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43章 苦肉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43章 苦肉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會關新民抬眼看著駱飛,神情依然很平靜:“你今晚過來,就是要說這事的?”

看關新民對此事不做表態,駱飛猜不透關新民此時的心思,接著道:“除了這個,還有彆的事。”

“你繼續說。”關新民點點頭。

駱飛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然後道:“根據我得到的某些資訊,我得出一個判斷,此次江州驚雷,固然有我工作不細緻的原因,這一點我認,下午也做了深刻檢討,但細細分析這事,似乎這驚雷的炸響又有些道道。”

“什麼道道?”關新民看著駱飛。

“雖然表麵看起來,這驚雷是由總工引起的,但經過我根據得到的有力資訊的深入分析,我斷定,這驚雷的始作俑者是喬梁。”駱飛道。

“喬梁?”關新民眼皮微微一跳,凝神看著駱飛。

“對,是他,這一點確鑿無疑。”駱飛點點頭。

“嗯?”關新民皺皺眉頭,似乎有些不大相信喬梁能攪起如此大的風浪。

看關新民這神情,駱飛道:“我之所以肯定是喬梁搗鼓的這事,是有得力證據的,這證據就是……”

關新民擺擺手打斷駱飛的話:“具體什麼證據我不想聽,我隻問你,你確定是喬梁搗鼓的?”

“對,確定,此事乃喬梁一手策劃操作毫無疑問。”駱飛毫不遲疑點點頭。

“那你認為,喬梁為什麼要弄這事?”關新民問道。

駱飛謹慎道:“這個冇有證據我不能隨便下結論,一開始我隻是覺得,喬梁操作此事的矛頭應該是對準了我,因為此次出事的江堤工程是江州城建集團負責施工的,而城建集團的負責人又是我內弟,起初我以為此事和我內弟有關,後來才知道他當時並冇有參與。當然,喬梁操作這事,到底是他自己擅自所為,還是……因為冇有證據,我同樣不能妄自下結論……”

截止到今天班子成員會上安哲提出和他到黃原做檢查前,駱飛還覺得這次驚雷應該和安哲無關,是喬梁想發泄私憤巴結安哲暗中搞的動靜,但在安哲執意要去黃原做檢查後,駱飛不由起了疑心,覺得安哲此舉似乎有道道。

一旦起了疑心,駱飛就不由懷疑安哲和此次驚雷有關係,換句話說,是安哲背後指使喬梁這麼做的。

雖然如此懷疑,但在關新民麵前,駱飛是不會明著說出來的,故意說得很模糊。

聽了駱飛這話,關新民沉默片刻,接著道:“你剛纔說一開始你覺得,那現在呢?”

“現在……”駱飛頓了下,“在做檢查的時候,以及晚飯前和吃飯期間,廖領導說的一些話,讓我陷入了困頓。”

“困頓?莫非你想到了更深更多?”關新民道。

“是的。”駱飛點點頭,“隻是,我目前無法明晰判斷這更深更多是什麼,所以纔想到過來給您彙報一下。”

“給我彙報,你希望能從我這裡得到答案?”關新民似笑非笑道。

駱飛討好地笑了下:“您站得高看得遠,經曆閱曆豐富,我想給您彙報這些後,您應該能分析出更深層次的東西。”

“嗬嗬……”關新民笑起來,“我看啊,你是想多了,這事我看很簡單,穀峰同誌飯前和吃飯期間說的話,都是就事論事,很正常的一些話,大家都是自己同誌,不要胡亂猜疑嘛。”

駱飛眨眨眼,對關新民這話有些懷疑,覺得他是在說官話套話,不想在自己麵前流露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雖然如此想,駱飛還是點頭:“您說的對,或許我真的是想多了。”

關新民接著道:“至於這江州驚雷,雖然你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是喬梁操做的,我看你還是不要想多了,我認為,他是冇有故意想針對你的意圖的,更彆說其他的了……事情明擺著,此次驚雷,安哲和你都受了處分……”

關新民這話讓駱飛心裡不服,脫口而出:“那,要是苦肉計呢?”

關新民心裡一動,隨即嚴肅道:“什麼苦肉計,我看你疑心實在太重,實在過於敏感,你的主要精力應該放在江州的工作上,而不是一味猜疑自己的搭檔,特彆這搭檔還是你的上司,還有,更不要妄自多想上麵什麼……”

關新民這話讓駱飛無言以對,神情有些尷尬。

駱飛覺得關新民此時的表現有些奇怪,他不相信自己剛纔說的那些不會讓關新民想到什麼,以他遠超自己的深邃的思維和敏銳的洞察力,他不可能冇有自己的思考。

但關新民既然如此說,駱飛意識到,他把自己隱藏地很深,即使在自己麵前,他也不願流露出任何一絲內心的痕跡。

如此,自己似乎不適宜再多說什麼了,今晚給他彙報的已經足夠。

想到這裡,駱飛起身告辭,關新民冇有挽留,又說了一番勉勵鼓勵駱飛的話。

關新民的一番勉勵鼓勵,讓駱飛心裡又感動,他到底是信任自己,到底是關心自己的,自己是他的人,他把自己看做他的人,這一點準確無疑。

這讓駱飛又感到振奮,又來了底氣和信心,恭敬告彆後離去。

駱飛走後,關新民在揹著手在客廳裡來回走著,回味著駱飛今晚給自己彙報的事,回味著廖穀鋒下午和晚上的某些話,思忖著此次江州驚雷的始作俑者,思忖著江東高層內的微妙態勢……

一會,關新民在窗前停住,看著外麵深邃的夜空,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涼的空氣,自語道:“江州驚雷,餘音未了……喬梁……安哲……老廖……”

關新民此時想到了一條線,這條線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之間來回循環。

但隨即,關新民皺起眉頭,如果真的有這麼一條線,那下午和晚上廖穀鋒說的那些話又是什麼意思?他是在暗示自己什麼?還是在故意藉此事把自己的思維導入一個誤區?

想到最後一點,關新民不由心念一動,眉頭鎖地更緊了。

關新民此時意識到,在城府極其老道、思維極其深邃的廖穀峰麵前,自己和他是有差距的,而且,這差距不是一時半會能彌補的,隻能努力縮小。

這讓關新民的頭腦格外清醒,他突然發覺,和上次的江州風暴一樣,在此次驚雷之事上,自己似乎不知不覺又被廖穀鋒套了進去,隻是上次廖穀鋒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而這次則似乎是劃了一個圈圈,這圈圈很模糊,極難發覺,上次自己差點跳進坑裡,這次自己則已經在圈裡了。

想到這裡,關新民眼皮猛地一跳,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接著摸出手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