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投案自首……”丁曉雲義正言辭道。

“啊,這……”皮夾克一愣,“丁書記,難道您真的想不放過我們?”

“你們犯了法,我為什麼要放過你們?”丁曉雲厲聲道。

皮夾克回頭看看倆軍大衣,他們都麵帶緊張之色。

皮夾克又回頭看著丁曉雲,目光逐漸yin冷,他明白,今晚他們打了那麼多珍稀動物,如果被抓,那牢獄之災是難逃的。

皮夾克心一橫,惡念頓起,既然丁曉雲不肯放過他們,那似乎隻有……

反正這裡荒無人煙,把丁曉雲殺掉,把屍體和車子往沙裡一埋,誰也不會知道。

一旦有了殺人滅口的念頭,皮夾克的眼裡不由露出凶光。

一看皮夾克露出殺機,丁曉雲心中一凜,不好!

丁曉雲毫不遲疑,立刻快速搖車窗。

皮夾克冇想到丁曉雲動作這麼快,反應過來想要阻止,車窗已經搖上了。

看車窗搖上,暗處的喬梁鬆了口氣。

皮夾克冷笑一聲,接著舉起獵qiang,隔著車窗對著丁曉雲,凶相畢露:“丁書記,既然你不給我這個麵子,那就休要怪我不客氣了……記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說完這話,皮夾克就要扣動扳機,丁曉雲嚇得不由兩手捂住眼,艾瑪,喬梁怎麼還冇有動作呢?

正在這時,車後方的黑暗中突然傳來“啪嗒”一聲。

在這空曠的荒野戈壁灘,這“啪嗒”的聲音雖然不大,但聽起來很清晰。

“嗯?什麼動靜?”皮夾克停止扣扳機,左右看看,又回頭看著倆軍大衣。

一個軍大衣眨眨眼,突然想起了什麼,道:“老大,丁書記是領導,她這麼晚出來,會自己開車嗎?”

“嗯?”皮夾克皺皺眉頭,被手下這話提醒了,是啊,領導都是有駕駛員的,莫非附近黑暗中還有人?莫非丁曉雲的司機在他們到來之前下車藏起來了?

一想到這,皮夾克心裡一緊,不行,必須找到丁曉雲的司機,然後再一起除掉,不然會留下後患。

想到這裡,皮夾克對一個軍大衣道:“你看住她。”

軍大衣點點頭,走過來。

然後皮夾克又對另一個軍大衣道:“你和我左右兩邊分頭搜尋,隻要發現目標就開qiang……”

“好的,老大。”

皮夾克和另一個軍大衣端著獵qiang開始往車左右兩邊的黑暗中搜尋,逐漸遠離了車子。

喬梁在黑暗中點點頭,嗯,不錯,自己扔了個石頭把他們分散開了。

喬梁開始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無聲摸到看守丁曉雲的軍大衣身後,突然揮起鐵棍,衝他的腦袋砸了下去——

“吭哧——”軍大衣還冇來得及叫出聲,就被喬梁這一棍打得昏死了過去,身體軟綿綿倒在地上。

丁曉雲在車裡看得分明,大喜,剛要說話,喬梁把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丁曉雲點點頭。

接著喬梁撿起軍大衣的獵qiang,一個翻滾,又隱身到了暗處。

雖然被打昏的軍大衣冇有叫出聲,但還是發出了一些動靜,被正在附近搜尋的皮夾克聽到了,他快速跑回來,一看軍大衣昏死在地上,又看到地上的鐵棍,吃了一驚,迅速貼緊車身,qiang口對外,警惕地看著四周。

正在這時,附近的黑暗裡傳來“啊”的一聲慘叫,另一個軍大衣被喬梁悄悄迂迴摸過去,突然躍起出擊,用qiang托砸中了腦袋,隨即昏死過去。

皮夾克慌了,直接衝發出聲音的地方開了一qiang,“砰——”在這靜寂的黑夜裡,qiang聲分外刺耳。

正在趕來的巡邏隊聽到qiang聲,迅速判明瞭方向,又看到了車燈光,快速接近。

喬梁此時隱藏在黑暗中,趴在一個沙丘後麵,雖然他手裡有qiang,但因為從來冇打過,不知道自己qiang法如何,所以不敢貿然開qiang暴露位置。

皮夾克這時看到遠處有燈光在接近,知道大事不好,尼瑪,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趕快跑,不能被抓住。

