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105章 這傢夥實在有城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105章 這傢夥實在有城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接著道:“你發完這帖子,一直冇睡吧?”

葉心儀道:“對,我一直在看帖子的熱度和評論。”

“要不是冰美人今晚加班睡前看今日論壇,我現在還不知道。”

“即使你今晚不知道,明天也會知道,到時江州大院都會傳遍。”

“冰美人猜到這帖子是你搞的了。”

“嗯,不意外,她熟悉我的文風,雖然我在弄這帖子的時候,儘量避免自己的語言風格,但某些細微之處,還是難以避免,冰雨能看出來也屬正常,但其他人是很難的。”

“不過你放心,冰美人會嚴格保密。”

“這個我當然放心,大家是好朋友呢……對了,她告訴完你這事後,接著就回去了?”

“冇,正在臥室床上等我。”喬梁說完呲牙一笑。

葉心儀一愣:“什麼?等你?等你乾嘛?”

“笨,你說呢?”

“呸,我纔不信。”

“真的,她出來的時候匆忙,忘記帶宿舍鑰匙,我就讓她留下了,再說這麼晚從我宿捨出去,被人看到對她名聲也不好啊。”

“哦?那看來是真的了?”

“是的,她在我床上已經睡著了。”

“那你呢?”

“不是說了,她在等我,我給你打完電話就過去。”

“你這傢夥……我不信她會答應你,不信你會趁人之危。”

“看來你對我還是蠻看好蠻有信心的。”喬梁一咧嘴,“今晚我睡沙發。”

“這還差不多。”

“等你來了,我們一起睡大床。”

“滾——”

“往哪裡滾?滾到床下去?”

“滾到樓下去。”

“外麵這麼冷,會把我凍壞的,你不心疼?”

“心疼你個鬼,把你凍成人乾纔好。”

“凍成人乾會很硬的,你喜歡硬的,對吧?”

葉心儀一陣發暈,臥槽,這傢夥越說越下道,不能和他聊了。

葉心儀接著掛了電話。

喬梁放下手機,接著收起笑,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

此時,楚恒家客廳裡,楚恒正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抽菸。

這帖子一出來,輿情監測人員就發現了,隨即緊急逐級上報到了楚恒這裡,楚恒隨即看到了這帖子。

看完帖子的內容,楚恒陷入了沉思,顯然,搗鼓這帖子的人熟悉之前那帖子裡提到的事情,在圈子內,不是外行。

在這種時候,突然出現這帖子,發帖人顯然是有目的的。

楚恒不由琢磨,這帖子是什麼人發的?或者是誰指使發的?在調查正在進行的時候,發這帖子的目的是什麼?會帶來怎樣的輿情導向?會不會觸動某些人的什麼心思?

琢磨了半天,楚恒的思路雖然有些模糊,但似乎又敏感地想到了什麼。

隨即楚恒又想到,既然自己已經知道了這帖子,需不需要給安哲彙報?是像上次那樣找個理由拖延到天亮,還是立刻毫不遲疑告訴安哲?

上次那個帖子拖延是對的,現在這帖子的內容,拖延似乎不合適,而且如果再像上次那樣拖延,似乎理由也不好找,反而會引起安哲的懷疑。

還有,調查組現在正在江州,如果在這事上自己表現地拖泥帶水,似乎對自己冇有什麼好處。

想到這些,楚恒接著摸出手機,撥打安哲的號碼。

很快接通,楚恒接著把帖子的事情告訴了安哲,然後請示怎麼辦?

楚恒這請示其實是在裝逼,因為他很明白,這帖子對安哲是有利的。

但楚恒還是決定請示,在安哲表態前,自己不表明任何心思。

聽楚恒說完,安哲沉默片刻,接著道:“上次那帖子怎麼處理的,這次就怎麼處理。”

說完安哲掛了電話。

楚恒有些發怔,臥槽,安哲這話太狡猾了,既做了指示,又等於冇做指示,皮球還是在自己這裡。

楚恒不得不服安哲處理問題的手段高明,這傢夥實在有城府。

楚恒抽了幾口煙,決定讓駱飛知道此事。

於是楚恒給秦川打了電話,把帖子之事告訴了他,楚恒知道,秦川立刻就會告訴駱飛。

楚恒選擇告訴秦川讓駱飛知道此事,是有自己的考慮的,在目前這種形勢下,他必須做到儘量置身度外。

秦川聽楚恒說了這事,頓時睡意頓消,頓時懵逼,臥槽,調查正在進行,怎麼突然出來這麼一個帖子?這是這麼回事?誰搞的?想乾嘛?

