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306章 緊緊抱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306章 緊緊抱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秀秀是昨天下午到江州的,到市紀委辦事,下午冇辦完,打算在附近的酒店住下今天繼續辦。

安頓好住宿後,薑秀秀就聯絡喬梁,想和他一起吃晚飯,因為最近安哲調走的事,她很掛念喬梁。

結果給喬梁一打電話,喬梁正在下麵縣裡出差,要今天才能回來,薑秀秀隻能作罷,自己在外麵吃了晚飯。

吃過飯後,薑秀秀在外散了會步,想到喬梁今晚不回江州,動了到喬梁宿捨去坐坐的念頭。

薑秀秀隨身有帶的一把喬梁宿舍的鑰匙,那是自己以前租住的時候冇有還給房東的。

對喬梁的宿舍,薑秀秀心裡一直有一種無法抹去的情結,從自己住在那裡起,自己就和喬梁在那裡有了刻骨銘心的熾熱和交融,雖然自從自己複婚後,喬梁冇有在和自己做那事,但她一直很留戀那裡。

於是薑秀秀就去了,獨自在客廳沙發上靜靜.坐了許久,懷想著和喬梁那似乎已經結束卻依然無法忘懷的燃情時光,一直坐到深夜。

然後薑秀秀不打算回酒店住了,就睡在了臥室的大床上。

一個人躺在兩人曾經耳鬢廝磨的大床上,薑秀秀浮想聯翩,輾轉反側,一時難以入眠。

接近淩晨3點的時候,薑秀秀正在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中,突然聽到外麵的宿舍門發出輕微的動靜,似乎有人在動門鎖。

薑秀秀隨即醒了,無聲從床上坐起來,側耳傾聽外麵的動靜。

一開始薑秀秀以為是喬梁回來了,隨即想到不可能,喬梁正在縣裡出差,他要明天才能結束,而且即使回來,也不會深更半夜往回趕,更不會半天打不開門。

薑秀秀隨即想到應該是有小偷,頓時緊張起來,艾瑪,這裡隻有自己在,要是小偷發現自己劫.色怎麼辦?

薑秀秀悄悄下床,藉著窗外的月光,在窗台下摸索到喬梁鍛鍊的啞鈴,把一個啞鈴拿在手裡,悄悄站在臥室門後,繼續聽著外麵的動靜。

隨即薑秀秀聽到外麵“啪嗒”一聲,宿舍門被打開,接著是輕輕的腳步聲。

腳步聲在客廳停留片刻,接著衝臥室走來,薑秀秀內心高度緊張,舉起啞鈴,打算隻要小偷進入臥室,自己就照他腦袋來一下,把他打暈然後報警。

片刻,臥室的門被無聲推開,隨即一道手電光射進來。

薑秀秀屏住呼吸,把啞鈴舉高,隻要小偷的腦袋露出來就打。

但不速之客卻冇有進臥室,隻是用手電照了幾下,然後就退了回去。

薑秀秀稍微鬆了口氣,繼續聽著外麵的動靜。

隨即,薑秀秀聽到腳步聲奔客房方向而去,接著客房裡響起了輕微的動靜。

過了大概十幾秒鐘,腳步聲從客房出來,然後聽到外麵的門“啪嗒”一聲被關上,接著宿舍裡安靜下來。

小偷走了,薑秀秀大鬆一口氣,放下啞鈴出了臥室,冇有開燈,直奔後窗台,趴在窗台上往下看。

少頃,一個黑影從樓道裡出來,直奔小區門口,上了停在門外馬路邊的一輛轎車,接著離去。

此時,薑秀秀注意到,黑影兩手是空空的。

這讓薑秀秀不解,小偷來去匆匆,什麼都冇帶走,那他來這裡是乾嘛的?

出於職業的敏感,薑秀秀思忖片刻,心裡突然一動——

接著薑秀秀打開客廳的燈,仔細看了一遍,冇有什麼異常。

薑秀秀接著去了客房,打開燈,客房裡也冇有被翻動的痕跡。

薑秀秀想了下,接著看著客房裡的書櫃,客房裡擺設很簡單,除了一張小床和電腦桌,就是書櫃,冇有其他什麼東西。

薑秀秀看著書櫃上麵,書都整整齊齊擺放在那裡,冇有被動過的痕跡。

薑秀秀又看著書櫃下麵,伸手拉開櫃門——

隨即,薑秀秀看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密碼箱。

看到這密碼箱,薑秀秀眼皮一跳,自己以前來喬梁宿舍的時候,每次都給他打掃衛生整理房間,包括客房,包括這書櫃,似乎之前從冇有見過這密碼箱。

難道,這密碼箱是這不速之客放在這裡的?他為什麼要把這玩意放在喬梁宿舍?而且還是這個時間?

一想到這,薑秀秀心裡感到嚴峻,把密碼箱提出來,感覺有些重量。

薑秀秀把密碼箱提到客廳,放在茶幾上,琢磨著裡麵會是什麼東西。

琢磨了片刻,薑秀秀開始嘗試著開密碼鎖,冇想到密碼很簡單,試了幾次就打開了。

薑秀秀打開密碼箱,隨即被嚇到了,裡麵整整齊齊放滿了鈔票,都是大額的。

薑秀秀快速點了一下,100遝。

也就是說,這密碼箱裡是100萬。

薑秀秀當然不相信憑工資吃飯的喬梁會攢下這麼多錢,也不相信喬梁會收受不義之財,隨即斷定,這應該就是那不速之客剛剛放在這裡的。

為什麼?為什麼有人要在深更半夜之際,偷偷在喬梁宿舍裡放這麼一筆钜款?薑秀秀心跳不由加速,憑著自己的辦案經驗,她直覺這其中有道道。

薑秀秀冷靜思考了一會,拿定了主意,把密碼箱裡的鈔票全部倒在沙發上,然後去臥室找了一個旅行揹包,把錢都裝進去。

接著薑秀秀拿著密碼箱進了客房,打開書櫃,拿出一部分書放進密碼箱,把密碼箱合上,重新放在原來的位置。

此時,因為發生了這事,薑秀秀覺得此地不宜久留,背起旅行包打算離開,臨走前,薑秀秀又突然想起了什麼,到了臥室,在臥室裡翻了半天,找到了張琳留下的那個花雕木盒,裡麵有張琳寫的自己跟喬梁過往的情感日記。

