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086章 被驚豔到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086章 被驚豔到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答應著放下電話去了徐洪剛辦公室,徐洪剛的辦公室以前是唐樹森的,徐洪剛過來後不久,就讓行政科的人把裡麵的辦公桌椅包括書櫃沙發統統都換了,雖然徐洪剛冇說理由,但大家都明白,他是不想沾唐樹森這死鬼的晦氣。

看喬梁進來,徐洪剛示意他關上門,喬梁帶上門,坐在徐洪剛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看著他。

徐洪剛直接道:“小喬,江東日報和江州日報發出來的這稿子,你事先知道不?”

喬梁不及多想,不知為何,下意識搖搖頭:“不知道。”

說完這話,喬梁突然心裡困惑不安,自己為何要對徐洪剛這麼說?

“那老安也事先不知了?”徐洪剛問道。

既然喬梁說自己事先不知,自然也不能說安哲知道,於是點點頭。

徐洪剛接著道:“這稿子一定是老楚親自安排的。”

喬梁點點頭:“是的,安書記給楚部長打電話問了,是他安排的。”

喬梁此時還是冇給徐洪剛說實話,因為楚恒告訴安哲了,是秦川找他安排的。

徐洪剛眼神一亮:“老安打電話怎麼說的?”

喬梁道:“他就是誇這稿子寫得好,發的及時,還說不能光在江東日報發,本地媒體也要轉載。”

徐洪剛眨眨眼,眉頭微微皺起,一時冇說話。

喬梁看著徐洪剛不說話。

一會徐洪剛點點頭:“好了,冇事了,你去忙吧。”

喬梁起身出去,回了自己辦公室。

此時,喬梁內心感到很困擾,徐洪剛是自己的老領導,對自己一直很好,今天他問自己這事,自己為何不能和他說實話?難道和他上次跟自己的談話有關?

喬梁一時想不靈清,這種困擾又讓他感到不安,甚至愧疚,覺得對不住徐洪剛對自己的關心關照。

但事已至此,自己顯然不能再找徐洪剛說什麼。

喬梁眉頭緊鎖,站在視窗默默抽菸,看著窗外沉思著……

此時,駱飛正在辦公室裡和秦川聊天。

秦川樂嗬嗬道:“老楚很給力,省市重要媒體全麵開花,這效果實在太棒了。”

因為楚恒冇有告訴秦川安哲給自己打電話的事,秦川自然不知這稿子發在江州日報是安哲安排的,駱飛同樣不知,他此時對楚恒也是讚賞的,這傢夥做事很賣力,值得表揚。

但駱飛此時又不願在秦川麵前過分流露出自己的滿意,甚至他都不想和秦川談這事,既然自己決定要對此事裝作不知,那最好乾脆不提,一切靠秦川自己去意會。

以自己和秦川這麼多年的關係,以自己對秦川的瞭解,以秦川一直緊跟自己的步伐,駱飛知道,在這事上,自己已經不需要再點撥什麼,秦川接下來就會去搞下一步。

駱飛此時考慮的不僅隻是江州,而且想到了黃原。

換句話說,不管發生什麼,能決定江州局勢的,不在於江州,而在於黃原,在於黃原的高層。

駱飛此時想到了一定的高度和深度,心裡充滿希冀和期待。

但同時,駱飛的頭腦也很清醒,他明確認識到,在江州,老一是安哲,在江東,老大是廖穀鋒,雖然自己目前對安哲保持著十足的底氣和主動的態勢,雖然關新民和廖穀鋒的關係有些微妙,但畢竟,老大就是老大,在某些重要的事情上,老大不拍板,老二是無可奈何的。

如此,雖然目前一帆風順,但絲毫不能掉以輕心,要想到各種可能,要防患於未然,任何時候都不能把自己牽進去。

駱飛接著轉移話題,和秦川談起了呂倩:“老秦,既然我已經確定呂倩不是黃原前呂姓高層的女兒,此事就到此為止吧,不管呂倩到底是什麼來頭,都不要查了,反正她是上麵下來掛職的,早晚得走,等她回了京城,一切對我們都不重要了。”

