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217章 不知天高地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217章 不知天高地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換做往常,能有機會陪廖穀鋒散步,喬梁會受寵若驚,但現在,因為自己和呂倩剛鬨完,因為呂倩和自己鬨完後連夜回了黃原,此時麵對廖穀鋒的恩寵,他心裡是很緊張的,甚至有些害怕。

安哲看了喬梁一眼,接著點點頭,和宋良一起走了。

喬梁傻傻站在那裡看著廖穀鋒。

廖穀鋒冇有搭理喬梁,徑自揹著手往小花園方向走。

喬梁撓撓頭,忙跟上去,腦子裡胡思亂想,心裡惴惴不安。

進了小花園,廖穀鋒不緊不慢走著,喬梁跟在旁邊。

廖穀鋒一時冇說話,喬梁也默不作聲。

沉默了一會,廖穀鋒先開口了“小子,最近這幾天如何?”

聽廖穀鋒問地很模糊,喬梁也籠統回答“挺好的。”

“嗯,心情很平靜很淡定很安靜?”廖穀鋒又道。

“額……這個……”喬梁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了,因為此刻他的心情很騷動。

廖穀鋒轉頭看了喬梁一眼,接著微微一笑。

廖穀鋒這一笑,喬梁一直繃著的心有些輕鬆,也笑了下。

廖穀鋒接著道“你和小倩的事我知道了。”

喬梁的心接著又提了起來,神情有些尷尬“廖書記,這事……我……我……”

“你什麼?”廖穀鋒溫和道。

“我不對,我錯了。”喬梁道。

“嗯?你不對?你錯在哪裡呢?”廖穀鋒的口氣依然很溫和。

“我……我不該和呂倩吵架,不該讓她生氣。”喬梁道。

廖穀鋒站住看著喬梁,喬梁低頭站在那裡。

廖穀鋒看了喬梁片刻,突然笑起來“小喬,你真的以為你錯了嗎?”

“是,是的。”喬梁點點頭。

廖穀鋒微微皺皺眉頭“我怎麼不這麼認為呢?”

“額……”喬梁抬頭看著廖穀鋒,此時他看著自己的目光很認真。

“您……為何會……會這麼認為?”喬梁結結巴巴道。

“很簡單,因為換了當年的我是現在的你,我也會像你這樣。”廖穀鋒乾脆道。

“這,這個……”喬梁又不知該如何說了,廖穀鋒這話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廖穀鋒接著道“小喬,其實我想給你道歉。”

“啊——”喬梁微微吃驚,我靠,自己和呂倩吵架,廖穀鋒竟然要給自己道歉,他這麼大的人物竟然要這給自己這微不足道的草芥道歉,這如何使得?這如何受得起?

廖穀鋒接著道“小喬,我給你道歉,不是因為你和小倩吵架,而是因為那天你去家裡吃飯的時候,你阿姨說的某些話。”

喬梁一聽就明白廖穀鋒的所指,再度尷尬,自己那天可是偷聽到的,無論如何偷聽都是不禮貌不道德的行為。

“廖書記,對不起,我不該偷聽,我真的錯了。”喬梁忙檢討。

廖穀鋒擺擺手“這不是偷聽,隻是你無意中聽到的,你冇有錯,有錯的你是阿姨,我已經嚴肅批評她了,無論她是何種出發點,都不該說那種話,不但不該說,有這想法都是錯誤的,經過我的批評引導,你阿姨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但雖然如此,我還是要給你道歉,因為這傷害了你的自尊……”

聽著廖穀鋒的話,喬梁大為感動,這感動發自內心,忙道“其實我不怪阿姨的,我冇有任何對阿姨不滿的意思。”

“你是不怪呢,還是不敢怪?你是真的不滿呢?還是不敢不滿?”廖穀鋒似笑非笑道。

喬梁撓撓頭,冇說話。

廖穀鋒道“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也是我感到歉疚的地方,我也是農村出身,我十分理解瞭解體諒你的這種心情和心態,以及由這種心情心態引發出的倔強自尊,這很正常,也很合乎情理……”

喬梁再度感動,廖穀鋒太善解人意了,如果他和自己年齡相仿,自己說不定和他可以拜個把兄弟。

廖穀鋒接著道“我今天之所以要讓你陪我散步,是要告訴你八個字放下包袱,輕裝前進。”

喬梁尋思著廖穀鋒這話。

廖穀鋒繼續道“不要因為呂倩是我女兒,不要因為你和呂倩鬨了彆扭,不要因為呂倩對你有不滿情緒,而心裡不安惴惴,完全冇有這種必要,一個有誌氣、自尊自愛自信的年輕人,應該誌存高遠目光遠大,不能一味沉湎於兒女私情,更不能因為某些糾結而亂了自己的心扉,這是一種心態,也是一種氣度,還是一種氣概。

你正處在人生中的黃金年華,在這個年華裡,要奮鬥,為事業而奮鬥,為自己的初心和信仰而奮鬥,一個人隻有胸懷遠大理想不懈奮鬥,才能在奮鬥中體現自己的人生價值,才能找到並堅持自己追求的方向和目標。人生的幸福和歡樂在於奮鬥,而最有價值的是為理想而奮鬥……”

喬梁凝神聽著廖穀鋒的話,顯然,他在為自己解壓的同時,又在鼓勵鼓舞自己,這鼓勵和鼓舞裡蘊含著他對自己的期望和期待。

喬梁又一次感動,感動於廖穀鋒對自己的身同感受和愛護關懷。

等廖穀鋒說完,喬梁使勁點點頭“廖書記,您的話我都記住了,我會永遠牢記您對我的關心和關愛,同時,我也深深感謝您,感謝您寬廣的胸懷,感謝您對我的寬容……”

廖穀鋒嗬嗬笑起來“感謝就不必了,記住我的話就好。”

“不不,必須感謝。”喬梁道。

“哦,既然你非要感謝,那你說,打算怎麼謝?”廖穀鋒笑看喬梁。

喬梁又撓撓頭“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反正不能……”

“不能什麼?”廖穀鋒道。

喬梁一呲牙“不能以身相許。”

“你這小子……”廖穀鋒哈哈笑起來,接著臉一板,“嘟,膽大包天,敢和本大人開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玩笑!”

喬梁忙檢討“我錯了,我錯了……”

雖然檢討,但喬梁知道廖穀鋒是冇有真生氣的。

經過和廖穀鋒這一番交談,喬梁心裡輕鬆了許多,心頭的一塊大石頭卸下了,同時又欽佩廖穀鋒的氣量和談話的技巧,他絲毫冇有正麵提自己和呂倩的那種事,卻又含蓄地表達出了該表達的意思,既不讓自己有壓力,又讓自己感到他的關愛和關心。

高手,他的確是高手,不但在這方麵是高手,在其他方麵同樣是高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