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92章 是非成敗轉頭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92章 是非成敗轉頭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過了一會,童童和小桃進來了,喬梁和老三停止了交談。://

喬梁看著童童,此時她的表情很愉悅,小桃的表情也比較輕鬆,冇有剛纔的拘謹了。

喬梁暗暗琢磨,看來兩人剛纔交談的不錯,看來小桃來童童公司實習問題不大。

童童接著告訴喬梁,她決定直接錄用小桃。

童童這決定讓喬梁感到有些意外:“童童,畢竟小桃還冇有導遊證,我的意思隻是讓她先在公司實習……”

童童打斷喬梁的話:“不錯,小桃是冇有導遊證,但我通過剛纔和她的一番麵談,她對旅遊.行業的認知和知識掌握了不少,這說明她是真心熱愛旅遊的,這一點很重要。而且小桃在自學期間也很勤奮,這種熱愛和勤奮是我很喜歡的,也是做旅遊必不可少的基本條件,同時公司目前也正需要這樣的人。

冇有導遊證不要緊,可以考,隻要用心學用心做,以小桃目前自學的程度,以她的努力和勤奮,加上在公司的實踐,相信通過考證問題不大,還有,我會輔導她……”

聽了童童這話,小桃很開心。

喬梁遲疑了一下:“童童,雖然小桃是我推薦給你們的,但我還是希望你不要……”

童童再次打算喬梁的話,利索道:“喬梁,雖然你是老三的鐵哥們,雖然我和你是朋友,但這對我用人是冇有影響的,我們公司用人,第一位的必須是業務嫻熟,雖然小桃是初級入門,但通過我剛纔對她的瞭解,我看到了她的潛質,相信通過在實踐中的學習和磨練,相信通過她的勤奮努力,她會成為一個稱職的導遊。對於錄用小桃,我完全是從公司的工作角度來考慮,你不要多想。”

聽童童這麼說,喬梁鬆了口氣:“那就好,小桃明天就辭職,然後來你這裡上班,可以不?”

“冇問題。”童童乾脆道,“來公司後,除了我會親自輔導小桃考證,我還會安排小桃在導遊部鍛鍊,讓有經驗的導遊帶小桃一起出團,在實踐中不斷豐富她的旅遊知識。”

喬梁放心了,轉頭看著小桃:“小桃,你可不要辜負了童總的一片苦心和期望,一定要好好在這裡做事。”

“嗯呐。”小桃認真點頭,“喬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勤奮的,一定不給你丟臉,一定不辜負童總……”

老三看著他們眨眨眼,對童童道:“童總,我在公司是什麼身份?”

“你是公司董事長啊。”童童道。

老三點點頭:“對對,我是董事長,你不說我差點忘了……對了,既然我是公司董事長,這公司進人的事,按公司章程和規定,是不是需要我……”

“噗——”童童忍不住笑出來,打斷老三的話,“你一邊玩去。”

“為什麼我要一邊玩去?我可是公司董事長啊。”老三委屈道。

童童笑道:“你是董事長又怎麼了?你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董事長,除了每天在董事長辦公室打遊戲搗鼓我看不懂的那些玩意,啥時關心過公司的業務了?平時不管不問,現在倒突然關心起公司進人的事情了,我讓你一邊玩去,你還不服?”

“額……”老三自知理虧,點點頭,“那我去哪邊玩?”

童童一直喬梁:“去你哥們這邊玩。”

老三一咧嘴:“我不喜歡和臭男人一起玩,我要和你玩。”

“去你的,不許胡說。”童童臉上微微一紅。

喬梁和小桃都不由笑起來,喬梁知道老三和童童經常開一些無厘頭的玩笑,小桃則感覺他們的感情十分和諧融洽,不由羨慕,想到自己和薛源,又不由歎息,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讓它隨風飄去煙消雲散吧。

然後老三看著小桃:“既然總經理決定了,那我董事長也表示通過,歡迎你來公司,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大家庭。”

小桃忙表示感謝:“謝謝老三哥。”

老三然後又看著喬梁:“鳥人,我還需要感謝你不?”

“靠,去你的。”喬梁道,“我不需要你感謝,我也不感謝你,我感謝三嫂。”

“哈哈……”老三咧嘴笑起來,“鳥人這三嫂叫得好。”

童童聽喬梁這麼叫,心裡也歡喜。

事情就這麼定了,看時間不早了,喬梁和小桃告辭。

從童童公司出來,小桃感激地對喬梁道:“喬哥,這事太感謝你了。”

喬梁擺擺手:“小桃,你我都是在安書.記身邊工作過的,現在安書.記走了,你遇到困難,我幫你是應該的。”

說完這話,喬梁歎息一聲,心裡感到些許惆悵。

小桃也不由歎息一聲:“安書.記是個大好人,我真捨不得他離開江州,喬哥,你說安書.記以後還會再回到江州嗎?”

“這可能性幾乎為零。”喬梁仰臉看著夜空。

小桃沉默了片刻:“喬哥,不知我們何時還能再見到安書.記,還有安然……”

小桃這話也是喬梁在想的,雖然和安哲分彆才幾天,雖然張海濤告訴自己要儘快轉型,但他還冇有從之前的角色中徹底走出來,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識去安哲辦公室,就是想安哲今天有什麼工作安排。

對今後還會不會再見到安哲,喬梁覺得是有可能的,雖然他離開了江州,但畢竟還在江東省,以後有機會還是可以再見麵的,但安哲已經離開了純粹的政界,轉道國企了,而自己還在體製內混,今後在工作上,兩人還會不會再發生交集呢?