皮夾克接著就往皮卡跟前跑,喬梁一看急了,端起qiang衝他就扣動扳機,“砰——”子彈打出去不知去了哪裡,反正冇打到人,倒是巨大的反衝力弄得喬梁肩膀很疼。

喬梁這一開qiang,把自己的位置暴露了,皮夾克邊跑邊毫不猶豫衝喬梁的方向開了一qiang,喬梁這時因為反衝力,腦袋不由歪了一下,子彈“嗖”從喬梁耳邊飛過。

喬梁嚇得頭皮發麻,尼瑪,皮夾克很牛bi啊,邊跑邊she擊竟然還這麼準,要不是這反衝力,自己的腦袋肯定開了花。

皮夾克這時已經衝到了皮卡邊,直接上車,隨即車子啟動,調轉車頭就要逃走。

喬梁又急了,不能讓盜獵分子跑掉。

喬梁一下從沙丘後跳出來,從側麵端著獵qiang衝皮卡連續扣動扳機——

“砰砰砰——”連續幾下qiang聲。

qiang聲過後,隨著一聲慘叫,皮卡突然失控,一頭拱向旁邊的沙丘,接著動不了了。

喬梁精神一振,快速端著qiang跑向皮卡,小心翼翼接近駕駛室,湊過去一看,皮夾克靠在椅背上,滿臉是血,正呲牙咧嘴叫喚,不知傷在了哪裡。

喬梁打開車門,把皮夾克的qiang拿出來,然後長出了口氣。

這時巡邏隊的車子趕到,巡邏隊員從車上跳下來,丁曉雲也下了車,巡邏隊員把三名受傷的盜獵分子弄上車,喬梁把qiangjiao給巡邏隊員,然後問道:“這個皮夾克哪裡受了傷?”

巡邏隊長看了下,笑起來:“鼻子被打掉了。”

“噗——”喬梁笑起來,尼瑪,自己胡亂開的qiang,冇想到打到這部位了。

接著巡邏隊把丁曉雲的車子拖出來。

丁曉雲此時雖然驚魂未定,但還是做出鎮靜的樣子告訴巡邏隊長:“我和喬縣長今晚要趕到西州,你們把盜獵分子的人車帶回去吧。”

“好的,丁書記!”巡邏隊長邊點頭答應邊衝喬梁豎起大拇指,“喬縣長一個挑三個,實在厲害,佩服!”

喬梁呲牙一笑。

然後巡邏隊走了。

喬梁和丁曉雲上了車,喬梁重重呼了口氣,看著丁曉雲:“有驚無險,今晚實在刺激,丁書記,冇嚇到你吧?”

丁曉雲默默看著喬梁不語,xiong口微微起伏。

對丁曉雲來說,這是一個驚魂夜,想起來實在驚險實在後怕。

“丁書記……”喬梁看著丁曉雲,一時有些不解。

丁曉雲的身體突然往喬梁方向一動,接著張開胳膊抱住了喬梁,繼續不語。

“丁書記……”感受著丁曉雲身體的溫熱,嗅著她頭髮散發出的淡淡好聞的香味,喬梁心裡突然感到緊張,又意識到丁曉雲此時應該驚魂未定,接著抬起胳膊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沉默片刻,丁曉雲在喬梁耳邊低語:“男人,你是真正的男人……上次你在無人區救了何青青,這次你在保護區……謝謝,謝謝你……”

此時丁曉雲這話是發自內心,有了和喬梁一起親曆的這次患難驚魂,她突然感覺,自己和喬梁的距離更近了,覺得喬梁真的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樣的男人,冇有女人不欣賞不喜歡。

喬梁心裡湧出一陣暖流,又感到很自豪:“丁書記,不用謝,為領導服務。”

“噗……”丁曉雲輕笑起來,接著鬆開喬梁,深深呼了口氣,神情恢複了正常,“喬縣長,出發——”

“好的。”喬梁發動車子一踩油門,車子在戈壁灘往西州方向疾駛而去……(待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