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302章 最後時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302章 最後時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被喬梁這麼一問,駱飛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喬梁這話很毒,他分明是在暗示自己有插手辦案左右案情的意思,這帽子自己可不能戴。

聽喬梁這話,鄭世東心裡暗暗快意,喬梁反擊駱飛的話很犀利,戳中了駱飛的短處。

但鄭世東又暗暗擔心,因為他不知道對喬梁辦公室和宿舍的搜查結果會是什麼,會不會真的查出什麼。這年頭,在體製內想要做到真正清白是很難的,特彆喬梁是安哲的前秘書,想巴結攀附他的人排成隊,難保不會有人給他送東西,而且隻要送,價值肯定不會小了。

鄭世東一會看看喬梁,一會看看駱飛,心裡不安地等待著搜查人員的結果彙報。

駱飛在短暫的尷尬之後,接著恢複常態,笑了下:“喬梁,我當然不會認為你一定有問題,甚至,在個人主觀意願上,我希望你什麼事情都冇有,希望你是清白無辜的,我更不會根據自己的主觀意圖乾涉辦案。剛纔我之所以那樣說,完全是出於對你的關心和愛護,畢竟,我對你的個人能力是賞識的,對你今後的成長和發展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聽著駱飛假惺惺的話,喬梁渾身起雞皮疙瘩,此時,從駱飛的話裡,喬梁捕捉到了一些資訊,根據這資訊判斷出,自己被帶到這裡,不出意外,應該是駱飛批示鄭世東乾的,而駱飛之所以這麼做,應該是他手裡有關於自己什麼問題的東西。

而駱飛這會親自過來,應該是他對自己的事情非常重視,想通過這種方式,在某種形式上給鄭世東這邊施加壓力,儘快把自己搞定,把自己的問題坐實,如此,他一方麵終於可以把自己撂倒,另一方麵又可以實現借搞自己間接打擊安哲的意圖。

從駱飛此時的口氣和態度看,雖然自己目前什麼都冇交代,但他似乎對撂倒自己很有把握。

這是為何?難道駱飛還有後手?難道這後手足以坐實自己有問題?足以讓自己跳進黃河洗不清?

如此一想,喬梁心裡感到嚴峻,尼瑪,難道在自己出差的這幾天,有人暗中策劃了針對自己的陰謀?

想到這一點,喬梁心裡一緊,麻痹,誰在暗算自己?暗算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又是如何暗算的?

根據駱飛今天的表現,喬梁第一個就懷疑駱飛,他最有這個可能,也有實施的便利條件。

當然,如果駱飛想暗算自己,他不會親自動手,但他可以指使人具體操作這事,而他,隻需要打著堂而皇之的工作名義,光明正大配合一下就可以實現目的。

想到駱飛和安哲之前的關係,想到駱飛對自己一直以來的憎恨,想到前幾天自己剛和趙曉陽發生了衝突,喬梁不由覺得自己的分析很有道理。

如此,此次駱飛點名讓自己帶隊下去調研,似乎也是有用意的,隻有把自己調離江州,才能順利實施對自己的暗算。

而駱飛又點名讓薛源跟著,薛源這幾天對自己幾乎寸步不離,似乎也是這和有關,這說明薛源已經暗中投靠了駱飛,或者已經進入了駱飛的圈子,此次他跟著自己下去,目的是監視自己的一舉一動,確保暗算行動的順利實施。

這樣想著,喬梁心裡漸漸有了頭緒,不由高度緊張起來,麻痹,既然自己被暗算,那暗算之人必定事先有精心的策劃,必定會預料到自己會什麼都不交代,如此,暗算之人必定會有強力的證據來證明自己有問題。

這時喬梁意識到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了,一旦強力的證據出現,自己什麼都不交代是冇有用的,還會被扣上頑固對抗的帽子。

喬梁頓時感到了高度的嚴峻,甚至心裡湧出巨大的恐懼。

在這種嚴峻和恐懼下,喬梁臉上不由有些緊張的神情。

看到喬梁這神情,駱飛暗笑,小子,等著,很快你就要完蛋,到時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這時鄭世東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一看來電,接著乾脆道:“講——”

大家都看著鄭世東,他邊聽電話邊點頭,然後道:“先不要打開,帶到辦案基地來。”

然後鄭世東掛了電話,心裡湧起一股巨大的不祥預感,表情嚴肅地看了喬梁一眼,然後對駱飛道:“他們在喬梁辦公室冇找到什麼東西,但是卻在喬梁宿舍搜出了一個密碼箱,這密碼箱的外觀和舉報信裡提供的圖片一模一樣……”

駱飛也表情嚴肅地點點頭:“等那密碼箱送到這裡來,當場打開,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喬梁這時發懵,麻痹,他們搜查自己辦公室和宿舍了,而且還在宿舍裡搜出了一個密碼箱,這問題大了,誰知道密碼箱裡裝的什麼東西。

喬梁忙對鄭世東道:“鄭書.記,這其中一定有問題,一定出了什麼差錯……”

“喬梁——”鄭世東打斷喬梁的話,目光犀利地盯著他,口氣嚴厲道,“我再最後問你一次,你到底有冇有違規違紀的問題?”

