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08章 堂而皇之的利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08章 堂而皇之的利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梁腦子一個激靈,突然明白了徐洪剛的真實意圖,楚恒想從自己這裡獲知徐洪剛更多的東西,而徐洪剛對楚恒也有同樣的意思。他今天把這層紙捅破,一方麵有分化自己和楚恒關係的用意,另一方麵是要讓自己今後做事方向更明確,站隊更堅決。

喬梁覺得徐洪剛在堂而皇之利用自己。

喬梁心裡隱隱悲哀,在官場,小人物的命運就是如此,永遠是大人物手裡的棋子,這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自從對楚恒和章梅的關係產生懷疑後,喬梁感覺自己不知不覺在疏遠楚恒,但此刻徐洪剛這番話,雖然讓他心裡有些彆扭,卻又似乎冇了退路。

徐洪剛這層紙捅破的真是時候。

“徐部長,我懂了。”喬梁默然道。

徐洪剛笑了,親熱地拍拍喬梁肩膀:“小喬,從你對有為兄的情義我就看得出,從有為兄對你的評價我就知道,你跟著我,是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

“謝謝徐部長的高看,我努力不讓你失望。”喬梁此時心情有些亂,心不在焉道。

“不是努力,是必須。”徐洪剛加重了口氣。

“好,必須。”喬梁點點頭,暗暗歎了口氣,感覺此時自己像一個雙麵間諜。

“走,回去吃早飯。”徐洪剛興致勃勃道。

喬梁心神不定地和徐洪剛往回走。

走到賓館門前,張琳和薑秀秀正出來,看到徐洪剛,停住打招呼。

“你們來北京公乾?”徐洪剛道。

張琳點點頭。

徐洪剛接著看著薑秀秀:“小薑,你不是在鬆北紀委上班嗎,怎麼跟著張主任了?”

張琳一愣,徐洪剛竟然認識薑秀秀。

薑秀秀一怔,自己是徐洪剛親自打電話給連書記借調到市紀委的,這會怎麼又這樣問?

喬梁衝薑秀秀一擠眼,又看看張琳,薑秀秀馬上明白過來,心裡暗笑,恭敬道:“徐部長,我剛從鬆北借調到市紀委,現在在三室跟著張主任做事。”

“嗯,不錯,張主任是市紀委的骨乾,跟著張主任好好乾,一定可以學到不少東西。”

張琳聽徐洪剛誇自己,有些開心,忙謙虛道:“徐部長過獎了,我和小薑互相學習,小薑借調來之後,很敬業很能乾呢。”

徐洪剛點點頭:“是啊,我對小薑印象一直是不錯的,小喬那次受傷在鬆北住院,多虧了小薑照顧。”

一聽這話,張琳又是一愣,不由看看薑秀秀,又看看喬梁,怪不得徐洪剛認識薑秀秀,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原來喬梁和薑秀秀早就熟悉啊。

喬梁一咧嘴,這事既然徐洪剛說了,那就不保密了。

“是啊,我那次在鬆北住院期間,得到了薑秀秀同誌無微不至的照顧,心裡一直是萬分感激的。”

薑秀秀忙道:“喬主任不必客氣,那都是我應該做的。”

張琳看著喬梁眨眨眼,這傢夥突然說話好客氣,還薑秀秀同誌,還萬分感激,不知那無微不至的照顧到了什麼程度。

看張琳盯著自己,喬梁衝她擠眉弄眼一呲牙。

張琳心裡哼了一聲,嬉皮笑臉,不著調。

張琳和薑秀秀接著上車,車子剛離開賓館,一輛京牌白色轎車也跟著走了。

看著那輛京牌轎車,喬梁眨眨眼,一種下意識的直覺讓他記住了車號。

然後徐洪剛和喬梁去餐廳吃早飯,葉心儀和柳一萍早就在那等著了。

喬梁幾口吃完早飯,接著出來,坐在賓館大廳的沙發上,摸出手機給薑秀秀髮資訊:“秀秀,你們到哪了?”

“剛上東三環。”

“你往後看一下,你們車後是不是有一輛京牌白色轎車,車號是……”

片刻薑秀秀回覆:“有,正是你說的車號。”

喬梁心猛地一沉:“你們被跟蹤了。”

“啊!什麼人跟蹤我們?我得馬上告訴張主任。”

“先不要告訴她,你注意觀察後麵那輛車,隨時和我保持聯絡。”

“哦,喬哥,不會出什麼事吧?”

“這是在北京,大白天的,應該不會有事。”

“為什麼不告訴張主任?”

“我怕她嚇得尿褲子。”喬梁說完忍不住笑了。

“噗——”

一會徐洪剛和葉心儀、柳一萍吃完出來了,按照計劃,今天上午他們要去另一家國家級報紙送稿子,這家報紙是國務院辦的直屬黨報,雖然級彆不低,但重要性略低於昨天的報紙。

昨天是送稿送卡請客三結合,今天是隻送稿送卡,不請客,一上午搞完。搞完後中午在外吃飯,下午接著分頭行動,葉心儀和柳一萍去中國旅遊報送稿,徐洪剛去國家電視台新聞中心拜訪一個熟人,為下一步上新聞聯播鋪路。

喬梁繼續留在賓館做後援,隨時等候通知。

他們走後,喬梁繼續和薑秀秀保持著聯絡。

“喬哥,我們到北六環了,那輛車還跟在後麵。”

“好,繼續觀察。”

“喬哥,我們現在下了六環去了順沙路,路上車不多,張主任似乎發現了那輛車。”

“哦,然後呢?”

“張主任讓司機靠路邊停下,然後她下了車。”

“下車乾嘛?”

“站在路邊若無其事活動身體。”

“然後呢?”

“然後那輛白色京牌轎車冇有停,徑自開過去走了。”

“白色轎車裡坐著幾個人?”

“車玻璃顏色很深,看不到,那車已經走遠,張主任又上了車,我們繼續走了。”

喬梁知道張琳有豐富的辦案經驗,她一旦發現有尾巴,必定會提高警惕。

隻是不知這京牌白色轎車裡坐的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蹤張琳。

不出意外,應該和張琳來北京辦的案子有關。

想到這裡,喬梁問:“秀秀,你和我說實話,你們這次來北京,是不是和馬自營的案子有關?”

半天薑秀秀回覆:“嗯。”

喬梁明白了,這白色轎車裡的人,即使不是江州來的,也應該是江州安排的。

是什麼人敢指使人跟蹤紀委的人?馬自營的案子到底牽扯到了什麼人的利益,讓什麼人惶恐不安呢?

喬梁不由想到了唐樹森,按馬自營和他的關係推理,似乎應該是。

但馬自營會不會還和其他人有密切經濟往來?會不會是其他人搞的呢?

想到張琳連續遭到的利誘恐嚇,喬梁陷入了沉思。

馬自營的案子本來是很簡單的,就是鬆北文旅創業園和康德旺的事,但張琳不知抓住了什麼線索,非要窮追不捨,似乎讓這案子變得複雜了,同時也增加了張琳的不安全因素。

對張琳的安全與否,喬梁覺得和自己關係不大,但薑秀秀和張琳一起呢,她可是和自己發生了那種關係的女人,自己有責任有義務保護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