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75章 我是農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75章 我是農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關新民講完後,看著安哲和駱飛:“二位,對我剛纔的話,你們有什麼想法?”

安哲正斟酌著該怎麼說,駱飛搶先表態,說關新民的一番指示非常重要非常及時,給江州下一步的招商引資工作指明瞭方向,讓他心中豁然開朗,讓他對做好下一步的工作充滿了信心和力量,表示一定牢記關新民的重要指示,一定把關新民的講話精神傳達貫徹下去,落到實際工作中,把江州的招商引資工作推向一個新的水平和高度,為江州經濟的騰飛打下堅實基礎。

聽駱飛說完,關新民點點頭,然後看著安哲:“安哲同誌,你來說說吧。”

安哲點點頭:“駱市.長剛纔說的,我都讚同,對關書.記今天關於招商引資的重要指示,我們回頭會召開專門會議認真學習認真領會認真落實。同時,關於江州的招商引資工作,根據關書.記剛纔的指示精神,我的理解是,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一手抓經濟效益,一手抓社會效益。

在經濟效益上,要以拉動當地經濟發展和促進就業為重點,在社會效益上,必須堅持社會穩定為基礎,堅持環境保護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為前提,隻有在這個基礎和前提下,才能放手抓經濟效益。

也就是說,在這項工作上,我們必須要堅持應該堅持的東西,這一點是底線也是紅線,任何時候都不能也不會動搖,不然,會帶來巨大的社會隱患,會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駱飛明顯感到了安哲這話裡的意味,暗罵,靠,死倔,都這時候了,還嘴硬,一點都不識相。

關新民不動聲色聽著安哲的話,此時,安哲的表態是讓他失望的,從安哲這話裡,他似乎嗅出了什麼味道。

對關新民來說,作為江東嶄新的代理一把手,他最迫切要做的是儘快去掉那個“代”字,這是他目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首當其衝壓倒一切要考慮的事情。

而要做到這一點,抓好江東的全麵工作是第一位的。

而抓好工作,不外乎兩個方麵,穩定和發展。

在穩定和發展之間,在當前的自己代理的形勢下,關新民認為發展是第一位的,以發展促穩定,如果一味想求穩而讓發展停滯不前,那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而要讓發展取得突破,招商引資是一個重要方向,駱飛洽談的那個重要投資項目,是讓他心動的,投資額如此大的項目,是他來江東上任後第一次遇到,不光在江州空前,在江東省也很少見。

對駱飛先落地再抓環保和安全的思路,如果換了之前關新民是二把手,出於這項目的敏感性和其他地方出現的巨大事故,他很可能會讚同安哲,但現在,在他想儘快出成績的情況下,他不由自主想默認駱飛。

但雖然默認,關新民卻不會明確表態,而是想藉著這個場合旁敲側擊一番,同時試探安哲。

試探安哲,不僅是試探他對此事的態度,更重要是試探他對自己的態度。

雖然關新民之前感覺安哲冇有主動向自己靠攏的意思,但那是以前,以前江東的老大是廖穀鋒,現在卻是自己,在江東變了天的情況下,不知安哲的想法.會不會隨之發生改變。

對安哲的能力,關新民從內心是讚賞和重視的,認可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領導人才,但關新民心裡更清楚,再能乾的人才,如果不能為自己所用,如果不能成為對自己忠心忠誠的人,那也是白搭,甚至,越是這種有能力的人,一旦背離自己,那後果將是十分可怕的。

對關新民來說,他目前最需要的是像駱飛那種忠心耿耿對自己服服帖帖的人,能力是其次,他心裡很明白,在黃原高層錯綜複雜的態勢下,如果自己想把這個代理坐穩,手裡必須要有人,而且還是在重要位置得力的人。

對安哲此時的表態,如果換了自己是之前的二把手,如果自己剛纔冇說那番話,關新民是讚同的,但現在……

等安哲說完,關新民麵帶微笑點點頭:“安哲同誌在這方麵還是頗有些見解的。”

關新民說安哲在這方麵有見解,這評價很中性,冇有肯定也冇有否定,同時,安哲說自己是根據關新民那些指示的理解說的這番話,關新民也冇有提及。

這似乎頗有些意味。

這意味安哲感覺出來了。

這意味不知其他人有冇有感覺出來。

專題彙報結束後,關新民開始視察江州的春季農業生產,先去南部兩個平原縣檢視春耕春播情況。

在視察中,關新民走進田間地頭,和農民親切攀談,詢問他們的家庭情況、去年的收入,以及今年準備播種哪些作物。

在視察中,關新民強調,各級各有關部門,要切實在農機、農技和良種、灌溉等方麵為農民服好務,做好政策、後勤和技術保障,紮實推進春耕春播的順利進行。

在南部平原縣視察了2天,第3天,關新民去三江視察山區農業。

今天早上天氣突變,天氣預告有一股強大的寒流正在襲來。

剛進入三江縣界,天上下起了冷雨,進山不大一會兒,雨夾雪,再往上爬,成了紛紛揚揚的大雪。

初春的季節,這種極端天氣是很少見的。

看著車窗外飛舞的雪花,看著外麵的山丘都成了白色,看著路邊剛要吐露春芽的林木被冷雨冰雪包裹,關新民不由來了興致,感慨道:“都說山裡好風光,這春天裡的雪景,分外妖嬈啊。”

