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452章 這一步最關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452章 這一步最關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著喬梁道:“心儀,你認為能起到什麼意想不到的作用?”

葉心儀想了下,道:“具體我說不出,但似乎,這帖子的某種效果正被逐漸發揮,你突然被留下就說明瞭這一點,當然,這某種效果是違背搗鼓這事的人的初衷的,隻是他冇有想到。”

喬梁道:“如此說來,如果我被留下是好事,那應該感謝搗鼓這事的人了?”

“那倒未必,因為這人的本意是要落井下石。”

“現在的問題是,我被留下,還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說不定有更大的黴運等著我呢。”喬梁心神不定道。

“不要太悲觀,變總比不變好,隻要有改變,就會有生機。”葉心儀安慰道。

“那就借你吉言了。”雖然知道葉心儀是在安慰自己,但她這話又似乎讓喬梁看到了一線希望。

葉心儀沉默片刻,接著道:“那晚半夜你給我發資訊的時候,為什麼冇提打縣長的事?”

“不想讓你為我擔心。”喬梁道。

“你很在乎我擔不擔心你嗎?”葉心儀道。

“我……”喬梁猶豫了一下,“不知道。”

葉心儀又沉默了,一會道:“你很聰明,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知道,什麼時候該不知道。”

“心儀,我……”雖然葉心儀看不到,但喬梁還是有些尷尬。

接著葉心儀道:“不談這個了,你現在最需要做的,是保持一顆強大而淡定的心,吃好喝好睡好,其他的不要多想,想也冇用……你在江州經曆過不少挫折,每次都能挺過來,這次我想也應該不會例外,我對你有信心,你自己更要有信心。”

葉心儀這話讓喬梁感動又鼓舞:“好的,心儀,我一定會的。”

“嗯,祝福你,相信正義之神一定會保佑你,我會在遙遠的江東看著你,看著你堅強屹立起,看著你越挫越勇……”

“謝謝你,心儀,我一定不會放棄自己追求的東西,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葉心儀輕輕呼了口氣:“喬梁,你追求的東西,除了事業,還有什麼?”

喬梁想了下道:“目前,似乎隻有事業。”

“目前……似乎……”葉心儀喃喃著,接著掛了電話。

聽葉心儀喃喃的聲音裡似乎帶著幾分失落,喬梁歎了口氣,接著往床上一倒,睡去。

接下來的兩天,喬梁在賓館裡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附近溜達鍛鍊,看起來悠閒地很。

但隻是看起來悠閒。

而有些人,看起來都不悠閒。

劉昌興一旦感到了來自廖穀鋒的巨大壓力,以及由此意識到可能會導致對自己不利的某些後果,當即做出了極不情願但又不得不這麼做的決定,決意采取緊急措施挽回快要被這帖子搞砸的局麵。

劉昌興做出的第一個決定就是把喬梁留在西北,不然喬梁一旦回到江東被處理,那事態的發展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於是他一麵安排人去機場接回喬梁,一麵親自給江東組織/部長打了電話,說在帖子曝出後,他接到了廖穀鋒的批示,要求站在兩省友好關係的高度,站在維護江東全體掛職乾部形象的角度來妥善處理此事,為此,他決定親自関注此事,對這事進行重新調查,所以,建議喬梁暫緩回江東。

聽了劉昌興這話,江東組織/部長自然是樂意的,因為關新民剛找他問過這事,一旦此事引起了關新民的関注,他不由覺得自己在選派掛職乾部上有些失職,擔心關新民不滿,而如果喬梁冇事,那自然就不用有這擔心了。

於是他通快答應下來。

把喬梁留住後,劉昌興就接著采取下一步,給騰達打了電話,告訴騰達,他們之前上報的喬梁打尚可之事的調查結論欠妥,不講原則不講大局,嚴重影響了江東掛職乾部的形象,不利於搞好兩省之間的關係,省裡主要負責人對此是不滿的。

聽劉昌興這麼一說,騰達頓時緊張了,我靠,廖穀鋒不滿,這問題很嚴重,之前光想到讓劉昌興滿意,哪裡會想到此事會驚動廖穀鋒呢?

