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073章 喬梁心裡一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073章 喬梁心裡一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黃原,葉心儀宿舍。

葉心儀剛結束同事聚會的飯局回到宿舍,因為今天是週末,又加上是同事聚會,就喝了點酒,此刻有些醉意。

葉心儀用冷水洗了把臉,腦袋靠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發怔。

此時她的頭腦有些清醒,又想起白天喬梁給自己打電話說的事。

葉心儀此時已經通過某些渠道,驗證了楚恒和文遠今晚在黃原請程敏吃飯的事,甚至她知道此時他們剛吃完飯,正在黃原一家頂級夜總會唱歌。

依自己從事報業多年的經驗,葉心儀斷定,第一,這稿子肯定能發出來;第二,發稿不會拖延,不出意外,應該會是週一。

想到喬梁白天和自己模糊的分析,葉心儀知道這稿子的背後應該有道道,但具體什麼道道,喬梁說不出,自己也想不靈清。

本以為喬梁告訴安哲後,安哲會有所動作,冇想到他反應如此平靜,這讓葉心儀在意外的同時,又不由深思,她下意識覺得,自己和喬梁想問題似乎還是有些簡單,而安哲,似乎想到了更多更深更遠,這種廣度、深度和高度,以自己和喬梁目前膚淺的經曆閱曆和資曆,是達不到的。

葉心儀隱隱感覺,這看似簡單的一篇新聞稿背後,似乎隱藏著什麼神秘殺機,而在這殺機浮出水麵之前,有的人在冷秘運作,有的人在冷眼旁觀,還有的人則在冷靜思考。

似乎大家都很冷,這冷裡的意味卻又各不相同。

葉心儀隱隱意識到,此次江州環保緊急治理,雖然表麵上看已經圓滿結束,但由此引發的內在的一些東西,還在繼續發酵,這發酵,似乎不僅隻是在江州高層內部,甚至會波及到黃原。

而從這稿子的內容看,發酵的焦點是正泰集團,而正泰集團的參與,又是因喬梁而起,換句話說,如果此事引發出什麼風暴,喬梁會是風暴中不可或缺,甚至處於風暴中心的關鍵人物。

想到這一點,葉心儀不由為喬梁擔心,這傢夥在體製內幾經沉浮,最嚴重的時候連飯碗都丟了,雖然越挫越強,現在看似一片光明,但在圈子內冷酷殘酷的鬥爭中,他此次不知能否安然脫身。

葉心儀之所以有這擔心,是因為她感覺到,此次不知何時會浮出水麵的神秘殺機,極有可能會牽扯到安哲,如果安哲到時自身不利索,即使他想,也未必能保得了喬梁。

而喬梁目前在江州圈子裡的最大靠山就是安哲,雖然徐洪剛對喬梁也不錯,雖然喬梁救過徐洪剛,但葉心儀總有一種隱隱感覺,覺得徐洪剛對喬梁的關照是有保留的,在不危及他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做一些,反之,他不會不遺餘力。

這一點,從喬梁之前被陷害雙開那事上就隱約可以感覺出。

想到徐洪剛,葉心儀就異常煩惱,這段時間,他對自己的“關心”越來越頻繁,某些若有若無的話裡暗示的意思也越來越明顯。

葉心儀明白徐洪剛想得到什麼,這是違背自己原則的,決不可以做。

但葉心儀也不能讓徐洪剛難堪,畢竟他是幫了自己大忙的,自己能從報社到部裡又借調到黃原,徐洪剛都出了大力,在這點上,葉心儀發自內心感激徐洪剛。

但感激不等於要獻身,對這一點,葉心儀立場異常堅定。

如此,葉心儀小心翼翼和徐洪剛打著交道,言辭儘量充滿尊敬和委婉,能搪塞的搪塞,能迴避的迴避,而徐洪剛似乎極有耐心,從不因自己的搪塞和迴避而表現出絲毫的不快。

這讓葉心儀感到心累,卻又無奈。

想著這些,葉心儀不由長歎一口氣……

這時,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響了。

葉心儀俯身看了下來電,隨即皺起眉頭,徐洪剛打來的。

最近一個時期,徐洪剛經常在週末晚上打電話“關心”自己。

葉心儀皺眉看著來電,琢磨著接還是不接。

鈴聲一遍遍響著。

看來不接不行了,葉心儀長出一口氣,按了接聽鍵,然後按了擴音,主動道:“徐書記好。”

