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414章 紅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414章 紅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到806房間門口,喬梁剛要抬手敲門,門無聲打開了。

喬梁接著進去,隨即看到了站在門後的薑秀秀。

“秀秀……”在自己離彆江東的前夜,在這裡見到薑秀秀,喬梁有些激動。

“喬哥……”薑秀秀輕聲叫道,聲音聽起來也有些激動,接著她關上門,然後身體靠在門上,雙手放在背後,目不轉睛看著喬梁。

看著看著,薑秀秀的眼圈倏地紅了。

喬梁心裡感動,他知道薑秀秀為何見到自己這樣。

“秀秀,你……現在還好嗎?”喬梁道。

薑秀秀眼皮低垂下去,沉默不語。

喬梁突然覺得自己問這話多餘,他已經從某些渠道知道,在苗培龍因為姚健的事對自己冷淡之後,薑秀秀在鬆北的日子就開始不好過了,她雖然在鬆北紀委是二把手,但實際上已經基本被架空,除了分管辦公室的一些事務,辦案的事一律靠邊。

這顯然是苗培龍指使的。

看薑秀秀無助的樣子,喬梁感到心疼,又覺得鬱悶。

喬梁接著轉移話題:“秀秀,你今天來黃原,是公務出差?什麼時候到的?”

“我下午到的黃原。”薑秀秀接著搖搖頭,“不是公務出差。”

“那是……”喬梁看著薑秀秀。

薑秀秀抿抿嘴,輕聲道:“我知道你今天來黃原集合,明天就要飛去西北,想到你就要離開很久,我不由想再看你一眼,想和你說說話,所以,我今天特地請了假,專門趕來黃原。

我知道你住在黃原賓館,也知道今晚有歡送宴,就住在了這裡,本想等歡送宴結束後和你聯絡,碰巧在大堂裡看到安書記和吳書記還有李總裁去了餐廳,我下意識覺得你可能會來,就在大堂裡等著,果然,不大一會,你來了,直接去了餐廳……

然後我就站在房間的視窗往樓下看,一直看到安書記他們離開,看到你正要走,就給你發了資訊,我故意隻給你發了房間號,我猜你一定能明白能過來,果然,你來了……”

說到這裡,薑秀秀幽幽的目光看著喬梁,胸脯微微起伏。

聽了薑秀秀這話,看著薑秀秀楚楚動人的樣子,喬梁的心再一次發疼,在心疼的同時,又湧出巨大的感動,這女人對自己有情有義,為了在自己臨走前再看一眼自己,她不惜這麼遠趕到黃原,不惜一直這麼等著。

“秀秀……”感動之下,喬梁忍不住一把抱住了薑秀秀。

此情此景此場合,在濃濃的酒意下,因為剛纔的強烈預感,加上壓抑已久的生理孤寂,喬梁體內突然迸發出一股強烈的本能的衝動。

薑秀秀感覺到了喬梁的這種衝動,身體在喬梁懷裡微微顫抖,在喬梁耳邊喃喃低語:“喬哥,自從做了你的女人,秀秀心裡便隻有你……”

聽著薑秀秀這話,想著薑秀秀和自己認識後兩人的交往,以及薑秀秀在個人生活和工作上遭受的困苦磨難,喬梁鼻子突然一酸,不由將薑秀秀摟地更緊。

這一摟緊,體內的那股衝動愈發強烈,強烈地有些不可遏製。

此時,喬梁突然什麼都不願意去想,腦子裡突然一片空白,不加思索,一把抱起薑秀秀走到床邊……

……

第二天,天剛微明,喬梁醒了,睜眼看著躺在自己身邊的薑秀秀,昨夜她很辛苦,此刻正在沉睡中。

喬梁看著天花板轉動了幾下眼珠,接著悄無聲息起床穿衣。

穿好衣服,站在床邊,喬梁看著淩亂的大床和沉睡的薑秀秀,回味著過去的一夜自己和薑秀秀的熾熱瘋狂,在感到積壓許久的生理**得到淋漓儘致發泄的同時,心裡又湧出幾分不安,甚至感到失落。

在薑秀秀複婚後,喬梁本無意再和她發生那種關係,可是,在饑/渴已久的生理本能驅使下,在昨晚因為感動和薑秀秀的主動,加上醉意以及即將離彆而萌生出的強烈衝動下,自己還是冇能控製住。

喬梁心裡不由歎息,作為感情動物,人最難的或許真的是無法戰勝自己的本能,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何況自己似乎還不是英雄,或許自己昨晚還不想做英雄。

想著薑秀秀對自己的真情真意,想著她對自己如水的柔情和無私的奉獻,喬梁在不安的同時,心裡又湧出陣陣感動。

“秀秀,謝謝你,謝謝你給我的一切,保重,多珍重……”喬梁心裡默默唸著,最後深深地看了沉睡的薑秀秀一眼,然後悄然離去……

早上8點,吃過早飯,赴西北省掛職的人員統一在迎賓樓前集合,集體乘車去黃原機場。

8點30分,大巴緩緩駛出黃原賓館,喬梁坐在靠窗的位置,往馬路對過的酒店看了一眼,自己離開江東的最後一夜是在那裡度過的,是和薑秀秀一起度過的,在離開江東的前夜,薑秀秀給了自己她所有能做到的溫柔,讓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極大的釋放。

