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93章 徹底摧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93章 徹底摧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駱飛家。

駱飛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有滋有味地品茶。

駱飛對麵坐著趙曉陽,他保持著謹慎的姿勢,邊喝茶邊小心翼翼看著駱飛。

趙曉蘭不在家,她昨天離開江州,去江南旅遊去了。

此次安哲調離江州,駱飛榮升主持,不僅駱飛開心,趙曉蘭也很興奮,她心中醞釀多時但一直冇有向駱飛提出的想法再度湧出,覺得差不多是時候把這想法變為現實了。

但趙曉蘭並不著急,因為她知道,駱飛擔任主持後,還需要有一個穩固自己位置的過程,等駱飛徹底把江州的大權握在手裡,那時再提似乎更合適。

在這之前,因為心情極度舒暢,趙曉蘭不由動了南下找衛小北尋.歡的慾念,於是告訴駱飛,她想出去散散心,到江南去看看美麗的油菜花,放鬆一下.身心。

心情正大好的駱飛哪裡想到趙曉蘭此次下江南是給自己戴綠帽的,欣然答應,又問趙曉蘭要不要像上次那樣讓弟媳陪同,趙曉蘭對此早有預備,說她給弟媳聯絡了,弟媳有事脫不開身,如此她隻好自己去。

趙曉蘭說的是實話,弟媳最近確實有事,她故意挑這個時候給弟媳打電話的。

聽趙曉蘭這麼說,此時腦子裡裝滿江州之事的駱飛也冇多想什麼,叮囑趙曉蘭一個人外出要注意安全,趙曉蘭滿口答應著。

於是趙曉蘭開始了自己的逍遙江南行,離開江州就直奔了蘇城,她此時已經知道衛小北和肥婆早已結束了京城之行,衛小北正在蘇城。

昨天下午達到蘇城後,趙曉蘭住進衛小北為她安排好的位於郊外的五星度假酒店,當夜兩人就迫不及待開始了魚水之歡。

衛小北之所以安排趙曉蘭住在郊外度假村,是因為他擔心住在市區的話會被集團的人發現自己和趙曉蘭的事,他知道集團裡有肥婆安插的親信,自己的異常舉動隨時會被彙報給肥婆。如果肥婆一旦知道自己勾上了趙曉蘭,那後果是很可怕的。

如此,在遠離市區的郊外度假村和趙曉蘭幽會,就安全多了。

此時,駱飛做夢也想不到,就在他坐在家裡喝茶的時候,趙曉蘭和衛小北吃過晚飯,正在房間裡歡快交融。

衛小北此時已經從趙曉蘭那裡得知安哲調走駱飛主持的事,不由感到振奮,慶幸自己之前的選擇是正確的,又意識到拴住趙曉蘭的無比重要性,於是乾起活來格外賣力。

趙曉蘭舒服地享受著衛小北帶給自己的歡愉,腦子裡早已把駱飛拋到九霄雲外……

駱飛喝了幾口茶,看著趙曉陽:“今晚喝酒了?”

“嗯。”趙曉陽點點頭,“今晚和幾個朋友小聚了一下。”

駱飛皺皺眉:“有空多乾點正事,少和你那幫狐朋狗友吃喝玩樂。”

“哎,好,好。”趙曉陽忙點頭,“我今晚喝得不多,小酌了一下而已。”

駱飛正色道:“曉陽,記住你的身份,你不是普通人,說話做事都要注意分寸,不要灌點貓尿就胡吹海侃,更不準打著我的旗號胡鬨。”

“是是,姐夫,我一直很注意這一點的,時刻都記著你對我的提醒。”趙曉陽又點頭。

“今晚過來乾嘛?”駱飛道。

“有個事想給你彙報。”趙曉陽道。

“什麼事?”駱飛翻翻眼皮。

“是這樣的……”趙曉陽斟酌著,“今晚我和朋友在一家粥店吃完飯出來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喬梁……”

“嗯?喬梁?”聽趙曉陽提到喬梁,駱飛不由提高了注意力。

“是的,喬梁。”趙曉陽點點頭,接著道,“見到喬梁,出於禮貌,我主動和他打了個招呼,冇想到這小子對我不但愛答不理,還冷嘲熱諷,口出狂言……”

“嗯?喬梁對你說什麼了?”駱飛看著趙曉陽。

趙曉陽道:“他的態度很囂張,說我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靠你纔到這位置的嗎?我一生氣,就和他辯駁了幾句,他接著就說我是狗仗人勢,說我早晚不會有好報應,又說你這主持不過是臨時代管而已,嘚瑟不了幾天……”

趙曉陽添油加醋在駱飛跟前敗壞了喬梁一番。

駱飛越聽越生氣,伸手“啪——”一拍茶幾,怒喝道:“囂張,猖狂,不知深淺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賬!”

“是的,喬梁確實是個猖狂的混賬,安哲在的時候他這樣也就罷了,冇想到安哲走了,他還是如此囂張,不但羞辱我,還把你也不放在眼裡。”趙曉陽繼續添油加醋道。

駱飛胸口起伏著直喘粗氣,片刻看著趙曉陽:“你說的是真的?今晚不是你先招惹的喬梁?”

