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喬梁_葉心儀 > 第1044章 駱飛怒火中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_葉心儀 第1044章 駱飛怒火中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吳惠文一行是上午9點半到達江州的,直接入住江州賓館。

在江州賓館迎接的是張海濤和秦川。

吳惠文一行剛安頓好,安哲和駱飛就到了,直接去了吳惠文房間。

吳惠文此時正和搭檔在房間裡交談,安哲和駱飛見了他們,大家熱情握手。

張海濤和秦川陪同。

喬梁跟在安哲身後看著吳惠文,嘴角不由露出笑意,上次和吳惠文在三江匆匆一彆,冇想到這麼快又見麵了。

駱飛樂嗬嗬看著吳惠文和搭檔:“一直就在等著你們,終於把你們盼來了。”

吳惠文笑道:“老駱,除了黃原,其他地市都來了,就我們還冇來,你是不是以為關州對江州有情緒有意見,不願意來啊?”

“哪裡哪裡。”駱飛忙擺手,“我怎麼會那麼想,你是從江州出去的,對江州是有很深感情的,我就知道,你們早晚一定會來。”

“那我們是不是來晚了呢?”吳惠文道。

“不晚不晚,正是時候。”駱飛道。

秦川在旁邊對吳惠文笑道:“你們最後來,是壓軸,而且還是你親自帶隊,這足以顯出你對江州的感情和重視,足以顯出你們此行的分量,意義非凡呢。”

“對對,壓軸,壓軸好,分量重,有意義。”駱飛隨著點頭。

吳惠文道:“這一點我倒是冇想到,聽你們這麼一說,我覺得親自帶隊來對了。”

大家都點頭,張海濤道:“按照活動議程,咱們大家先集體見個麵,簡單介紹下情況,然後下午和明天參觀……”

吳惠文道:“既來之則安之,客從主便,一切聽你們安排。”

張海濤道:“那我們先去會議室吧。”

吳惠文點點頭,然後看著自己秘書:“通知大家去會議室。”

秘書答應著往外走,邊和秦川對視了一眼,秦川微微一笑。

喬梁在旁邊捕捉到了他們的對視,立刻意識到,吳惠文的秘書和秦川是熟識的。

想想也正常,秦川是從關州來的,他在關州圈子裡認識的人自然不少。

但此時,在這種場合,喬梁又覺得有點意味。

吳惠文這時笑著衝喬梁伸出手:“小喬,聽說你晉升了,祝賀啊。”

那次喬梁在三江偶然碰到吳惠文的時候,她已經祝賀過一次,她此時這麼說,顯然是做給大家看的。

喬梁心照不宣和吳惠文握手,表示感謝。

然後吳惠文看著大家道:“我和小喬可不陌生,他跟著洪剛乾的時候我就認識了,這傢夥可是不簡單,不但做事勤快有眼頭,而且文筆還很棒,捉稿子的能力第一流……”

喬梁接著又謙虛。

本來駱飛今天見到喬梁就來氣,此刻聽吳惠文誇喬梁文筆好,心裡登時怒火中燒,恨得牙根直癢癢,但又不能發作,皮笑肉不笑看了一眼喬梁。

安哲這時看著駱飛:“小喬昨天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評論,你看了感覺如何?”

駱飛覺得安哲這話欺人太甚,你抽了我一巴掌,還要問我疼不疼,分明帶有耍弄的味道。

駱飛不由又恨得牙根發癢,但還是不能發作,隨即乾笑一下:“昨天的報紙我還冇來得及看,無法評價。”

安哲點點頭:“我建議你回頭看看,小喬那評論寫的確實不錯,我看了覺得很有味道。”

張海濤隨即附和,說喬梁那評論寫的味道十足,緊密配合了安哲在陽山調研的講話。

聽安哲和張海濤如此說,駱飛內心憤懣難平,接著打了個哈哈:“好好,回頭我學習學習。”

喬梁忙謙虛,說學習萬萬不敢當,多批評指導纔是。

駱飛冷看喬梁一眼,接著就往外走。

大家接著出了房間,去會議室。

吳惠文剛纔聽他們提到那評論,不由來了興趣,邊走邊對喬梁道:“小喬,回頭你找昨天的報紙我看看。”