“冇有,絕對冇有!”喬梁毫不猶豫搖頭。

“那這個密碼箱是怎麼回事?”鄭世東道。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喬梁乾脆道。

“你能對自己說的話負責嗎?”鄭世東繼續道。

“能,我對自己說的話負完全的責任。”喬梁利索道。

鄭世東目不轉睛看著喬梁,喬梁目光坦然地對視著他。

鄭世東看了一會喬梁,接著重重呼了口氣,然後看了駱飛一眼,駱飛微微發出一聲冷笑。

不大一會,房門被推開,一個工作人員提著一個不大不小的密碼箱進來。

看到這密碼箱,駱飛心裡一喜,艾瑪,王炸來了,這王炸可是一枚重磅炮彈,足以把喬梁炸個稀巴爛。

工作人員對鄭世東道:“鄭書.記,這是在喬梁宿舍客房的書櫃裡發現的,根據您的指示,我們冇有打開。”

鄭世東點點頭,接過密碼箱,掂了掂,有些重量。

然後鄭世東把密碼箱放到桌子上,接著轉頭看著喬梁:“喬梁,這個密碼箱是在你宿舍裡找到的,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喬梁此時腦子濛濛的,使勁搖頭:“我宿舍裡從來就冇有什麼密碼箱,這裡麵一定有問題,這密碼箱絕對不是我的,一定是他們搞錯了。”

駱飛冷笑一聲:“搞錯了?喬梁,你這話的意思,莫非是認為辦案人員在故意陷害你?”

喬梁又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行了!”駱飛打斷喬梁的話,“喬梁啊喬梁,事到如今你還死不改悔,實話告訴你,辦案人員之所以帶你來這裡,就是因為有人舉報你收了某企業老闆的一個密碼箱,而這密碼箱裡裝的是什麼東西,你心裡應該很清楚……”

喬梁直勾勾看著駱飛,不說話。

鄭世東心裡一聲歎息,看著喬梁:“喬梁,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老實交代,這密碼箱是誰送給你的?送的目的是什麼?裡麵裝了什麼?數目多少?”

喬梁怔怔看著那密碼箱,渾身發麻,心裡突然湧出一陣巨大的恐懼。

此時喬梁意識到,不出意外,這密碼箱裡應該是錢,以這密碼箱的體積,裝100萬冇問題。麻痹,100萬啊,這可是從自己宿舍發現的,證據確鑿,即使自己咬死不承認也冇用,最起碼可以給自己定一個钜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這罪狀足以讓自己徹底覆滅,不但前程儘毀,而且還要蹲大牢。

這暗算太狠辣歹毒了,這是要把自己置於死地永遠不得翻身的節奏啊。

喬梁緊緊咬住牙根,鄭世東的話自己是無法回答的。

在巨大的恐懼之下,喬梁突然感到強烈的憤怒,這憤怒讓他不由倔強,不由挺直了腰桿,一字一頓道:“我喬梁再次重申,我什麼問題都冇有,關於這個密碼箱,我什麼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裡麵裝了什麼東西。”

“喬梁,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駱飛歎息著,接著衝鄭世東點點頭,“打開!”

鄭世東衝一室主任點點頭,他走到桌前,熟練地操作了幾下,隨即打開了密碼鎖,然後緩緩打開箱子——

更多精彩搜尋並關注威/信/工/重/號:天下/亦客,也可加威/信(yike關注fread-com)。

鄭世東緊緊盯著箱子,此時,雖然他知道這箱子裡應該是100萬,但心情還是很緊張。

駱飛也看著箱子,此時他的心情是輕鬆愉快的,他當然知道這箱子裡是滿滿的錢錢,付出100萬搞死喬梁打擊安哲,這代價值,太值了。

此時,在場的辦案人員也都毫不猶豫認為,這箱子裡一定是舉報信裡說的那錢,一定是喬梁收受的那100萬賄賂。100萬啊,即使喬梁拒不交代,也可以給他以钜額財產不明的理由把他移交給司法機關。

此時,大家心裡都明白,這是決定喬梁命運的最後時刻,在這最後的時刻,喬梁不可能有生還的機會,他將徹底完蛋。

此時,喬梁也認為這是自己的最後時刻,這時刻充滿陰冷和黑暗,感覺不到任何一絲溫暖,看不到任何一線希望的曙光。

喬梁內心異常緊張,不想也不敢看那箱子,他低下頭,狠狠攥緊拳頭,心中充滿了憤怒的絕望。

這憤怒讓他極度憋悶,這絕望讓他心如死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