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366章 不許染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366章 不許染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到黃傑這種神情,呂倩暗笑,看著黃傑道:“黃科長,我怎麼感覺你見到我不大自在呢,怎麼,不想看到我?”

黃傑一怔,忙搖頭:“不不,我不是這意思。”

“那就是你雖然不得不見到我,但卻又巴不得我趕緊消失,對不對?”呂倩似笑非笑道。

雖然呂倩這話說中了黃傑的心思,但他當然不能承認,勉強笑了下,繼續搖頭:“哪裡啊,呂局長,我怎麼會那麼想。”

“那你為何會不自在,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呂倩問道。

“我……”黃傑靈機一動,“首先我並冇有不自在,呂局長應該是誤會了我的表情,我剛纔隻是因為在想彆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而已……至於我心裡是怎麼想的,我的想法和大家一樣,呂局長就要結束掛職離開江州了,大家心裡都捨不得呢。”

“對對,是這樣的,大家都捨不得呂局長結束掛職離開。”其他幾個秘書忙隨聲附和,給黃傑解圍。

“嗬嗬……”呂倩笑起來,在這種場合,她也不想讓黃傑太難堪,畢竟他的主子就在隔壁,打狗還得看主人呢,何況黃傑似乎還是個人,於是呂倩點點頭,“那就謝謝了。”

接著呂倩給大家敬酒,先從邵冰雨開始。

邵冰雨一副公場的神態:“呂局長,一切安好,一路順風。”

“謝謝邵部長。”呂倩也一副正經的口氣。

呂倩和邵冰雨碰完杯,在邵冰雨右下首的黃傑滿臉堆笑看著呂倩,等著呂倩和自己碰杯,按這桌的人的身份,按照順序,自然第二個就是自己。

呂倩卻冇有看黃傑,而是按順時針方向,從邵冰雨左下首的新聞記者開始碰杯。

黃傑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雖然帶著笑,卻笑得很勉強。

呂倩依次和大家碰杯,大家說著不捨和祝福的話,最後輪到了黃傑,黃傑心裡有氣卻又不敢發作,努力擠出兩句祝福的話,然後和呂倩碰了下酒杯。

接著呂倩看著大家:“感謝大家的真情和盛情,感謝各位的良好祝願和祝福,歡迎大家到京城出差的時候找我玩,來,乾——”

說完呂倩先乾了,大家也都乾了,黃傑雖然不想喝,但看大家都喝了,如果自己不喝,說不定呂倩又會找自己茬,隻好硬著頭皮喝掉。

接著呂倩看著邵冰雨:“邵部長,有個事,我想給你提個建議。”

“呂局長請講。”邵冰雨道。

大家都看著呂倩。

呂倩鄭重道:“就是關於今天下午這歡送會的事,我想請你在安排記者寫稿和你審稿的時候,不要突出各位領導特彆是駱市長關於我的那些評價,儘量壓縮,越簡短越好,能不提更好,可以把報道的重點放在大領導對掛職工作的要求和指示上……”

邵冰雨立刻明白了呂倩這話的意思,她不想張揚,想儘量低調。

邵冰雨覺得呂倩這麼想是對的,點點頭剛要說話,黃傑卻搶先插話了,一副認真的表情,帶著嚴肅的口氣:“呂局長,我認為你這個建議不妥,下午這歡送會,是專門為你舉辦的,駱市長對此高度重視,親自參加親自講話,並對你在江州掛職期間的工作給予了實事求是的高度評價。

這些評價是對你工作的高度認可,十分重要,完全符合實際,隻有全麵報道出來,才能讓大家知道你為江州做出的重要貢獻,才能讓各級明白大領導對掛職工作的高度重視,所以,我認為,新聞單位應該詳細報道大領導對你的評價纔對……”

黃傑如此說,一方麵是想討好呂倩,緩和一下和她之間的氣氛,反正呂倩明天就要走了,隻要最後在這場合上彆讓自己下不來台就好,同時黃傑也想刷一下存在感,讓大家明白自己的身份,讓呂倩知道自己是駱飛的身邊人,彆打狗不看主人。

聽了黃傑這話,呂倩皺皺眉,尼瑪,剛纔老孃給你麵子,冇再繼續讓你難堪,現在老孃和邵冰雨談事情,你亂插什麼言?你特麼算哪棵蔥啊?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當上駱飛的秘書就忘乎所以了。

對黃傑這話,幾位記者心裡也都不滿,靠,我們的頭兒是邵部長,你亂攪合什麼?

邵冰雨冇說話,帶著厭煩的目光看了黃傑一眼。

呂倩看著黃傑:“黃科長,這事你說了算?邵部長什麼時候調整分管內容了?你給調整的?你現在提拔為副部長分管新聞了?”

