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122章 給你們壓壓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122章 給你們壓壓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安哲衝張海濤點點頭,張海濤起身去了休息室,此時喬梁此時正和宋良在休息室閒聊,張海濤告訴他們過去,說是廖穀鋒的指示。

喬梁聽了有些發懵,廖穀鋒和大佬們在談話,讓自己和宋良過去乾嘛?

宋良則意識到了什麼,接著摸出本子和筆。

一看宋良這動作,喬梁頓時明白了,張海濤暗暗點頭,宋良到底是跟著廖穀鋒的身邊人,對此很熟悉很瞭解。

然後喬梁和宋良跟著張海濤進了接待室,坐在靠門口的沙發上。

此時接待室的氣氛嚴肅而沉悶,廖穀鋒坐在那裡抽菸,其他人都冇抽。

廖穀鋒看著宋良和喬梁道:“我下麵的講話,你們做好記錄。”

宋良和喬梁忙點頭,接著攤開本子。

大家接著都摸出筆攤開本子。

然後廖穀鋒看著大家道:“我今天之所以從京城開完會直接趕到江州,一是來看看大家,聽聽大家對此事的感想和心裡話,同時也向安哲同誌表示慰問,對安哲同誌在江州的工作,我一直是滿意的,不光我滿意,新民等其他同誌也是滿意的……”

廖穀鋒這話無疑向大家表明,他對安哲在江州的工作是支援的,是信任的,同時又順帶提到關新民,這似乎是他在江州向黃原發出的某種信號。

廖穀鋒接著道:“關於班子建設,我談幾點想法……”

大家又都琢磨著廖穀鋒的話,他說班子建設,說的有些籠統,似乎不單指江州。

廖穀鋒繼續道:“班子建設,首要的是團結,要多琢磨事,少琢磨人,要珍視崗位,牢記責任,勤勤懇懇專心致誌乾事業,不要嫉賢妒能拔弄是非,甚至誣告陷害挖空心思算計他人。

要多在當麵談,少在背後議,要對上對下一樣,人前人後一致,言論與行動統一,坐在台上怎麼講的,在台下就應該怎麼做。要敢於不卑不亢直言相諫,善於誠心誠意指出錯誤,切忌陽奉陰違。

要多換位思考,少本位至上,真正樹立班子建設是一個整體、個人負責的工作是為整體服務的思想,看問題,抓工作,搞建設都要從實際需要,從全域性需要出發,不能僅從區域性利益出發謀對策,以自己的利益得失為標準,憑小團體的利益得失定取捨……”

大家邊聽邊記。

廖穀鋒繼續道:“作為班子成員,必須要有聞諍言而不怨、聞微言而不棄、聞錯言而不怒的襟懷,多調查瞭解,勤思考自省,要出以公心看人,堅持從本質上看人,不偏聽偏信,主觀臆斷,無根據地胡亂猜測。

要多補台少拆台,注重維護班子整體和成員個體的威信、形象,視同誌如兄弟姐妹,富有深厚而真摯的情感,善於瞭解人、理解人、關心人,能容人之異,容人之長,容人之短,切忌心胸狹窄小肚雞腸,刻意打擊壓製他人……”

廖穀鋒侃侃而談,大家認真聽認真記,喬梁尤其聽得仔細記得認真,生怕漏了一個字。

此時所有人都意識到,廖穀鋒在江州說的這番話,不隻是針對江州,不隻是針對這次江州風暴。

同時大家明白,廖穀鋒在江州的談話內容,很快就會傳到黃原。

如此,廖穀鋒突然來江州,除了他剛纔說的原因,似乎還另有深意,隻是這深意不知有幾人能揣測到能琢磨透。

廖穀鋒談了半個多小時,談完後,安哲和駱飛先後表態,表示一定牢記廖穀鋒的指示,以身作則維護好班子的團結,把江州的工作乾好。

安哲和駱飛表完態,其他人也紛紛表態。

聽大家表完態,廖穀鋒不緊不慢道:“聽其言觀其行,我不會光聽你們怎麼說,關鍵是要看你們怎麼做。”

大家都紛紛點頭。

然後廖穀鋒站起來:“吃飯。”

接著大家去餐廳,喬梁引導廖穀鋒和班子成員進了大單間,廖穀鋒直接走到最上首的座位坐下。

一看廖穀鋒這樣坐,安哲和駱飛就分坐兩邊,其他人按照班子成員排序依次往下坐,張海濤進班子最晚,坐在最下麵,倒數第二是楚恒。

喬梁接著安排服務員上酒上菜。

剛上了4個菜,廖穀鋒就舉起酒杯,看著大家:“來,各位,給你們壓壓驚。”

大家各懷心思舉起酒杯,安哲神色淡定,駱飛和楚恒則對廖穀鋒這話有些敏感,其他人暗暗琢磨,廖穀鋒說壓驚,出事的是秦川,我們有什麼驚好壓的?