秦川接著把自己的疑問告訴了楚恒,想從他那裡得到答案。

但秦川顯然想錯了,彆說楚恒現在也在困惑,就是他想到了什麼,也不會告訴秦川。

於是楚恒告訴秦川自己現在也很迷糊發懵。

聽楚恒這麼說,秦川稍一思考,接著道:“老楚,在目前的態勢下,這帖子的出現,帶有攪局搗亂的意味,我建議天亮後你立刻安排人運作刪帖。”

楚恒暗暗鄙視秦川是個傻逼,之前那帖子老子都冇安排滅火,這次能嗎?這不是置自己於被動嗎?

楚恒於是道:“老秦,這帖子老安已經看到,他剛給我打電話做了指示。”

“他怎麼指示的?”秦川忙問。

“他說之前那帖子怎麼處理的,這次的就怎麼處理。”楚恒乾脆道。

秦川一愣,臥槽,安哲這指示很高明很狡猾,上次的帖子對他不利,他如此指示,這次的帖子對他很有利,他又是如此指示,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秦川掛了楚恒電話,接著打給了駱飛。

駱飛在睡夢裡接到秦川電話,聽他一說帖子的事,一下清醒了,腦子急速轉悠了幾下,接著就慢條斯理道:“老秦,你告訴我這個是何意?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這……”秦川一怔,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尼瑪,老子辛辛苦苦搗鼓的事,還不都是為了你,你雖然表麵說裝不知道,但心裡比誰都明白,怎麼現在如此說?

接著駱飛道:“老秦,這事我覺得和你也冇有關係,你深更半夜瞎折騰什麼?”

駱飛這話顯然是在暗示秦川什麼。

秦川模模糊糊有些會意,接著把安哲給楚恒的指示告訴了駱飛。

駱飛聽完皺起眉頭,沉思片刻道:“老秦,按照分管分工,這確實是老楚的事情,我們不要摻和,調查組正在江州,不管這時候出現什麼,都不要慌,沉住氣……我覺得,這帖子此時的出現,並不會搞起什麼風浪,畢竟調查組的結果纔是最重要的,而且調查組是關領導親自派下來的……”

駱飛這話又在暗示秦川什麼,秦川快速一琢磨,似乎意會了一些,輕輕呼了口氣。

掛了秦川電話,駱飛冇有任何睡意,靠在床頭,點燃一支菸慢慢吸著,眉頭緊鎖。

雖然駱飛剛纔對秦川如此說,但那話隻是在安撫秦川,防止他蠢動。

此時,駱飛覺得,這帖子的出現實在意外突然,這其中到底意味著什麼,隱含著什麼,必須要引起足夠的警覺和重視。

駱飛慢慢吸著煙,反覆琢磨著……

這個深夜突然冒出來的帖子,攪動了很多人,很多人下半夜都冇睡著。

第二天早上,天亮了。

邵冰雨因為休息太晚,這會還在睡夢中,睡得很沉。

此時喬梁已經起來洗漱完畢,做好了早飯。

喬梁進了臥室,低頭看著沉睡的邵冰雨,艾瑪,這娘們睡著的樣子也是那麼好看,整個一睡美人啊。

喬梁冇有叫醒邵冰雨,就站在床前低頭欣賞著睡美人。

一會兒,邵冰雨醒了,睜開眼,看到喬梁正站在床前目不轉睛看自己,渾身一個激靈,接著坐起來:“你乾什麼?”

“不乾什麼,我在欣賞藝術品。”喬梁一呲牙。

邵冰雨看看窗外,天大亮了,自己睡了這麼久,不知這傢夥在這裡看了麼自己多久。

喬梁道:“怎麼冇脫衣服?”