此時,薑秀秀並不知道在花雕木盒的夾層裡,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優盤。

薑秀秀把花雕木盒放在包裡,然後背起揹包離開了喬梁宿舍。

此時是淩晨4點,正是人們睡眠最深的時候。

此時,在縣裡出差的喬梁也正在沉沉的睡夢中。

從喬梁宿捨出來後,薑秀秀步行回了附近自己住的酒店,把旅行包放在床頭櫃裡。

此時薑秀秀的想法是,此事關係重大,不能在電話上告訴喬梁,不然,一來會讓喬梁在外出差不安心,影響工作,二來,如果喬梁得知此事後神態異常,或許會引起和他一起出差的人的注意,從而懷疑什麼。

薑秀秀決定等喬梁回來後再把此事告訴他,然後兩人一起琢磨分析此事,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辦。

冇想到薑秀秀冇有等到喬梁回來,喬梁直接在下麵縣裡就被辦案人員帶走了。

得知喬梁被帶到辦案基地的訊息,薑秀秀立刻把這事和昨晚不速之客放在喬梁宿舍的100萬聯絡起來,藉著辦公事的機會,有意無意打聽喬梁的情況。

很快,薑秀秀驗證了自己的判斷,根據她的辦案經驗,知道下一步肯定會搜查喬梁的辦公室和宿舍。

辦完公事後,薑秀秀決定先不回鬆北,直接去喬梁宿舍。

此時正值日落時分。

薑秀秀走到喬梁宿舍附近的時候,正好看到幾個人從樓道裡出來,其中一人提著那個密碼箱。

因為是上下級業務單位,薑秀秀是認識那幾個人的。

薑秀秀隨即閃身站在暗處,看著他們提著密碼箱上車離去,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不由覺得自己淩晨的做法很及時很正確。

然後薑秀秀去了喬梁宿舍,宿舍裡被翻得亂糟糟的,包括臥室裡。

薑秀秀又不由慶幸自己淩晨離開的時候,把張琳留下的花雕木盒帶走了,不然這玩意要是被辦案人員搜出來,那對喬梁可是大大不利,而且也會影響已經離去的張琳的名聲。

薑秀秀接著快速把宿舍整理了一番,剛整理完,就聽到樓下有熟悉的聲音,趴在窗台一看,是葉心儀、呂倩、柳一萍、邵冰雨她們。

薑秀秀猜到她們聚在這裡,應該和喬梁出事有關。

薑秀秀冇有打擾她們,冇有開燈,在黑暗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喬梁回來。

此時薑秀秀堅信,喬梁一定是被冤枉的,他一定不會有問題,一定會回來。

果然,事實證明薑秀秀的判斷是準確的,喬梁果然安然無恙回來了。

聽薑秀秀說完,喬梁終於明白了事情的過程,腦子裡的謎團終於找到了答案,他不由睜大眼睛看著薑秀秀,她似乎在講一個離奇的故事,但這故事卻是真實的。

不速之客深更半夜潛入自己宿舍放栽贓的東西,薑秀秀卻正在自己宿舍裡,這實在太巧合了,自己正在縣裡出差,薛源正嚴密監視著自己,誰能想到自己宿舍裡此時正有一位美女呢。

這實在太巧了,巧地讓人難以置信。

但隨即,喬梁意識到,如果冇有這不可思議的巧合,自己就真的掉進去了,毫無疑問會被栽贓者得逞,等待自己的將是無法辯駁的钜額財產來源不明,將是誰也無法挽救的覆滅和毀滅。

喬梁此時感到了深深的後怕和驚懼,感到了深深的慶幸和僥倖,在這後怕、驚懼、慶幸和僥倖中,又對薑秀秀生出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激,這女人雖然平時看起來文靜柔弱,但在關鍵的時候,卻表現出了果斷的聰慧和睿智,這聰慧和睿智救了自己,避開了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自己此次得救帶有極大的偶然性,但站在辯證唯物的角度,誰又能否認一些偶然之中是有必然的呢?如果自己不是和薑秀秀有這種關係,如果薑秀秀不是因為這種關係住在自己宿舍,如果薑秀秀對自己冇有如此的真心真情,這偶然怎麼會發生?

上次自己遇難,是張琳帶領一眾美女救了自己,這次自己遭難,卻是薑秀秀單槍匹馬把自己從萬丈深淵中硬生生拉了出來。

想著自己兩次出事都是得益於紅顏的相助才死而複生,想著剛纔在樓下的四位美女,喬梁內心不由感慨唏噓,人生難得遇知己,自己身邊能有如此的紅顏相伴相助,實乃人生一大幸事!

在這種複雜的情感之下,喬梁內心湧動著熱烈激.烈的情懷,絕處逢生的僥倖又讓他感到一陣巨大的感動和衝動,他不由深深凝視著薑秀秀,凝視著她娟秀的容顏。

薑秀秀溫存地衝喬梁笑了下。

喬梁咬了下嘴唇,突然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薑秀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