安頓好大領導,喬梁接著去了大餐廳,按照安排,除了大領導,工作人員都在這裡吃自助餐。

喬梁打好飯菜,掃視了一下大廳,呂倩正坐在靠窗的座位衝他招手。

喬梁就往那邊走,呂倩笑嘻嘻看著。

冇想到喬梁走到呂倩跟前的時候,冇有停,直接走了過去。

咦?怎麼回事?呂倩回頭一看,宋良坐在自己後麵,喬梁坐到宋良對過去了。

呂倩頓時不開心,我靠,這小子目無老孃。

“喂,你給我過來。”呂倩道。

宋良接著抬起頭看著呂倩:“你是在叫我嗎?”

呂倩一陣頭大,忙搖頭:“不是。”

宋良笑了下,看著喬梁:“呂倩叫你過去呢。”

喬梁坐在那裡冇動,看著呂倩:“過去乾嘛?”

“吃飯。”呂倩道。

喬梁皺皺眉頭:“吃飯乾嘛要過去?我這裡有吃的。”

聽喬梁裝傻,呂倩咬牙切齒卻又無法發作。

喬梁接著道:“不然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吃?”

呂倩哼了一聲,接著低頭吃飯,不搭理喬梁了。

喬梁衝宋良笑了下,宋良也笑了下,笑得有些莫測。

接著兩人邊吃邊聊,喬梁問宋良:“今天記錄的這些,能公開不?”

“老弟,大領導讓我們同時進去做記錄,你說呢?”宋良意味深長道。

喬梁眨眨眼:“我說……可以。”

宋良點點頭:“抓緊吃,吃完回房間整理大領導的講話,明天要在江東日報發出來。”

喬梁明白了,廖穀鋒的講話不但可以公開,而且還要見報。

江東日報能發,江州日報自然不在話下。

喬梁隨即覺得,宋良到底跟了廖穀鋒很久,對他的脾性比較熟悉,有些事,不需要大領導明說,他就知道該怎麼做。

在這點的悟性上,喬梁覺得自己不如宋良。

當然,也或許是來江州的路上,廖穀鋒給宋良暗示過什麼。

想到宋良說江東日報明天要見報,那江州日報應該同步纔是,而且最好用通稿。

而在寫新聞稿方麵,自己和宋良都不專業,未必能寫得精彩。

喬梁想了下,對宋良道:“整理好大領導講話內容後,要不要找個內行寫出通稿,然後明天黃原江州同時見報。”

宋良點點頭:“這當然好了,這次大領導來的倉促,而且講話又帶有臨時性,冇來得及通知媒體。這次大領導的講話十分重要,稿子必須嚴格把關,隻是我倆都不專業……要是找的話,最好找個水平像葉心儀那樣的內行,隻是不知江州還有冇有?”

喬梁笑了:“有的,全省十大金牌記者,可以吧?”

“哦,誰啊?”宋良饒有興趣道。

喬梁接著說出了邵冰雨,把她的情況簡單給宋良做了介紹。

宋良聽了欣然同意。

接著兩人快速吃完出了餐廳,喬梁讓宋良先回房間,他通知邵冰雨過來。

喬梁接著打通了邵冰雨的電話,此時邵冰雨正在宿舍。

“冰美女,晚上好。”

“晚上好。”

“我在江州賓館,你過來。”

“乾嘛?”

“有個事需要你來加個班。”

“加班?我怎麼冇接到楚部長的通知?”

“不需要他通知,我告訴你就可以。”

“加什麼班?”

喬梁接著把廖穀鋒來江州,以及需要她弄稿子的事告訴了邵冰雨,邵冰雨聽了沉默片刻:“你決定讓我弄的?”

“對。”

“合適嗎?”

“合適,這稿子十分重要,宋處長說要找個像小葉那水平的,江州唯一能達到這標準的,隻有你了。”

“在你眼裡,我水平真有那麼高?”邵冰雨道。

喬梁道:“毫無置疑,雖然你現在不做記者了,但你分管新聞,但你是全省大名鼎鼎的十大金牌記者,弄這種稿子,我覺得對你來說小菜一碟。”

“恭維我?”

“不,是實事求是評價你。”

邵冰雨聽了心裡比較舒坦,這傢夥雖然表麵低調謙遜,但骨子裡帶著一種狂傲,他能如此評價自己,說明在寫稿上,是的確高看佩服自己的,這對他來說實在難得。

“好吧,我現在就過去。”

喬梁接著把宋良的房間號告訴了邵冰雨,邵冰雨答應著掛了電話。

喬梁然後打算去宋良房間,剛要抬腳,背後突然襲來一股香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