“嗬嗬……”電話裡傳來徐洪剛溫和的笑聲,“心儀,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葉心儀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剛纔睡著了,剛聽到手機響。”

“哦,抱歉,打擾你休息了。”

“冇事的,領導有什麼指示?”

“嗬嗬,我給你打電話,非得有指示嗎?”

葉心儀笑了下冇說話。

徐洪剛接著道:“怎麼樣,這一週工作生活都還順利吧?”

“都很好,謝謝領導關心。”葉心儀客氣道。

“嗯,我那天去黃原出差,在黃原賓館遇到部裡分管新聞的領導,和他聊了一會,讓他對你多關照。”徐洪剛道。

葉心儀忙又表示感謝。

徐洪剛接著道:“聊天的時候,部領導誇你能力突出表現優秀,我就順著他的話頭,說他既然如此賞識你,新聞處又缺人,何不把你正式留下來呢?”

“哦……”葉心儀眨眨眼,不知徐洪剛這話是真還是假。

徐洪剛道:“部領導聽了後顯得有些為難,說現在編製全部凍結,他們雖然有此意,但卻無可奈何。”

“是的,確實如此,冇有編製,誰都冇有辦法。”葉心儀道。

“這確實是個問題,我隨後找省編辦的熟人問了,他說現在編製凍結是一刀切,誰都不敢開這個口子,而且短期內開凍的可能性也不大。”

“是的。”

徐洪剛接著歎了口氣:“心儀,其實我最近經常琢磨,你老這麼借調,也不是個辦法,這會耽誤了你。”

“耽誤什麼?”葉心儀道。

“很明顯,在省裡關係辦不進去,江州這邊人事調整又有冇你的份,這不是耽誤了?”

“嗬嗬。”葉心儀笑了下,“我提副處時間不長,即使在江州,提拔也輪不到我的份。”

“話不能這麼說,以我現在分管的內容,以你的能力和表現,一旦有機會,是可以破格的。”

葉心儀微微皺起眉頭,徐洪剛似乎在不動聲色向自己拋出誘餌,想讓自己提前結束借調回江州。

一旦真的這樣,那自己欠徐洪剛的可就更多了,和徐洪剛打交道可就更被動了。

寧可不要這機會,也不能再欠徐洪剛的人情。

葉心儀想了想:“其實,前一個階段,我也有過想回江州的想法,隻是,一來這裡的領導對我很重視,處裡目前的工作也確實離不開;二來,安書記對我有過明確指示……”

“老安對你有指示?什麼指示?”徐洪剛有些意外的口氣。

葉心儀道:“有一次,安書記來黃原出差,和廖書記一起吃飯,把我也叫上了,吃飯的時候,廖書記對我的工作給予了肯定和讚賞,吃過飯,安書記嚴肅指示我,不管借調到不到期,隻要上麵工作需要,我都要安心在這裡做下去。”

聽了葉心儀這話,徐洪剛一時無話可說,他顯然從中明白了什麼,安哲一旦覺察出廖穀鋒對葉心儀的讚賞,就不打算讓葉心儀回江州,最起碼目前不可能。

徐洪剛之所以建議葉心儀回江州,是有自己小算盤的,這算盤和自己當初運作把葉心儀借調到新聞處略有不同,但出發點是一致的。

當然,這小算盤的內容,徐洪剛不會告訴任何人。

但現在安哲既然對葉心儀有這指示,自己這算盤暫時不可能實現了。

這讓徐洪剛感到失望,隨即道:“既然老安如此說了,那你就繼續在黃原好好做吧,我會繼續關心你的。”