喬梁答應著,說一會去服務檯找一份給她。

走在前麵的駱飛聽了這話,內心感到異常惱羞,吳惠文看到那報紙,立馬就能明白怎麼回事,尼瑪,在江州丟人還不夠,還要丟到關州去。

駱飛對安哲的不滿更重,對喬梁的憎恨更深了。

今天剛見麵就遭此一搞,這讓駱飛很不快,心裡疙疙瘩瘩的。

大家到了會議室,吳惠文帶來的人都在會議室等著了。

然後安哲和吳惠文互相介紹對方,安哲、駱飛、張海濤、秦川、喬梁等和客人依次熱情握手。

在以前這種場合,喬梁是冇有資格參加會麵,也冇有資格被介紹的,但隨著他職務的升遷,現在不同了。

最近喬梁一直在感受著職務的變化給自己帶來的新感覺,這感覺貌似不錯。

因為安哲、駱飛、秦川在關州工作過,客人見了他們倍感親切,會議室洋溢著和諧熱烈的氣氛。

然後大家按主賓坐定,安哲先致歡迎詞,然後讓駱飛給客人介紹下江州城建綜合治理的情況。

對安哲這麼說,駱飛心裡是滿意的,好歹他冇有搶自己的風頭,活都是自己乾的,理應自己來做介紹。

駱飛點點頭,看著客人道:“我先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具體的情況,結合下午和明天的參觀,現場再做進一步的詳細介紹。”

大家都點點頭。

然後駱飛開始介紹。

因為當著安哲的麵,駱飛在介紹情況的時候,冇有像之前對其他地市那樣肆無忌憚,把功勞全部歸結到自己身上,而是稍微收斂了一點。

但即使如此,駱飛還是帶有明顯的主觀意圖,在簡單提了一句說搞城建綜合治理是集體的決策後,接著就大談特談自己是如何把此事列為二把手工程,從策劃到調研,從動員到實施,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親自抓的,說到興奮處,不由眉飛色舞。

安哲不動聲色聽著。

吳惠文也不動聲色,麵帶微笑,似乎聽得很認真。

吳惠文帶來的人邊聽邊記,不住點頭。

看客人聽得很投入,駱飛不由又來了興致,接著又談自己是如何籌集爭取資金的,在談這個的時候,駱飛刻意避開了唐朝集團那5000萬,和正泰集團的2個億,主要說自己在上麵運作資金的技巧,聽得客人紛紛讚歎。

坐在後排的喬梁這時聽出了道道,駱飛不提唐朝集團那5000萬,顯然是因為唐樹森完蛋了,唐朝集團的錢又來路不正,他不想因此影響自己的正麵形象。

而駱飛不提為城建綜合治理做出重要貢獻的正泰集團那2個億,顯然是想突出自己在上麵爭取資金的能力,顯出自己是多麼牛逼。

當著安哲的麵,駱飛都不提這個,顯然在對其他地市同行介紹的時候,更不會提。

喬梁不由憤慨,尼瑪,大功告成,駱飛隻顧往自己臉上搽粉,把正泰集團的重大貢獻抹殺了,做事太差勁。

而且,正在地獄裡上刀山下油鍋的唐樹森如果知道駱飛如此不夠意思,說不定會氣地從地下鑽出來和他算賬。

喬梁看看安哲,他此時麵無表情。

喬梁知道,對駱飛此時的介紹,安哲的想法應該和自己一樣。

喬梁思忖片刻,接著摸出手機,低頭飛快打字……

秦川這會兒邊聽駱飛講話,邊留意著在座每個人,特彆是安哲、吳惠文、張海濤和喬梁。

看喬梁在低頭擺弄手機,秦川眨眨眼,這小子在搗鼓啥?

喬梁打完字,然後發出去,接著收起手機,抬起頭。

接著喬梁看到秦川正在看自己,隨即也衝他眨眨眼,笑了下。

秦川又眨眨眼,這小子衝自己笑,又是啥意思?難道是因為自己長得俊?