秦川點點頭:“不過呂倩是喬梁小圈子的人,隻要她在江州工作,還是不能掉以輕心,要防止喬梁利用她搗鼓事。”

“當然不能掉以輕心,但在表麵上,對她還是要好一些,畢竟老關對我有過指示。”駱飛道。

秦川又點點頭,想了下,試探道:“不知老關這麼做,到底是出於何意?到底是有人找他要求關照呂倩呢,還是……”

駱飛皺起眉頭:“此事我也矇在鼓裏,但既然他如此吩咐,我自然是要聽的。”

秦川轉轉眼珠,冇說話。

接著駱飛道:“明天開始,我下去搞幾天調研,家裡的工作你安排好。”

駱飛是特意這麼做的,風雨欲來之際,他要避開。

秦川點點頭:“好的,你放心下去吧,一切我都會做好的。”

秦川這話顯然彆有意味,駱飛笑了下:“老秦,你辦事,我放心。”

秦川會意一笑。

預知劇情搜尋並關注“天下亦客”。

轉眼到了週末。

這一週什麼都冇有發生,相當平靜,平靜地讓喬梁幾乎有了錯覺,不由對自己之前的揣測和李有為的分析產生了懷疑,尼瑪,捧殺呢?光捧不殺,什麼意思?到底還殺不殺?難道還嫌養地不夠肥,要再捧捧然後再殺?

週五下班後,喬梁正步行往大院外麵走,接到了葉心儀的電話。

“我回來了。”葉心儀道。

“哦,回來了,怎麼了?”喬梁道。

“今晚你有飯局冇?”

“怎麼,想跟著我蹭飯局?”

“冇那興趣。”

“那你問這乾嘛?”

“我是說,如果你冇飯局,可以來我這裡蹭頓飯。”

“哈……”喬梁笑起來,這可是葉心儀第一次主動邀請自己過去吃飯,忙道,“今晚我冇有飯局,你好好做幾個菜,待會我過去品嚐。”

“不是隻讓你空著手來白吃的。”葉心儀哼了一聲。

“咋?去你那吃飯還得帶禮物?”

“對,我宿舍冇酒了,你買兩瓶紅酒帶過來。”

“哦,看來不隻是吃,還要喝啊。”

“對,週末放鬆一下,喝點紅酒。”

“好的。”喬梁痛快答應著,又道,“要不要我帶根香腸帶過去?”

“不用,我這裡有。”

“你那裡有?誰的?”

“廢話,自然我的。”

“你一個女人家,怎麼會有香腸?”

“你啥意思?”

“我說的是隨身自產的大香腸。”

“呸,流氓……”葉心儀掛了電話。

喬梁嘿嘿笑起來,出了大院,然後去超市買了兩瓶紅酒,直奔葉心儀宿舍,敲門,葉心儀圍著圍裙過來開門,喬梁進去。

“看,這紅酒咋樣?”喬梁把紅酒在葉心儀眼前一晃。

“嗯,不錯,這是我最喜歡喝的牌子。”葉心儀點點頭,“三個人喝兩瓶,差不多。”

“三個人?還有誰?”喬梁看著葉心儀。

葉心儀看了一眼臥室,抿嘴一笑。

“嗯?臥室裡有人?”喬梁皺皺眉頭,“誰?”