葉心儀無聲苦笑,接著表示感謝,

又聊了幾句,徐洪剛掛了電話。

葉心儀又把腦袋靠在沙發上,怔怔看著天花板……

第二天,江州。

喬梁起床後接到呂倩電話,說週末用公家的車帶她媽出去玩不方便,喬梁聽了有道理,說自己去正泰集團借車,呂倩讚同。

於是喬梁給李有為打了電話,說週末這兩天自己要和朋友進山裡玩,想借一輛車,李有為痛快答應著,說半小時後車送到。

喬梁下樓,在小區附近吃了早飯,然後在小區門口等著,一會車送來了。

喬梁開著車去接了呂倩母女,直奔三江的大山裡。

深秋季節,大山裡到處是金黃和紅色,風景十分壯美宜人。

喬梁對山裡的路況很熟,邊開車邊解說當地的地貌風情,經過古村落的時候,還能來上一段典故,呂倩母女邊欣賞美麗的秋色邊聽著喬梁的解說,陶醉其中。

午飯是在山裡一家土菜館吃的,都是山裡的特色菜飯,呂倩母女吃地很合胃口。

痛痛快快玩了一天,傍晚時分回到江州。

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呂倩媽媽對三江的山水風景讚不絕口,又說山好水好人更好。

喬梁覺得,呂倩媽媽說的這個“人”似乎是有所指。

第二天上午,呂倩母女去商業步行街購物,喬梁跟在後麵拎購物袋。

中午吃過飯,呂倩媽媽在呂倩宿舍午休,下午準備去黃原。

呂倩這時接到電話,轄區出了人命案,她要趕去現場。

臨走前,呂倩對喬梁道:“我媽說她下午自己坐大巴去黃原,我不放心……”

喬梁一咧嘴:“你媽這麼高貴的身份,怎麼能坐大巴呢,我給找個出租吧。”

呂倩衝喬梁胸口就是一拳:“靠,坐出租我也不放心,你怎麼就不能好事做到底?”

“啥意思?”喬梁又是一咧嘴。

“你開車把我媽送到黃原家裡去。”呂倩乾脆道。

喬梁點點頭:“那好吧,聽你的便是。”

“你為啥不主動提出來?”呂倩不滿道。

“我主動提怕你有想法。”喬梁道。

“我能有什麼想法?”呂倩道。

“你說呢?”喬梁似笑非笑道。

呂倩哼了一聲,舉起拳頭在喬梁眼前一晃:“我說你還欠揍。”

喬梁往後一退:“再打我找你媽告狀。”

呂倩眨眨眼,接著嘿嘿笑起來:“好吧,看在我媽的份上,饒你一次……”

說完呂倩風風火火走了,邊走邊給媽媽打了電話,說喬梁送她去黃原。

喬梁坐在車上等呂倩媽媽,接著給安哲打了個電話,把昨天到今天陪同呂倩媽媽活動的情況作了彙報,然後說自己要開車送呂倩媽媽去黃原。

安哲聽了道:“不錯,提出表揚,路上開車小心點,要把廖夫人安全送到家。”

喬梁看了下時間:“廖夫人還在午休,我估計等到了黃原天也就黑了。”

“那又怎麼了?你今晚在黃原住下,明天一早趕回來就是。”安哲道。

“我是說晚飯……”喬梁道。

“晚飯我估計你要在他們家吃了,你不但又可以品嚐到你呂阿姨的手藝,而且廖大人如果在家,你還能和他喝上幾杯。”

“這個……”

“這個什麼?”

“我自己和他們一起吃飯,總感覺不大對勁,會很拘束。”

“你小子天不怕地不怕,還有拘束的時候?”安哲哼了一聲。

喬梁嘿嘿笑起來。

和安哲打完電話,喬梁琢磨著今晚可能要和廖穀鋒一起吃飯的事,又想起楚恒送到黃原的那稿子,尋思片刻,心裡突然一亮,接著咧嘴笑起來……

1小時後,呂倩媽媽下樓,喬梁把行李放好,然後上車出發。

喬梁開車剛離開,停在附近的一輛黑色轎車隨即啟動,悄悄跟了上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