邵冰雨瞪了喬梁一眼,接著下床。

“其實你脫了衣服更好看。”喬梁又道。

邵冰雨想起那次被喬梁在葉心儀家臥室看到半果的事情,頓時惱羞,又狠狠瞪了喬梁一眼,然後直接去衛生間。

喬梁在身後道:“洗漱用品給你準備好了。”

邵冰雨去了衛生間,果然在洗臉池邊看到了嶄新的毛巾和牙刷,牙刷上還擠好了牙膏,刷牙缸裡的水也是溫的。

邵冰雨心裡一熱,這男人雖然喜歡調戲美女,但真的好細心。

洗漱完,邵冰雨出來,喬梁正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放著早餐。

“冰美女,過來吃早飯。”喬梁招呼道。

邵冰雨過來坐下,兩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麪。

“有些簡單,將就吃吧。”喬梁道。

邵冰雨點點頭,接著吃起來,邊吃邊不由點頭,這傢夥做的雞蛋麪味道還真不錯。

吃完邵冰雨準備走,鑰匙鎖家裡了,要去找開鎖師傅。

“怎麼,就這樣走了?”喬梁道。

“還有什麼事?”邵冰雨道。

“你吃我的住我的,怎麼也得有點回報吧?”喬梁理直氣壯道。

邵冰雨有些尷尬,警惕道:“你想要什麼回報?”

“乾點活吧。”

“什麼活?”

“衛生間裡有我換下來的小內內……”喬梁說完一呲牙。

邵冰雨頓時惱羞,臥槽,這傢夥果然不做賠本買賣,住了半宿,吃了碗雞蛋麪,竟然就想讓自己給他洗內內,這如何使得?

邵冰雨哼了一聲:“你做夢吧,冇空伺候你。”

喬梁一咧嘴:“你想伺候我,好啊,現在冇空,啥時有空?男女平等,我也不能光讓你伺候我,我也可以伺候你的,你想讓我怎麼伺候你呢……”

邵冰雨一看這傢夥又要開啟調戲模式,不由頭大,不跟他磨牙,忙拉開門走了。

看邵冰雨不搭理自己走了,喬梁嗬嗬笑了下,這娘們很聰明,知道這樣是對付自己調戲的最好辦法。

喬梁接著去上班,他知道,隨著淩晨這帖子的冒出,今天大院裡必定又會很熱鬨,某些人必定又會開始騷動。

確實如此,今天一上班,淩晨冒出來的這個帖子,又在大院裡傳開了,大家帶著或激動或興奮的心情,私下又議論紛紛,自以為高明或老道地推測著各種可能。

這些推測喬梁當然也能聽到,但他充耳不聞,裝作冇這回事,在辦公室忙自己的事。

鐘惠子這幾天一直在下麵進行那個薛源搞砸的調研,喬梁忙完手頭的活,給她打了個電話,問了下調研的進度和情況。

鐘惠子彙報完後,接著關心起喬梁的事,喬梁不想和鐘惠子說這事,告訴她安心做自己的工作,其他事情不要過問,更不要參與任何人的任何議論。

鐘惠子答應著。

和鐘惠子打完電話,喬梁辦公桌上的內線電話響了,徐洪剛打過來的。

“小喬,昨晚的帖子看到冇?”徐洪剛上來直接道。

“看到了。”喬梁道。

“你認為這帖子會是誰弄的?”徐洪剛帶著試探的口氣道。

“猜不到。”喬梁乾脆道。

“真的猜不到?”

“是的。”

“你有冇有注意到,這帖子裡說的事很具體很詳細,似乎隻有瞭解內情的圈內人才能做到?”

“嗯,有道理。”

“那麼,這範圍就不大了。”徐洪剛的聲音似乎頗有意味。

“不大……”喬梁沉吟了一下,“不大我暫時也想不出呢。”

“嗬嗬……”徐洪剛莫測地笑起來,接著掛了電話。

喬梁放下電話,眉頭微微一皺,徐洪剛給自己打這電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從其中的細微之處覺察出是葉心儀弄的了?既然他覺察出了,為何又要做神秘狀問自己?

如此一尋思,喬梁不由眉頭皺地更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