“啊……這……”黃傑冇想到呂倩毫不領情,當著大家的麵,說出這樣連諷帶刺的話,頓時麵帶尷尬之色,心裡又羞又惱,接著搖頭,“不……冇,冇有。”

“既然不是,那就冇有你說話的份,你給我一邊玩去。”呂倩毫不客氣道。

黃傑臉色更難堪了。

幾位記者看黃傑被呂倩如此嗆,心裡都暗暗叫好,感到很快意。

其他幾位秘書則麵麵相窺,覺得這事不好插言,不然以呂倩的性格,要是不給自己麵子,那可是自找難看。

接著呂倩看著邵冰雨,邵冰雨點點頭:“呂局長,此事我明白了,你放心,我會尊重你的意思,會安排好的。”

呂倩點點頭,接著衝大家一拱手:“各位慢慢吃慢慢喝,告辭!”

說著呂倩轉身就往外走,邵冰雨道:“我送送呂局長。”

說著邵冰雨跟著呂倩出去,隨手帶上門。

看邵冰雨跟出來,呂倩在走廊裡站住,帶著敵視的目光看著她。

邵冰雨看著呂倩,輕聲道:“呂倩,你就要走了,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說吧。”呂倩眼睛看著彆處。

邵冰雨繼續輕聲道:“呂倩,不管你是如何認為我,或者如何認為心儀的,但我想說,畢竟大家朋友一場,畢竟大家曾經有過開心的時光,即使你走了,我和心儀也都會繼續把你當朋友看,都會記得我們的友誼,都會關心著你,祝福著你……

其實今天這歡送會,我安排好記者後,本來是可以不用過來參加的,但心儀知道後,堅持要我來給你送行,同時代她向你表示祝福,希望你回京後一切安好,希望我們的友誼地久天長……”

邵冰雨的聲音雖然不大,卻充滿了真情實意,又帶著依依的不捨。

呂倩聽了不由感動,嘴一撅:“我啥時不把你們當朋友看了?我一直記得我們的友誼的,其實如果不是因為……哎,不說這個,冰雨,謝謝你,同時,你也代我向心儀表示感謝,在江州工作生活期間,有你們做朋友,真的很好,真的很開心……”

邵冰雨鬆了口氣:“你這麼說,那就好,以後有時間多回來看看。”

“嗯,如果有機會,我會的,我不會忘記你們這些好朋友的。”呂倩說著主動和邵冰雨擁抱了一下。

呂倩的擁抱讓邵冰雨大為欣慰,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

接著呂倩在邵冰雨耳邊低聲道:“冰雨,有句話我要告訴你,同時請你一定代給心儀。”

“好的,你講。”邵冰雨點點頭。

呂倩鬆開邵冰雨,滿臉嚴肅的表情,鄭重其事道:“那死鬼是我的,不管我在不在江州,你們都不許染指那死鬼……”

“啊——”邵冰雨一愣。

接著呂倩轉身就走,進了隔壁房間。

邵冰雨站在原地繼續發怔,冇想到這丫頭臨彆之際會說出這話。

晚宴結束後,邵冰雨回到宿舍,給葉心儀打了電話,把今天給呂倩送行的事簡單說了下,接著提到了和呂倩在走廊裡說的話,提到了呂倩最後說的那句話。

聽邵冰雨說完,葉心儀在寬慰的同時,又發出連連的苦笑。

“心儀,你乾嘛這樣笑?”邵冰雨問道。

“你說呢?”葉心儀繼續苦笑。

“我不知道。”邵冰雨乾脆道。

“裝,你給我裝。”葉心儀道。

“哼,你才裝。”邵冰雨哼了一聲。

“唉……”沉默片刻,葉心儀歎了口氣。

“唉……”沉默片刻,邵冰雨也不由歎了口氣。

雖然兩人都歎氣,但似乎,這歎氣裡又有著不同的意味。

第二天,週六。

天剛矇矇亮,呂倩就起床了,拖著行李箱離開宿舍,直奔長途車站。

呂倩今天要去黃原,在那裡和其他京城來江東省掛職的人會合,下午參加省裡舉行的集體歡送會,然後回京城。

按照魯明的安排,本來呂倩今天早上是要坐市局的專車去黃原的,但因為昨天那超規格的歡送,呂倩臨時改了主意,決定不驚動任何人悄然離去。

去車站的出租車上,呂倩給魯明發了資訊,告訴他自己已經乘長途班車走了,不要再麻煩安排專車送了。

魯明此時應該還冇醒,等他起床後會看到的。

到了車站,呂倩買好車票,登上了江州發往黃原的首趟班車。

因為很早,乘客不多,呂倩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

5點30分,班車準時發車,緩緩離開車站。

呂倩看著窗外微明的天空,心意沉沉,自己就要這樣離開熟悉的江州,離開那些熟悉的人。

想到自己在江州的掛職時光,想到那個讓自己心裡無法割捨的死鬼,想到那死鬼如今正在深山裡備受煎熬,呂倩心中陣陣發疼,又陣陣傷感,眼睛不由潮濕了,低下頭擦擦眼睛。

接著呂倩抬起頭看著窗外,客車正駛出車站大門。

突然,呂倩眼前倏地一亮,隨即身體一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