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32章 技術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32章 技術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乾脆道:“很簡單,因為你的級彆太低,到不了廖書記那級彆的大人物眼裡,對廖書記來說,他讚賞的是景書記和徐部長,再往下頂多到馮書記。對你來說,隻要景書記和徐部長看好就夠了。”

柳一萍想了想,點點頭:“按你的話,對我來說,似乎不需要折騰這麼大?”

“是的,但對景書記和徐部長來說,折騰地越大越好,當然,折騰大了對你雖然是多餘的,但冇有任何壞處。而且,這事一旦開始折騰,就不是你能左右的了。”

柳一萍讚賞地看著喬梁:“我發現你考慮問題很有思路。”

“其實思路決定出路。”喬梁呲牙一笑。

“那你現在認為,我的出路前景如何?”

喬梁想了想:“我可以感覺,但無法決定,這次的事你搞的很好,給徐部長甚至景書記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給徐部長在景書記麵前為你進言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但還有一件事,你必須跟進做好。”

“你說的是正泰集團在三江投資的事吧?”

喬梁點點頭:“這項目是你引進的,而且打造紅色文旅產業又屬於你分管的範圍,如果搞砸了,會讓你置於很被動的境地,甚至會前功儘棄,如果搞成了,你又是大功一件,對你的進步自然會更有利。”

“你說的對,這事我會緊盯著的。”柳一萍點點頭,看著喬梁突然笑了,“你和方小雅到底是什麼關係?”

“同學關係啊。”

“我怎麼感覺不隻是同學關係呢?”

“你怎麼感覺的?”

“那天在你家裡,看方小雅的表現,下意識就有這直覺。”

“你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對。”

“那你有冇有直覺彆人在懷疑我們有姦情呢?”喬梁不緊不慢道。

“啊?”柳一萍臉色一變,“誰?”

“葉部長。”

柳一萍想了想,搖搖頭:“不可能吧,我從她身上感覺不出任何懷疑的蛛絲馬跡。”

“那說明你的直覺不準,所以,對我和方小雅的關係,你就不要亂猜了。”喬梁笑起來。

柳一萍緊皺眉頭:“你真感覺葉部長在懷疑我們?”

“我的直覺告訴我是這樣,而且,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喬梁的語氣很果斷。

柳一萍怔怔看著喬梁,有些坐立不安,突然站起來往外走,邊喃喃道:“可怕的直覺……不行,我得趕緊走,葉部長就在這層樓,不能讓她看到我們在一個房間裡……”

柳一萍走後,喬梁點燃一支菸慢慢吸著,琢磨著葉心儀在自己和柳一萍麵前的細微表情,眼前又浮現出那晚在鬆北和葉心儀酒後的迷醉交融……

下午5點的時候,喬梁想出去透透氣,剛出樓門,景浩然他們回來了。

看到景浩然正在徐洪剛陪同下往裡走,喬梁下意識就想迴避,徐洪剛一眼看到了喬梁,叫住他:“小喬,景書記要去程總編房間坐坐,你過來搞服務。”

喬梁不由後悔不該這時候出來,正好被徐洪剛抓了差,可是晚了。

喬梁硬著頭皮答應著,景浩然看了喬梁一眼,麵無表情往裡走。

進了程敏房間,景浩然熱情和程敏招呼,喬梁吩咐服務員上水果,又忙著給他們倒茶。

景浩然向程敏表示感謝,又道辛苦,程敏客氣了幾句。

“程總這次來江州,感覺印象如何啊?”景浩然道。

“我的總體感覺,江州在景書記的帶領下,麵貌日新月異,一派欣欣向榮的好局麵……”程敏一番吹捧,景浩然聽得很悅耳。

接著程敏道:“乾一行說一行,其實我來江州後,最關注的還是江州新聞事業的發展。”

景浩然笑著一指徐洪剛:“這個你們可是有的聊了。”

程敏點點頭:“是啊,昨天下午洪剛部長陪著我去了江州日報社,我實地參觀了報社的建設,感覺報社這幾年變化很大,特彆是聽了文總的介紹,感覺報社今後發展的思路很清晰,文總是個很有頭腦和魄力的管理者,他負責報社,實在是江州日報社的福氣,也能給景書記和洪剛部長省很多心啊。”

徐洪剛不動聲色笑著,心裡卻暗罵,老東西又在搗鼓這事了,而且還當著景浩然的麵。

顯然,程敏想在景浩然麵前為文遠說好話,試圖借景浩然來給自己施壓。

景浩然冇說話,卻下意識點點頭。

一看景浩然點頭,程敏來勁了:“景書記,其實我現在很為文總鳴不平。”

景浩然一愣:“怎麼了?程總。”

程敏道:“文總那麼優秀的新聞管理從業者,現在卻一直是報社主持,我認為,文總完全可以擔負更重要的職位。”

景浩然眨眨眼,明白了程敏的意思,不由覺得可笑,又覺得程敏實在是個書呆子。你雖然是省裡來的,但級彆和自己一樣,又不是自己上級,怎麼能隨意插手乾涉市裡的人事安排呢?

但景浩然又不能說讓程敏下不來台的話,沉吟片刻道:“程總,關於報社一把手的事,我和洪剛部長討論過幾次,這事我們一定會慎重考慮。”

景浩然這話說的很圓滑,既強調了徐洪剛在這事上的作用,又對程敏表示了充分的尊重。

程敏一聽景浩然這麼說,就看著徐洪剛:“那徐部長是怎麼看這事的呢?”

徐洪剛知道程敏是想逼自己在景浩然麵前表態,如果自己斷然拒絕,那會弄得大家都下不來台。這是不妥的,畢竟程敏是省裡來的客人,畢竟程敏是來為江州做宣傳的,必須要照顧好麵子。

但要自己答應,那斷無可能。

徐洪剛這時突然有些厭煩程敏,尼瑪,這點破事還冇完冇了了,老東西到底拿了文遠多少好處?

但當著景浩然的麵,徐洪剛知道自己必須表現出對程敏的尊重,於是笑道:“程總,我怎麼看並不重要,剛纔景書記也說了,會慎重考慮這事,其實對市直各單位負責人的任命,市裡都有通盤考慮,主要還是由常委會決定,少數服從多數。”

程敏一聽傻眼了,臥槽,把常委會搬出來了。

景浩然暗暗讚賞,這小子說話比自己還圓滑,隨即附和:“是啊,程總作為黨報總編輯,當然知道,我們黨內決策是要講民主的,少數服從多數。”

程敏這下無話可說了,雖然很鬱悶,但也隻好點頭,又覺得自己剛纔那話有些過度,訕笑道:“抱歉,景書記,我其實不該過問你們的人事任命的。”

“哪裡哪裡,程總想多了,你這是對我們工作的關心,我和洪剛部長感謝還來不及呢。”景浩然笑著,心道,書呆子,終於意識到這點了。

喬梁在旁邊看著這三位的表演,不由覺得,在官場,裝逼是一門技術活,冇有豐富的經曆閱曆和心機心計,這逼是裝不好的。

不知自己何時能把逼裝到這種程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