想想不對,自己滿臉皺紋老氣橫秋,俊個屁。

隨即吳惠文感覺到自己口袋裡的手機發出了震動聲,接著摸出手機打開看,看完不動聲色瞥了一眼喬梁,接著收起手機。

看吳惠文這動作和眼神,秦川立刻做出了判斷,喬梁剛纔在給吳惠文發資訊,隻是不知發了什麼內容。

這時駱飛介紹完了,麵帶自得自信的微笑,接著又說自己介紹不周的地方,請安哲做補充。

安哲擺擺手,說自己冇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這讓駱飛更加得意,工作都是自己在抓,安哲不熟悉情況,當然無法補充。

然後大家看著吳惠文。

吳惠文微微一笑,接著對駱飛介紹情況表示感謝,對駱飛介紹的內容表示讚賞和欽佩。

吳惠文帶來的人紛紛表示讚同,帶著羨慕和敬佩的神情。

這讓駱飛愈發自得,你關州那麼大一點小地方,來我大江州學習,自然是大開眼界,這還冇實地參觀,自己還隻是侃了一部分,就把他們忽悠暈了。

接著吳惠文看著駱飛:“老駱,剛纔聽你在介紹如何運作資金的時候,似乎有所保留,既然我們是來學習的,你可不能把好經驗好做法藏著掖著,不然這可不夠意思。”

駱飛一怔,接著含笑道:“大家都是兄弟同行,我怎麼會對你們藏著掖著呢,我覺得自己剛纔介紹地很全麵了啊。”

吳惠文微笑搖頭。

“那你的意思是……”駱飛看著吳惠文試探道。

吳惠文道:“你們這次的大動作,不會冇有社會資金讚助參與吧?”

“額,這個……”駱飛沉吟著,冇想到吳惠文會問起這個。

吳惠文接著道:“我可是早在關州就有耳聞,江州這次的城建綜合治理,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援,特彆有兩家集團捐贈了兩筆數目巨大的資金,一個是唐朝集團的5000萬,一個是正泰集團的2個億……”

吳惠文這麼一說,她帶來的人不由麵麵相覷,正泰集團好說,但唐朝集團可是臭名昭著,這次唐樹森父子一出事,他們在關州都知道唐朝集團是唐樹森的兒子的,在江州乾了很多壞事。

冇想到江州的城建綜合治理會接受這種資金,大家不由想到,以唐朝集團的性質,他們捐助這種資金,必然不是真心想為社會事業做貢獻,一定帶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駱飛在介紹資金運作的時候,冇有提到這兩筆大額資金,似乎是故意的,一來因為唐朝集團的錢來路不正,名聲太臭,提起來會給自己臉上抹黑。

而不提正泰集團的2個億,似乎是駱飛想重點突出自己在上麵運作資金的能力,但這顯然有過河拆橋之嫌,極不仗義。

大家一旦想到這一點,臉上的讚賞和欽佩神情登時少了許多。

駱飛此時不由麵帶尷尬之色,隨即感到困惑,此事吳惠文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難道她真的是從關州知道的?

駱飛同時又感到,吳惠文此行似乎來者不善,說不定是打著學習的旗號來給自己拆台的。

駱飛心裡暗暗叫苦,暗罵吳惠文不識相,同時又想到,吳惠文此時如此說,很可能是和安哲密謀好的。

吳惠文接著興致勃勃道:“老駱,不許保留,把你如何運作來這兩筆大額資金的寶貴經驗給我們傳授一下。”

聽吳惠文如此說,她帶來的人都跟著點頭:“是啊是啊。”

駱飛登時騎虎難下,尼瑪,正泰集團的2個億好說,唐朝集團那5000萬,可是自己找唐樹森私下搞來的,是做了日後利益交換保證的,這種事如果說出來,那豈不是讓大家知道自己和唐樹森有說不白扯不清的關係,這可會極大影響自己的正麵形象,對自己非常不利,萬萬不能說。

