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149章 一半實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149章 一半實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駱飛和楚恒喝了一杯酒,然後摸出煙,遞給楚恒一支,楚恒接過來,摸出打火機先給駱飛點著,然後自己再點著。

駱飛深深吸了一口煙,深邃的目光透過一縷青煙,看著坐在對麵的楚恒。

楚恒此時顯得很安靜淡定,但在神態中又帶著對駱飛的幾分尊敬。

駱飛想起關新民和自己說過的對楚恒的印象,不由暗暗點頭,在看人方麵,老關比自己有眼光,和秦川相比,楚恒雖然起步資曆和他差不多,但在能力等一些方麵,楚恒似乎強於秦川。

看駱飛看著自己沉默不語,楚恒微微笑了下,笑裡又帶著幾分恭敬。

看楚恒笑,駱飛也笑了下,然後道:“老楚,還記得前些日子我帶你和老秦跟關領導吃飯的事嗎?”

“當然記得,要不是有你,我怎麼能有機會結識關領導呢。”楚恒帶著感激的口吻道。

駱飛又笑了下:“那次和關領導吃過飯,他單獨和我談話,談完後我出來告訴你們,關領導談到了你們倆,這事還記得不?”

“記得,你當時說關領導對我和老秦都很讚賞,說我們都不錯,都很有前途。”楚恒道。

駱飛緩緩搖頭。

“怎麼?”楚恒做困惑狀看著駱飛。

“其實我當時冇說實話,或者說,隻說了一半的實話。”駱飛道。

“這……”楚恒看著駱飛眨眨眼。

駱飛吸了一口煙,接著道:“其實當時關領導隻誇了你自己,並冇有老秦,但我出來後,既然老秦問我,我也隻能那麼說了。”

楚恒眼神一亮,心裡一動,此時此刻,他心裡冒出的第一個念頭是:不能相信駱飛這話一定是真的,有可能是他想藉此來拉攏自己。

但楚恒隨即又想到,以那天自己在關新民麵前的出色表現,以及關新民對自己的某些微妙神態,他如此誇自己也應該有可能。

而駱飛選擇在這個時候告訴自己這事,顯然是有用意的。

在某種下意識的心態下,楚恒覺得,不管是真是假,自己都應該相信這事,是真的更好,即使是假的,也說明自己在駱飛心裡的位置在急劇上升,他很看重自己,很想把自己徹底拉過去,這對自己似乎冇有任何壞處。

楚恒接著點點頭:“其實我知道,關領導能誇我,都是因為你的麵子,特彆關領導是當著你的麵誇我,更具有特彆的深意,對這深意,我要多領會多思考。”

駱飛對楚恒這話很滿意,在察言觀色、領會上司的心思上,楚恒顯然比秦川要高一籌。

駱飛接著道:“老楚,經曆了這次江州風暴,在目前的態勢下,你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

楚恒毫不猶豫道:“我認為,我們當前最需要做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反思,深刻反思!”

駱飛不由點頭,楚恒這話說到他心坎裡了,他最近也是一直這麼想的。

“老楚,你認為我們應該如何反思?反思哪些東西?”駱飛道。

楚恒想了下:“我們此次的反思應該是全麵的,既要反思客觀,又要反思主觀,特彆是主觀,客觀我們很難改變,對方我們無法掌控,但我們自身卻可以改變,所以,我們必須從自身查擺,找原因找問題,隻有認真梳理,找出問題的根源和癥結,才能去想辦法,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最好途徑。

至於反思哪些東西,當然是失利的原因,為什麼會導致這個結果?為什麼一開始主動,後期卻逐步喪失了主動,直至最後徹底被動,直至老秦被辦進去……這其中的過程值得分析梳理,值得研磨尋思,這其中,應該能總結出一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深刻的教訓,也是一筆財富,這教訓和財富不光對我們有用,甚至對上麵來說,或許也有些借鑒……”

“說得好。”駱飛一拍手,“老楚,你說的這些,也是我最近一直在琢磨的,這次老秦的落馬,讓我十分痛惜痛心,我想了,今後再也不能出現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可以!”

駱飛這話的口氣很堅決,意思很明顯,老秦我冇保住,但我能保住你老楚,你老楚要明白我的心思,要領我這個情!

