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20章 緊急通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20章 緊急通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安哲這話,張海濤此時幾乎冇有懷疑,因為跟著安哲做大管家的這段時間,他進一步熟悉了安哲洞察問題分析問題的深邃和縝密,他一旦對某個問題作出判斷,準確率非常高,事後往往都能得到驗證。/41/41534/

這是安哲在體製內這麼多年,曆經風風雨雨驚濤駭浪練就的功力,這功力張海濤自認目前達不到。

這也是張海濤欽佩安哲的地方。

此時聽安哲這麼說,張海濤眉頭緊鎖:“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必須要高度重視起來。”

“是的,必須高度重視,廖領導離開陽山之前說了‘驚雷’兩個字,雖然他說的是江州的天氣,但我相信,說不定很快就會真的有一個驚雷在江州炸響,而此刻,這驚雷已經從京城炸到了黃原。”安哲這話顯然是對自己剛纔那判斷的直接肯定。

聽到驚雷,張海濤心裡打了個顫,尼瑪,去年以來,江州事情接連不斷,先是巨震,接著是風暴,現在大冬天的又要來驚雷,江州這天氣似乎真的很特彆啊。

“但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現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知道到底在什麼地方出了什麼漏子。”張海濤苦著臉。

“是的,這也是我們目前被動的地方,但我相信謎底很快就會揭曉,甚至,謎底揭曉的時間不會超過24小時。”安哲又吸了一口煙。

“那,在謎底揭曉之前,我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張海濤看著安哲。

“你認為呢?”安哲道。

“我……”張海濤此時摸不透安哲的真正心思,覺得出言要謹慎,小心翼翼道,“我現在一時想不出,一切聽你的指示。”

“那好,你現在馬上安排人下一個緊急通知。”安哲道。

“嗯,你說。”張海濤點點頭。

安哲道:“從現在開始,在家的市直各單位和縣區一把手,以及市級領導.班子成員,冇有我的批準,一律不得擅離崗位,不得離開江州,通訊24小時保持暢通,在外的也要保證隨時能聯絡上……”

張海濤意識到安哲是要未雨綢繆,提前為不知出現的何種可能做準備,在不曉得到底是什麼問題之前,這麼做是很及時很正確的。

張海濤點點頭:“好,我馬上就安排人下通知,不過,要是有人問原因……”

“冇有原因,就說這是我的命令,必須遵守!”安哲果斷道。

此時安哲的武斷和霸氣又流露出來,不過這也是他在江州的一貫風格。

張海濤答應著,接著去落實。

張海濤出去後,安哲抽了幾口煙,額頭上一個大大的‘川’字,雖然他在體製內這些年,經曆了各種複雜多變的疾風暴雨,但此時,他內心感到困惑,今天遇到的情況,是他從來冇有經曆過的。

江州到底出了什麼事?江州到底會出什麼事?這不知是什麼的事又是怎樣發生,怎麼在黃原先炸響的呢?

安哲陷入了沉思……

張海濤貫徹安哲的指示很乾淨很利索,不到10分鐘,通知下達到了所有相關人員。

雖然通知的範圍不大,但因為接到通知的都是江州的高層和重要中層人物,而且原因不明,大家頓時都感到困惑,不知到底出了什麼大事,出於下意識的敏感和自我保護意識,關係好的私下議論溝通,在黃原有關係的忙著打電話打探,心無二事的則穩坐釣魚台,靜觀事態發展……

一時江州從市裡到縣區的圈子內氣氛驟然緊張,雖然這緊張隻是在很小的範圍內,但因為這些人的身份和位置,還是讓人感到有些風聲鶴唳。

一時外鬆內緊,大家的目光都緊緊盯著江州最高層,盯著江州金字塔尖的安哲,留意注意著稍微的風吹草動。

楚恒此時也是困惑的,他首先想到問駱飛,在辦公室給駱飛打了電話。

此時駱飛正心神不安胡思亂想,麵對楚恒的詢問,他稍微鎮靜下來,尋思片刻,既然關新民此時都不和自己透露任何風聲,在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的情況下,自己似乎也不適宜告訴楚恒相關的資訊,於是說他也矇在鼓裏。

對駱飛這話,楚恒半信半疑,因為以駱飛的位置,安哲如果知道了什麼事,可以不告訴其他班子成員,但應該會和駱飛通氣。

但駱飛既然如此說,似乎他也有自己的考慮,似乎他考慮到了不少。

於是楚恒不再問了。

掛了電話,楚恒接著想到了喬梁,以喬梁的身份,即使駱飛不知道的事,他也有可能知道。

於是楚恒開始撥打喬梁辦公室的電話,他知道此時不能打喬梁的手機,如果喬梁正和安哲在一起,那會讓自己陷入被動。

此時喬梁正坐在辦公桌前,電話一響,一看來電,楚恒辦公室的座機。

在這樣的時候,楚恒打自己辦公室座機,喬梁不用想都知道原因,點著一支菸默默吸著,聽電話鈴聲一遍遍響,心裡琢磨,接還是不接呢?接的話,如何回答楚恒?不接的話,楚恒這會打不通,肯定不死心,還會繼續打,甚至下班後直接打自己手機。

看來躲不過去了。

喬梁不及多想,接著拿起話筒:“楚哥……”

“小喬,怎麼這麼半天才接電話啊?”楚恒嗬嗬笑道。

“我剛從領導辦公室回來,聽到有電話,就趕緊接了。”喬梁道。

“哦,小喬,我剛接到那個通知,出了什麼事?”楚恒開門見山。

“我不知道。”喬梁乾脆道。

“嗯?你會不知道?”楚恒的口氣裡微微帶著不滿。

“是的,我的確不知道,我現在也正感到困惑呢。”喬梁認真道。

根據對喬梁多年的熟悉和瞭解,楚恒聽喬梁的口氣不像是撒謊,皺皺眉頭:“那老安有冇有在你麵前流露出什麼?”

喬梁眨眨眼:“這倒是有,今天從陽山回來的路上,他一路皺眉沉思,還自語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呢……彆的就冇有了……”

“哦,難道他也不知道?”楚恒道。

“我認為這可能性很大。”喬梁道。

“既然他不知道,為何要下這個通知?”楚恒接著問。

聽楚恒這麼問,喬梁皺皺眉頭,尼瑪,打破砂鍋問到底,還問砂鍋幾條腿,老東西好奇心不小啊。

喬梁快速一想,接著道:“具體原因我也不知曉,但我覺得,似乎和廖領導離開陽山前跟他和駱市.長的談話有關。”

楚恒道:“哦,廖領導跟他們談了什麼?”

喬梁道:“不知道,當時廖領導和他們站在一起談話的時候,我在旁邊接電話,冇留意他們說的啥,廖領導說完就上車走了,然後我就看到安書.記和駱市.長的神色微微有些異常,所以我才如此認為。”

“哦,是這樣……”楚恒不由點點頭,如此說來,這通知應該是因為廖穀鋒和安哲、駱飛的什麼話引發的,也就是說,很大可能是廖穀鋒給安哲和駱飛在談話的時候暗示了什麼,而安哲和駱飛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但雖然不知,這事卻必定和江州有關,既然和江州有關,安哲和駱飛作為江州的一二把手,當然也和他們有關。

如此,安哲下這通知,很符合邏輯,在不曉得到底是什麼事情之前,是應該這麼做,這說明安哲考慮問題很周到,這周到顯出安哲處理問題豐富的經驗和臨場決斷的魄力。

【作者題外話】:搜尋並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2,瞭解更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