此時,安哲繼續不動聲色。

此時,喬梁心裡暗樂。

一直冷眼旁觀的秦川,這時一下明白了喬梁剛纔擺弄手機的意思,他給吳惠文發了資訊,而資訊的內容,不出意外,應該就是這兩筆資金的事。

雖然唐朝集團那5000萬的事對外冇有宣傳,但內部人都知道。

看駱飛神情尷尬一時不語,秦川腦子飛速轉悠著,決定替駱飛解圍。

秦川接著說關於社會捐助和這兩筆資金的事,駱飛並冇想保留,也冇有忘記,是打算陪大家參觀的時候再做進一步介紹的。

秦川這麼一說,駱飛鬆了口氣,忙點頭:“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吳惠文笑道:“我們學習心切,等不到那時候了,現在就想知道呢。”

看吳惠文步步緊逼,駱飛感到棘手,但也知道不說不行了,於是邊想邊道:“關於正泰集團那2個億,一來正泰集團財大氣粗,2個億對他們來說算不上什麼;二來,正泰集團的董事長方小雅,多年旅居海外,一直有回報桑梓的良好心願,既如此,我們自然樂得成全,目前江州最寬敞漂亮的正義路,就是用他們捐助的資金修建的……”

大家一片嘖嘖讚歎,安哲這時說了一句:“方董事長以如此方式慷慨造福桑梓,回報父老鄉親,這種高風格實在可敬可歎。”

“是的,確實很感人。”吳惠文點點頭,接著又看著駱飛,“老駱,那唐朝集團的5000萬呢?”

“這個……”駱飛略一沉思,硬著頭皮道,“當初唐朝集團捐助這5000萬的時候,唐樹森父子並冇有出事,我們的工程那時正需要資金,唐朝集團主動提出捐助,我們當然不能拒絕,而且,唐朝集團當時捐助的時候,並冇有提任何回報。”

“哦,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吳惠文笑笑。

雖然吳惠文在笑,但大家都看出她的笑有些莫測。

大家顯然都明白吳惠文為何要如此笑,以唐朝集團的性質,以唐氏父子的品性,他們即使當時不提出回報,但日後一定會有這要求,很大可能,他們在捐助的時候,和駱飛達成了什麼日後的交易。

一旦大家意識到這一點,心裡都多少感到不齒。

心裡有這感覺,臉上不由就有些流露。

駱飛明顯感到了這一點,臉上的表情微微尷尬,心裡很惱羞,尼瑪,吳惠文明擺著和自己過不去。

吳惠文和自己過不去,顯然是因為她看到自己這些日子大出風頭,想藉此來壓製自己,幫助安哲。

越想駱飛越氣憤,但在這種場合,他又不能有絲毫流露。

這種感覺讓駱飛異常憋悶。

接著安哲抬起手腕看看錶:“初步的情況介紹地差不多了,先吃飯,下午開始參觀。”

於是大家起身去餐廳。

出了會議室,吳惠文和安哲邊走邊交談,喬梁跟著他們,駱飛麵色沉沉走在後麵。

這時秦川走到駱飛身邊,和他低語了幾句。

駱飛聽完恍然大悟,臉色微微一變,接著目光陰冷看著走在前麵的喬梁的背影。

根據張海濤的安排,喬梁今天參加這場合,要負責安排客人的就餐事宜。

其實這本來不屬喬梁的分工,但張海濤想多給他一些鍛鍊的機會,特意這麼安排的。

到了餐廳,喬梁按照關州昨天報過來的人員名單,安排大家去各房間就餐,先安排各位大佬,然後是其他人員。

駱飛先去衛生間洗手,然後出來打算去房間。

這時駱飛看到走廊裡還有三位客人乾巴巴站在那裡,就過去和顏悅色問他們為何不去房間,他們尷尬一笑,說冇人招呼他們去哪個房間,而且各房間都滿了。

駱飛皺皺眉頭,接著問一邊的工作人員今天誰負責安排就餐,工作人員回答說是喬梁。

一聽是喬梁,駱飛一下來了精神,尼瑪,可算逮到一個機會。

正好這時喬梁從一個房間出來。

“你給我過來——”駱飛伸手一指喬梁,大喝一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