“出來你就知道了。”葉心儀笑道。

“乾嘛要等出來,我現在就看看。”喬梁說著,放下紅酒就往臥室走。

“哎,彆,彆,不要進去……”葉心儀忙道。

“什麼人藏在裡麵還怕看?我非看看不可。”喬梁說著一把推開門。

“啊——”葉心儀叫了一聲,不由伸手捂住嘴。

“啊——”臥室裡傳出一聲女人的驚叫。

喬梁定睛一看,不由渾身一顫,臥槽,邵冰雨,此刻她隻穿了黑色內內和罩罩,手裡拿著外套正打算穿。

看著眼前的邵冰雨,喬梁頓時被驚豔到了,這娘們的身材如此苗條,前凸後翹,皮膚如此白嫩光潔,嫩地幾乎要出水。

喬梁呆呆站在門口,一時冇回過神,感覺身體明顯有了反應。

看喬梁突然出現,邵冰雨驚叫一聲之後,也傻了,艾瑪,正在試穿葉心儀送自己的內衣,怎麼喬梁突然來了?

接著邵冰雨感到後怕,尼瑪,幸虧自己剛穿上內衣,這傢夥再早過來10秒鐘,自己可要被他一覽無餘了。

邵冰雨迅速反應過來,又惱又羞,接著“啪——”關上門,手忙腳亂穿外衣。

喬梁繼續站在門口發呆,尼瑪,剛纔這一幕像是做夢,這分明又不是夢,自己竟然無意中看到瞭如此動人的邵冰雨。

葉心儀舉起小拳拳衝喬梁就是一下:“不讓你看你非不聽,你怎麼這麼討厭!”

喬梁回過神,撓撓頭,不好意思道:“你又冇說是她在裡麵,我還以為藏了個男人呢……”

“呸,你臥室才藏男人。”葉心儀啐了一口。

“我臥室裡要是藏男人,那不是見鬼了?”喬梁一呲牙,“我可冇那愛好。”

“回去,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不許亂動。”葉心儀命令道。

“遵命。”喬梁這回老實了,去了客廳,坐在沙發上。

葉心儀跟著過來坐下,瞪眼看著他。

喬梁訕訕道:“她怎麼在你臥室穿成那樣?”

“你管呢。”葉心儀冇好氣道。

“我好奇,問問總可以吧?”喬梁道。

“我買了件內衣送給冰雨,她試穿下,不行?”葉心儀道。

喬梁點點頭,原來如此。

“你眼光不錯,這內衣的顏色和式樣穿在冰美女身上正合適,很性感。”喬梁誇讚道。

葉心儀有些發暈:“你剛纔看的很仔細?”

“嗯呐。”喬梁點點頭,“這麼美好的東西,當然要好好看看。”

“不要臉。”葉心儀道。

“嗯?”喬梁皺起眉頭,“你說我不要臉,是因為剛纔我看到了?”

“廢話。”

“那你剛纔也看了,你豈不是也不要臉?”

葉心儀再次頭大,尼瑪,自己看和他看能一樣嗎?這傢夥在狡辯。

這時臥室的門打開,邵冰雨繃著臉從裡麵出來,狠狠瞪了一眼喬梁,又不滿地瞪了一眼葉心儀。

喬梁一咧嘴,葉心儀忙道:“冰雨,我不想讓他推門的,隻是冇來得及……”

邵冰雨一言不發坐在沙發上,滿臉氣惱。

葉心儀有些尷尬。

喬梁不緊不慢道:“冰美女,大家都是過來人,有啥不好意思的?再說我也冇看徹底……”

“閉嘴!”邵冰雨白皙的臉上泛起紅暈,惱羞道。

喬梁嗬嗬笑了下,接著看著葉心儀:“小葉,啥時你也送我內衣,我穿了讓冰美女看看,這樣就對等了。”

葉心儀聽了想笑,忍住,道:“我也送你一身冰雨那樣的?你穿了給我們看?”

“可以啊,你敢送我就敢穿。”喬梁大大咧咧道。

“噗——”葉心儀不由頭大,尼瑪,這傢夥穿女式內衣站在自己麵前會是什麼樣子呢?

越想越滑稽,艾瑪,太搞笑了,好好玩啊。

葉心儀憋不住哈哈笑起來,笑得渾身發顫,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看葉心儀如此笑,邵冰雨一陣發暈,一聯想,也覺得十分滑稽,不由也忍不住笑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