喬梁的目光接著停住了,他看到了薑秀秀,此刻薑秀秀正站在酒店門口的路邊,注視著從黃原賓館駛出的大巴車。

喬梁忙抬手隔著車窗衝薑秀秀揮著,薑秀秀看到了,也抬起手揮著,臉上帶著笑。

此時,雖然因為距離,喬梁看不清薑秀秀的笑容,但他想,薑秀秀的笑裡一定帶著淚花。

喬梁心裡感到一陣發疼,繼續揮手,直到看不見薑秀秀,然後放下手,低下頭,發出沉重的一聲歎息。

薑秀秀站在馬路邊看著大巴車漸漸遠離,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漸漸消失。

發了一會怔,薑秀秀抬手擦去眼角的淚花,默默歎息一聲,默默轉身離去……

1小時後,大巴抵達黃原機場,大家下車進入候機樓,辦理登機手續,過了安檢後進入候機大廳。

此時是上午10點多,距離飛機11點起飛還有一段時間,大家在登機口前等著,有的坐在那裡玩手機,有的帶著對即將到來的未知的興奮和憧憬交談,喬梁獨自在附近溜達。

這時喬梁的手機響了,他摸出手機一看來電,身體不由一顫:大洋彼岸來電。

喬梁立刻按了接聽鍵,接著電話裡傳來一個女孩清脆的聲音:“喬哥,是我……”

這是安然的聲音。

“哦,安然,是你啊。”雖然聽到安然的聲音喬梁很高興,但還是有些意外,因為他以為是方小雅給自己打來的電話。

“是啊,是我,喬哥,好久不見了,你現在還好嗎?”安然開心道。

“好,很好,我一切都很好,你呢?”喬梁道。

“我也還好,平時學習很忙,今晚抽空來看看小雅姐。”安然道。

“哦,你和小雅在一起?”喬梁眼神一亮。

“嗯,是的,我這會正在小雅姐的病房裡。”安然道。

“啊,太好了,你讓小雅聽電話。”喬梁急不可待道,心裡突然很激動。

“好的,你等下……”電話裡安靜了片刻,接著傳來方小雅熟悉的聲音,“哥……”

方小雅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不知為何,一聽到方小雅的聲音,一聽方小雅如此叫自己,喬梁的喉嚨突然哽住了。

“哥……”方小雅又溫柔地叫喬梁。

“小……小雅……”喬梁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我在的,哥……”方小雅繼續溫柔道。

“小雅,聽到你的聲音,我真……真的很開心……”喬梁的聲音繼續有些顫抖。

“嗯,我也開心的。”方小雅輕聲笑了一下,“哥,我這裡現在是晚上10點多,你那裡應該正好相反,你今天就要乘飛機去西北了吧?”

“是的,11點的飛機。”喬梁道。

“哥,得知你要去西北掛職的訊息,我為你高興,是金子就會發光,依你的能力和才華,我相信你在西北掛職一定會做出一番成就,雖然我在遙遠的大洋彼岸,但我會一直看著你,看著你在新的天地裡馳騁……”說到這裡,方小雅停頓了一下,因為身體虛弱,她有些氣喘。

喬梁感覺到了,心裡頓時感到一陣痛:“小雅,去了西北,我會好好做事,你儘管放心,你在那邊安心治療,一定要樹立信心戰勝病魔,一定要儘快康複好好地回來……”

“哥,我會的,我一定會的,我現在身邊有好多親人和朋友,安然、小鄭、季虹姐,還有集團分公司的那些人,他們都會陪伴我照顧我的,雖然在異國他鄉,但我並不孤單並不寂寞……”

方小雅這話讓喬梁感到些許安慰。

這時工作人員招呼大家開始登機,喬梁和方小雅又匆匆聊了幾句,叮囑方小雅一定要配合醫生治療,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方小雅一一答應著。

然後喬梁掛了電話,開始登機。

11點正,赴西北省掛職人員乘坐的飛機從黃原機場騰空而起直衝雲霄,向西北方向飛去,直飛目的地——西北省省會金城。

金城是大西北的一座重要工業城市,計劃經濟時代,在國民經濟中占有重要位置,近些年,因為各種因素的影響,經濟發展有些緩慢。

飛機平穩飛行後,機艙裡很安靜,大家有的看書,有的打瞌睡,有的小聲交談。

喬梁坐在靠窗的座位,看著舷窗外如洗的碧空和翻滾的雲海,心裡起起落落翻騰不止,從這一刻起,自己為期2年的西北掛職征程開始了,新的天地即將呈現在自己麵前,在未知的地方和未知的兩年裡,不知自己將會麵臨怎樣的情況,將會有何作為,將會帶著怎樣的結果回到江州。

同時喬梁也無法預測,在這2年中,目前關新民掌控的江東和駱飛一手遮天的江州,又會發生一些什麼。

一會,喬梁收回目光,將腦袋靠在椅背,閉上眼,眼前浮現出自己離開江州前和葉心儀、邵冰雨離彆的場景,還有昨晚和薑秀秀的瘋狂之夜,不由心潮起伏,她們都是自己仕途中的紅顏知己,除了她們,自己身邊還有其他紅顏,在自己今後的漫漫征途中,不知和這些紅顏會是怎樣的結局,不知自己身邊還會不會出現新的紅顏。

隨即喬梁又想到了章梅,章梅是自己有生以來到目前為止真正投入感情並想和她共度一生的女人,可是她卻帶給了自己極度的恥辱,深深傷害了自己。也正是因為這種恥辱和傷害,讓自己對情感之事產生了深深的恐懼,讓自己輕易不敢再觸碰感情。

雖然喬梁因為此事極度痛恨楚恒,但他也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這個簡單的道理。

或許這都是命運的安排吧,命運雖然可以抗爭,但似乎是很難改變的。喬梁心裡如此想著,發出微微的歎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