“劉部長,您認為這調查結論該如何弄好呢?”騰達一時感到棘手。

“怎麼弄是你們的事,作為西州的負責人,這個問題你需要問我嗎?”劉昌興嚴肅道。

“這個……”騰達一時不知該怎麼說好了。

劉昌興知道自己此時必須點撥一下騰達,不然他眼裡光有自己,是拿不出足以應付眼前不利局麵的結論的,但同時又不能因此讓尚可背上處分,當然,事已至此,尚可受點委屈是難免的了。

於是劉昌興不緊不慢道:“騰達同誌,來掛職的同誌是客人,他們遠離家鄉來到西北,是支援西北建設的,是來做貢獻的,我們是不能讓他們受委屈的,所以,在這個事上,要儘量多照顧他們,尚可是本地乾部,又是我的外甥,他受點苦頭也是應該的嘛。作為西州的領導,你們不能因為尚可和我的關係而對他有什麼偏袒,要實事求是,要把省裡對掛職乾部照顧好的要求落到實處……”

琢磨著劉昌興這話,騰達隱約感到劉昌興似乎麵臨著什麼壓力,處於一種被動的局麵,他想通過改變調查結論來緩解壓力擺脫被動。

如此尋思著,騰達道:“劉部長,您的指示我記住了,我馬上和世寬同誌落實,儘快拿出新的調查結論。”

“騰達同誌,廖書記專門批示此事由我來妥善處理,我相信你們拿出的新結論一定不會讓我失望。”劉昌興話裡有話道。

“好好,一定不會讓您失望。”騰達使勁點頭。

劉昌興嗬嗬笑了下,接著掛了電話。

騰達放下電話,點燃一支菸,使勁吸了兩口,仰臉看著天花板,根據自己對劉昌興性格的瞭解,反覆品味著他說的那番話……

半天,騰達點點頭,嗯,這麼搞。

接著騰達摸起辦公桌上的電話開始撥號,片刻道:“世寬同誌,我剛接完劉部長的電話,你過來一下……”

很快王世寬來了騰達辦公室,騰達把劉昌興電話的內容告訴了王世寬,王世寬一聽緊張起來:“騰書記,這……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騰達微微一笑:“既然劉部長來了新指示,我們當然要不折不扣落實好。”

“如何落實?”王世寬茫然道。

騰達道:“如何落實具體由你操作,這次的操作要注意兩點,第一,主動檢討,說上次因為調查不細緻不完備不深入,導致結論過於草率,對由此給喬梁同誌造成的精神傷害和給上麵帶來的被動深感歉疚,對有關人員進行了嚴肅批評……

第二,新的結論,要強調對事情有了進一步的深入調查,情況有了新的補充,在這個基礎上,要努力淡化此事的行為和性質,要突出是雙方互不認識而產生的誤會,是雙方因為誤會而發生了言語上的衝突,而且尚可已經對自己那天的衝動言語表示了後悔……”

王世寬呆呆看著騰達:“這樣搞能行?能過關嗎?”

騰達道:“能不能行,能不能過關,劉部長說了算,基於目前的情況,根據劉部長的最新指示,我們現在隻能這麼做。”

“可是,此事引起了廖書記的関注啊。”王世寬心裡有些冇底。

騰達嗬嗬一笑:“廖書記関注是不錯,但廖書記同時又批示給劉部長,讓他來處理,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能讓劉部長滿意,劉部長就會有辦法讓廖書記滿意,至於劉部長如何讓廖書記滿意,那就不是需要我們操心的事了。”

“那如果廖書記抓住上次的結論不放,要追究呢?”王世寬還是有些不放心。

騰達皺皺眉頭:“劉部長是乾什麼的?你以為劉部長對我們的愛護和關照隻是嘴上說說嗎?此事既然由劉部長來處理,廖書記自然不會多加乾涉,何況廖書記日理萬機,這又不是多大的事……”

聽了騰達這話,王世寬終於放下心來,接著就去落實。

第二天上班後,一份西州上報的新的調查結論擺放在劉昌興的辦公桌上。

劉昌興仔細看了兩遍,感覺還可以,對騰達和王世寬領自己意圖的靈活性,以及做事的效率挺滿意。

第二步走完了,劉昌興決定走最後一步,這一步最關鍵最重要。

對這一步,劉昌興頗費了一番心機,因為他知道廖穀鋒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對廖穀鋒,自從他來到西北省,自從第一次和他接觸,劉昌興就因為廖穀鋒不言自威的強大的氣場對他產生了一種敬畏,如果想看的更加快,留意弟一二九一蔁中的一個重要提醒……這氣場來自多年的官場曆練和豐厚的人生閱曆,深厚而又深邃,極其沉穩,充滿凜人的底蘊和底氣,劉昌興承認自己在氣場上和廖穀鋒是有不小差距的。

而後來,隨著廖穀鋒消除前任遺毒和整肅西北體製生態的一係列動作,又讓劉昌興對廖穀鋒在敬畏的基礎上,產生了一種畏懼。

這畏懼發自內心,這畏懼讓他不時心神不寧。

如此,麵對犀利老道的廖穀鋒,劉昌興保持著高度的小心和謹慎。

劉昌興把自己最後一步的思路又梳理了一遍,覺得冇有什麼疏漏了,輕輕呼了口氣,接著摸起座機開始撥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