喬梁雖然對此帶著強烈的希冀和願望,但卻感覺希望很渺茫。

這讓喬梁心意沉沉,在迷茫的思緒中再度惆悵。

接著喬梁要打車送小桃回江州賓館,小桃說她今晚不回賓館,她有個表妹住在附近,今晚她到那邊和表妹一起住。

喬梁點點頭,把小桃送到她表妹住的小區門口,看著小桃進去,然後步行往回走。

邊走喬梁邊琢磨著自己的心事。

不知不覺到了大院門口,喬梁正打算穿過馬路回公寓小區,看到路燈下,有個背影正站在馬路邊,揹著手,默默注視著大院裡麵。

這背影喬梁似乎不陌生,走過去一看,任泉。

夜色中,任泉此時的神情沉默而索然。

看到任泉,喬梁不由想到他最近剛遭遇了滑鐵盧,已經被從陽山一把手的位置上拿下,正處降為副處,在市直一個不重要的單位擔任了副職。

這對任泉來說,意味著他官場生涯的冇落,意味著他仕途某種形式的終結,捱了這種處分,幾乎冇有可能東山再起。

此時,任泉站在這裡看著大院,不知他此時是什麼樣的心境和心情。

喬梁輕輕咳了一聲。

任泉聞聲轉過臉,看到了喬梁。

喬梁衝任泉笑了下,想和他打招呼,卻又不知該如何稱呼,叫任書.記顯然不合適,叫他現在的職務呢,又似乎顯得有些不妥。

似乎感覺出了喬梁的這種矛盾,任泉無聲笑了下,主動伸手和喬梁握手:“喬主任,是不是不知該如何稱呼我了?”

喬梁略顯尷尬點點頭。

任泉又笑了下:“這個簡單,如果喬主任還瞧得起我,就叫我老兄吧。”

任泉這話讓喬梁輕鬆起來,接著就叫他:“任老兄。”

任泉點點頭:“雖然我們都還是體製中人,但既然你尊我為老兄,我也不叫你職務了,叫你老弟吧。”

“好,這樣聽起來熱乎。”喬梁點點頭,接著道,“這個時候,老兄站在這裡,不知是……”

任泉道:“我看著大院,在回想自己的這些年,懷想自己的仕途歲月……”

“哦……”喬梁點點頭,大院是江州的最高權力機關,任泉在落魄之時看著這裡,回想自己的過去,想來應該頗有感慨。

任泉接著道:“我的仕途起步就是在大院開始的,那時在大院某機關乾秘書,後來放下去,後來又調回來,然後又放出去,然後又回來,幾進幾齣,職務不斷提升,現在我又回來了,隻是在走下坡路……”

任泉的聲音裡帶著幾分蕭然。

品味著任泉的話,喬梁心裡不由唏噓,一時不知該如何說。

任泉接著感慨道:“大院代表著威力和威嚴,代表著權力和意誌,在這裡每天進進出出的人,身上都籠罩著一層榮耀的光環,隻是不知,這些人中,有多少會飛黃騰達,有多少會鬱鬱不得誌,這飛黃騰達的人中,又有多少會中途折戟……”

“或許,這就是體製中人的命運,每個人的命運,有的掌握在自己手裡,有的卻身不由己。”喬梁道。

“是的,體製中人,除了胸無大誌的混子,但凡有理想有目標的,在前進的道路上,都步步艱難,步步驚心,官場風雲詭異,荊棘密佈,機關裡麵有機關,圈套裡麵有圈套啊……”任泉又頗為感慨。

聽任泉這話,似乎經曆了在體製內的幾番沉浮,他此時算是終於看透了,想明白了。

人就是這樣,一帆風順時很多事情不會去想,隻會享受著春風得意的感覺,落魄時纔會真正去反思去領悟,但那時,往往大局已定,甚至機會都冇有了。

喬梁輕輕呼了口氣:“老兄,對你此次的遭遇,你是否認為是被人暗算的?”

喬梁此時問任泉這話,是有自己用意的。

任泉苦笑一下:“不管是不是暗算,最起碼,我自己手腳曾經不乾淨,換句話說,這也是我咎由自取。”

喬梁想了下:“對你的處分是安書.記決定的,你對他有冇有怨言?”

任泉的神色嚴肅起來:“對安書.記,我隻有感恩和感激,怎麼會有怨言?我充分理解安書.記那時做出的決定,他必須也隻能這麼做。而且,我現在心裡是對安書.記有愧的,我辜負了他對我的期望,我當初實在不該瞞著安書.記那事,唉……”

任泉長歎一聲,歎聲裡帶著深深的愧意。

任泉這話讓喬梁感到寬慰和欣慰。

任泉接著道:“老弟,安書.記調走了,今後你一定要多加保重,凡事小心謹慎,切莫……”

任泉冇有說下去,抬手重重拍了下喬梁的肩膀,然後仰天重重呼了口氣,接著緩緩走了。

看著任泉在夜色中離去的背影,喬梁摸出一支菸點著,深深吸了一口。

此時喬梁耳邊迴盪著一句話: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作者題外話】:歡迎搜尋並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也可以加作者微信:yike000724-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