楚恒當然聽出了駱飛這話的意思,立刻做信任感動狀看著駱飛,鄭重點了下頭。

楚恒此刻不說話的分量比說話還重。

對楚恒這表現,駱飛再度滿意,接著道:“老秦跟了我那麼久,雖然他出了事,但我不能對不住他,我們做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講情義講良心……”

楚恒不動聲色點頭:“嗯嗯,對,是要這樣。”

“黃傑是老秦的秘書,雖然目前不適宜提拔他,但我也不會讓他受冷落,先讓他在辦公室乾一段時間,以後等過了風頭,有機會的時候再……”駱飛冇有說下去,接著抽菸。

楚恒點點頭:“黃傑是個不錯的年輕人,跟過幾任領導,具有豐富的秘書工作經驗,在這方麵,如果把他用好了,他的能力不比喬梁差。”

駱飛帶著沉思的目光點點頭,接著又道:“還有,要安撫安頓好老秦的家眷。”

楚恒知道這一點對駱飛來說很重要,不然秦川萬一在裡麵不滿意咬出駱飛怎麼辦?

“此事我來辦。”楚恒知道這種事駱飛是不方便出麵的,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和秦川的關係,但他還是要避嫌。

駱飛點點頭:“好,老楚,那就辛苦你了。”

“辛苦說不上,應該的,隻是不知要如何安頓安撫老秦的家眷纔好?”楚恒試探道。

“老楚,難道你不明白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個簡單的道理?”駱飛意味深長道。

楚恒嗬嗬一笑:“你這一提示,我立刻就領悟了,行,這事你放心,我會辦妥,第一會讓老秦在裡麵十分滿意,第二會讓老秦知道你對他的關心和愛護。”

駱飛滿意地點點頭,又道:“要不要我給你提供一點……”

楚恒忙擺手:“可彆,這點小事怎麼能讓你破費,我會想辦法的。”

“嗯,好,不過一定要小心謹慎,要保證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出事,都不會牽扯到你。”駱飛叮囑道。

“這個我心裡有數。”楚恒點頭答應著,心裡明白,駱飛嘴上說不要牽扯到自己,實則是怕牽扯到他。

而楚恒此時說的心裡有數,則帶著多重含義,這含義隻有自己心裡清楚。

駱飛嗬嗬笑起來:“老楚,這麼小的事我安排你去做,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可不能這麼說,你安排的事再小都是大事,而且,這事如此私密,你讓我去做,正說明瞭你對我的高度信任,這讓我尤其感動而且榮幸。”楚恒做出真誠的樣子道。

駱飛微微一笑,舉起酒杯:“老楚,來,我們再加深一杯……”

“這杯酒我敬你……”

喝完這杯酒,駱飛吸了一口煙:“老楚,這次江州風暴,關領導剛帶著調查組回黃原,廖領導就突然從京城直接殺過來,包括對廖領導在江州的表現,你對此是怎麼看的?”

楚恒眉頭微皺,帶著思索的神情:“我的直覺是:第一,來者不善,突來江州並非臨時突然起意安排,而是早有計劃;第二,目的深邃,用意深刻,人在江州,劍指黃原;第三,餘音未了,餘波未消,似乎,老秦的落馬並不意味著江州風暴的真正結束,很可能……”

說到這裡,楚恒停住了口。

“很可能什麼?”駱飛看著楚恒。

楚恒吸了一口煙,接著緩緩道:“很可能會有人趁此機會發起反擊。”

駱飛心裡一緊:“你說的有人是指誰?反擊?什麼樣的反擊?反擊誰?”

楚恒平靜道:“這個不好確定,出擊的人或許在江州,也或許在黃原,或許反擊會是明確而犀利的,也或許是含蓄而隱蔽的,至於反擊誰,那要看什麼層麵的人出擊,出擊的目的是什麼。”

楚恒這番話說的似乎很透徹,但又帶著幾分模糊和混沌。

琢磨著楚恒這番話,駱飛知道楚恒腦子裡想的問題不少,而且還想得很深遠。

駱飛道:“老楚,你認為,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楚恒道:“我個人感覺,從目前形勢看,因為江州風暴的這個結果,因為廖領導在江州的一番談話,之前某些人被動的形勢已經大大改觀了,甚至,他們現在處在相對的優勢,在這種情況下,作為我們來說,必須看清形勢,做出明晰的判斷,做出明智的選擇,不然,極大可能會自討苦吃。”

“嗯,繼續說下去。”駱飛道。

楚恒繼續道:“比如,在對老安的事情上,他現在牢牢掌控著江州的一切,這次江州風暴的大逆轉又將他的威望和威信推向空前的高度,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冇有來自上麵的明確信號,那最好還是暫時不要招惹他,能配合的儘量配合……”

“你的意思是,讓我做老安的附庸?”駱飛不滿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