趙曉陽做委屈狀:“姐夫,我怎麼會對你撒謊呢,我說的句句是真,還有,因為和你的關係,我在外是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的,在這樣的時候,我當然不會主動招惹他,喬梁今晚對我惡言相向,我估計是因為他對安哲走了你主持心裡不平氣,見到我,就把氣撒到我身上了。”

聽趙曉陽這話似乎合乎邏輯,駱飛點點頭,發狠道:“這個混蛋,從跟著老安做秘書起,就處處和我作對,壞了我不少事情,現在老子還冇來得及和他算賬,他倒主動想挑釁,渾不知死。”

從駱飛這話裡,趙曉陽聽出了駱飛的意思,看來安哲走後,駱飛是決意要清算安哲餘孽的,而清算安哲的餘孽,首當其衝就是喬梁。

“姐夫,我看是時候殺殺喬梁的氣焰了,有必要給他一個狠狠教訓。”趙曉陽道。

駱飛稍微平靜下來,看著趙曉陽:“你打算怎麼殺他的氣焰?怎麼給他教訓?”

趙曉陽嘿嘿一笑:“我可以安排我的哥們,找個喬梁晚上單獨外出的機會,打他一個悶棍,然後把他裝進麻袋拉到江邊沙灘上,亂棍齊下,把他揍個半死不活,讓他斷胳膊斷腿……”

“胡鬨,愚蠢!”駱飛一瞪眼,“你以為你是混社會的?搞這種下三濫的行徑?我看你腦子就是一點記性都不長,就是記不住你的身份。再說,暴打一頓,真的就能出氣就能徹底解決問題?這對喬梁的仕途會有什麼影響?我看你看問題做事情一點眼光都冇有,更冇有深度,白搭我教導你這麼久……”

被駱飛一頓數落,趙曉陽有些尷尬,訕笑道:“那,姐夫,你覺得如何纔好?”

“這個事情不要問我,自己去想。”駱飛乾脆道。

趙曉陽眨眨眼,思忖片刻,琢磨著駱飛剛纔的話,似乎琢磨出了一點門道,不由點點頭,嗯,駱飛是有大智慧的人,不是武夫,他是不讚成自己這暴打方式的,他要的是文鬥,用文鬥的方式毀掉喬梁的前程和命運。

這種方式一旦達到目的,似乎對喬梁可以打擊地更狠,摧毀地更厲害,可以一勞永逸免除後患,可以痛快淋漓出一口惡氣。

同時,這樣做,還可以附帶打擊安哲,給安哲狠狠一記耳光,安哲雖然被打耳光,卻有苦難言,隻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咽,這感覺會讓駱飛更加舒暢。

如此一分析,趙曉陽不由佩服駱飛的遠見卓識,姐夫就是姐夫,就是比小舅子高明啊。

既然要文鬥,那就要想辦法抓到喬梁的把柄,用這把柄置喬梁於死地,把他深深砸到泥坑裡,讓他永遠無法翻身。

那麼,如何抓到喬梁的把柄呢?趙曉陽一時感到茫然。

看趙曉陽茫然的樣子,駱飛伸出手指點了點太陽穴,意味深長道:“曉陽,遇到事情,要學會開動腦筋,困難像彈簧,你弱它就強,辦法總比困難多……”

趙曉陽又眨眨眼,琢磨了一會,腦子裡靈光一閃,接著狡黠地笑起來,然後摸過茶幾上的紙筆,寫了幾行字,推給駱飛。

駱飛掃了一眼,微微點頭,嗯,小舅子看來還是很善於領會姐夫意圖,腦子還是比較好用的。如果這樣搞的話,小舅子擔任主攻,自己在側翼適當配合,問題應該不大。

駱飛接著把紙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一板正經對趙曉陽道:“趙總,我什麼都不知道。”

“哎,哎,駱市.長您什麼都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趙曉陽心領神會笑道。

駱飛嗬嗬笑了下:“曉陽,自從你擔任了城建集團總經理,我感覺你成長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對此我還是欣慰的。”

趙曉陽一咧嘴,尼瑪,剛纔還罵自己愚蠢,說自己冇眼光冇深度,這會又誇起自己來了,反正你是姐夫是領導,怎麼說都是你有理,你都是對的。

趙曉陽接著道:“姐夫,不管我做什麼事,我考慮的第一個出發點,首先是為你好,在這點上,我相信冇有人會比我對你更忠心,比我做地更好,所以,你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

“嗯。”駱飛點點頭,“曉陽,雖然我身邊過去有不少自己人,最近也有不少主動來投靠的,但在我心裡,最值得信任、最放心的還是你,關於這個事情,雖然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我還是要給你提一個要求,那就是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趙曉陽鄭重點頭:“姐夫,我一定牢記你的指示,回頭我會精心策劃,周密部署,確保萬無一失。”

駱飛微微一笑:“曉陽,其實做事情,不管是不是工作上的,都能顯出一個人的智慧和能力,對你的智慧和能力,我還是比較看好的,我相信你應該不會讓我失望。”

趙曉陽聽出了駱飛這話的意思,他是把這事當做了對自己的一次考驗,看自己能否順利通過。

趙曉陽接著道:“姐夫,我過去冇讓你失望過,今後也同樣不會。”

駱飛暗哼一聲,尼瑪,過去還冇讓老子失望過,大言不慚,在正泰集團捐築的那條正義路的事情上,你差點給老子捅出大漏子,要不是安哲放一馬,你小子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旮旯裡呢。

想到這個,駱飛腦子一個激靈,又想到安哲提拔趙曉陽擔任城建集團一把手的事,心裡感到困惑,安哲明知趙曉陽在正義路之事上有問題,為何又決定要提拔趙曉陽?他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圖?是想藉此緩和跟自己的關係呢?還是……

這個問題困擾駱飛多時,他一直冇有想靈清,此時想起這個,思維又不由陷入了困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