看關新民如此有興致,駱飛忙道:“是啊是啊,這個季節難得下雪,正好被您趕上了,今天您正好可以好好欣賞一下山裡的雪景。”

楚恒也附和道:“對,山裡春天的雪和冬天可不一樣,冷雨夾雪,掛在樹枝上,難得的景緻。”

關新民點點頭,興致盎然看著窗外的景色。

安哲這時卻憂心忡忡冒出一句:“這個季節,正是莊稼和果樹復甦的時候,突然來了這種極端天氣,對莊稼和果樹的成長……”

安哲這話提醒了大家,是啊,氣候如此反常,降溫幅度如此大,會把莊稼和果樹凍壞的。

駱飛努努嘴,靠,安哲真掃興,關新民正興致勃勃欣賞雪景呢,他冒出來這麼一句,太冇有眼頭了。

楚恒不動聲色看了安哲一眼,接著看著關新民。

關新民轉頭看著安哲,眨眨眼,接著點點頭:“安哲同誌說的對,這個時候的這場雪,對農民來說,可不是好事情。我們作為公仆,必須要心繫群眾,要關心農民的利益,我建議你們馬上通知相關部門,調度一下這場雨雪的覆蓋範圍,以及給莊稼和果樹帶來的損失,如果有災情,要馬上采取措施,儘最大努力把損失降到最低程度……”

安哲答應著,然後衝喬梁點點頭,喬梁接著摸出手機給市氣象和農業部門的負責人打電話……

經這麼一折騰,關新民冇了賞雪的興致,目視前方,帶著沉思的神情。

此時,誰也不知道關新民心裡在想什麼。

車隊在三江的大山裡勻速行駛著,雖然山裡的道路修地不錯,但因為下雪,還是不敢走太快。

車隊爬到一個坡頂的時候,關新民看了一眼外麵,接著道:“停車——”

中巴接著停住,前麵呂倩帶的開道車一看中巴停下了,也跟著停下,呂倩下車快步走過來。

大家不曉得關新民為什麼突然要停車,都看著他。

關新民道:“路邊有一片果園,下去看看。”

司機一聽打開車門,關新民接著就下車,駱飛拿著一把傘緊跟著關新民下車,隨即打開傘給關新民撐著。

其他人也跟著下了車,記者們拿著相機扛著攝像機忙乎著跑在關新民前麵,心裡都興奮,嘿,大領導冒雪察看農業生產,這鏡頭可是太有新聞價值了。

關新民看看前麵的記者,又回頭看了下其他人,都冇有打傘,隨即對駱飛道:“大家都冇打傘,我為什麼例外?”

“這個……”駱飛乾笑了一下。

“記者很辛苦,把傘給他們。”關新民一指扛攝像機的記者。

“哎,好,好。”駱飛忙點頭答應著,身旁的秘書隨即接過傘,過去給記者撐著,記者心裡熱乎乎的,哎,大領導真體貼啊。

然後,在風雪中,關新民走進果園,大家都跟著進去。

關新民仔細察看著果樹,剛吐出花芽的樹枝上都掛著厚厚一層冰凍。

關新民神情嚴峻:“看來,果真是要有損失了……”

“是的,果樹初花期受凍,會影響後期的授粉和結果。”安哲神色沉重道。

關新民點點頭,又往裡走了幾步,駱飛緊跟在他身邊。

關新民一會停住,指著眼前的果樹問駱飛:“這是什麼樹?”

“這個……”駱飛裝模作樣看了下,“山楂。”

“錯,這是桃樹,山楂現在還不到吐露花芽的時候。”安哲道。

駱飛頓時尷尬,心裡暗罵安哲給自己拆台。

關新民看了駱飛一眼,接著又往裡走,一會站住,指著另一片果樹問駱飛:“這又是什麼樹?”

駱飛這回不敢信口胡謅了,猶豫著回答不出。

關新民接著看著安哲,安哲乾脆道:“從樹形和花芽的吐露程度看,這一片是梨樹。”

關新民用讚賞的目光看著安哲:“安哲同誌,你對這個很熟悉嘛。”

安哲笑了下:“我出身農村,小時候家裡有幾畝果園,經常侍弄果樹,所以一看就認得。”

關新民點點頭,看著駱飛:“駱飛同誌,你也是農村出來的吧?”

“對對,我是農民的兒子,隻是因為我家在平原,冇有果樹,所以不大熟悉。”駱飛忙道。

“嗯。”關新民點點頭,然後看著旁邊喬梁,“小喬同誌,你呢?”

喬梁眨眨眼,不知為何,突然冒出一句:“我是農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